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御天下 第一章林氏兄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健肌,可怖的体魄,令往来之人无不由得侧目,好一个健儿郎。  不如成比较鲜明对比的是其身后那一少年,那少年约十七七岁模样,长的竟似妖异,肤如凝脂,美眸眇兮,特别那艳唇,散发出着夺人心魂的光晕。  不实之人,必会将此子视作祸国佳人,在这人群中,这二人镇里头没了奔头,这些镇民便想进县城寻个出路糊口。。...

  大禹朝玄徽四十五年冬至

  在大德县通往谷栗镇的官道上,好些个谷栗镇的村民携家带口的往大德县方向走去。

  镇里头没了奔头,这些镇民便想进县城寻个出路糊口。

  队伍中一个二十余岁的青年在在人群中甚是惹眼,那青年手杠着一根六尺二的长木,一头黑色散发随性披在身后,古铜色的脸庞透着冷俊,深邃的眼眸泛着犹如野兽的气息。

  最令人惊奇的是,在这大寒天,青年竟赤着上身,任由寒风吹抚着自己的身躯,他那曲线分明的健肌,骇人的体魄,令来往之人无不由侧目,好一个健儿郎。

  与其成鲜明对比的是其身后那一少年,那少年约十六七岁模样,长的竟似妖异,肤如凝脂,美目眇兮,尤其那艳唇,散发着夺人心魂的光晕。

  不实之人,必会将此子视为祸国佳人,在这人群中,这二人好似黑夜中的明珠一样耀眼,惹得周围的姑娘家春心荡漾,自不在话下。

  那“佳人”此时身上不知穿了多少层衣物,包裹的好似一年棕子,他晃晃悠悠走近那健硕青年道:“兄长,坷儿又饿了”。

  健硕青年听到那个“坷儿”的话,放慢了脚步,他回过头来,原来冷冽的眼神变的柔情起来,他抚摸了一下“坷儿”的额头道:“坷儿,此地离县城不过几里地了,先忍着些。兄长到了县城,售了这檀木,便给坷儿买好食吃。”

  那个叫坷儿的儿郎听罢,鼓了鼓嘴,显然是对健硕青年回答,有些不满意,他想了想,贼笑道:“我听闻县城里姑娘长的都甚饶人,兄长等你售了这檀木,散点钱两与我,好让我耍上一番呗,行不行啊,兄长”。

  健硕青年听后不由一愣,他哑笑道:“坷儿,兄长与你讲了多少次,女色害人,就是因为你日日想着这些污事,至你习武多年身子骨也没见多少起色,看看你穿成这样,跟个肉丸似的,知不知羞啊”。

  坷儿对健硕青年的话还有些不服气,他言道:“圣人都曾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人之大欲存焉,兄长就是太迂腐,男欢女爱,天经地义也。何能说成**呢。我看兄长年岁也不小了”说到这

  他特意压低声音笑道:“坷儿早盼着兄长给坷儿找个俏丽嫂子了!远的不言,坷儿看那个萧小姐就不错,我看萧小姐对兄长也是情意绵绵,兄长切要把握良机啊,不可葬送这大好姻缘啊。”

  健硕青年听罢,冷峻脸上居然微微发起红来,他连忙道:“坷儿莫要瞎说,萧小姐是大户千金,我林家自父亲二年前因病过世后,早已不复当年在地位名望,兄长怎能高攀呢,此话以后切莫再言了,会污萧小姐清白的。”

  “什么大户千金,不就一商贾户吗。兄长太过言重也,我林家虽然落寞,娶一商贾小姐,也不是甚难事,萧小姐太凄惨也,竟喜欢兄长这样木纳之人,如果兄不娶,坷儿那可自己笑纳了!。”坷儿发现捉弄这个每日一本正经的兄长,乃人生趣事也。

  健硕青年听后摇头苦笑,自也不再多言,他对这个爱弟啊,真是没辙。

  “林傲公子,林坷公子”

  就在兄弟二人谈话之机,兄弟二人背后传来一女子轻柔唤声,声音虽算不上响亮,但听的却也紧切。

  二人便不由转头望去。

  坷儿见到来人,禁不住抚掌大笑道:“真是想甚来甚,我的哥,此乃天意也”。

  那个被叫林傲公子的健硕青年,此刻也看到来人,他放下手中檀木,脸红耳热对着俏少叱道:“坷儿,莫要再胡言了,等下见了萧小姐切勿再言这些事了”。

  来的是辆马车,那马车倒也精巧,红漆赤顶,自成一体。大禹朝与魏朝交战,民间马匹大数都被朝廷所征,此刻能有马车代步,足见此萧家绝非一般商贾。

  那萧小姐此刻正探出头来,挥着芊手招呼兄弟二人,她彰着对在途中,能相遇兄弟二人很是欢喜。

  车在林家兄弟身旁停住,驾车的车夫是个粗脸浓胡大汉,那大汉双臂壮的着时吓人,想必非常人也。

  萧小姐一个柔弱女子,马车后面居然没有护卫家奴跟随,这车夫武艺定怕是不俗。周围之人看到这情况,自然是纷纷避让。

  萧小姐被一粉衫丫鬟扶下车来,但见那萧小姐发盘云鬟,柳叶妆眉,冰肌藏玉骨,衫领露****,清辉玉臂寒,真冶容多姿鬓,芳香已盈路,一妙人也。

  她穿着白狐裘漫步到兄弟二人跟前,她见着林傲在这寒天赤着上身,也不诧异,显然早就对林傲有此做风,习以为常。

  她凝嚬掩笑道:“萧甯不曾想,居然能在此地相遇林傲公子与林坷公子,林傲公子你这也是去大德县城吗?。”言罢,便含羞望着林傲,尽显女儿娇态。

  “是啊好巧啊,萧姐姐,我与兄长进城办些琐事,萧姐姐也是要进这县城吗?如若是,我等正好同路,正好同行。”还未等林傲做出回应,林坷便抢步上前,眼含笑意道。

  林傲着实拿这爱弟没辙,见他回了萧甯的话,苦笑一声,对着萧甯拱手作揖,以示问侯。

  萧甯自是行礼回应,喜道:“萧甯家中在大德有些商铺产业,岁末将至。家中繁忙,人手自是不足。萧甯无才,暂代家父去县城对些年帐,若是能与林傲公子,林坷公子同行,那便再好不过了。”

  “呦哟,萧姐姐已能帮家中分担重任,了不起也!呵呵,萧姐姐长的标致,又有才干,兄长”

  林坷挑眉对着林傲轻笑道“此等佳人,在世间也是少有,不可错之啊!。“

  林傲听后,冷冽脸再次涨的通红,他急忙对林坷叱道:“坷儿,休得再言这些轻薄萧小姐的话。”

  他连忙对萧甯拱手道“愚弟轻浮之言,萧小姐切勿见怪。”

  萧甯听了着林坷的话也是软惜娇羞,她自在深闺长大,少有男子能在他面前说出如此露骨之言。

  “自己跟林傲公子真的可能会有结果吗?”她娇咳一声,掩饰一下心中意乱,羞道:“林傲公子太过言重了,萧甯怎会怪林坷公子呢!林坷公子俊美幽默,那是萧甯闺中姐妹心目郎君,萧甯怎舍得怪罪。

  对了!萧甯车中有些热酒跟心点,如若林傲公子,林坷公子不嫌弃的话,便上车食些吧。”说完就邀兄弟二人上车。

  萧甯旁边的粉衫丫鬟翠珠听罢,意欲上前劝止,她是刚从萧家别院调来服侍萧甯的新人,萧甯原来的贴身丫鬟环儿前几天染上凤寒,所以这次远行并没有跟来。

  翠珠自然从未见过林家兄弟,更是不知家中小姐对林傲的女儿情,虽然眼前这两位林家公子一个英武不凡,一个长更是赛比潘安,这都让翠珠这个初涉世事小丫鬟春心荡漾,不过出门前老夫人再三嘱咐过她,萧甯小姐乃清白淑女,天真烂熳,很容易会受到外面轻佻坏人的蛊惑。

  她必须肩负起保护小姐的责任,虽然小姐跟那个林家公子好像很熟悉,不过一个清白小姐怎能随随便就请陌生男子上自己的香车,而且还是两个,绝对不可啊!

  不过翠珠这个护主心切的小丫鬟,显然是没有劝止萧甯的机会了。

  因为林傲已经抢她一步说道:“萧小姐客气了,我坷弟刚好腹子饥饿,拿些心点便可,至于进小姐香车之事,林傲认为恐有不妥之处。”

  萧甯听后,也感觉刚才邀请林家兄弟上自己香车是有些唐突了,她也不再坚持,就吩咐翠珠上车拿些心点下来。

  翠珠看到林傲回绝上小姐的香车,松了口气,她心中不由暗想:“这个叫林傲的威武男儿,真是个正人君子,不像珠儿认识的那些护院家丁,虚伪好色,令人不耻。

  嫁人便要嫁林傲公子这样的男儿,可惜珠儿就是一个小小丫鬟,林傲公子气度不凡,将来定是个不凡人,他怎么可能会看的上珠儿呢,要是珠儿能像小姐一样生在富贵人家,那该多美啊。“

  翠珠借上车拿心点的机会,偷偷瞄了林傲好几下,林傲的强健体魄,看的这个小丫鬟真是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林坷把这小姑娘的姿态尽收眼底,他不禁喃喃想道“奇了怪,为什么所有漂亮姑娘都会看上兄长,萧小姐,连这小丫鬟也..我比兄长差在哪里了,难道裸着身体,真能魅力大增不成?。”想来,他看了一下身边的林傲那身健肌,暗暗下定决定“看来明日起,我真得好好习武锻炼了。”

  翠珠从车上拿下了一架食盒,那食盒榫卯结构,做工精巧。打开盒子,里面的精巧点心居有七八种之多,雪片小豆凉糕、鸳鸯莲花酥、芸豆米糍卷。

  在这灾年,平常粗粮糟食都是难得见到,更何况这种精致点心,光这一盒心点,当下在戈州就值二十两纹银。这也难怪让林坷在心中直呼:“想不到萧家这个商贾之家居然如此富裕,想我林家现在居然还要靠变卖祖传檀木换钱应急,真是可悲可叹啊!”

  戈州林家自大禹朝开国以来,在戈州当地算是有名的官宦之家,林坷的家族虽是戈州林氏的旁支,但破船还有三千钉,林傲林坷的父亲就曾经任过昭武校尉,那也是正六品武官。

  而商人在大禹朝地位极为低下,禹朝在立国初就规定凡商家子女不能入朝为官,就连商人穿着在禹朝都有严格的规定,商人不能穿着颜色艳丽丝绸衣物,商人不能乘坐华丽的车驾。

  这些规定限制直到这几十年间才有所改观,所以林坷可以说出“就算家中落寞,娶个商贾人家的小姐也绝非难事”。这不是他林坷托大,他林家毕竟是官宦之家,就算再落寞也是官宦,他萧家就算再有钱也是商贾,社会地位根深蒂固,不容置疑,可就是这个让林坷一直瞧不上的商家,让林坷第一次有一种失落感,挫败感。

  林傲注意到了林坷的表情变化,刚才还嬉皮笑脸的爱弟,如何突然变的忧愁起来,他不无担心的低声问道:“坷儿怎么了,身体不适吗?。”

  “没,兄长,坷儿好着呢”林坷拿过翠珠送过来的心点,脸上挤出笑容道。

  他轻轻拿起一个莲花酥,狠狠的咬了一口,真的很好吃,很甜,就是甜的就些发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