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轮回 第四章 地球被锁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时间已经到了半夜12点,鲍曼办公室里的灯依旧亮着。  鲍曼嘴里咬着雪茄,手里拿着咖啡杯,缓慢的在室内来回度步,办公桌上散乱的摆放着一堆星域图片。  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时间已经到了半夜12点,鲍曼办公室里的灯依旧亮着。

  鲍曼嘴里咬着雪茄,手里拿着咖啡杯,缓慢的在室内来回度步,办公桌上散乱的摆放着一堆星域图片。

  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忽然把咖啡杯伸向嘴边,却忘记拿下雪茄。等鲍曼发觉的时候,雪茄已经被咖啡打湿,而咖啡也落满了烟灰。鲍曼苦笑了一下,索性将雪茄塞进咖啡杯,快步走向墙角的垃圾桶把杯子扔了进去,然后自己坐回办公桌前,拿起图片又开始仔细端详。

  由于光行差带来的宇宙天体实际位置偏移,其实不算什么问题,因为这是一种整体偏差。

  也就是说我们在地球引力场内(不仅仅是地表)观察宇宙,我们所“看”到的所有景象都有一个标准幅度的偏移,只要我们不是真的去某个宇宙三维时空点,那么仅仅对于观察研究来说,不受到任何影响。

  更重要的是地球引力场实在太小,即便有偏差,但对于宇宙时空而言,也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做天体研究的时候很容易忽略这个问题。

  “问题不在地球。”鲍曼自言自语着。他又看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图片,终于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拿起电话。“喂,我是鲍曼。去查一查ALMA(阿塔卡马大型毫米波天线阵)现在的工作计划,我有一个临时工作需要尽快安排。”

  助理诺诺的答应,放下电话赶忙去安排。

  而鲍曼自己习惯性的拿出纸和笔,开始记录着自己刚才的想法。

  1,该天体会自动修复偏差,不管地球是在近日点还是远日点。这代表该天体的运动不依赖“匀速直线”,而是另有动力。(作者:如果地球没有被太阳的引力束缚,那么地球会以直线的方式飞离太阳系,而不是原地跳8字舞,这是我们目前的科学观点。所有天体的运动方式都是匀速直线,然后由于受到周边种种引力场的干扰,最后才形成最终的运动轨迹。顺便说一句,这和离心力完全没有关系。)

  2,现在观察到的现象可以证明在几千年前,也许几万年前,该天体就已经开始同样的运动。

  3,该天体的运动是有目标的,而且会根据目标的移动而改变,所以绝不是偶然或者自然现象。。。。。。

  “不,不,不。这不可能!”写到这里,鲍曼摇了摇头,停下笔。

  这种想法衍生下去无疑会带来一个奇怪的,荒唐的论点......鲍曼不想去设想,因为那会远远超越人类所能理解与掌控的范围。

  鲍曼陷入了沉思,随手在白纸上涂鸦着,不一会儿一张简易的星空图出现了。

  图中有一条虚线连接着三颗标识未知天体与太阳系,然后鲍曼在未知天体周边的大片空白处画上一堆问号,在边上写上“暗引力源?”......鲍曼习惯性的拿出一支新的雪茄,慢慢的剪去一头,点燃吸了一口。他的表情好像对这个新观点很满意,事实又如何呢?

  ****************************

  杨毅的心情非常不好。

  足足等了40分钟,杨毅终于确认自己的行李并没有同机抵达。留下了天文台的联系方式之后,他沮丧的与那位长的非常漂亮但却是一口蹩脚英语的机场服务人员身边离开,拎着随身小包匆匆忙忙走出机场。

  机场外又等待15分钟,杨毅在电话亭打了个电话与天文台联系,得到的消息是预先协商好的接机人员不会来了,他需要自己搭车。

  “很好!还能更糟糕吗?”挂上电话,杨毅瘪了瘪嘴。情况很快就证明了,会更糟。

  让人吃惊的是机场的的士司机竟然没有几个懂得英文的。葡萄牙语,西班牙语,德文,甚至法文似乎这些司机都懂一些,唯独懂英文的人少的可怜。这可憋坏了杨毅,虽然他的英文口语不算太好,可为了顺利拿到博士文凭他对英语还是下了不少功夫。

  语言不通只好依靠打手势,杨毅拿着地图与天文台的介绍,和一辆的士司机比划了半天。看着司机不停的点头,杨毅犹犹豫豫的上了车。但是,当最后付账的时候,天文台的本地同事告诉他,需要付450美元,杨毅还是不由得感叹了一句“人离乡贱啊!”

  没有新同事招待会,没有部门相互介绍,没有参观工作场地,甚至没有给杨毅留下调整时差的休息时间,一份工作计划表就放在了杨毅面前。还好真正的工作是从第二天才开始,否则杨毅真的要去工会投诉了,虽然他还没来得及加入工会。

  在微波射电望远镜天文台的工作,接受宇宙电波,最希望的事情大概就是‘让太阳消失吧!’。

  这是一句玩笑,也是真实的情况。在太阳系内的所谓宇宙种种射线波段,近乎全部是由太阳这个家伙发散出来的。包括那些阴极射线(‘自由’电子),各种可见与不可见‘光’,高能粒子流,宇宙辐射(带电粒子流),紫外线,红外线,X射线,伽马射线,射电辐射,等等等等。

  不夸张的说,想要用射电望远镜去了解宇宙面貌,除了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去过滤太阳照成的干扰之外,还要依赖非常非常好的运气才能得到一些有点用处的结果。

  但是,好在整个宇宙都是有‘规律’的,所有的星体辐射能都是按照一定的频率发射着无线电波。排除干扰,然后找到它,事情就是这样简单。

  杨毅就是这样理解自己的工作的,这当然没有什么错,所以当第二天,他坐在自己的工作台前,看到具体工作内容竟然是定点接受固定波段时,不由的大吃一惊。

  “17星区,氢原子21厘米波段。这么精确?我们发现了什么?”杨毅抬起头看着同事马科,努力想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那么惊讶。

  马科摇了摇头说:“不是我们。这是NOAO的要求,鬼知道他们发现了什么。”

  杨毅点了点头,心中无限悲哀。

  虽然没有规定射电望远镜天文台就必须为光学望远镜天文台服务,可实际上射电望远镜的宇宙观测远没有光学望远镜所发现的宇宙事件多。按照科研精神,首先发现者自然而然的就拥有研究的主导权。极少数例外的情况是由于,首先发现者是个业余人员或者干脆是门外汉发现的偶然事件。

  射电望远镜的单价远远低于光学望远镜,科技含量与环境要求也低的多。所以一般情况下,射电天文台的望远镜数量总是很多,而且新建设的射电天文台有架设越来越望远镜的趋势,动不动就几十台。

  “你运气不坏,最近太阳的活动还算比较平静。最近一次耀斑(太阳喷发)还是上个月的事情。”马科转身离开,他自己也有一堆事情要做。

  “我运气不坏吗?”杨毅小声嘀咕着。

  老话说的好,否极泰来。杨毅的运气好像真的不错,在第一天的观测中,他就有了发现,而且还是重大发现......

  在例行的射电观测中,有一组远红外线波段引起了杨毅的注意。

  这是一组波段长为5.6~15微米的远红外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