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近身高手 第2章 人生百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江宁大酒店。将车停在不远处的停车位后,陈千流迈步来到了这里。刚到门口,他便看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姜笑笑他们已经提前到了。看到陈千流,姜笑笑便招了招手:“班长,这儿!”陈千流走...

江宁大酒店。

将车停在不远处的停车位后,陈千流迈步来到了这里。

刚到门口,他便看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姜笑笑他们已经提前到了。

看到陈千流,姜笑笑便招了招手:“班长,这儿!”

陈千流走了过去,却是让肖扬三人微微惊讶了一下。

“陈千流,你居然也到了?”

“路上不堵吗?”

三人诧异地看向陈千流问道。

“呵呵,还好,今天似乎在限行。”陈千流淡笑着说道。

肖扬三人闻言心中一阵不爽,暗骂一声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这个点打车竟然也赶来了。

他们把陈千流甩后面,就是不想他过来,因为他一出现,便会令三人想起以前并不美好的一些回忆。

如今三人心中更是瞧不起陈千流,压根不想跟他多有交集,淡漠地打了一个招呼之后,三人便上了楼。

“陈千流你别太在意啊,他们就是这样。”姜笑笑看着肖扬三人离去的身影,面色关心地对陈千流说道,心中也是感慨,人生真是充满了讽刺啊。

以前的时候,陈千流是学校里女孩儿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学习好,体育好,阳光帅气。

而肖扬三人则是所有学生心目中典型的坏学生,几乎所有跟坏学生沾边的事三人都做过,所有人见了他们都如避瘟疫。

但十年后,陈千流普普通通,反而另外三人,混得风生水起,这不是讽刺是什么?

“没事。”陈千流淡笑道,并不放在心上,他不知道姜笑笑心中所想,也不在乎肖扬三人,此次之所以前来参加同学聚会,主要是见见那些曾经的好朋友。

姜笑笑见陈蓦然如此,心中不由得又是一叹,看来,陈千流已经麻木了,换做其他任何一个稍微有些热血的男人,此时都不该有他这样风轻云淡的神情。

“我们上楼吧,大家都差不多到齐了。”

姜笑笑微微吐出了一口气说道,心中强压下年少时的那一丝涟漪。

一个巨大的包间中。

两人很快来到这里。

陈千流和姜笑笑走进包间的时候,里面都是人,一阵阵惊呼传来:“哇塞!你们看,那是谁?”

“咦,陈大班长!”

“陈千流!”

“我的天,班长回来了!”

时隔多年,陈千流没想到,这些老同学第一眼见到他,便立刻认出他来了。

他们很热情,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毕竟十年不见,再次相见,总会有些情愫需要表达。

“哼!”

走进来的陈千流抢了肖扬三人的风头,原本陈千流进来前,他们正被众星捧月,可这时陈千流一出现,顿时他们身边空空荡荡,三人立马不满地冷哼了一声。

“杨哥,要不去我们去挫挫这小子的威风?”

李志忠和刘庆两人低声问道,眼神阴沉地扫了一眼正处于人群中心的陈千流。

“现在吗?去吧,正好让这家伙知道知道如今我们与他之间的差距,但激灵一些,千万别让其他人觉得我们欺负人。”

肖扬眼神闪烁了一下后说道,他是个记仇的人,高中时候的事情,他一直没忘。

“放心交给我们。”

李志忠和刘庆两人顿时阴笑一声,然后向陈千流那里走去。

“陈千流,你这十年都去哪儿了,都没听到你的一点消息,大家都以为你不要我们这些老同学了呢。”

一个女孩儿看向陈千流问道,脸上长着麻子,她叫王青青,从高中时期就是这样,长得并不漂亮,但是人很会活跃气氛。

“大家见笑了,在国外混了十年,混不下去,就回来了。”

陈千流笑着说道。

“国外?”

“陈大班长,那你可是海归啊,现在在哪儿高就啊。”

众人纷纷惊讶,没想到陈千流竟然出国了。

“哪有什么高就,我刚回来,还在找工作呢。”

陈千流摸了摸鼻子苦笑道。

“不会吧?陈大班长,你这么有本事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还在找工作?不会是哐我们这些老同学吧?”

众人不信。

“我是说真的,大家也知道,我没有文凭,也没有在国内相关的工作经历,这样的条件,想混出头的,并不容易。”

陈千流说道。

“真的?”

众人还是有些不信,狐疑地打量了一眼陈千流。

“真的。”

陈千流无奈地点点头,双手一摊,苦笑不已:“你们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我现在找工作都快愁死了。”

众人闻言,不由得都看向了他的身上,随后都暗自点了点头,陈千流的确不像是在说话。

从他的穿着打扮来看,他确实混得不怎样,毕竟来参加同学聚会的,谁不愿意将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的,陈千流身上这样子真的只能算作普普通通。

一时间,众人心中也是感慨,一个人高中的时候牛叉真的不代表什么。

人群骚动,这时候明显有人已经,悄悄向后退去,想要远离陈千流。

机会来了!

李志忠和刘庆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动,两人阴笑一下,眼中一闪,随后就光鲜亮丽地来到了陈千流身前。

“一份工作而已,有什么可愁的,陈大班长,你要实在是混不下去而你又不嫌弃,我公司里面的销售部有个经理的位置正缺着,你来跟我混,怎么样?工资不成问题。”

李志忠身穿一套青色的名贵西装,修长的身躯散发着一股俊逸的气质,他看着陈千流从容自信地说道。

他一出现,有几个女的顿时眼前一亮。

“是啊,陈大班长,大家这么多年同学情谊,既然你这么困难,那就让大家帮衬一点吧,我看李忠志的公司确实不错,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如果你不想去李忠志那儿,我这也有一家公司,你可以来我这儿。”

刘庆也开口笑道,他身上的那一套白色西装笔挺而潇洒,恐怕要几万一套。

两人笑盈盈的样子。

不过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来,这两人,是在踩着陈千流来提升逼.格啊,仿佛在说,大家快看,陈千流高中的时候牛逼怎么了,我们现在比他更牛逼,他还要我们施舍给你工作你才能活下去呢。

同时,大家暗暗震惊,没想到,现在李志忠三人竟然混得这么好,竟然都开公司了。

许多人的脚步不禁往李志忠和刘庆身边靠了靠。

李志忠两人见状,对望一眼,嘴角都不禁浮现出一抹得意的弧度。

陈千流却是恍若未觉,为难道,“这好吗?”

“额……”

在场的人微微愣了愣,陈千流这是什么意思?

不会是要接受李志忠两人的施舍吧?

这可与他们熟悉的那个陈千流不一样。

看来,都是被生活逼的,曾经的骄傲,也被时间给消磨的一点不剩了,众人一时间心中心中唏嘘叹息不已。

不过,大家同时也有些羡慕陈千流,虽然他现在混得不怎样,但是李志忠这些人居然愿意帮他,真是好运气。

在场许多人想要得到这样的机会都得不到呢。

“咳咳,这有什么不好的?陈千流,只要你肯来,这销售经理的位置就是你的,年薪二十万,我说话算话。”

李忠志和刘庆也是一阵嘴角抽搐,两人没想到,陈千流竟然有要接受他们的帮助的意思。

他们之前那样说,是因为他们了解高中时期的陈千流,那是一个不会轻易向他人低头的人。

他们料定陈蓦然肯定忍受不了这种地位之间变化的落差,肯定会拒绝他们,他们并没有真的想要提供经理的职位给他。

但是事实却出乎他们的预料,让他们始料未及,可是,已经说出去的话像是泼出去的水,要收回来是不可能了,大家都在这儿看着呢。

“二十万年薪!”

李志忠的话落下,在场人不由得震惊了一下,李志忠他们也太厉害了吧,随随便便就给别人安排了二十万年薪的工作,那他们该混的多好?

当下,又是好几人悄悄地把身子往李志忠和刘庆身边挪了挪,下意识远离了陈千流。

“哈哈,谢谢你们的好意,算了,我开个玩笑而已,最近我有个朋友让我到他那儿去,我准备先去他那儿看看。”

但是这时候,陈千流却是开口笑着拒绝了。

“你……”

李志忠和刘庆以及周围的同学都是一愣,随即他们一个个目光都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大班长,之重和刘庆他们可都是为了你好,人活着,可不能把脸打肿强撑胖子,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现在他们愿意帮你,你就接下吧。”

“是啊,大班长,我们都知道,你心里肯定有些膈应,不希望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受他们的帮助,但是生活嘛,遇到困难是正常的,大家都是同学,帮你也是情义。”

“你刚回国,没找到工作,肯定艰难,就先接受他们的帮助呗,什么时候想要再走也不迟啊。”

有人站了出来,拍了拍陈千流的肩膀说道,都是混的比较好的,语气之中,满是哲学和教育的口吻。

之前他们不知道陈千流混得怎样,不敢用这样的态度跟他说话,但是现在知道他竟然连工作都没有找到,那也就没有什么可忌惮的。

虽然陈千流高中时期不错,但是现在呢,不言而喻,他什么也不是,至少,在大家的心中,什么也不是了,那一层在高中时期对他的敬畏,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姜笑笑就在陈千流的身后,心中无奈一叹,她想为陈千流说几句,但又怕得罪人,只好又按下了冲动。

“呵呵……算了,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我喜欢靠自己。”

陈千流却是依旧微笑着说道,并不在意这些人的态度和看法。

“行,既然这样,那陈千流,我话说放在这儿,如果你什么时候想通了,需要我帮忙的,随时来找我们!”

李志忠两人嘴角浮现出一抹得逞的微笑说道,这一波逼,两人装的可谓是滴水不露,既踩在了陈千流的头上提高了自己的逼.格,又体现出了自己两人的大气风度,随后两人就要将名片收起。

“哎,李总,刘总,我们交换一下名片吧。”

有人已经等不及要巴结了,不等他们将名片收进口袋中,便急忙伸出手抢过了他们手中的名片,同时递上一张自己的名片谄媚地说道。

“来来来,老王,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空,咱们多多联系联系感情。”

这一下,似乎点燃了在场人的激情,大家都互相急忙掏出自己的名片,寻找着自己心中渴望沟通感情的对象。

“杜娟妹子,不错啊,比以前更加漂亮了啊。”

“哟,这不是肖扬肖总吗?不错啊,老同学,你混的够可以的,这一身西装,值得上十几万了吧。”

……

一时间,大家纷纷远离而去,几乎没人再愿意搭理陈千流。

当然,前去互相沟通感情的大多都是混得不错的同学,那些混的不如意的上去,人家也不会理会他们,他们只好自己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各自沉闷地喝着酒。

“唉,这就是生活,你不能怪他们势利,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理由,陈千流,我相信你,未来总有一天,你会崛起的。”

姜笑笑看到这一幕,貌似鼓励地说道,其实她自己也明白,十年过去,到了这个年纪,每个人都二十七八了,性子也差不多定了下来,现在没有成就,以后还想有所成就,太难了。

“好的,谢谢姜笑笑同学的鼓励。”陈千流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点点头笑道。

目光扫过全场,却是心中嘀咕,他以前玩得好的那几人貌似都没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