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天朝一匹夫 第四章 鱼和战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整齐有序齐,但那断面却粗燥极其,也没一点儿整齐有序的样,很较为明显也不是因为斧头的锋利无比而割开,更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涨开——一斧头把比腰身还粗的木头桩子涨开成两半,有些可怕但还能想像,一斧头把木头桩子涨成整齐有序的几十块柴禾?  得想个办法,把这使用外挂给套出斧头已经被夺走了,许三只能调转了身份,便成了那个码柴禾的人,他当然并不会比那个小姑娘更细心,不过柴禾本就已经整整齐齐的了,摆放起来自然也就轻轻松松了。。...

  有了小蛮那一斧头,劈柴顿时变得极其简单,原本扭结疙瘩的老树桩,已经裂成了一截一截,只需要再劈开中间还粘连的一些脉络,就可以很轻易的整齐摆放成一推。

  斧头已经被夺走了,许三只能调转了身份,便成了那个码柴禾的人,他当然并不会比那个小姑娘更细心,不过柴禾本就已经整整齐齐的了,摆放起来自然也就轻轻松松了。

  “真不知道她这个外挂,是怎么开起来的!”

  他嘀咕了一声,摩挲着柴禾杆裂开的断面。

  柴禾整整齐齐,但那断面却粗糙异常,没有一点整齐的样,很明显不是因为斧头的锋利而剖开,更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涨开——一斧头把比腰身还粗的木头桩子涨开成两半,有些恐怖但还能想象,一斧头把木头桩子涨成整齐的几十块柴禾?

  得想个办法,把这外挂给套出来!

  他继续嘀咕着,然后将最后一块柴禾堆放整齐。

  ——

  ——

  四水湖是天朝最大的湖泊,它的得名,是因为有四条河流汇入。

  陈阳边上的陈江,便是这四条大河中的一条,虽然是最不起眼,但几百里的水道流域,也不是能随便让人忽视的。

  山北为阴,水北为阳,陈阳陈阳,也就是因为这个镇子在陈江北方。

  南蛮肆虐江南,狼骑虽然近乎无敌,但它也有弱点,就是畏水。

  狼骑最恐怖的,自然就是青葱巨狼这种异种,人们对于这些壮逾蛮牛样的杀戮机器的惊恐,不仅是它的嗜杀凶残,更是源于人类对于野兽的天然畏惧。

  不过是野兽,便大都有畏水的天性,这种巨狼虽然是异种,依然摆脱不了天性,更甚至由于体型过于巨大,反将这种弱点成倍的放大,进到水中后,完全变成待宰羔羊。

  江南水乡,河道纵横,重骑兵无法行进,致使狼骑得不到抑制,所向披靡,而水道的密布,也无形中限制了狼骑的肆虐,也算是老天对于时间万物的一个平衡。

  南夷之战打成现在这样,诸多大城大郡相继沦陷,陈阳却依旧奇迹般的幸存着,虽然是因为它的不起眼而一直未被蛮夷觉察重视,横亘于其前的陈江的阻隔,也是功不可没。

  “指望一条大江大河,就永远的将蛮夷隔拦于外,这可不是什么靠谱的事!”

  陈阳镇衙外,镇守使荣成看着衙门上陈旧的牌匾,感慨万分。

  他微微有些发福,肚子也挺了出来,江南本就是个养人的地方,若不是身为武官的缘故,有诸多避忌,他恐怕还要更胖上一圈。

  “大老爷说的是陈江?这条河太小了,最多就拦阻得了片刻,若是蛮夷真的全力攻来,估计用不了半天就能突破,然后陈兵镇外。”

  陆仁想了想,很郑重的回答道。

  他可以随口应付老兵,可以不理睬别的路人,但对这个微胖的中年人,却必须保持着足够的谦恭,一来他是陈阳现在最高的指挥官,二来是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中年人,绝对不是单只是眼睛看到的半个胖子这么简单。

  “陈兵镇外?你怎么不说屠戮在即?”

  荣成稍稍有些嘲讽之意,不是嘲讽这叫陆仁的后生,而是在嘲讽自己。

  他是陈阳的最高长官,忝为镇守使,职责便是卫护这小镇。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镇子的防卫力量,蛮夷若真的出动大队,突破陈江,这个不起眼的小镇根本没有丝毫可以抵抗的东西。这种近乎于乡野山村一样的镇子,高不过丈的城墙,巨狼只要一个冲锋就可以跨越,而指望镇子里几十个良莠不齐半农半兵的守卒去跟狼骑对抗,更是不啻于天方夜谭。

  几日前若非面前这小子去伏击了那蛮夷小队,只怕当时陈阳就要沦陷!

  “那么老大人的意思是——放弃陈阳?”

  陆仁又想了想,却不得不认同这悲观的境地,的确如镇守使大人嘲讽一样,蛮夷若肯真的攻来,几个狼骑小队就可以踏平小镇。

  “放弃陈阳?”

  荣成嘴角微扬,自嘲意味更浓。

  “我不过是一个小小陈阳镇守使,你以为我是什么三军大帅?动不动放弃这里放弃那里?未得将令,放弃陈阳,我可就是弃城潜逃——你们小兵弃城潜逃,最多抓回来打一顿军棍,罚半年军饷,我乃陈阳主将,弃城潜逃是要受到军法处置,直接杀头的!”

  “而且就算我是主帅,有权放弃陈阳,可之后呢?又退往哪里?再过去就是大江了,难道要逃到江北去?连吃败仗,被南蛮撵得跟丧家之犬也就罢了,再退过大江,将整个江南拱手相让,甚至于让蛮夷肆虐到江北大地?那时候,即便京都里的皇帝陛下不予追究,你认为我这当主帅的还有脸面苟活于世?”

  “这……老大人的意思是?背水一战?”

  陆仁微惊,不明所以。

  荣成“哼”的一声冷笑,道:“背水一战?狗屁的背水一战!他们个个把自己当成救世英雄,却不过是一群将他人生死视如草芥的无耻小人,凭他们也配玩什么背水一战?”

  陆仁顿时哑然,再不知如何作答。

  荣成又看了眼头顶那老旧牌匾,看着那“陈阳”两个字,微微出神。

  他担任陈阳小镇的镇守使,已经有十几个年头,就算每日看这两个字一遍,也已经是以千来计算。可是那么几千遍下来,他除了觉得这两个字旧一点难看一点,并没有太多感触,偏偏今天,却怎么看都觉得这两个字别扭,心里更是怎么也舒服不起来。

  “若是那个小子,肯定就不会像你这样变成哑巴!不知道怎么,总觉得那个家伙有些与众不同,你说我是不是该把他叫回来?”

  那个小子?这会儿又在湖里逮鱼了吧?

  陆仁撇撇嘴,对于镇守大人的推崇备至不以为然,那小子是有点本事,但比我又能强到哪里?

  ——

  ——

  摆好柴禾,许三又下到湖里摸了条鱼。

  昨天那条鲤鱼并不小,不过不知道是小蛮弄得太香还是他太饿,在小蛮终于懒得跟他耍小心眼后,竟然一口一口啃了个精光。

  这条鱼,算是讨个好卖个乖。

  只是小蛮似乎并不领情,随手就将鲤鱼丢到了一边。

  “昨儿个没说吗?家里已经没油了,你又弄这么个东西,怎么弄?”

  许三一囧,倒是忘了这事,这次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那怎么办?这里去陈阳,可是要大半天功夫,一来一回,只怕都明天早上了——早说过搬去镇子里住了,这里这么偏僻,买个什么都不方便。”

  “搬什么搬?整天就嚷嚷着搬!要不是你跑出去三天,怎么会没有时间?废话那么多,还不去弄条红鱼回来?”

  红鱼?许三顿时哭笑起来。

  四水湖里有种很奇怪的鱼,只生活湖水的深处,因为肉质泛红,所以被叫做红鱼。

  这种鱼因为生活在深水中,环境冰冷阴寒,大都脂肪极多,占去了身体将近一半的重量,若是逮到几条,往锅里随便一煎,就能箭出一大锅油来。这种油脂,虽然比不过菜油的清香,但用来炒菜,却会多出一份独有的味道来,也算是可口之极。

  不过这种鱼向来只生活在几十丈的水面下,鱼线钓不到,渔网捕捞不到,鱼叉什么的就更不要提了,想要捕捉,就只有潜到水下,才有可能。

  “看来得有场硬仗了,几十丈的水下,可不是开玩笑的,不说那股子寒冷,单是憋那么老长一口气,就不是什么舒服的事——”

  许三心中嘀咕着,但看到小蛮又隐隐开始涨红的脸,只得强行压下这念头。

  不过好像自从来这鬼地方后,别的不说,憋气功夫,却是大有见长,几十丈的水下单凭憋气,这在以前,哪敢想象?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