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泉道 第一二章 灵泉大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任,所以四大帝国间唯一的通道便没办法走古荒大陆,的话有大批兵役妄图通过古荒大陆侵虐其他帝国,那真是是痴人说梦,毕竟的话有人妄图跨过海路侵虐他国,他便会惹来海神门的非常强烈轰杀,和各种实力剽悍,稀奇古怪的海兽袭击,那结果但是非常的凄惨。  灵泉在四大帝国正中间,则是一片不受四大帝国约束的自由之地,被人们形象的称为古荒大陆,在这里许多古老的种族林立,以守护四大帝国安宁为己任,因为四大帝国间唯一的通道便只能走古荒大陆,如果有大批兵役企图通过古荒大陆侵虐其他帝国,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当然如果有人企图越过海路侵虐他国,他便会招来海神门的强烈轰杀,以及各种实力彪悍,稀奇古怪的海兽袭击,那结果可是相当的悲惨。。...

  第一章灵泉大陆

  灵泉大陆是一块很古老的大陆,大陆又分成四块大小大致相同的陆地分别是,北方的白虎,南方的玄武,西方朱雀,东方的青龙四块大陆,而四大帝国也因此在数百年前建立,分别又以四大陆而命名。四大帝国之间被无边海水隔开,唯一相连的便是位于四大帝国中间的自由之地。

  在四大帝国正中间,则是一片不受四大帝国约束的自由之地,被人们形象的称为古荒大陆,在这里许多古老的种族林立,以守护四大帝国安宁为己任,因为四大帝国间唯一的通道便只能走古荒大陆,如果有大批兵役企图通过古荒大陆侵虐其他帝国,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当然如果有人企图越过海路侵虐他国,他便会招来海神门的强烈轰杀,以及各种实力彪悍,稀奇古怪的海兽袭击,那结果可是相当的悲惨。

  灵泉历422年,东方青龙帝国政变,国中第一奸臣李斯未,邀来数名来历不明的修仙者,将宫廷第一修仙者,当时已是元婴期的修士武诠道长,击杀当场。后在青龙的帝国皇宫大开杀戒,将当时帝国皇家聂家满门抄斩,千算万算怕那聂家也算不到,平时想抄谁家便抄谁家的聂家最终还是落个被满门抄斩的可怜结局。但在斩杀完聂家全部人员后点人头时确发现居然少了两位,这让李斯未大感不安立即命人彻查,才发现不见得是一个早已被冷落的妃子,以及其所生子女,这让李斯未安心不少,本来只是两个不重要的人物,加之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对皇宫大多没有好感,便形象上的通缉了一下,后来不出意外的毫无结果,渐渐两人也就被人淡忘。

  灵泉年425年时隔三年后,朱雀帝国可谓四大帝国中,最为富有的帝国。灵泉大陆三大商会两家总部便在朱雀帝国,据说这两大商会加起来的资金足可敌国,不可谓不富,在这个富得流油的国家,资源自然也是不少,相对于所有势力单论资源富有程度只怕也仅输古荒大陆。这也使得朱雀皇室是唯一一个不愁钱花的国家,拥有如此多的资源在帝国的眼里,便是财富这些不仅意味着钱,还说明会因为这些珍惜资源会招来一大批的修仙者加入,要知道哪些神一般的人物对这些东西可是相当的觊觎的。因此在四大帝国中朱雀帝国的修仙者数量也算是相对较多的。这其中灵泉门,便是所有修仙势力中不起眼的一家。

  灵泉绝对算是修仙古门,因为这大陆便有可能是因其而的得名,但为何如今变得如此落魄,恐怕除了少数同为修仙古族清楚其中缘由外。便很少有人知道了,甚至很多新崛起的修仙大门大派可能还并不知道灵泉门的存在吧。

  天栏山下一对母子正互相搀扶,慢慢的行径在崎岖的山路之上,看路线正是朝着天栏山顶而去,此时正值午间,毒辣的太阳照耀在母子两身上。路边不时有各种样式的轿子行过,对两人视若无睹,皆是火急火燎的朝着山顶方向赶去。

  “…咳咳…”

  “娘,您不要紧吧,我们歇会再走”此时那母亲旁边的小男孩,关切的问道,细看这男孩长得眉清目秀,一副斯文样全不像穷人家的孩子,怎会看起来如此落魄了?

  “呵呵,珑儿,娘不要紧,还是快些赶路吧,就要到了。三年了我们母子两相依为命总算赶上了”

  “珑儿,你记住娘亲以后不在你身边,要照顾好自己,不可惹是生非”说到此那女人伸出一只早已布满创伤的,手掌抚摸着爱子的头,眼里全是慈爱,蓦然那妇人眼神变得严厉“但也不能弱了,家族的名声总有一天我们要回去那里,拿回属于我们的一切。”

  “恩…知道了娘”尽管眼里不时闪出各种表情,但骨子里得那份坚毅却不容忽视。

  “呸,就这穷酸样还想进通灵庄,哈哈你们说好笑不好笑”此时旁边路过一辆轿子停在母子两旁,一个胖胖的人,露出一份十足奸商样,对着一帮轿夫无情的嘲笑两人。旁边还传来轿夫可恶的笑声,着让聂青珑心理无比气愤,因为那商人的口水刚好喷在了母亲本已破烂不堪的衣服上面,显得那么的恶心。

  “你…”面红耳赤的小青珑,因为愤怒而挣红了小小的因为太阳暴晒而略显红紫的脸庞,在他心中娘亲便是最亲的人,不容侮辱的。

  正要与对方理论一番,聂青珑却突兀听到心理出现娘亲的声音“算了青儿,狗咬了你,难道你还要咬回去不成,那不是人干的事,有些人总要为他所作的事付出代价的。”

  “扑哧…呵呵,娘亲说的有理”听到母亲如此说,聂青珑不禁笑出了声。

  看着那小孩本要与自己理论一番,却不知为什么突然笑出了声,这让财竟,心中诧异万分,莫非碰上一堆傻子,他那里知道人家母子的对话那是他一小小财主能听得到的。于是脑中暗恼自己倒霉,便厌恶的对着轿夫说“快走,碰到一对傻子,真tm晦气”“也不知那里来的野狗真以为谁都可以进通灵庄,哼野种”说完还不忘讽刺聂青珑母子两。

  看着轿子慢慢离开,聂青珑母亲的脸顿时寒了下来“有些人总要为他所作的事付出代价的。”说完只见其嘴唇微动,一句拗口的法决缓缓念出,随后在其身前凝聚成一道能量幻影,“怨念之诅—封”唰的一声那能量幻影便没入轿子远远里去。

  “咳咳…”

  “娘亲,您不是说不跟那种人计较嚒?怎么如此大动干戈?”看着母亲为了一个不必要的人使用灵力,心中不免一阵心疼。

  “珑儿,咳咳…你记住,谁也不能侮辱你的血统,那是你这辈子都值得骄傲的,你不是野种,你是青龙帝国唯一继承人,唯一的。”在聂母的眼里这刻眼神变的那么犀利。

  “我知道了,娘亲”尽管娘已经不止一次说过同样的话,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涌坚定的眼神来回复娘亲。他们来自遥远的青龙帝国,他是皇子不过已经是过去,因为当年的变故他们远走他乡,来到了这灵泉门

  第二章通灵庄

  通灵庄位于朱雀帝国正南方通灵镇北方一处深山里,总的来说还是处不错的地势,山清水秀常年烟雾缭绕,灵气还算充足看起来颇有几分迷幻色彩。

  通灵庄在附近都是鼎鼎大名的,拥有众多武林所推崇的高手不说,还有便是世人所不知的,这里乃是修仙古门灵泉门的驻所,而通灵庄则意味着通往灵泉门之意,所有灵泉门的弟子大都是重通灵门中选出,除非个别机缘巧合是被一些门中长老或执事外出时发现时带回门中的。由此可见通灵庄对于灵泉门的重要性。可以说灵泉门百分子八十的新鲜血液都是重其中诞生的。一定意义上来讲通灵庄便是灵泉门在世俗间的代言人。

  经过小半日的行程在已经是夕阳西下时聂青珑母子两,缓缓的出现在通往通灵庄长长地阶梯尽头,母子两人互相搀扶夕阳洒在两人身上脱出长长地影子,看起来那么的唯美。

  无尘子乃是此次被门主派出招收新弟子的执事之一,这次共有两位执事被派出招收新入弟子分别是他与另一位尘子字辈的师弟缘尘。今日也刚好轮到他来招收新的弟子。

  灵泉门招收弟子是很简单也很严格的,灵泉门除非有门内大事一般是没百年招收一次弟子,上次招收弟子也就是尘字辈的已是百年以前。当时总共招收不过50位如今竟只剩下不到30位,即使如此灵泉门也未多招收一名弟子。

  一般由门内直接派来的弟子只是负责招收入选灵泉门的弟子,而进入通灵庄的门人则另有人负责。

  修仙者的晋升方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既是将还未经过太多武技指导的幼童由门内进行洗骨易髓直接晋升为先天境界,当然这种首要条件就是,这些人都必须有一定的资质。另外一种则是本来已经在武学上有一定造诣的人,这些人都大多都已是后天巅峰的高手,对大道以有一定的认识,只是因为一些原因而无法进入先天的人群。

  因此每次进入灵泉门的不止有十几甚至几岁的幼童,也还有一部分五六十岁的老家伙,在老一点一般也是不会再收了因为毕竟人过七旬,本身的发展也已经受到限制了,招去也无用。这也就说你不仅要有过人的天资自然还要有一定的机缘,像灵泉门这样规定年限招人的门派,在修仙界也是一件很正长的事。

  这也就在照成了一个奇怪的显现,当正式进入灵泉门下后,便会发现一帮老的掉渣的人竟和一群还穿开裆裤的孩童称兄道弟。

  此时无尘本来无聊,只见师门长长地阶梯头出现了两道身影,慢慢的爬上山。以无尘先天境界的眼里自然将两人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

  半晌两人终于才终于出现在无尘眼里。

  看着眼前磅礴恢弘的山门,聂青珑眼珠都不会转了,死死地盯着通灵庄三个大字,恢弘的庄门,四周皆被巨树环绕,以及山门上空云五连绕看起来甚是好看,尽管身为皇子但家族政变时他还小屁都不懂,就算皇宫修的金碧辉煌他也看不出什么名堂,但现在不同了,重第一眼看见这便迷上了这山,这景。

  此时山门左边站着一位穿着衣服道袍的老人,笔直的站在山门旁边看起来好似恰巧融入自然只中看起来那么飘逸。而又边则站着些儒士打扮的人,面前摆放着几张书桌紧张的啊、看着旁边的老人大气都不敢喘下,这人是门内派来的神仙世俗界不知道他们的厉害,但作为通灵庄的人还是知道些他们的身份以及神通的,因此才表现的如此不堪。

  “咳咳珑儿随我来”轻咳几下,唤醒还被眼前景色迷得如痴如醉的爱子。牵着聂青珑的手边缓缓来到那老道长面前。

  看见两人的动作那帮儒士冷汗都冒了出来,天呐那是神仙呐,岂是那看起来穷酸无比的母子能接话的,虽然也有一些人来这之后会无视他们直接去老神仙旁报道,但那些人无一不是武功高强之辈,各个身上弥漫出的气势都能震死人,而这两穷酸母子明显不是那内人吗。

  看着走向自己的母子,那老道士到不诧异,重那母亲体内微弱的气息看来,他明显也是修真之人,只是不知何故气息如此之弱,而且全身筋脉堵塞,多处伤势严重,一看就是即将驾鹤西归之人,他们能看出自己的底细也是正常事。

  “老道长,有理”聂母微微弯身说到。

  “恩,道友,看你身体。。。”无尘脸上诧异之情溢于言表。

  “恩,我以是即将如土之人,便带着儿子来看看有没有这仙缘,能拜入门下”对于无尘的诧异,聂母显得很淡定,并不因即将西去有何悲伤。

  “唉!好吧,看道友如此,我也不多劝这有两颗丹药虽无大用,但也对你有所帮助,至于爱子就看他有没有这仙缘吧,不过你到可以放心,你西去以后别的不敢说我到还能为他在通灵庄某个职位”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