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豪门 第2章 终究是错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老婆,没想起过去的一年我给了你这么多受了委屈,你不愿意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一生荣华,让你成了世界上最幸福和快乐的女人。”楚天策想握着苏可怡的手。他也可以为了苏可怡重出江湖江湖,成了权楚天策想要握住苏可怡的手。。...

“老婆,没想到这一年我给了你这么多委屈,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一生荣华,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楚天策想要握住苏可怡的手。

他可以为了苏可怡重出江湖,成为权势财富滔天的十方会会长,他会让苏可怡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可苏可怡猛然打开楚天策,“你有钱吗?说什么大话!你有钱的话,为什么还会为了钱入赘到我们家?楚天策,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给邱少道歉!你现在这个样子,只会让我恶心!”

恶心?

楚天策悲凉地笑了:“可怡,在你的看来,这个世界上除了钱,就没有真心,对吗?”

苏可怡讥讽道:“真心?如果你对我是真心的,那就去卖肾,替我补上公司几百万的财务窟窿,你肯吗?!现在,要么,去卖肾,要么,给邱少跪下!”

几百万?

楚天策的财富又何止几百万?

“若是我不跪呢?”

啪!

楚天策话音刚落,苏可怡对准楚天策的脸,又甩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更是重重地敲在了楚天策的心里。

“打得好!就应该狠狠地给他几个巴掌,让他好好地清醒清醒!”

张红霞在旁边煽风点火,她早就看这个废物女婿不爽了。

邱玉平更是一脸得意!

这就是现实。

没钱没地位,就算自己的老婆也不会帮忙。

“若是不跪的话,明天,就给我滚出苏家,我们离婚!我真是瞎了眼了,怎么会嫁给你这种没用的东西!”

离婚?

楚天策惨笑一声,这个巴掌,把楚天策彻底地打醒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会为了别的男人,狠狠地甩他几个巴掌,还有离婚来威胁他下跪道歉。

楚天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苦楚,他明白了。

真心永远都是被错付的,苏可怡的心里根本没他,他所做的一切,只是感动了自己而已。

“可怡,你消消气,楚兄弟也是无意,我看差不多了,再者说,楚兄弟也绝舍不得跟你离婚。”

明里,邱玉平是来做和事佬的,暗地里,却是拐着弯地讥讽楚天策,吃苏可怡的软饭。

“既然舍不得离婚,那就给邱少跪下道歉,以后,我的事情,你也少管!我爱跟谁吃饭就跟谁吃饭。”

苏可怡的话挑明了。

楚天策是个上门女婿,窝囊男人,苏可怡爱给他戴绿帽子,就给他戴绿帽子!

不然的话还能怎么样?

离婚?

他敢吗?

她用离婚威胁楚天策,他必定会跟一条狗一样求着自己。

窝囊废,孬种!

“好,离婚,我同意!”

谁知,苏可怡的话音刚落,楚天策的话,就犹如定时炸弹一般,炸裂开来。

苏可怡愣住了。

甚至,张红霞跟邱玉平也愣住了。

楚天策,这个废物竟然真的舍得跟苏可怡离婚?

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硬气了?

“你可要想好了!别后悔!”

“不然呢?留下来,让你们冷嘲热讽?”

楚天策笑得很狼狈,真心错付,换来的只能是千疮百孔。

苏可怡早就巴不得这么做了:“离婚可以,想分我们苏家家产,没门!这里有一千块钱现金,拿着这些钱,给我滚出家门!”

说完,苏可怡将一叠钱砸在楚天策头上,伴随着漫天洒落的钱,楚天策觉得自己的心就跟这些钱一样,碎成渣,散落了一地。

“可怡,我还有几句话想要问你。”

楚天策走进了一些,可苏可怡向后退了半步,眼中的厌恶,更是让楚天策揪心不已。

苏可怡一脸绝情,“你不用问了,我根本就没有爱过你!当初嫁给你,只是听了爷爷的话,一直没有离婚,也是爷爷以死相逼,现在爷爷已经去世,没人敢阻止我离婚!我跟你待在一个屋子里面都觉得恶心!”

“我要问的不是这个。”

“那你想问什么?快点儿问,问完了滚出我家,明天民政局见!”

楚天策深吸一口气:“你还记得,十几年前,东海郊区那个乞讨街区,我们相依为命吗?”

“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背着饿晕的小男孩,半夜跑进了医院?”

“你还记得,当初你宁愿自己挨饿,也把唯一一块馒头给了一个快要饿死的小男孩?”

“你还记得我们十几年前的约定吗?而你说你会等我回来,等我一辈子!等我娶你的一天!”

“难道,这一切你都忘记了吗?”

楚天策盯着一脸厌恶的苏可怡,苏可怡就是十几年前那个坚强而又善良的小女孩!

她就是!

她不是一直等着他会来吗?

他明明遵守了约定娶她,可苏可怡为什么会这么厌恶他?

谁知,苏可怡冷笑着:“我从小锦衣玉食,从来没去过什么乞讨街,也不认识什么小男孩,更不会给乞丐馒头!怎么?后悔离婚了?你这个借口真幼稚,只会让我更恶心!”

“可你明明就是东海苏家长子的女儿,你的父亲,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

当年那个乞讨街跟他相依为命的小女孩,明明就是苏家长子弄丢了的女儿。

不是她还是谁?

难道这只是苏可怡的借口,她不想承认当年的事实,她只是嫌恶楚天策而已?

可当初那个坚强而又善良的小女孩,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他在苏可怡的身上,完全看不到当年那个小女孩善良坚强的身影!

“你也知道我是父亲的唯一女儿?我可是苏家的心头肉,父母的心尖宠,可你呢?自从嫁给你,你怎么对我的?你给我买过一件礼物吗?你赚过一分钱吗?你为我花过一分钱吗?你看看你这幅穷酸模样,真叫人恶心!”

穷酸?

楚天策心塞不已,不禁冷笑。

苏可怡想不到,她口中的穷酸废物,手里握着通天的权势跟财富,是整个地下世界的皇帝。

楚天策并未说什么。

若是以前,他完全可以让苏可怡成为这个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可现在……

为了钱,她可以让自己的丈夫,给一个男人下跪道歉。

在她身上,楚天策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初那个善良小女孩的影子。

她不配。

楚天策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压下苦楚:“明天早晨九点钟,我在民政局的门口等你!苏可怡,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就是跟你结婚。”

说完,楚天策关上了门,或许最美的时光,应该留在年少之时,那个坚强又善良的小女孩,将馒头递给他的那个时刻……  

入夜,东海市顶级总统套房内,楚天策点上一根烟,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丝的悲凉。

“老大,我来了。”

身后传来了一道冷艳的声音,伴随着,朱雀走了进来。

精致的身形,完美无线的冷艳脸蛋,无一不彰显着女人的魅力,冷艳又动人,英姿飒爽,浑身充满干练气息。

“你来了?”

楚天策脸上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窗外依旧是冰冷的都市。

朱雀是最早跟着楚天策的手下,这些人,能够让楚天策感受到一股温暖。

“老大,您怎么忽然想开了?”

朱雀美眸流转。

楚天策无奈摇头,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当年,没有她,就没有现在我,可她已经变了,而且她也把我完全忘了。”

楚天策自嘲地笑了,可笑的是,他还为了这么一个不值得的女人,归隐了整整一年。

归隐只为她,可终究是错付。

“怪不得您会为了一个女人消失一年,放弃这辛辛苦苦打拼的一切。可是……”

朱雀沉吟一声,继续说道:“在我看来,当年那个小女孩绝对不会做出苏可怡这些事情来,老大,您是不是找错人了?”

楚天策摇了摇头。

他现在也搞不懂了。

当初,苏家老爷子亲自找上他,给了苏可怡的准确信息。

苏家长子的女儿!

绝对没错!

苏家长子,也只有这一个女儿,怎么会错呢?

“老大,我在东海人脉广泛,这件事情,我可以帮你查查。”

当初为了寻找楚天策,朱雀带着人回到东海查找,这一年,朱雀在东海涉猎广泛,广有人脉。

“你去办吧,让我静一静。明天,我还要去民政局。”

想想明天就要跟自己爱了十几年的女人离婚,楚天策心中更加苦涩几分。

闻言,朱雀替楚天策关上了门,眼神却冷了下来。

楚天策是她的老大,也是她十方会的信仰,不管是谁,就算对楚天策有恩,也不能让楚天策如此伤心!

十方会的荣耀跟信仰,不容得任何人轻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