白莲祭 第一章 要成年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怎么了?又作那个梦了?这一次我真的强烈建议你去看一看心理医生了,据传学校来了个考试前心理辅导老师挺很不错的是个真正的美女诶,有时间强强对决强烈建议你去看一看。我前天就上网吧查了查通常考试前容易会出现的心理状况,一会儿我就找个最合适的症状去先帮你打个前站。”刚回微微有点忐忑的声音下面一个个子高高略显单薄的男生在微微喘息的说着。或许是刚才长时间奔跑过的缘故,红润的脸庞上泛着一片苍白。。...

  第一章要成年了

  早晨8点11分

  泊市第一中学高中三年级二班门口

  “报告!对不起,我迟到了。”

  微微有点忐忑的声音下面一个个子高高略显单薄的男生在微微喘息的说着。或许是刚才长时间奔跑过的缘故,红润的脸庞上泛着一片苍白。

  “进来吧萧潇,看你的样子迟到的理由应该跟昨天是一样的了吧?回座位上坐好,我不希望早上睡懒觉这种情况会连续出现三天。好了,我们现在进行联邦统考总复习的第二阶段。。。。。。”

  “怎么了?又作那个梦了?这次我真的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了,据说学校来了个考前心理辅导老师挺不错的是个真正的美女诶,有时间对决建议你去看看。我昨天就上网查了查一般考前容易出现的心理状况,一会我就找个合适的症状去先帮你打个前站。”刚刚回到座位上整理好课本的萧潇侧头望着一脸猥琐的同桌又再一次的无言苦笑了起来。坐在他旁边的这位同桌是他高中三年唯一的一个同桌,班主任老师不知道是极度懒惰还是什么原因一个座次表3年了从来没有更换过。旁边这个猥琐的男人其实平心而论长相还是非常不错的。一直没有女朋友的萧潇经常就在想一个问题苏少要是是个女人这样的长相找来做女朋友不知道会多有满足感,这小子做女人也至少要比一般的明星强多了啊。苏少是同桌这个滥友的名字。姓苏,名少。就这两个字不是什么少爷的意思。不过叫少爷也没有错吧,苏家在泊市的财富绝对是首屈一指的,据说就是出了泊市苏家也都算是很大的家族了只可惜偌大的家族传到苏少这里便成了三代单传在十六、七个表姐的环绕下苏少这个名字就这么定了下来。

  今天的课已经临近尾声了,而萧潇却还是同昨天一样,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他还在回想最近做的这个梦,每天都固定的同一个梦。每天都相同每天却又都不同,相同的是同一个故事同一个背景同样的冰冷与炙热,不同的是每天的梦境都要比前一天更加真实,而早晨清醒之后更加感觉到越加的疲惫。尤其是最近两天,早晨7点一到生物钟就将自己叫醒一如往常,可是全身无力却是没有一丝一毫能够动弹的迹象。如果说那不是梦是真实的吧,那茫茫火海与苍白的冰封又是什么地方?如果说是梦,那。。。。。。萧潇低头看了看课桌下的手掌一团白色在手心里面跳动闪烁着像是一团火焰可是周围却又透着一股冰寒

  “潇子,放学了怎么还愣在那里?真的决定去心里老师那里了?我就说你会开窍的,中午的时候我已经去考察过了老师姓王叫王怡是联邦大学的心理系毕业的。”唯一的死党苏少在旁边一本正经的说道,“今年好像刚刚毕业就到我们学校来实习了。这个可是独家情报啊,不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我哪能这样费尽心力的去打听。那说话的声音听着就浑身舒坦。”

  “你中午的时候去心里辅导了?用的几号病情啊?”回头瞟了一眼在旁边义正言辞耍宝的苏少萧潇撇了撇嘴问道。

  “嘿嘿,考前焦虑症,症状为容易消极、担忧、恐惧、急噪以及易发脾气,在行为上表现为坐立不安、上课或者复习易走神、注意力不集中。这个我都有自习调查,据说联邦考前47%的人都有这种焦虑症,你看我这样像不像忧郁焦躁不安的样子?来看看帮忙参考一下。”苏少像做学术报告般的说明然后让摆了个造型萧潇观察以及分析。

  “你啊?就是全联邦调查97%的人会有焦虑症也绝对不会有你在里面的。额,不过我觉得你辅导的时候头可以低一点眼神稍微朝下看一点。恩,对了这样比较像。”

  “哈哈,果然潇子,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样更加有感觉了。”说完苏少忽然一脸神秘的转头说,“对了,潇子你过两天就生日了吧?我可是听说你们家那头母老虎好像花了点心思哦。”

  “恩,两天,还有两天.”

  说完背起刚刚收拾完的书包径直走出了教室,留下苏少在身后闪着疑惑的目光.呢喃道“潇子今天这么了?平常说那个是他家母老虎就是不反对也是有反应的吧今天倒好没有半点异样了。难道快十八岁了就这么不同了?恩,再有三个月我也要十八了值得期待,值得期待啊!”

  放学回家后萧潇便如往常一样走进厨房开始做起了晚饭来。萧潇的家庭并不富裕,住的是栋老宅子有多老萧潇不知道,只知道前街赵大爷90岁生日的时候萧潇跟母亲一同去祝寿就听赵大爷说过这泊市啊变化好大他这一辈子看来从小到大唯一没有变的就只有萧家这栋老宅子了。萧潇的父亲在萧潇很小的时候就把腿摔伤了小县城不比大城市没有那么先进的医疗设备,这一伤就是15年自从受伤后父亲的性格就一直不太好嗜酒醉酒之后还经常说点听不懂的疯话。萧潇从小就和父亲很少沟通,只是最近这5年来好了很多父亲好像把酒给戒掉了。剩余的时间放到了下棋与书法上。看到父亲精神状态变好了也是这几年来萧潇与母亲最大的欣慰。萧潇的母亲在一家杂志社上班纯文学的那种,如今的人们好像对文学不太感兴趣所以母亲的收入也不高一个人维持一个家10多年一直过着简朴的生活。萧潇从小就很懂事总是会想着办法给家里帮忙一些简单的家务这几年来都是萧潇在做,为了让家里经济负担再轻一点萧潇还接了一个家教只是马上要参加联邦统考在母亲的坚持下辞掉了。晚饭后母亲没有再让萧潇洗碗而是把他赶到了房间里复习,母子俩人没有多说什么话萧潇也没有坚持。萧潇知道马上面临的就可能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了尽管自己有信心但是多准备准备也是好的,而且就是想去帮忙母亲也一定还是不肯的。

  回到房间的萧潇坐在书桌前翻开了课本可是却一直没有看上一眼一双眼睛都看在了自己的手上好像手上有朵花一样目不转睛的一丝一毫的逐一检查仿佛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小细节,看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无奈又把手放了下来。“还是发现不了什么不同啊,怎么就会冒寒气呢?”放下的手再度抬起手心向上把半握的拳头平申一团白色在手心妙舞周围一片白色像四下沉去萧潇知道拿个是空气中的水汽在这团东西周围被降温凝成水雾沉下去的,萧潇也试过在喝汽水的时候把这团东西放进里面结果立马咔嚓一声,整瓶的汽水被冻成了冰结果直接膨胀把瓶子压裂了差点没有把手给划破。只是奇怪的是这么低温度的东西自己却感觉不到就是直接把手放上去也丝毫感觉不到凉意,而且更加让人怪异的是这团白色的小东西一直欢快的跳动着只是这个模样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像火焰在燃烧,极低的温度却火焰般的跳动着萧潇这么看着丝毫没有想到这件实实在在的事情的任何合理性。想罢转头看向隔壁那是萧潇父亲的书房,从小从萧潇有印象起父亲就一直是在喝酒虽然不像其他家的那些酗酒的家长那样经常打骂家人但是在萧潇心里父亲一直是一个很难亲近的人。从小父亲就对萧潇的非常关心知道萧潇性格比较内向只要看到萧潇身体有什么异样总是会不停得追问自己的身体状况看看是不是需要去医院检查下,经常会叮嘱萧潇身体有什么不对劲马上要告诉他。就连刚才晚饭的时候自己目光随意停留在手上一愣神的功夫父亲都传来了一阵关切的目光。忽然在想现在这样身体算得上是严重不对劲了吧?要不要去跟父亲一起参考下?想完还是摇摇头有什么还是统考之后再说吧,别让家里人为自己来担心。至少也等自己过完生日吧,18岁了父亲不是一直跟自己说么,18岁之后你的一切都会不同了。是啊十八岁就要长大成年了,睡觉的时候萧潇看着自己的手就在想,那个奇怪的梦今天晚上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只是希望明天不要再迟到就好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