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天朝一匹夫 第一章 四水湖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也没让人生起未知的恐惧,反倒隐隐生津止渴,让人想入非非要撷取去品尝的诱惑。  “那个小蛮——今次是急了些,来还来打招呼一声。但是你也明白,那些蛮子想来就来,要不然去得晚了些,说不许镇子就得殃及,咱们但是居住这湖边,但终归也算这镇子的人,不能够眼见得着乡亲殃及她的小脸颊因为恙怒而涨的通红,那抹红色被烧着的夕阳一衬,有些像正当红时的山楂,不仅没有让人生出恐惧,反而隐隐生津,让人想入非非要采撷品尝的诱惑。。...

  “知道你英雄,知道你能干,知道你万夫莫敌,知道你又是砍了多少多少蛮夷——可是你再有本事,能凭空变出柴禾来?你再有本事,能让湖里的大鲤鱼自己往碗里跳?你再有本事,能让米坛自己生出米来?知不知道,水缸前天就已经空了,天黑前不把水缸挑满,就别想晚上有饭吃!”

  四水湖畔,一个微显清瘦的小姑娘,奋力的将水桶摔到地上。

  她的小脸颊因为恙怒而涨的通红,那抹红色被烧着的夕阳一衬,有些像正当红时的山楂,不仅没有让人生出恐惧,反而隐隐生津,让人想入非非要采撷品尝的诱惑。

  “那个小蛮——今次是急了些,来不及招呼一声。不过你也知道,那些蛮子说来就来,要是去得晚了些,说不准镇子就要遭殃,咱们虽然住在这湖边,但总归也算这镇子的人,不能眼见着乡亲遭殃不是?”

  许三站在这小姑娘面前,却不敢被这表象迷惑了,忙腆着脸,一脸赔笑的站到她面前。

  见到这家伙的耍赖模样,那叫小蛮的小姑娘有些恨得牙痒痒。

  十五出头十六不到的年纪,虽然不是很大,但在天朝也不小了,许多跟她一般年纪的姑娘,都已经有了好人家,想象着别人天天亲亲我我你侬我侬的,虽然羞人,但又哪次没让她小鹿乱撞过?

  不过很可惜的是,因为小时候营养没跟上,属于女人的妩媚似乎也姗姗来迟,还是一副小姑娘的样子,这让她很气恼,连带的恙恼起身边的人。

  不过她这次并不是完全无的放矢,而是有足够的理由发怒,因为某个自称已经卖身给她的家伙,却一声招呼也不打的跑出去三天,害的她连喝水都要自己去挑——尽管那泉眼其实就只隔了几十步路,尽管这三天她其实也就去拎过半桶水,但她仍然觉得有必要发怒,因为这之中最重要不是这些,而是她又多担心了三天。

  反正某个懒惰而不负责任的家伙自己也曾说过,防微杜渐,要防微杜渐,任何错误都是绝对不能姑息,要在萌芽阶段就扼杀了它。

  “别又腆着脸,第几次了?哪次见你打过招呼了?这个家,你是不是当老娘不存在了?”

  她不想就这么被敷衍过去,叉起手挺了挺腰,瞪圆了眼睛,想学镇子里那些泼辣妇人的跋扈样子——只是很可惜的,她连女儿家的妩媚都还没长成,又哪里能学得来泼辣?纤细的腰身最先就把她出卖了,不仅泼辣感全无,反而在湖岸的微风下有些摇曳,如弱柳扶风般楚楚可怜。

  许三正在想着说辞,却猛地听到“老娘”两个字,顿时一口气没吸进去,差点呛到了自己。

  糟了!

  这一口气没忍住,顿时他就知道要糟!

  果然,那已经知道泼辣样扮演失败的小姑娘,立即就变回了自己的小老虎造型,她狠狠的一脚踢到那木桶上,任由本已经涨得红晕的脸颊烧着样鲜艳。

  “今晚的饭,没你的份!!!”

  ——

  ——

  夜色降临得很快,夜幕下的四水湖,极其的静谧。

  虽然依旧有风声隐隐的呼啸,虽然随风涌起的水浪依旧会偶尔的轻拍湖岸,甚至于虫鸣鸟叫也依旧没有断绝过,但是这些,原本都是那种静谧所独特的蕴含,听到那些声音,丝毫不会破坏了那氛围,只会让人更深的感受到那份静。

  但是,这静谧,只属于四水湖,不包括湖岸边那栋简陋的竹楼。

  许三在夕阳快要收尽的时候终于将那一人高的大缸挑满,又趁着最后一丝光亮下到湖里摸了一条大鲤鱼,终于成功的挣回了坐到饭桌前的机会。

  这种成功让他有些小得意,比连赶一百多里去砍翻了十来个蛮夷野人都觉得有成就感,他哼哼着小调,虽然跟小楼外的虫鸣鸟叫不怎么搭配,但胜在怡然自乐。

  “鱼很香啊——”

  他看了看桌子上的那条煎鱼,虽然因为少油的关系,鱼皮有些焦黑,不过并不影响香味扑鼻。

  早已食指大动的他很不争气的发出肚子“咕噜”的声音,但他却不能动手,因为桌子的对面,那个不小的小蛮姑娘脸色犹自阴晴不定着。

  因为要节省灯油的缘故,灯芯已经被撕成了四份在用,灯光不仅极其微弱,还一直闪烁个不停,所幸湖边虽然风大,但吹不进小竹楼里,不虞有熄灭的担忧。

  闪烁的灯光,让小楼里所有东西也都跟着一晃一晃,看不清楚。

  小蛮就坐在油灯下,背对着火光的缘故,让她的脸色更显得阴暗。

  “你没见到鱼烧焦了?知不知道为什么会烧焦?因为家里没有油了,煎鱼没有足够的油,当然会烧焦了。”

  “没烧焦,哪里有烧焦?这么香的味道,哪里会可能烧焦?是油灯太暗了这才看得有点焦黑,油灯的关系,我去把它拨亮点。”

  许三忙又腆起脸,准备起身去拨那灯芯,不过他只是刚挪了个屁股,就不得不又坐了回去,因为那小姑娘又说了一句炒菜都没油了你还想摸黑吃饭?

  “鱼很香,真的很香啊——”

  许三没有听出那话中依旧愠恼的语气,他只听到了吃饭两个字,有什么比肚子正“咕噜”叫着而听到可以吃饭的赦令还重要的事?

  他的动作很快,伸出筷子就朝煎鱼夹去,那条鱼从一端上桌子就让他馋涎着,不知道咽了多少口水,现在自然要先大快朵颐才是——只是他的动作快,有人的动作却更快,坐在他对面的小姑娘,在他刚伸出筷子,就已经微微抖动了秀气的手指。

  接下来的事情,是许三琢磨了几年都没有琢磨明白的,因为那小姑娘明明只是动了动小手指头,可是已经煎得焦黑的大鲤鱼,却诡异的抖动了一下,然后自己朝着那小姑娘的碗里跳了过去。

  还说鲤鱼不会自己跳到碗里?还说鲤鱼不会自己跳到碗里?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万恶的开挂作弊党!

  许三在心中鄙视一声,老老实实的夹了一块豆腐到嘴里。

  ——

  ——

  一切,都源于三年前的一个游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