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医圣手 第6章 不准和我爸认兄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见女儿吓晕,母亲赶快扶住女儿地说:“不就两千多万吗?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吗?”说话的时,母亲一脸的无简言之。“妈,两万是多少张两百元?”女儿气得忍俊不禁。“两百张。”母亲仍“妈,一万是多少张一百元?”女儿气得发笑。。...

见女儿吓晕,母亲赶紧扶住女儿说道:“不就两千多万吗?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吗?”

说话时,母亲一脸的无所谓。

“妈,一万是多少张一百元?”女儿气得发笑。

“一百张。”母亲仍然是一脸的无所谓。

“十万是多少张?”女儿的语气里带着戏谑。

“一千张。”无所谓的表情依然很浓。

“一百万呢?”女儿仍然笑着问。

“一万张。”母亲这下开始有一点紧张了。

“一千万呢?”女儿又问下去。

“这••••••”母亲吓得嘴唇颤抖。她突然脑子一下子空白了。

“一千万就是十万张一百元的钞票。当然两千万就是二十万张一百元的钞票。最关键的是这个窝囊废是‘瞎猫碰着死耗子’啊。

“这个程子龙的钱太多了,多得来令人恐怖!”

奶奶毕竟是一个家族之主,脑子清醒。

但这个数字也超出了她的想象。

巨额的数字也是让她的腿发软了。

“另一串钥匙一定是一套别墅门的钥匙。不过,我们要怎要才知道这套别墅在哪里呢?”

奶奶十分自然地猜测道。

“那有何难的?跟踪他或者是问他不就知道了。不过,奶奶,这些都用不着了。”吴玉黯然神伤地说。

“为啥?他不是你的男人吗?”奶奶厚颜无耻地说。

“这不?今天差点不是离婚了吗?”吴玉苦笑道。

这苦笑还带着一丝苦涩。

••••••

庄氏庄园。

王云霄又在她的后面脚杆上扎进了十二根银针。

四十分钟后,王云霄说:“来,美女姑娘,我扶你到凳子上坐着扎针。下面的针必须要坐着扎了——因为要推拿和按摩了!”

王云霄没有使多少力就把庄小雅扶到凳子上坐好了。

然后,在她的头上和脚板心上分别扎针。

在扎针的同时,又给她按摩推拿双脚。

拔针后。王云霄突然大叫一声:“哎呀,你坐到我的银针了!”

庄小雅一激灵,一下站起来!

惊问:“哪里?我哪里坐着你的针?!”突然,她看见自己已经站起来了,便大哭道:“爸爸—!爸爸—可不得了啦!”

“怎么啦?女儿!怎么啦?小雅!”父亲吓慌了,以为女儿出事了。

一边喊着女儿,一边不顾一切地冲进来,脸已经吓得煞白!

“爸爸,你看嘛,人家能站起来啦!”女儿兴奋地红着脸撒娇着说。

“哎呀,真是神医呀!”父亲激动地一说完,“啪”地一声便给王云霄跪下了!

“爸爸,你不要跪他!爸爸,你快起来!”女儿着急地说,慢慢地朝父亲走过来。

王云霄也赶快去扶庄总。

“来,王医生,王神医,今天我们就在这里结拜为兄弟,从此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语言里充满了感激与崇拜。

庄总説着就要拉着王云霄到吃饭间的神龛面前结拜为兄弟。

“不可!不行!爸爸,你不能和他结拜为兄弟!如果要结拜的话,就结拜为父子—义父义子。”女儿惊呼道。

“为啥?女儿,你不知道三国演义里的‘桃园三结义’吗?结拜为兄弟怕啥?年龄大一点也没有关系啊。”父亲一脸的懵逼。

“爸爸,人家都给他打赌了!打赌我输了。输了就要践行赌约。

“你跟他认成兄弟,那我咋办?你喊兄弟,我喊老公,那成了啥了!”女儿娇嗔道。

一抹红晕飞上了女儿的脸庞。

爸爸这下似乎明白了。

脸也红了。

嘿嘿地笑道:“那你就给神医说你说的话不算数••••••”

庄严继续逗趣着女儿。

“哎呀,爸••••••”这一娇嗔真是百媚生。

“好,王神医,走,咱俩就结拜为父子怎样?”见女儿真的急了,便赶紧说道。

王云霄高兴地说道:“好!我正好没有父亲。我的父亲在我三岁那年就病逝了!

“所以,我从八岁就开始学医了。”

庄总见王云霄同意了,便十分激动地拉着云霄就到“饭厅”去了。

面对神龛,庄总先向财神爷作了一个揖。

然后跪下,朗声地说道:“财神爷,你给我作证:今天,王神医连续抢救了我两个至亲至爱的人:一个是我母亲,一个是我的宝贝女儿。

“所以,我要与王神医结拜为父子,我为父,他为子。

“从此后,我们两父子唇齿相依,有我庄严吃的,就有我儿子吃的!

“从此后,我们同甘共苦,在生意场上共进退!”

庄严说完这些话后,又连拜了两拜。

然后,站起身再拜了一拜;

王云霄也照他的样子说了,做了。

完后,庄严大声地喊:“儿子!

王云霄也动情地喊了一声:“爸爸!”

“哈哈哈哈••••••我今天也有儿子了!而且,有一个很厉害的儿子了!

“儿子,饿了吧?李嫂,摆—饭—!”庄严高兴的手舞足蹈。

手扶着墙壁和其他东西慢慢地走到“餐厅”门口的庄小雅,看到这一幕,悄悄地哭了!

这时,王云霄的电话响了:“王兄弟,小神医,你的婚离成没有啊?如果离成了我的孙女程秀可等着呢。”

“啊,是程老呀。程总开玩笑了。不过,程老,你咋知道我今天去离婚呢?”云霄感觉得非常奇怪。

“今天,我和程秀到你家里去了。去了一会儿,听你的岳母说你和她的女儿离婚去了。所以,呆了一会儿我们两爷孙就只好走了。”程老呵呵地笑着说。

“到我家?有啥事情吗?程老?”云霄越来越奇怪了。

“喔,你的两串钥匙掉在我的车子附近了。我是去送钥匙的。”程老仍然呵呵发笑。

“钥匙?我没有钥匙呀,程老,是不是其他人掉的呀?”云霄觉得肯定是程老搞错了。

“就是你掉的。是车钥匙和房钥匙。车给你放在你的小区,颜色是红色的。房子在宜都市的南城滨江路的神豪庄园五栋五号楼三楼二号。”程老语气轻松地说。

“啥?车和房?!程老,这礼也太大了!”王云霄激动得脸都红了。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再说,以后,老朽我还免不了要烦劳神医!你空了赶紧去看看房子吧,我到你的家里的时候,你的母亲也许出去租房了!”程老关照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