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世之宇宙之心 第一章 神秘的包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上撒落着几张纸。  自己的室友但是这样很奇怪的习惯啊!  不喜欢睡客厅,不喜欢睡沙发,不喜欢如此复古的地使用纸张。  在而如今这个一切都信息化的时代,人人都靠“智脑”,世界上所有的信息交互,都也可以通过这种被称作有史以来第一种“人造器官”能够实现。  而沪杭联合市郊区的第三军校内,陆安在寝室的沙发上睡得正香。。...

  夏日的午后,阳光晒得焦热,就连蝉鸣声都销声匿迹。

  沪杭联合市郊区的第三军校内,陆安在寝室的沙发上睡得正香。

  此时正值下午两点,是午后最闷热之时,不过寝室内凉风习习,十分舒适。

  忽然,一声轻微的开门声传来。

  房门轻轻弹开,门外站着一位满头大汗之人,身上整齐的军校制服已被浸得半湿。

  瞧见在沙发上酣睡的陆安,来人会心一笑,提着行李小心翼翼走了进来。

  陆安裹着毛毯呼呼大睡,而就在沙发前,地上散落着几张纸。

  自己的室友还是这样奇怪的习惯啊!

  喜欢睡客厅,喜欢睡沙发,喜欢如此复古地使用纸张。

  在如今这个一切都信息化的时代,人人都依靠“智脑”,世界上所有的信息交互,都可以通过这种被称为有史以来第一种“人造器官”实现。

  而“纸”这种早已淘汰的信息载体,已经稀有到难得一见。

  所以,陆安的习惯就显得异常怪异了。

  不过,在同一个寝室内生活了四年,作为陆安的室友,林永平早已见怪不怪了。

  他来到沙发前轻轻蹲下,替陆安收拢了散落的纸张,又小心放到了桌子上。

  对着熟睡的陆安微微一笑,转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咦,林大少,你回来了?”

  沙发上,陆安揉着眼睛问道。

  林永平无奈叹息道:“你可真够敏感的,我不想吵醒你的。”

  “唔,没事儿,我也正好睡饱了。呵——”

  陆安打着长长的哈欠,夏日的午后总是让人十分慵懒,怎么睡也睡不醒。

  他眯着眼睛斜躺在沙发上,问道:“开学还有一周呢,你回来的挺早啊。”

  “嗯,有些事情要早点儿过来。而且,开学后还有一堆考试,关系到军队的实习分配,总要提前回来准备一下的。”

  陆安将身上的毛毯卷成一卷,打着哈欠,叹气道:“林大少,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还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呀。倒是我,万一毕业不成,被丢去小行星带上吃灰,可就,呵——,太惨了。”

  林永平回到自己的房中,一边将浸湿的外套脱下,一边问道:“你确定要提前毕业了?”

  “是啊,已经跟谢大班主任说过了。反正我岁数这么小,军队实习也轮不到我,不过她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

  陆安嘟囔着,有点儿抱怨。

  “我被晒得够呛,先去洗洗。你呀,要是提前毕业,班主任当然不愿意了,她可是一直想着让你继续留在学校里深造的。”

  陆安不置可否,只是低头瞧了瞧自己****的上身,得意道:“谁让你穿得那么齐整?不说学校里现在连个鬼影都没有,就算你林大少爷不穿制服,谁还敢查你不成?”

  可惜,浴室里传来了水声,遮过了陆安的声音,让他有些无趣。

  不过,陆安的智脑上却收到了一条文字消息。

  “对了,学校保卫处那里有你的包裹。还有,火星上现在是冬天,我穿成这样很正常。”

  陆安撇撇嘴,真是个奇怪的室友。

  在浴室里从来一言不发,反而用智脑发文字消息。喊一声不就得了,难道还怕自己的声音压不过水声吗?

  不过火星上现在是冬天?

  在智脑上翻了一下,果然,火星的第七区那里还真是冬天,估计昆仑海上又是冰封万里的景象吧。

  陆安打着哈欠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瞥了一眼桌子上整齐的程序设计导图,心中稍微有些奇怪。

  包裹?什么包裹?谁会给自己寄包裹?

  老头子、奶奶、妹妹都不会,室友正在对面浴室洗澡,仅有的两个朋友暑假跑到金星旅游去了,也不会这个时候寄什么包裹啊。

  剩下的,自己还认识其他人吗?

  奇怪。陆安有些疑惑。

  不过,暂时管不了这个了。该出发了,现在去应该时间正好吧。

  陆安瞧了瞧自己的智脑,眼前的全息投影上,一个鲜艳红色标注的日期。

  八月二十五日。

  零区那边现在应该还是二十四号,嗯,走吧。

  陆安朝浴室喊了一句,“林大少,我出去一趟。”

  浴室里只有水声,静悄悄没有回音,就好像没人一样。

  陆安耸耸肩,穿好军校的制服,开门出去,刚关上房门,智脑上又弹出一条消息。

  “知道了。”

  从寝室出来,外面正是炎热肆虐之时,陆安终于体会到了刚才室友的感受。

  等他顶着烈日穿过长长的校园道路,来到校门外的车站后,身上的衣服也被浸湿了大半。然而等陆安进入破旧的地面轨道车厢后,却是如同冬日严寒般的冰冷袭来。

  没办法,免费的东西都这样。

  这种半淘汰的公共交通设施,破旧不堪到连个智能的恒温装置都没有,夏季冷气开得像冬天,冬天暖气开得像夏天。

  乘坐这种早该淘汰的公共交通,炎炎夏日冰火两重天,凛冽冬日火冰两重天。

  但是只要能省钱,陆安还是咬牙忍了便是,总归忍着忍着就习惯了,而这些年来他也早已习惯了。

  终于从冰火两重天中脱身后,陆安来到了沪杭市东面的海上,那座整个环太平洋西岸最繁忙的空港。

  只不过,他不是要乘坐飞船跨越星际,而是要乘坐空港下面的超速真空列车,从十三区的沪杭市,前往太平洋中部的零区。

  超速真空列车,穿行于贯穿太平洋东西的海底真空隧道,从十三区的沪杭市经过十一区、零区,终点是第四区的西海岸。

  当然,这种老旧的客运交通,就跟“冰火两重天”一样,都属于半淘汰的设施。

  毕竟,如今早已有一小时到达地球任意地方的公共客运飞船,这些如同龟速般的设施反而每年都要耗费大量资金维护,早就被人屡次诟病并提议废除这些设施了。

  好在,或许是零区有些巨头们比较怀旧,一再否决了这样的提议。

  如此一来,陆安倒是很庆幸。

  毕竟这些东西都很便宜而他十分缺钱,否则他只能面对太平洋,来个望洋兴叹了。

  在超速真空列车上睡了三个小时后,陆安被剧烈而粗暴的晃动叫醒了。擦了擦口水,小小抱怨了一下这样原始的到站提醒后,他才晃悠悠地下车出站。

  从正值八月二十五号下午的十三区,横跨太平洋来到零区,而现在正是零区的深夜十一点多,当然,是八月二十四号的深夜十一点多。

  虽然已是午夜,但是零区的街上依然人头攒动,上下班的人流拥挤不堪。

  毕竟零区作为人类世界如今的“心脏”,二十四小时昼夜不休。

  而被太平洋环绕的零区,即使填海造陆依然地域狭小,没有足够数千万人居住的居民区,所以从世界各地乘坐公共客运飞船赶来的人们络绎不绝。

  而从海底真空隧道的地下车站出来,陆安凭借着军校制服,挤上了一趟开往联合司令部的客运飞船,免费的。

  联合司令部位于零区核心联合峰的东侧,是如今人类所有武装力量的大脑。不过,陆安的目的地不是联合司令部的大楼,而是联合司令部东侧的荣誉军人公墓。

  十分钟后,客运飞船到达联合司令部,人群鱼贯而出。

  此时正值北半球的夏季,位于太平洋中央热带地区的零区,八九月份正是最热的季节,即使是午夜的海风,依旧无法驱散闷热的感觉。

  从客运飞船上下来,不过十分钟,陆安便又是一身大汗。

  荣誉军人公墓,为纪念十年前那场战争中牺牲的烈士英雄,改建而成。

  陆安就是来看望他的父亲的,每年都是如此,这已经是第十年了。

  然而到了公墓门口,陆安却皱起了眉头。

  往常可以自由出入的公墓,如今却在门口立起了警戒线,稍有靠近就被卫兵盘查。即使陆安上前表明了军校学生的身份,依然被勒令退出警戒线。

  “到底怎么回事儿?”

  陆安皱眉,瞧了瞧智脑上显示的零区时间。

  “你好。”

  不远处,从树下的阴影处走出了一个人,忽然开口向陆安打招呼。

  陆安回头一看,那人也是一身军校学生的制服,而且是第四区的口音。不过,如今的智脑同步翻译,已经能够让不同语言的人们进行基本的交流。

  “你好。”陆安借着联合峰上通明的灯光余辉,瞧见了那人身上与自己不同的校徽。

  “第一军校,肖恩·莱纳德。”

  陆安伸手握了握,“第三军校,陆安。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指了指公墓门口的卫兵。

  肖恩叹气道:“若是之前我看见的没错,好像是有元帅进去里面举行活动,所以就警戒起来了。我看见你好像刚才也被挡出来了,就过来打个招呼。”

  陆安眉头皱得更加紧了,元帅?活动?怎么挑了这么个时间?

  然而他随即反应了过来,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吗?

  肖恩瞧见他面色不虞,笑着解释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了,应该快要结束了。”

  陆安点点头,也是微笑着问道:“这么说,你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

  “是啊。”

  零区八月二十四日二十三点五十二分。

  距离八月二十五日零点十七分,已经不剩下多少时间了,看来这次果然是要错过了。

  陆安心中叹息,抬头问道:“你是来……”

  “姐姐,你呢?”

  “父亲。”

  两人蓦然都沉默下来。

  “说起来,已经是第十次了。”

  “是啊,十年了。”

  对视之间,两人忽然不约而同地叹息。

  十年前的八月二十五日零点十七分,陆安的父亲牺牲,战争结束。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