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世之宇宙之心 第三章 哭泣的女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而陆安站在鹅卵石小路上,瞧着门口那位不断地一鞠躬的女孩儿,心中有些怜爱。  现在被冯家当作筹码,碰了一鼻子灰,而如今又遇上了这样的事情。  唉——  但是,陆安而已半蹲了片刻,就摇了摇头后转身离开。  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早了跟陆家没“未婚妻”的男朋友,“未婚妻”跟别人订婚。不过,也谈不上未婚妻,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罢了。呵呵。。...

  冯家二小姐的男朋友?刚刚去世?

  本来以为她是来参加葬礼的,却不想听到了如此惊人的消息。

  “未婚妻”的男朋友,“未婚妻”跟别人订婚。不过,也谈不上未婚妻,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罢了。呵呵。

  “原来如此,那还真是遗憾啊。”

  陆安跟着肖恩摇头叹息

  此时,门口传来了一声呼唤。

  “我的同学在叫我了,我要过去了。拜拜,陆安,希望以后还能够再见。”

  肖恩点头示意,与陆安道别后,返回了门口的黑色人群中。

  而陆安站在鹅卵石小路上,瞧着门口那位不断鞠躬的女孩儿,心中有些怜惜。

  以前被冯家当做筹码,碰了一鼻子灰,如今又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唉——

  不过,陆安只是站立了片刻,就摇摇头转身离去。

  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早已经跟陆家没什么关系了,冯二小姐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自己的母亲和哥哥,还在等着自己呢。

  陆安在向墓地深处走去,身影渐渐消失于薄雾之中。

  而普西奥墓地的门口,参加葬礼的黑色人群也逐渐散去,只有那位送别了人群的冯二小姐留了下来,静静地站在晨曦薄雾之中等待。

  清晨时分,旭日东升,清冷的晨曦薄雾开始散去。

  金色的阳光开始驱散海边早晨的潮湿阴冷,海风渐大,海浪咆哮的声音逐渐传来,越发清晰。

  而等到薄雾散尽之时,那条狭窄的鹅卵石小径上,有人缓缓走了出来,正是从墓地深处回来的陆安。

  白色衬衫,黑色军裤,在火红的花道中间十分显眼。

  铁栅栏门口的女孩儿,远远就望见了低着头走来的陆安。她咬了咬牙,迎了上去,就在狭窄的鹅卵石小径上拦下了陆安。

  “你,没走?”

  陆安看着眼前的女孩儿,淡淡地问道。

  “等你。”

  陆安看着女孩儿面容上的泪痕,叹了口气,说道:“有什么事吗?”

  “刚刚看见你了,想过来跟你打个招呼。”

  一身黑色的女孩儿,一直低着头,黑色纱帽遮住了面容。

  陆安则轻轻安慰道:“你节哀顺变吧。”

  女孩儿惊讶地抬起头,“你知道了?”

  “嗯,刚才肖恩跟我说了,说是他的同学去世了。我问了一下,说是你男朋友遭遇了飞船事故……”

  陆安见女孩儿的眼眶又红了起来,“抱歉,我不该再提的。发生这种事情,我也很遗憾。”

  女孩儿抬起头,直直盯着陆安。

  宽大的黑色纱帽之下,是一张哀戚怨恨的面容,眼睛已经哭得红肿。

  她对着陆安,轻轻地说道:“说真的,我恨你们。”

  陆安听完,皱眉盯着哭泣的女孩儿,沉默不语。

  “他是被害死的。”

  女孩红肿的眼睛一直盯着陆安,泪水又开始慢慢溢出。

  “他们一定是还没死心,还是想让我嫁给你。可是却害怕他从中作梗,害怕他带走我,所以他才出了这次事故。”

  “他就死在我的眼前,他根本不是飞船出事故死的,……”

  陆安眼神一怔,“你说什么?”

  “我眼睁睁地看着,就离那么近,街上那么多人,可是他们就那么下手了……”

  女孩说道此处,已是泣不成声。

  本来已经近在咫尺的美好幸福的未来,放佛指尖就要触到了,可是一声爆炸,带走了全部的一切。

  “真的,我恨你们每一个人,我也恨你……”

  陆安心中惊讶,可是听完女孩儿的话语,脸色立时冷了下来。

  “冯大小姐,请你睁开眼好好瞧瞧,我的哥哥还躺在我身后。他是怎么死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哥哥要不是为了那份狗屁的婚约,何苦顶着风浪去那个鬼地方,去给你姐姐收尸。是去给你姐姐收尸!你懂吗?他要是不去就不会死,如今更不会躺在这个阴冷潮湿的鬼地方。”

  陆安狠狠指着身后,其实他身后躺着的只是他哥哥的遗物。

  “还有,我如今已经不是陆家的人了,那份婚约与我无关。你要是恨,就去恨你们冯家那些老不死的,就去恨那位高高在上的陆总司令去吧。”

  “对不起,冯大小姐,请让一让。再见。”

  陆安冷冷说完,从旁边绕过哭泣的女孩儿,迈步离开。

  “要是没有你,他就不会死……”女孩儿转身朝陆安嘶喊道。

  “要是没有你,他会活得更好。”

  陆安头也不回,冷冷丢下一句,快步离开。

  刚到门口,那位熟识陆安的守卫见两人起了争执,正担心地瞧着陆安。

  刚要开口询问,就听见墓地内的鹅卵石小径上,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他的话被吓得咽了回去,而陆安在铁栅栏门口僵立片刻,听到后面那痛彻心扉的哭声,长长叹息。

  沉默着从守卫手中接过了自己的上衣,缓缓穿上,跟守卫道谢后,陆安从铁栅栏门出了普西奥墓地。

  经历过十年前父亲的死亡,经历过七年前母亲的死亡,经历过三年前哥哥的死亡。

  如果让陆安说,他这些年最熟悉的事情是什么,大概除了妹妹的病痛,就是亲人的死亡。

  对于冯二小姐的伤心、痛恨,他未尝不能感同身受。

  一边是爱人,一边是亲人,悲痛着爱人的去世,痛恨着亲人的背叛。这种感觉,陆安这些年来,无时不刻不在经历着。

  毕竟,因为父亲、母亲、哥哥的相继去世,或多或少都与那位陆安连爷爷都不想叫的老头子有关,现在的陆安同爷爷和奶奶,已经近乎陌生人了。

  除了妹妹安娜以外,陆安的生命中,基本上已经没有亲人了。

  七年前带着妹妹离家出走,独自抚养妹妹至今,除了拼命搞钱照顾两人的生活,还要为妹妹的病情日夜忧心,替妹妹分担病痛的折磨。

  像身后的冯二小姐那样,爱恨轻易说出口,陆安实在是有些羡慕。

  对于他来说,有些时候有些话,不能对别人说,甚至都不能对自己多说。

  苦闷极了,也只好于无人之处,对着这无声的天地问问答案。

  就在陆安离开后不久,普西奥墓地的守卫鲍勃忽然听到了山下传来了隐约的咆哮声,等他再次侧耳倾听,却只听到阵阵的海浪咆哮之声。

  他兀自摇了摇头,叹息不语。

  而正当山下的陆安喘着粗气平息情绪时,沿着海岸线忽然飞来了一艘精巧的飞船。

  飞船上的徽章在朝阳之下熠熠生辉,金色的橄榄枝围绕着蓝色的星空,正是联合司令部的徽章。

  飞船抵临山下,从上面跳下一人,那矫健的身形陆安十分熟悉。

  等到那人走进了,他才苦笑着打招呼道:“刘叔,早。”

  “早。”

  其实十几分钟前,这位刘叔还身处零区的深夜之时,不过他还是笑着向陆安说早安。

  “夫人知道你节俭,所以特意吩咐我过来接你。下一趟回去沪杭市的列车可是要等好几个小时呢,走吧。”

  刘叔说着,带着陆安朝停靠在山下的飞船走去。

  “奶奶现在应该已经睡了吧?”

  “夫人特意等着你呢。”

  陆安犹豫了一下,问道:“安娜的病情,奶奶知道了吗?”

  “夫人已经知道了,还有啊……”

  刘叔说着,在陆安耳边悄声说了一句。

  陆安立即停住脚步,瞪大眼睛,惊声问道:“真的?”

  “真的,刚刚收到的消息。”

  刘叔笑吟吟地答道。

  陆安的手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如此的兴奋,如此的激动。

  他着急地想往山下的飞船冲去,迫不及待之间,甚至踉跄了一下,差点儿摔倒。

  “安安,慢点儿,小心些。”

  瞧着陆安一溜烟往山下跑的身影,刘叔在背后微微一笑,然后又轻轻一叹。

  精巧的飞船很快就起飞,飞离了太平洋东岸,不过十几分钟便抵达了零区。

  而半个小时后,这艘精巧的飞船再次起飞,将情绪莫名的陆安送回了太平洋西岸。

  十三区第三域沪杭联合市,此时正值夜里十点多,第三军校附属医疗中心灯火通明。

  满心欢喜的陆安脚步匆匆地出了电梯,来到了位于医疗中心八楼的病房。此时,七号病房的门内正好走出了一位护士。

  她瞧见了陆安,拉着说道:“陆安,你跑去哪里了?你妹妹傍晚的时候就醒了,一直念叨着要找你呢。”

  “那太好了。”陆安赶紧鞠躬谢道:“谢谢小月姐,多亏你照顾她了。”

  “说什么谢啊。赶紧进去吧,你妹妹呀,真不容易,醒来后那么剧烈的疼痛,硬生生没吭一声。你进去少说两句,让她赶紧休息。”

  “嗯,嗯,好,好。”陆安答应着点头,如同小鸡啄米一般。

  “还有,刚才楼下发来了通知,让赶紧结算一下医药费。你是学校的学生,中心给你妹妹免了治疗费,可是这医药费……”

  “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经拿到钱了,看完安娜,我就下去交费。”

  陆安刚刚从奶奶那里拿到了一笔“生活费”,就是为了妹妹的治疗,自然赶紧点头答应。

  这位护士显然是熟识陆安,她正好负责八楼太空综合征的病房。每次陆安的妹妹入院,总是由她来照顾的。

  虽然不了解陆安家中的奇怪情况,不知道陆安为何每次都要拖延一两日,但医药费既然每次足额缴纳,她也不好再多打听什么。

  陆安这次也是如此说,这位护士就点头放陆安进入病房了。

  陆安在病房的门口深深吸了一口气,轻手轻脚走进病房。

  自己的妹妹正侧脸瞧着窗外,金色的长发铺在白色的病床上,正微微抖动。

  “小月姐,你怎么……”

  陆安的妹妹以为是护士去而复返,转头正要笑语,瞧见进来的陆安,立即泪如雨下。

  “哥哥,好疼,我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