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世之宇宙之心 第六章 命运般的开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在顽强不屈地争扎着服役。  不像而如今大都数的智能空调,会通过人的智脑反馈,根据年龄、外部季节与天气和每日的相同时段来调整气温,这些陈旧的车厢内空调永远是仅有一个温度。  “都快赶上了老头子的岁数了,果啊像的冷冰冰。还啊老而弥坚吗?”  =陆安从车厢中走出来时,被迎面而来的热浪洗礼,就好像瞬间从冷库中进入了热水之中。车厢内冰冷的空气就好像置身冷库之中,车厢外闷热的空气粘稠得就好像沸腾的热水一般,夏季时节这种冰火两重天最为折磨人。。...

  “这些破东西,还真是早该淘汰了。”

  陆安从车厢中走出来时,被迎面而来的热浪洗礼,就好像瞬间从冷库中进入了热水之中。车厢内冰冷的空气就好像置身冷库之中,车厢外闷热的空气粘稠得就好像沸腾的热水一般,夏季时节这种冰火两重天最为折磨人。

  陆安心中抱怨着,淌着热水出了车站。

  地面轨道交通还是三四个世纪前的产物,而车厢内的空调据说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产品,如今都已经是星河历416年了,而这些老古董还在顽强地挣扎着服役。

  不像如今大多数的智能空调,会通过人的智脑反馈,根据年龄、外部季节与天气以及每天的不同时段来微调气温,这些老旧的车厢内空调永远只有一个温度。

  “都快赶上老头子的岁数了,果然是一样的冷冰冰。还真是老而弥坚吗?”

  ======

  ======

  陆安出来的车站正在沪江旁边,车站门口的全息屏幕上还在断续播放曾经的辉煌历史,然而曾经的人头攒动早已作古,如今的车站门口寂寥无人,只有陆安顶着烈日出站而去。

  陆安的目的地就在沪江边上,一片绿树掩映之中,有一座六层的灰白色建筑,是沪江桃源信息技术公司。

  或许是为了呼应公司的名称,周围的绿树多半都是桃树,如今正值夏末,枝繁叶茂的树丛中还能瞧见一些专门留下来作景观的熟桃。

  如今的沪杭联合市人口上亿,北区的市中心更是寸土寸金,基本上都是高楼大厦林立,虽然桃源公司所在的地方不算十分核心,但这么一大片林地白白空着,只为了环绕一座六层建筑,确实让很多人难以理解。

  有些人说是为了吸引眼球做宣传,有些人则认为纯粹是那个暴发户老总的恶趣味。

  桃林中有蜿蜒曲折的青石小径,已经长满了青苔,除了做景观,很少有人走的样子。毕竟这么大的桃园,直接乘坐飞车到停车场就好了,何必辛苦步行呢?

  大约也只有陆安这样的,才真的从小径上穿行而过吧。

  走了十几分钟,才到了桃源公司的正门,陆安迫不及待地进入了其中,舒爽的空气让他浑身的燥热顿时消去。

  “陆先生。”门口的前台小姐,见陆安进来,礼貌地打招呼。

  “我来找吴总,不知道他现在忙吗?”

  “陆先生请稍等。”前台小姐在公司巨型智脑的终端上点了两下,就微笑着说道:“吴总请您上去就好了。”

  “好,谢谢。”

  说起来也奇怪,桃源公司作为全球数一数二的虚拟办公设备制造商,所生产的虚拟智能接待人员畅销全球,据说就连联合政府正门处,那两个身材完美、声音婉转的虚拟接待小姐,都是在桃源公司特别订制的。

  甚至当初陆安的军校内部,也有学生脑洞大开,提议从桃源公司订制两个英姿飒爽的虚拟女兵来充当接待,结果当天就被保卫处的胖子冲进教室打得鼻青脸肿。

  “混蛋,想抢老子的饭碗吗?你是对我有意见吗?”

  后来此事就不了了之,而学校的官方说法是,因为军校的军用网络安全条例,不得使用民用采购品接入同步通讯网络。

  但是,桃源公司自己的前台,却是雇佣了一位漂亮的女性,而非用桃源公司自己最得意的产品。

  原因自然不得而知,毕竟这是公司总裁亲自指示的,他才不会解释原因呢。于是,只好被人理解为是怪癖。

  自然,六层的建筑是没有磁悬浮电梯的,陆安只好走楼梯。

  ======

  ======

  桃源公司的老总吴仁理,就在六层的楼梯口办公。

  他的办公司四面敞开,没有隔断,没有遮挡,甚至连很多显示身份的摆设都没有。要不是牌子上写着“总裁”二字,第一眼望去,会让人觉得,他就好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员工一样。

  “吴叔。”

  “安安,你来了。”吴仁理笑着指了指桌前的椅子,“坐吧,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

  “吴叔,我是来跟你道歉的。”陆安苦笑着说道,满脸歉意。

  “哦?出了什么事?”

  “我可能来不了桃源公司了。家里面,让我去军队实习,我……”

  “啊?你才二十岁,根本就不到部队募兵的年纪,怎么……”

  吴仁理忽然住嘴,咂了咂嘴,才说道:“老爷子还真是……,呃,……”

  陆安起身鞠躬道歉道:“吴叔之前一直照顾我,我这次真是不好意思。”

  “这算什么。”吴仁理摆摆手,说道:“你坐,你坐。你要是真的去军队中锻炼,也是好的。说起来,我和你父亲还是在军队中认识的呢。这样也好,也好。”

  “再说了,你即使在军队中实习,以后也不一定就非要留在军队中不可。等过两年,你要是愿意,可以继续来吴叔的公司中。”

  “嗯,谢谢吴叔。”陆安点头道,“那我一会儿先跟刘总交接一下。”

  “好。”吴仁理抬头喊了一声,“小刘,你过来一下。”

  ======

  ======

  等陆安再次回到沪江边的车站时,已是一个小时以后。

  进入车站前,他回首望了望那片桃林。

  自从哥哥去世后,陆安完全失去了额外的经济来源,只能全部靠自己养活自己和妹妹两人。

  这位桃源公司的老总,正是军校曾经的学生,他的公司也有一些军方合作项目,所以在学校内经常有实习项目。

  而等到陆安硬着头皮去应聘实习机会时,却被吴仁理一眼认了出来,他自称是陆应邦的战友,热情地将陆安拉了进去。

  基本上每隔一个月,他都能从桃源公司接到一些小项目,独自完成,然后获得一些报酬与奖励。

  陆安曾经也想过,自己的父亲何时曾有过这样的战友?

  自己的父亲作为死后追授的“特等英雄”,其事迹在联合司令部的对外公共信息中能轻易查询得知。

  自己的父亲死前是第2独立特派舰队的司令,下辖有第31、32、33三支独立分舰队,少校以上军官的名录,全部都能在联合司令部的网站上查询的到。

  然而,其中并没有吴仁理其人。

  而且作为战后成立崛起的著名新兴公司,吴仁理虽然名声各异,但其身份来历却是很少为外界所知。

  陆安不知道吴仁理为何格外照顾自己,他不知道是不是一向心如铁石的老头子突然脑筋不正常,对吴仁理做了什么暗示。

  毕竟,陆安与联合司令部陆总司令的关系少有人知,而吴仁理当初见面就一口道破,甚至他还知道自己的父亲陆应邦就是总司令陆勇的儿子。

  然而陆安却无法追问。

  毕竟,他需要钱,非常需要钱。

  他需要安娜能不愁衣食用度,不用为了学费发愁,每日安心活着,除了病痛折磨不要再操心其他任何事情。

  如今同吴仁理告别,或许,这个答案就再也不用知道了吧。

  ======

  ======

  下午,回到学校,陆安去了医疗中心将妹妹安娜接回了家。

  陆安和安娜的家,就在大湖之滨,一间大概五十平米的房子,一室一厅。平日都是安娜独自居住,偶尔陆安从学校回来,就睡在客厅。

  在陆安刚离家出走的时候,他和安娜是住在父母以前的房子里的,那处别墅位于沪江之畔,十分宽敞宜居。

  只是,在陆安的哥哥死后,陆安只能将那处别墅出售,带着安娜来到了大湖之滨居住。

  那时候,陆安已经被特招进了第三军校,安娜不时发作的病患,令陆安不敢让她离开太远。就好比前天晚上,要不是陆安就睡在客厅,说不定就会发生什么令他恐惧的事情。

  房门打开,屋内还是一副凌乱的模样,桌椅被踹开,陆安的铺盖被踢到了一边,正是前天夜里陆安抱着安娜冲出去时模样。

  陆安将安娜盛放衣物的小包放下,转身关门,扭头就瞧见妹妹轻抚胸口,站在客厅之间。

  “安娜,怎么了?”

  “哥哥,我前天昏迷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醒过来,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看见这里,现在回来有些高兴呢。”

  “你呀,每次都这么说。”

  陆安提着小包,拎着走到客厅中,扶起桌子将包放下,一边收拾铺盖的毯子,一边说着:“好了,不要担心了,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你以后天天都能看到这里,不用再担心了。”

  “嗯。”

  “今天晚上你要回学校吗?”

  “是呀,现在还是夏天呢。你早就是大姑娘,哥哥呆在这里不方便。我给你做好晚饭,吃完了就回去了。”

  “哦。”安娜泄气道,用脚踢了踢陆安的铺盖。

  “要不等我病好了,我们的用度不那么紧张了,给哥哥你买个睡眠舱,这样在屋里睡着就方便多了。也不用太贵的……”

  “还是算了吧。”陆安摇头道:“你知道的,我是用不惯那玩意儿的。”

  其实,在陆安十岁以前,他是没有这个毛病的。至于原因,却无法在安娜面前解释。

  “再说了,你现在都已经十六岁了。再过两年,该上大学了,总要再攒些生活费才好,卖别墅的钱只够学费,生活费还要再攒的。”

  安娜听着陆安的唠叨,撅着嘴道:“知道了,知道了,不买,不买。”

  “好了,我去做饭,你收拾一下客厅吧。”

  “哦。”

  晚上八点多,陆安与妹妹一起吃过了晚饭,将屋内收拾干净,安抚了半天闹别扭的安娜,这才出门回学校。

  等快走到学校背后的寝室楼时,陆安才想起来那个已经被自己三番两次遗忘的包裹。

  “嗨,差点儿又忘了。”

  陆安看了看时间,正好这个时段那位脾气直爽的胖子应该刚吃完晚饭,正是一天心情最好的时候。

  “算了,还是拐回去拿吧。免得明天又忘了。”

  陆安无奈地折返回去,去取那个奇怪而神秘的包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