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泉道 第三章 师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家母子,这无尘但是心存怜爱只心,顾而才发了善心,见这看出来虐显不修边幅的母亲脸上所露着的表情,他也是非常不解。  “你是尘字辈的吧?”聂母突然很奇怪对着无尘子的问着。  “恩,在下正”“嗯…你怎么明白?莫非道友也是…”听见这妇人竟然能很清楚明白自“道长,妾身在此谢过,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聂母恭了恭手对着无尘子道。。...

  第三章师叔!!!!

  看着这通灵门道人如此的通情达理,聂母脸上露出一副欣慰的表情,这到让无尘子一脸疑惑。

  “道长,妾身在此谢过,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聂母恭了恭手对着无尘子道。

  看着那妇人如此表情,尽管无尘子十分疑惑但还是从了他的要求。

  “珑儿,我和道长有事相商,在此等候”对着正东张西望感觉一切都无比新鲜的聂青珑交代几句,深深的看了一眼儿子,便对着老道士行去。

  “不知道友有何见教”对于聂家母子,这无尘还是抱有怜惜只心,顾而才发了善心,见这看起来虐显邋遢的母亲脸上所露出的表情,他也是十分疑惑。

  “你是尘字辈的吧?”聂母突然奇怪对着无尘子的问道。

  “恩,在下正”“嗯…你怎么知道?莫非道友也是…”听到这妇人居然能清楚知道自己在灵泉门的辈分,他也是十分惊奇,莫非这妇人修仙者也是出自我灵泉门下?

  “呵呵,贫道素虚”说完聂母还不忘掐出一个灵泉门的标准指法。

  “哦原来是虚字辈的”还未反应过来的无尘子微微点头,突然他似猛的想起什么似的,睁大了双眼,向看怪物一样盯着聂母。

  半晌“弟子无尘子拜见师叔”反映过来的无尘子立即对着聂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在灵泉门与其他门派不同,弟子间的地位全看入门早晚,至少称呼是这样的,并不因为修为来决定门中的地位。一日为兄终身则为兄,所以虽然不知道这莫名其妙突然出现的师叔修为如何,但是凭她报出的虚字辈,和其所捏出的指形便知此人并非假冒。

  在修真界辨认同门的方法有很多种,其中还最为常用的便是看对方所使功法,以及刚刚聂母的方法掐出独门指形,这也是为何无尘子敢大胆的认长辈的原因。

  “师叔不知你为何落得如此这般,这是对我们灵泉门的侮辱啊!”无尘子的语气显得很愤怒,虽然灵泉门如今早已不是当年那般只手遮天,但也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派可以随意欺辱的,况且看师叔如今这般模样分明不久便要羽化归西,这如何不让他愤怒。

  “呵呵,师侄不必激动,这一切说来话长,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我爱错人,自食其果啊”说到此时聂母的已是满脸悲伤,惆怅,还有无尽的回忆。

  看出来对方并不像说什么无尘子也不好多问,只得无奈的说到:“师叔,难道你以到山门不回去嘛?说不定掌门以及各位长老能有法治疗您的伤呢?”无尘子脸上露出担忧之色,这也被聂母尽收眼底,看着师门中人品行如此良好她也是相当高兴的,这也是起初见无尘子明知自己以是将死之人,还如此关心自己,没有一般修仙者那份高傲,而露出欣慰表情的由来。

  “不了,看到师门如此我心里也很高兴,回去替我像掌门师叔问声好即可。哦…还是算了吧,当年我离开师门,本就不招待见还是算了”似是想到什么,聂母本以说出的话还是收了回去。“无尘子,我在这世间以无所恋,本已可以安心离开,但是唯有这个儿子让我不放心,青珑还小他在世上无依无靠,我一走他便成了孤儿,我实在不放心便将他带来师门,希望他有那个仙缘吧!”

  “师叔尽管放心,虽然看不出来青珑资质如何,但从他身体不时透出的灵气,倒也可以看出他在很小时候因该便经过精心调养,再不济师门至少也能将他调教成为一个武林高手。”自从刚见这他便发现此子异常之处,虽然看起来身体不算太壮,但是站在其周围居然能感受到丝丝的灵气益处,这一定是在很小时候身体不知多少好东西调养过,可以不夸张的说就现在这小子要是被那些妖魔抓去吃了,那也算是大补之物。

  “嗯…有你这句话我便也就放心了,将珑儿教给师门我在这世间以无牵挂,贫道,去矣…”说完只见聂母面带微笑,深深的看了一眼还东张西望的儿子,手掐法决化作一片白雾,缓缓消失在空中。

  她在这世间在无牵挂,走的那么潇洒。

  “珑儿,记住好好听话,将来学得本事,如你还有那份心便回去吧。”淡淡的话语飘荡在虚空中,久久不散萦绕众人耳畔。

  突然消失的娘亲让聂青珑一阵彷徨,眼中泪水慢慢打转,虽然早以知道这一刻会到来,却没想到来的那么突然那么无奈,自记事以来便是娘亲照顾自己,母子俩相依为命,在这三年来踏便千山万水,来到这儿,这儿就是离别之地。

  尽管娘亲很早便交代过会有这一刻,但当娘真的里去以后,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他能做什么呢,他只能哭。

  泪水划过脸庞刻出一道深深的泪痕,印在这稚嫩的小脸庞上,那么的显眼,

  “母后,珑儿不孝,这辈子不能报答您的养育之恩,下辈子儿子再孝敬您,您放心…父皇的仇我会报的,有些人总要为他所作的事付出代价的。”站在山门前的聂青珑,撩开衣摆,毅然跪在山门前,对着虚空深深的磕了三个响头,一丝血红顺着额头流下划入衣领。

  “娘…您走好”被泪水血水打湿脸庞的聂青珑,扯着嗓子对这深山大吼着。由于使太多劲连声音都有些嘶哑了,脖子上青筋凸起加之脸上一片血红,幼小的脸庞乍看起来很是狰狞。

  天栏山下聂母的身影突然出现,随即摇晃着倒在地上喘息不止。

  “这小小的腾空之术如今用出来也差点要了我的命啊”。心里想着,聂母回过头凝望着山顶,半晌拭去眼角的泪水,才缓缓下山,眼里透着无尽的悲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