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神侯 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绝世神侯第一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大魏王朝,天都皇城。 月朗星稀,万家灯火齐照。 一座古朴厚重破旧不堪的府邸耸立在皇城角落,挂着黑底金字的牌匾,上述安宁侯府四个遒劲强有力的大字。 大魏...月朗星稀,万家灯火齐照。。...

大魏王朝,天都皇城。

月朗星稀,万家灯火齐照。

一座古朴破旧的府邸矗立在皇城角落,挂着黑底金字的牌匾,上述安乐侯府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大魏王朝强者为尊,能够封爵王侯都是强大的武道高手,通常府邸都是气派恢宏,可是这座候府,却是显得落魄不堪。

因为侯府的主人,安乐侯杨争,是天都贵族公认的败类!

不是他杨争品行不好,而是没有实力。

这个世道,弱者就是败类,弱者,没有理由!

“我不甘心!”

寂静的侯府,忽然响彻暴怒的声音回荡。

阁楼内,一位面容狰狞的锦衣少年,脸色苍白,喘着粗气,狭长的双目泛着寒光,冷冷扫视四周。

“侯爷,怎么了?”一个身材清瘦的老者急忙赶来阁楼,躬身问道。

“福伯?你还没死?”杨争面露疑惑,惊奇看着福伯。

他记得福伯在十年前就已经病死了,怎么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这是?我回到了年轻的时候?”杨争喃喃自语,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年轻的身躯。

他心里万分震惊,明明记得,刚才被押往刑台,当众问斩了,甚至能感觉到大刀砍在脖子爆血的痛楚,怎么又活回来了?还回到年轻的时候!

“侯爷,您是不是做噩梦了?老奴一直好好的啊。”福伯不解问道。

“或许是做了噩梦吧。”杨争思索着说道。

如果真的是梦一场,那不是噩梦,而是好梦!

一梦二十年,他这二十年受尽磨难,被关押天牢十年,十年内无数次反思自己,后悔没有把握年轻时候的机会,结果落得问斩的下场,连未婚妻,都跟别人跑了!

“福伯,现在是那一年?”杨争问道。

福伯神色惊讶,心里想着侯爷是不是在武院里和人争斗,被打出了毛病,这都忘记了。

“文景八年。”福伯恭敬说道。

“文景八年?”杨争神色一震,随后嘴角渐渐流露笑意。

如果没记错,自己的机遇就是这一年来的。

文景八年,魏文帝驾崩,文帝无子嗣,按照大魏祖法,兄终弟及,乾极殿议事,大魏相国明公一锤定音,列了四位储君。

自己血统尊贵,就是四大储君之一!

当然,这个强者为尊的世道,前世的自己没有足够力量,永远不可能染指帝位。

四朝元老明公愿意给这层身份,缘由也无非是父亲留给自己最后的东西,那枚天都谕令。

昔年父亲杨天都,魏武帝第四子,血统境高手,气吞山河,弹指焚城,武道通天,受封大魏天都侯,封地就在天都皇城,代武帝狩猎天下,镇压千万武者,力抗敌国大齐,定鼎乾坤。

那时候杨争享尽万千尊贵,天都侯府堪比太子东宫。

好景不长,杨天都当年与大齐诸多高手决战,不幸命丧岐山,天都侯府只剩下孤苦幼子杨争,就此败落,后来魏成帝登基,收回天都侯兵权,撤销天都侯府,封幼年的杨争为安乐侯。

因为当年杨天都锋芒太盛,权势滔天,魏成帝在位仅三年驾崩,魏文帝是幼年登基,杨争自然就更加受到皇室忌讳,被安置在皇城角落。

从幼年以来他就未曾享受过皇室应有的尊贵待遇,连天都武院都未曾进入,而是在天都城郊的南城武院,入院修习武道。

而当年天都侯麾下威震八方的天都卫,也是被遣散,这些实力强大的武道高手都退隐市井,因为这群人只服从天都侯一人调遣。

天都谕令,就是能够调遣天都卫的东西,也就是四朝元老明公,看中的东西!

这一世,杨争,就要依靠父亲留下的天都谕令,就此改变际遇。

“福伯,没事了,我给你开个方子,你把这些药材都给备上。”杨争压下胸中的惊涛骇浪,平静说道。

既然重活一世,那么自己必定要在武道一途勇猛精进,掌握强大力量,自己的实力,才是真正能靠得住的。

洪荒大陆,武道一途初始三个境界,玉力境,点化境,血统境。

玉力境吐气如雷,瞬息间能吞噬万玉之力,力能扛鼎。

点化境已能修炼神通,万千神通藏于一身,点化开窍,打通肉身窍位,有种种不可揣度的撼动天地的力量。

血统境已具有洪荒神兽之力,吞噬神兽精血,身具万千变化,能气吞山河,脚踏山海,父亲杨天都,当年就是这个境界。

而现在,自身不过玉力境三重天,只能初步凝聚罡气的层次,身怀百玉之力,也就相当于大魏兵卒的实力,这种境界,在皇室子弟面前,太过不堪。

玉力境作为打牢基础的境界,最重要的就是炼精,炼气,强悍筋骨血肉,强化经脉丹田。

这就必不可少,需要用上许多名贵药材,用以滋血补气,调理身体,这也就是贵族子弟比起平民更容易出头的缘故。

大魏王朝,修炼资源全部垄断在贵族手上,寒门子弟,难出一位武道奇才,纵然有武道天赋,也没有这个财力支撑。

“侯爷,你给到的药材名单,目前侯府暂无财力支撑,府库的晶玉已经不够用了。”福伯苦涩说道,脸色难看。

杨争微微一愣,想起来了,现在魏文帝驾崩的事情还被压着,自己还没有和明公达成交易,并不是储君。

安乐侯府空有虚名,不谈侯府护卫,连仆人都只有福伯一人。

多年没有俸禄收入,侯府这些年来的支出,包括自己进入南城武院修炼,全靠福伯这位点化境一重天的高手,去帮人看家护院,赚取晶石用以补助。

晶石则是大魏王朝,乃至整个洪荒大陆通用的硬货,蕴含庞大元气,可被武者吞噬吸收。

侯府现在根本就没有额外的晶石,可以用以购置药材辅助修炼。

杨争神色恢复平静,看着福伯:“福伯,这些年来,幸苦你了。”

福伯本名李福宝,是父亲当年战乱时救下的难民,赐封杨姓,传授武道,在父亲逝世后,仍然愿意照顾自己,死心塌地追随,如果没有他,自己年幼时恐怕就饿死在皇城角落了。

“侯爷,言重了。”福伯诚惶诚恐,眼中感激之色流露。

“回去吧,福伯,没事了。”杨争平淡说着,扬手示意退下。

无论是何缘由,那二十年浑浑噩噩混过去了,十年安乐丧失了斗志,十年苦狱生涯又磨砺出他坚忍的心性,最后悔悟时已经晚了。

命运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又怎能迂腐一世?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