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世之宇宙之心 第五章 被遗忘的包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他和安娜的家实际上离医院更近。  幸好,而如今他的室友了回去了,他也不需要再独自一人一人待在空空荡荡的寝室。  而已,像是有什么事情——  “呀,忘了去领那个很奇怪的包裹了。”  走出来医疗中心的大门,陆安一拍脑袋,忆起了上午出门时前林永平所“说”的事情“她是病人,刚刚醒过来,需要休息。你难道不知道吗?”。...

  深夜十一点,陆安被从病房中赶了出来。

  “她是病人,刚刚醒过来,需要休息。你难道不知道吗?”

  被训斥得悻悻的陆安,只好松开了被安娜紧紧拽住的手。妹妹一脸哀求神色,让陆安也只能无奈地哄了又哄,才让她乖乖听话安心休息。

  随后,陆安则返回空荡荡的校园,回到了之前空无一人的寝室。

  今夜不用再警醒地守着妹妹,而且家里面的客厅也有些狭窄,沙发也不如寝室里的睡着舒服,所以陆安就没有回去家中。

  尽管,他和安娜的家其实离医院更近。

  好在,如今他的室友已经回来了,他也不用再独自一人待在空荡荡的寝室。

  只是,好像有什么事情——

  “呀,忘了去领那个奇怪的包裹了。”

  走出医疗中心的大门,陆安一拍脑袋,想起了下午出门前林永平所“说”的事情。

  不过,他随即又摇摇头。

  从恒温舒适的医疗中心中走出来后,他实在不想再被夏夜的闷热包围着,穿过长长的校园,去学校大门的保卫处领取那个奇怪的包裹。

  咂了咂嘴,陆安立即给自己找了个上佳的理由。

  “算了,明天再去吧。都这个时候了,吵醒了保卫处的那个胖子,他会骂死我的。”

  其实,不止有被骂的风险。

  保卫处那个胖子,脾气不怎么好,这在整个第三军校都是出了名的。

  动辄便破口大骂只是小事,甚至经常有人投诉他反被暴打。有些时候,因为不过因为几句流传的玩笑而已,这个胖子就公然冲进教室里殴打学生。

  只是不知为什么,尽管已经有很多师生无数次地投诉过,这胖子却能安安稳稳地呆在保卫处里,每天依然在学校里耀武扬威。

  所以,大家私底下都猜测,这个胖子肯定是校长的私生子。

  “还是回去早点儿洗洗睡了。太晚的话,又要让林大少爷久等了。”

  陆安回到寝室后,却惊奇地发现,对面房间的林永平竟然房门紧闭。

  或许是从火星归来的旅途漫长,让林永平精疲力尽,所以他才会如此早早入睡吧。

  平时,林永平总是会在沙发上坐着看书,一直到很晚。甚至有些时候,陆安深夜回来,他也依然在沙发上坐着。

  而四年间,早已对陆安的习惯了如指掌的这位室友,等到陆安回来后,他才会让出沙发回到自己的房间。

  或许他回房间后,会继续学习到更晚吧,这位大少爷的勤奋程度可真是有些吓人啊。

  陆安时常这么感叹。

  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陆安在智脑上一查。

  如今地球和火星的距离正处于中途区间,一亿公里。

  中途区间的地火距离,即使拥有百万公里时速的最顶尖私人飞船,依然需要四五天的时间才能从火星飞抵地球。

  林家是火星上颇有名气的家族之一,手握雄厚的财力,但也没有能瞬间飞越星际的能力。

  “四五天的时间啊!”

  陆安耸耸肩。

  咦?自己说话的口气,怎么变得跟林大少爷的口气一模一样了?

  要知道,现在的星际客船动辄都是以月为计时单位的。

  要是从太阳系最内侧的金星,飞往最外侧的木卫二,更是要在太空中漂流漫长的八十天。

  “果然一起呆得时间久了,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学得像模像样了吗?”

  陆安自嘲地想着。

  不过,仔细一想,四年时间竟然一晃而过。

  自己就要毕业了,而林大少大概也离开地球了吧,即使他要去军队实习,大概也不会继续留在地球了。

  四年前,自己被特招进第三军校。

  那个时候,林大少对于独自居住的寝室里被忽然塞进一个小屁孩儿,应该是有些反感的吧。自己能感觉得出来,他那种客气的疏远。

  没想到,后来竟然渐渐混得越来越熟了,两个人甚至都能相互默契地照顾对方习惯了。

  然而四年的时间如此短暂,军校学生的生活终究还是要到头了。

  其他六年制的普通大学,或许还有两年的时光可以挥霍,然而军校却天然不同。

  前四年都是正常的学习,后面两年则会有军队实习的要求,所以要么提前毕业,要么参加接下来的考试。然后,根据考试成绩,要么提前毕业,要么被军队征调。

  当然,也有一些因为成绩优秀而早早就被军队看中的学生,会直接被提前征调,进入军队实习。

  在陆安看来,林大少所说的“回校提前准备”只是开玩笑而已。

  以林家的地位,基本上,林永平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都不用提前商量的。

  难道学校还会为难这位林大少不成?在火星上呼风唤雨的林家,不会连这点儿小事都办不了的。

  其实,毫不夸张地说,林永平的爷爷和叔叔们打个喷嚏,火星上下都要震三震。这可不仅仅是因为林永平的爷爷名字叫林三震。

  火星第七区的林家,控制着昆仑海旁那条火星最大的矿藏区。九百公里的矿区内,据说蕴含的资源总量以价值计,足够建立十只如今的联合太空舰队。

  联合太空舰队,人类有史以来所建成的最大规模的武装集团,是自星河历以来,人类世界历经了四百年太空时代所积攒下来的底蕴。

  其实不仅仅是富可敌国,林家曾经还控制着三所火星上著名的大学,都是能在火星排名前二十位的院校,其人才储备也是蔚为可观。

  在林家的三所私立大学中,排名最靠前的涿光学院,也是上次战争时火星最著名的军校之一,从中走出的军官将帅是外行星联合保卫舰队的骨干团体之一。

  火星上华夏人聚居的第七区中,林家可是声威赫赫的大家族。

  这样的家族子弟,难道还会为小小的军队实习而忧虑吗?

  其实,陆安不知道的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林家固然在上次战争中大放异彩,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林家直到如今依然是地球虎视眈眈的对象之一。

  上次战争结束后,获得胜利的地球巨头们,就开始清算所有外行星的“叛乱”力量。

  火星、月球、木卫二,三大联合政府分部的权力被削夺,外行星联合舰队被全体解除武装,并入了联合太空舰队。

  甚至因为在战争初期见势不妙而背叛的月球,所有的政治、军事、经济力量都被地球接管,整个月球都被置于联合司令部的监视下。

  设立于月球的宪兵司令部,甚至接管了月球所有的武装力量,成为了月球的“太上皇”。

  而火星、木卫二上那些庞然大物般的家族,因为当初的停战条约而无法立即消灭,但却被地球上的巨头们警惕地监视起来。

  所有在战争前建立的军校都被强制取缔,任何与太空舰队技术相关的科研、教学、生产都被严厉监控,稍有越界便被警告。

  甚至,作为当初缔结停战条约的秘密交换条件,在地球清算名单上的家族,其子弟的大学教育都要在地球完成。

  林永平身为家族的第三顺位继承人,也是因此才在十八岁时,因为家族的决定而来到了地球十三区的第三军校。

  这些秘闻,陆安是不知道的,甚至整个第三军校都是没有人知道的。

  在陆安看来,这位性格冷淡而矜持的室友,实在是低调的有些过分。他甚至都很少乘坐着他那艘顶尖的豪华私人飞船,在同学们面前出现过。

  要不是有一次,这位室友极力邀请他前往火星旅游,带着他参观了那艘偷偷停靠在校外的飞船,就连陆安都不知道此事。

  “不过,如今火星和地球的距离正在从中途区间进入长途区间。多在火星上呆一天,说不定就要多一天在太空飞行的时间。嗯——,懒就直说嘛,有什么不好意思呀!”

  陆安以为看透了室友的想法,兀自摇头叹息。

  正摇头间,他瞧见了沙发前的桌子上,整齐摆放着的几张纸。

  陆安皱了皱眉头,叹息道:“本来还以为能提早毕业,不管什么军队实习,不跟军队扯上什么关系。没想到,竟然还是逃不过去。”

  军队实习,是每年军队补充新鲜血液的时机。

  除了某些特殊人才的个别招募以外,通过实习挑选出军校学生来充实军队的力量,是如今军队服役体系最主要的方式。

  太空时代,军队就是舰队,是由那些遨游太空的一艘艘钢铁巨兽组成的。

  作为人类最高科技智慧结晶的产物,每艘军舰都是复杂的系统集合,包括动力、控制、武器、传输、医疗、维生、通讯等等不同的系统。

  再加上指挥、情报等人员体系,即使是一公里长的最简单的突击舰,舰上也要搭载数千经过专业培养的军人。

  经过上次战争的检验后,因为军舰的需要而设立的军校院系专业多如牛毛,甚至详细到军舰上每处需要人力的地方,都会设立相应的专业。

  比如在第三军校中,有一个名声广为流传的润滑班。

  在四年的学习中,润滑班的学生不干别的事情,专门跟军舰上所有系统、所有设备所需的润滑液体打交道。

  而根据舰种的不同,舰体设计的差异,传输系统中零零总总的润滑液体有两万种之多。

  这个传输制动学院的驱动系的润滑班,是军校中的笑话策源地。

  比如,陆安就曾听到过,润滑班不应该分在驱动系下面,而应该分在生命维持学院下面。为什么呢?因为万一军舰上断粮了,润滑班的学生可以告诉大家,喝哪种润滑油能充饥还美味。

  至于润滑班的学生,是否真的在学习中要尝遍所有润滑油,陆安就不得而知了。

  或许真的会?

  然而,幸好陆安不用如此。

  作为后勤保障学院下属,太空信息搜集与对抗系的学生,陆安即使去军队实习也会被分配到军舰上的电子作战室,不用去喝润滑剂。

  只是如此一来,这些东西就没有用处了。

  “要失信于人了。而且,可惜林大少的细腻心思了。”

  陆安苦笑一声,将桌上整齐的纸张胡乱地揉作一团,使劲捏了捏,“啾”的一声扔进了门口的杂物桶中。

  第二天醒来,阳光充足,天气晴朗,依然闷热。

  林永平的房门大开,屋内已经没有人了。

  陆安今天要先去沪杭市内的北区办事儿,中午还要赶回来接妹妹出院,行程匆忙,也无暇关心自己室友的行踪。

  来到门口的杂物桶,陆安犹豫了一下,伸手将昨天的纸团捡了出来。

  皱巴巴的纸团放在桌子上,又被陆安仔细摊平,仔细看了一会儿再次被揉成了团,回到杂物桶中安静呆着。

  又是老旧半淘汰的“冰火两重天”,车站就在学校门口。

  路过校门时,陆安又是一拍脑袋。

  “呀,又忘了。”

  不过,还是先去见吴叔要紧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