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御天下 第二章异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的。  小丫鬟翠珠也时不时插上几句,她对林傲心存倾慕,就总找些林傲的私人话题说话的,他羞与林傲直接把问话,自然而然就转问小姐萧甯。但是总是会觉得,她像是问的有点儿多耶。  “小姐,林傲公子在这大热天,竟然只赤着上身,林傲公子觉间寒冷的天气吗?”  “小姐,林一路走来,车道两边的很多树木都被扒光了树皮,光秃秃的的立在那里,瞧上去有些凄凉,那些树皮估计是被饥民刮去食用了,可见戈州旱灾的严重程度。。...

  食了些东西,兄弟二人便随着萧甯的香车,往大德县城方向行去。

  一路走来,车道两边的很多树木都被扒光了树皮,光秃秃的的立在那里,瞧上去有些凄凉,那些树皮估计是被饥民刮去食用了,可见戈州旱灾的严重程度。

  萧甯时不时就掀开窗帘,与兄弟二人谈些趣事,她并没有询问林傲杠着长木去县城做甚,以她的见识,自然早就看出那是价值不菲的香檀木。

  虽然她是有点好奇,但是她并没有问,她知道有些事能问,有些事是不该问的。

  小丫鬟翠珠也不时插上几句,她对林傲心存爱慕,就总找些林傲的私人话题说话,他羞与林傲直接问话,自然就转问小姐萧甯。不过总是感觉,她好像问的有点多耶。

  “小姐,林傲公子在这大冷天,居然只赤着上身,林傲公子不觉寒冷吗?”

  “小姐,林坷公子说林傲公子十五岁时,便能搏凶狼,好厉害啊!”

  “小姐,林傲公子今年贵庚多少啊”

  “小姐,林傲公子平常是做甚的”

  “小姐,林傲公......”

  最后,还是萧甯禁不住小丫鬟一路发问,将翠珠打住。

  萧甯感觉自己这个小丫鬟真的犯起花痴病来了,花痴对象居然还是自己的意中人,不过!她并不打算阻止翠珠的“放肆”。她心中甚至开始默默支持起翠珠起来,能嫁给林傲公子这样的真男儿,是每个女人家的梦。

  而她,她知道家中父亲是绝对不可能应允她与林傲公子在一起的,林氏家族虽是官宦人家,可林傲公子只是旁支而已,再加上林傲公子父亲早年就被罢官,听闻两年前就染病逝世,林家早已不复当年声望地位了,父亲只会将她许给对萧家有大好处的人家。自己与林傲公子唯一的希望,便是家中那个最疼爱自己的娘亲,可娘亲会同意自己与林傲公子的事吗?就算娘亲同意了,那有用吗?

  萧甯不知道。

  萧甯看着身旁的小丫鬟翠珠,不由喃喃想道:“要是萧甯能跟翠珠一样,生在普通人家,那该多美。不用顾及所谓的门第,所谓的家族利益。想嫁与谁,便能嫁与谁,生活没有约束,婚缘没有束缚,那该是多幸福的日子啊。”

  “小姐,你一直看着珠儿是有事吩咐吗?”

  “恩...无事,无事,”

  此刻两女心中的话题人物林傲,自然是不知道车中主仆二人的心思。他一路上走来就只顾担心自己的爱弟,为何突然间不开心了呢。

  还好林坷在行进的路上,慢慢恢复了以往的玩世不恭的模样,这让林傲重重松了口气,爱弟的一丝不快不悦,都能让他这个哥哥愁事上心头啊。

  众人当中就属那个粗汉车夫最为另类,一路走来,那车夫居然没有言过一语,眼睛一直望着前方,不知在想甚。

  兄弟二人从萧甯口中探之,这车夫名叫福全。他是萧家老爷二年前,在一次谈生意归来的途中,搭救回来的。

  据说,福全被救回萧家的时候,伤痕累累,身上还插了好几枚雕翎羽箭,奄奄一息,人命危矣,萧家是花了好些力气,才救下了福全。

  福全醒后对自己的身世,对为什么会被人下如此重手,都绝口不提,只言他的名字叫福全,萧家老爷见他武艺不凡,就收下了他,让他做个护院教头。

  在众人谈论他时,福全也没有说过话。好似谈的不是他的事一样。

  林坷细心观察着福全的一举一动,不道为什么,林坷感觉这个沉默的大叔,不简单。

  “兄长你看,这个叫福全的眼睛一直盯着大德县方向看呢,那眼神,就好像坷儿上次抢了隔壁王小子的小媳妇,王小子拼了命要追着我跑的那眼神,好像,好像的,这个叫福全的看来是个有故事的人啊。”林坷终于感觉观察到了什么,急忙沉声对着林傲报喜道。

  不过当他说完这话的时候,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他感觉,刚才好像说了些不该说的事耶。

  “坷儿,我等要去大德县,福全叔当然要看大德的路线,好明方向,莫要多心了.“

  “抢王弟的小媳妇!。”

  林傲的笑脸突然变的严肃起来,他停下身,问起林坷道“此事我怎不知情!坷儿,为兄与你讲过多少次,我们林家不能干这些混账事啊!掳掠他人媳妇,那可是强盗所为啊!坷儿,你太寒兄长的心了!到底如何,快与为兄说清楚?。”

  “果然”

  林坷真心悔青肠了,自己怎么瞎那这事举例啊!他看到林傲真的有点生气了,连忙止步降温道“都是茂荣那小子出的馊注意,坷儿是极力反对的。茂荣说这只是个玩笑而已,我俩掳了那王家小媳妇,见王小子居然真当回事了,便将那小媳妇送回去了。兄长莫要动怒啊。”

  送回去之前,当然给那王小子扣了大绿帽,我跟茂荣玩了双龙戏凤呢!王小子那媳妇虽然长的不甚太美,不过难得那对****真极品也!这事林坷当然不可能说出来。

  林傲听完,舒了口气,虽然他感觉自己这个爱弟的话漏洞百出,但他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爱弟的话,他道:“这次去县城,须多买些礼品给王家送去,你要好好去给王弟道歉,知道吗!。“

  “是,兄长!坷弟记住了”林坷一脸庄重,拱手对林傲作揖道,配上他穿的那厚厚衣物,还真显的有些滑稽。

  林傲不由被逗乐了,他像慈母一般,给林坷整整衣服,捂了捂了林坷被寒风的吹的发红的脸颊柔声道:“坷弟,不要怪兄长对你发狠,平常你去青楼拈花惹草,兄长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你绑良家妇女,那就做的太过了。父亲在临终前把你托给兄长,兄长不求你考功名,光耀门楣,兄长就希望坷儿好好活着,做个堂堂正正的男儿好好活着,你明白兄长的话吗?坷儿。”

  林坷沉默许久,他想的比较多,他不甘心就这么虚度下去,他想干番大事,当然这都可能会让哥哥担心他看着林傲充满期待的表情,林坷把想要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他点了下头,虽然显的有那么些不甘。

  萧甯的马车,并没有因为林家兄弟止步谈话而停下来,不过香车速度倒是慢了很多。

  萧甯知道别人的家务事,自己是插不上什么嘴的,她伸出香颈回头望到林家兄弟追了上来,轻舒一口气,看来林傲公子跟林坷公子已经和好了,刚才好像还依稀听到,林坷公子绑了王家公子的媳妇,这林坷公子真是。。,这种事,对她这个深闺大姑娘来说,真有点骇人听闻了。

  正当萧甯还在想林坷公子怎么会绑别人家媳妇的时候,小丫鬟翠珠的话打断了她的思路。

  “小姐,好多马车呢,他们都是从大德县过来的吗,这些人看起来都是商贩富户啊,发生什么事了小姐,怎么感觉那些人在避祸一般,那般慌张!。”

  萧甯听到翠珠的话,不由把望着林氏兄弟的美目,转向马车前方。

  只见不远处,五颜六色的车队正从大德方向的地方涌来,那股车队有蓝有绿,稍微带了点点黑色,想必大部分是大德县各各商家的车队,因为大禹朝规定,官家马车统一颜色都是紫黑色,世家门阀大族的马车也都是向紫黑色齐,马车一般都是黑色为主,有些另类也不可能用绿有蓝的。

  平民百姓更加不可能有马车代步,朝廷这两年征召马匹,太过严酷。一般百姓家中,就算驮物的劣马都未能幸免被强召过去。

  由此看来,那些车队定是商家队伍,其中应该还有些门阀马车。只见车队与谷栗镇的民众交汇在一起,原来不是太宽阔的路道,被挤的水泄不通,混乱不堪,其中的喊骂之声更是不间断的传出。

  “萧小姐,前方发生何事了?”林傲此时已经跟了上来,他也看到前面的异样情况,不禁问道。

  萧甯闻到林傲的声音,心中不由一喜,她一姑娘家,看到前面如此混乱情况,心里难免有些不安。但当她林傲声音的时候,耳边就好似飘过一安魂曲,有林傲公子这样的男儿在身边,她还有有什么好俱怕的呢!

  “林傲公子,萧甯不知发生何事。不过萧甯看前方车队状貌,应该是大德众商铺的车队,如今朝廷有召马令,一般商户还做不得那马车呢。想必前面的都是大户,能有如此数量的大户商贩绝不常见,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大事了”萧甯时不时瞄了瞄林傲娇道,那样子像极了刚才翠珠的偷看林傲的模样,真是天下坏春少女一般样啊。

  “兄长,我们找人寻问一下吧”林坷此刻也回来了,他穿的厚重,自然走的比较的缓慢。

  这时,几辆马车从那混乱中挤了出来。林坷赶忙将其中一辆装饰蓝色的马车拦住,问道:“请问这位车夫大哥,前方发生何事了,那么多马车,好壮观啊。”

  那驾车车夫看到林坷拦车,不由分说便大骂道:“哪里来的野小子,不想活命了吗!还不快滚蛋,小心爷爷用鞭子抽死你丫的。”说完,便挥舞起他手中的马鞭,就在林坷身边比划起来。

  林坷见到这情况,脸上居然露出一丝笑意,他马上转头对着林傲喊道:“兄长,这厮骂人不说,他居然还要抽坷儿,兄长你看如何处置啊!。”

  其实根本不用林坷说,那车夫的声音极大,众人都听的贴切。

  林傲听后不禁大怒,林坷是他的爱弟,爱弟受欺负了,他再好的脾气脾气也是难忍。

  只见林傲两步并一步走到那车下,还未等那车夫反应过来,林傲就抓起那车夫后背的衣物,像拎小鸡一般的,将那车夫拎下了马车,并大斥道:“你这厮好不知趣,我坷儿问你话,你可以不回答,怎么还能骂起人来了,还要抽我坷弟,是何道理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