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宋 第五章 重获自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发展不但被吸收了大量世代农耕的百姓,也为问题日趋非常严重的土地吞并矛盾找到了了一条出路,如仅信州铅山的一个铜铅矿就常雇有十余万矿工,日日夜夜矿藏,更最重要的的是有利于了社会经济和生产力的急速提升,北宋不发达的经济、实力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因不发达的经济而不会产生的新阶层和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词云: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高宗自靖康二年即帝位以来,临安已成百万人大城,其中繁华风liu已非言语所能述足,尤其工商业的迅猛发展不仅吸收了大量世代农耕的百姓,也为解决日益严重的土地兼并矛盾找到了一条出路,如仅信州铅山的一个铜铅矿就常雇有十余万矿工,日夜开采,更重要的是促进了社会经济和生产力的飞速提高,宋朝发达的经济、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因发达的经济而产生的新阶层和新思想,都在预示着社会的质变将要到来。

  “临安比咱们临洮可繁华不止百倍,将来赞足钱我一定要来临安过下半辈子,李大哥!你看那杂耍的,还有那边,李大哥快看那个卖瓷器和卖海货的,这要是拿到临洮去可能卖个大价钱。”

  “凭你那个身手,恐怕不到半道就被人抢光了。”

  “说的也是!这恐怕只有主人这样的财力才能保得一路平安,做小买卖是不成的。”

  说话的正是初到临安的李思业和金小乙,五天前他们随商队来到临安,萧西炎便在一家高档的客栈里包下两个独院,今天一早萧西炎单独出门了,李思业便和金小乙闲来无事,便相约出来逛街。

  “李大哥,你身上有钱吗?”

  “昨天才发了例钱,你是明知故问,说吧!想干什么?”

  “我想给老娘买点东西带回去,可身上的钱不够,借我一贯就够了,回去马上还你。”

  李思业素来大方,他立刻从怀里摸出二十贯的会子,塞给了金小乙。

  “买点好东西孝敬娘,别太小气了。”

  金小乙有点感动的接过。“二十贯全部都给我了,李大哥那你怎么办?”

  “我还有几贯,你就拿着好了,什么时候有再还我。”

  “我娘眼睛不好,一到春天眼就疼,我想给他买点好药带回去。”

  “那边‘回春堂’不就是药店吗?我正好也想买些伤药备用,一起去看看。”

  二人直到天快黑才回到客栈,一进门,副总管王黑鱼迎面便劈头骂道:“你们二人死到哪里去了,怎么才回来!主人出事了。”

  李思业一惊,几步便跑到主人门外,见另一个贴身随从秦欢正陪着郎中出来,那郎中脸色煞白,连连摇头不止。

  “秦大哥,怎么啦?”

  秦欢看了他一眼,让王黑鱼把郎中领了出去,这才低声说道:“主人被砍了一刀,虽然不在要害,但刀上却有毒,不过郎中看过后说并无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

  “我去看看!”

  秦欢一把拉住他,“主人刚刚睡下,你不要去打扰!”

  “梆!—梆!梆!”

  夜已过了三更,李思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想着白天明明那郎中唉声叹气,可秦欢怎么说无大碍,还有主人怎么会突然受伤中毒,这中间到底是什么回事?后半夜是轮到他给主人守夜,李思业便坐起来穿上了衣服。突然他瞥见窗外一道黑影闪过,心中一惊,几步赶到窗前捅开一个小洞向外看去,只见那黑影闪身进了王黑鱼的房间。

  是秦欢!李思业一眼便认出那人的背影。

  “他不是在伺候萧老爷吗?怎么跑到王黑鱼的房间里去了,难道他们俩暗中有什么勾结不成!”

  李思业心中怀疑,也悄悄地潜到王黑鱼的窗前。

  “不知主人把东西藏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也找不到。”

  “废物!最迟明天一定要找到那东西,否则他若知道自己活不长把东西给了别人,主母会打死我们的!”

  “我明白!现在已经三更了,马上李思业要来接班,他不见我恐会生疑,我马上要回去。”

  “去吧!别让那小子看出破绽。”

  李思业赶紧跑回屋里,等秦欢过来后,他才打开了房门出来。

  “秦大哥辛苦了,下面由我来吧!”

  “我不累,不如你去睡吧!明天再你来值全夜。”

  “我恐怕熬不了全夜,会误事的,秦大哥去睡吧!有急事我叫你。”

  秦欢无奈,又不敢多说。“那好吧!记住千万不要打扰主人休息。”

  “我明白!”

  李思业来到萧西炎的床前,一股恶臭扑面而来、闻之欲呕,他急忙轻轻掀开被子细看,一看之下,他不禁大吃一惊,只见萧西炎满脸漆黑,脖子处被纱布包裹着,不断有脓水涌出来,恶臭就是从这里发出的。

  李思业急忙用清水给萧西炎洗去脓液,突然他发现纱布之下竟无一点药膏,直接用纱布裹着一条长长的伤口,伤口已经发黑溃烂、腥臭无比。

  李思业想起白天在药店也买了一些伤药,便急忙回屋取了一些给萧西炎敷上。约一个时辰后,萧西炎的身体动了动,有苏醒的迹象,李思业大喜,又用清水给他洗脸,慢慢地萧西炎睁开了眼睛,他看了看李思业,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

  “谢谢你!我感觉好多了,是你替我敷的药吧!他们以为我昏过去了,其实我都听得见,他们根本就不让郎中给我上药,巴望我早点死。”

  李思业心下一横,便将刚才听到的话告诉了萧西炎,萧西炎听完微微冷笑道:“这自然是他们所梦寐的。”

  “我去找郎中!”

  “等一下!”萧西炎叫住了李思业。

  “这种毒我早就领教过,谁也救不了,我最多只有三天的命了,你坐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想求你帮我做件事!我的时间不多了,可能这件事会让你送命,你能答应吗?”

  李思业踌躇了,好容易到了宋朝,他可不想再冒险了。

  萧西炎微微一笑道:“我不会让你白做的。”

  李思业这才点了点头。

  “你过来!我先告诉你一个秘密,这和我求你的事有关。”

  萧西炎停了一下才如梦如幻般地说道:

  “我其实不是真的萧西炎,真正的萧西炎早在三十年前就死了,我原本也是一个汉人奴隶,因长得酷似萧西炎而被他用作替身应付逼他读书的父亲,几年来,他的音容笑貌被我模仿得惟妙惟肖,三十年前,也就是他成亲的前一天,他酒醉欲强奸一个丫鬟,这个丫鬟是我的爱人,在博斗中我误杀了他,从此便冒充他做了萧府的主人,也替他娶了未婚妻,但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已经和那女人上过床,你知道,在床上是很难瞒住对方的,所以那女人便抓住了这个把柄,威胁了我三十年。

  二十年前她下毒杀死了我的爱妾,我怕她再毒死我唯一的儿子,等儿子成人后便把他送到京兆,一住就是十年。这次我来临安是想找我的亲弟弟,把萧家的财产转移到宋国,不料那女人早有预谋,派杀手把我弟弟杀死再冒充他,一见面便将我砍伤并下毒,给王黑鱼他们创造机会,他们要找的是一面萧家祖上留下来的金牌,萧家的产业除我本人以外就只认这面金牌。

  你先到邓州去,找到我曾住过的那个客栈,在床下的一块青砖下面就可以找到这面金牌,你拿金牌去京兆府送给我的儿子,再把我告诉你的故事转述给他,告诉他,他是汉人不是契丹人,他姓陈。这件事就拜求你了,你还有什么需要问我的吗?”

  “你怎么会相信我?”

  “我自从发现秦欢被他们收买后,就一直想再找一个忠心的贴身侍从,你不肯向我下跪,我便知道你不是普通人,后来看刀的时候,我又发现你的独特,那两个空钱箱其实就是我对你的一次考验,结果你没有让我失望。”

  萧西炎又取出一卷羊皮卷,递给李思业。

  “这是一种失传了很久的酿酒秘方,你也交给我儿子,他若不想要就送给你吧!还有你的报酬,他拿到金牌会给你的。”

  望着李思业离去的背影,萧西炎浑浊的眼里竟闪过一抹杀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