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天朝一匹夫 引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的,是从那沉郁到瓢泼大雨,留下的的间隙有多久罢了——而已很很显然,对于这个间隙的判断,他会出现了一点点失误,也是这点失误,让他再也没机会找寻别的地方躲来临的大雨,令他十分的懊恼。  “我所以是说你背呢,但是说我蠢呢?”  大柳树下,除了另外一个许三埋伏在镇门口的大柳树上,浑身上下不仅被大雨浇透,更沾满了不少的残损树叶。。...

  刚下过一场雨,天空的乌云还阴郁的积沉着没有散去,水汽化成的白雾在镇子里弥漫后,被低沉的乌云压拢而无法散开,把整个镇子变成了一个灶台上的大蒸笼。

  许三埋伏在镇门口的大柳树上,浑身上下不仅被大雨浇透,更沾满了不少的残损树叶。

  他心中十分的恼火,对于自己的判断,有种很沮丧的恼火。

  这场雨到来前,乌云几乎是遮天蔽日的在天空席卷,即便是不去注意,也能被那阴郁夺去眼球。

  雨是肯定要下的,唯一有商榷的,是从那阴郁到瓢泼,留下的间隙有多久罢了——只是很显然,对于这个间隙的判断,他出现了一点点失误,也就是这点失误,让他再没有机会寻找别的地方躲避到来的大雨,令他非常的懊恼。

  “我应该是说你背呢,还是说我蠢呢?”

  大柳树下,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在躲避大雨,他在树身一侧找到一个凹进去的缝隙,躲在那缝隙里,虽然仍避免不了被四散溅落的雨珠淋湿了半条衣袖,但比起许三透心凉的落汤鸡造型,却是好上太多。

  他有一副形似路人的长相,还有个很操蛋的名字:陆仁!

  对于这个名字,许三一直的就有些愤慨,记得最初见到时,这家伙一句“我是陆仁,不是路人”的自我介绍,让他着实迷糊了三天,那并不拗口,但却绝对歧义的字面组合,到现在都还让他鄙夷不已。

  “你蠢你的,关我屁事!”

  他拍了拍身上的水珠,把恼人的树叶一片片从肩膀上摘掉,又朝树下狠狠吐了口唾沫,心中的憋屈才有了稍稍的平复。

  “野蛮人!没礼貌的野蛮人!”

  那口唾沫就落在陆仁边上,让他心中一阵的恶心,他没有本事朝树上吐口唾沫,只能在心中不断的诅咒嘲骂。

  许三没有去计较那家伙的咒骂,他翻开挡在眼前的树枝,远处的雾气已经开始缭绕,极目尽头处都被雾气搅弄得模糊一片,什么也分辨不出。

  尽管天空依旧阴郁着,但云层已经一点一点的淡去了,没有了云层,大雨就很难再落下来,大雨落不下来,这雾气就只会越来越缭绕,直到完全蒸发殆尽。

  “有什么发现?还有多远?”

  这雾气让他微微有些担忧。

  陆仁在空气中嗅了嗅,丧气的摇了摇头。

  “空气太潮湿了,什么气味都给洗涮掉了,我现在除了腐烂的树叶跟泥土味,别的可什么都闻不到——再说,站的高望的远,你站在树上都发现不了,难道你会以为我的鼻子,要好过你的眼睛?”

  这结果许三早已料到,并没有怎么失望,这边发现不了状况,他们的敌人也会面临同样的情况,发现不了自己这边的状况。

  他回头看了看镇子,发现原本满是尘埃痕迹的城墙,已经被雨水冲刷一新,古老而简陋的小镇,在这种清新里看着竟然别有一种让人舒服的感觉。

  可惜啊,很快这镇子也得步那些大城大郡的后路,被战火毁于一旦!

  他别过头,似乎有些不忍去想那种让人心揪的场景。

  “可惜你不是这镇子的人,不然今天之后,说不定他们会给你立块大石碑,永世的纪念!”陆仁觉察到许三的动作,很不合时宜的说道。

  “你倒好像是陈阳出生,说不准今天之后,他们还真给你立块大碑,一写生的伟大,一写死的光荣,最下面再添上一句,此路人永垂不朽!”

  许三微觉好笑,忍不住反讥道。

  “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这话不错!永垂不朽?”陆仁唯一沉思,顿时想明白了哪里不妥,啐了一声,“狗屁!我陆仁会是短命的像吗?你以为我跟你,天生的黑脸虚脱相?便不会说点吉利的,永垂永垂,诅咒你永远讨不到老婆!”

  许三一愣,也想明白过来,顿时“哈哈”一笑。

  就在这时,一阵泥浆翻动的声音传了过来,“啪啪啪啪”一声接着一声,让人有种揪心的感觉。

  “来了——”

  陆仁低沉的丢出了一句,把身子趴低,完全藏进那树缝之中。

  嗯,来了!

  许三也连忙止住笑声,贴紧了大柳树的枝桠,让它们把自己团团包裹住。

  首先从薄雾中现出身形的,是两头咧着利齿的青葱巨狼。

  是狼骑!

  许三有些微惊,趴在枝桠间的身子不由得绷紧了些。

  狼骑,南蛮夷兵最常见的兵种,以青鬃巨狼为坐骑,虽然长途奔袭上的移动速度比不上普通的骏马,但阵前厮杀的闪转腾挪上,却是绝对的王者。

  不过雨后的道路极其湿滑泥泞,两头巨狼没能像往常一样张牙舞爪肆意前行,它们虽然凶残,却没有普通骏马的厚实的脚掌,每一次行走,都必须翻动厚厚的泥浆,这让它们的凶残大打折扣,反而显得非常的狼狈。

  一阵“踏踏汲汲”的声音之后,两头巨狼终于摆脱了变成烂泥塘一样的路面,找到了一处较为干爽的地方。巨狼背上的南夷骑兵警惕的四处观察了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遂拍了拍座下的巨狼,青狼会意,“嗷呜”的发出低沉的嘶鸣。

  一队约莫二十来人的夷兵小队,听到那嘶鸣声后,从薄雾中穿行了过来。

  看来只有两头巨狼——

  见到夷兵小队已经出现,许三松了口气。

  狼骑很恐怖的,恐怖的最大由来就是那青葱巨狼,这些生活在南岭十万大山深处的青狼异种,个个体大如牛,凶残嗜血,本就是天生的杀戮者,即便被驯化后野性稍有减低,但是那种天性的攻击却不会完全丧失,在战场上厮杀,远比跨坐于其上的南蛮夷兵更为恐怖。

  所幸这种凶兽,即便在十万大山中也是极为罕见,想要捕获驯化,更是难上加难,在整个夷族部落中,狼骑也是屈指可数的存在,并不能大规模的投入战争,若非如此,没有重骑兵对抗的江南,恐怕早已经被南夷全部攻陷。

  二十人的小队,配以两到五骑狼骑,便是南夷最常见的组合。

  他小心的拍了拍树身,发出“啪啪”两声类似枯枝折断的声音,巨狼的听觉很灵敏,一个不注意,就会引起它们的注意。

  轻轻的“啪啪”传到了树下,藏身在树缝里的陆仁会意,也轻轻拍了拍回应着。

  见到整个小队都从薄雾中穿行了出来,两骑狼骑放弃了警戒,重新回到了泥泞的路面。其中的一头巨狼,仿佛是对这种泥浆的耐心终于消磨殆尽,毫无征兆的突然咆哮了一声,然后猛地飞纵而起,想要摆脱那些泥浆对利爪的束缚。

  巨狼背上的夷兵,连忙梳理起巨狼颈部粗长的青鬃,安抚着它的情绪。

  不知道是他的举动有了效果,还是那头巨狼终于发现自己的举动是徒劳,它咆哮了两声,又纵跃了几步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杀机陡现——

  最先响起的,是“嗖”的一声破空尖啸!

  雨后的世界有一种莫以名状的静寂,这声尖啸顿时划破了这种平静,尖啸甫现,就见到一支通体黝黑的箭簇,仿佛完全忽视了空间阻隔样,一下子插到了那夷兵的喉咙上。

  夷兵应声而亡,梳理青鬃的手掌顿时停顿了下来,巨狼极其警觉,刚停下的咆哮顿时又嘶鸣着响起,它极为暴怒,朝着偷袭者的方向就是一跃,似乎想要直接将那偷袭的家伙撕成碎片。

  又是“嗖”“嗖”两声尖啸,两道箭影划空而过,不偏不倚的正中巨狼的眼睛,深深的插进了脑子里,巨狼的咆哮顿时变成哀嚎,高高跃起的动作戈然而止,重重的摔到地上。

  突然的变故让夷兵小队有了片刻的慌乱,那头巨狼最先反应过来,身子猛地伏低,几乎贴到了地面上。

  狼背上的夷兵也是一声怪叫,听到叫声的夷兵小队,迅速的摆开了防御阵型。

  不过他们的动作显然已经慢了一拍,在那队形刚刚摆好,“嗖”“嗖”“嗖”“嗖”接二连三的尖啸声划过空际,然后就只听到“噗”“噗”“噗”“噗”箭簇射进肉里的声音响起,刚严阵以待的夷兵,顿时被那箭簇带飞了出去,刚形成地的防御圈,立时又变得散乱不堪。

  “杀——”

  许三再无迟疑,摸出腰间的尖短朴刀,从枝桠间猛地飞身而出,狠狠一刀劈下。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