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术士 第六章 土匪的宝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吧,金先生这三个字不只是是指金先生这个人,好像也在专指金先生这个职业。很是有很多小盆友啊的,宣称自己的理想是今后做一个金先生,也可以四处骗吃骗喝,呃,不对,是更好的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于风水的需求,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多更加很周到细致地的服务。金先生,普普通通类似退休民办教师的中等偏胖身材的老头,前额已经脱发,油光铮亮,就是一双小眼睛转来转去的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用周硕的话说,又是一只老狐狸。。...

  红鲤鱼事件之后,本来周硕都已经决定要安心上学了,没想到就在之后的某一天,姑父韩大厨请来的风水师金先生,闪亮登场了。

  金先生,普普通通类似退休民办教师的中等偏胖身材的老头,前额已经脱发,油光铮亮,就是一双小眼睛转来转去的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用周硕的话说,又是一只老狐狸。

  话说这金先生也是家学渊源,大名遍及周边县市乃至省城,并且世代相传。金先生的父亲,也是金先生,金先生的祖父,也是金先生。总之吧,金先生这三个字不仅仅是指金先生这个人,似乎也在特指金先生这个职业。很是有很多小盆友啊的,声称自己的理想就是将来做一个金先生,可以到处骗吃骗喝,呃,不对,是更好的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于风水的需求,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为周到细致的服务。

  什么,万一是假的金先生怎么办?

  拜托,周老六好歹也是通道中人。

  比如说吧,在进门之前,周六爷就大喝一声:“天王盖地虎”

  你必然会回一句“宝塔镇河妖”,好吧,恭喜你,答错了。结果就是被六爷的疯魔棍法,不对,那个疯魔镐法一阵乱打,来个三镐六洞的。

  正确的答案是“铜壶煮三江”,想知道为什么吗,就不告诉你。

  作为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新一代封建糟粕的接班人,两个老东西都是很善于发现那些隐藏在革命样板戏当中的大毒草之类的,就是什么后门啊,bug之类,专门供专业人士研究学习,所谓版权所有,滥用必究之类的。

  如同某个很黄很暴力的著名论坛但凡回个1024就全都心照不宣,一副“你懂得”的表情一样。像这种为数不多的江湖切口自然成为联系两个老狐狸友谊的桥梁,当下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

  “周老弟,我痴长你几岁,就这么称呼你,你可别怪罪,就凭老弟你的功力,区区堪舆这件小事也要我这个外人帮忙?”

  “金老哥您是有所不知啊,所谓能医不自医,再说了附近谁不知道你金老哥的大名?这不,还真需要您给指点一下”

  说着两个老狐狸又是一阵窃窃私语,还是不是的对着周硕指指点点。

  周硕心里一紧,前世没这一遭啊,难道这两个老小子看出什么来了,怎么办,会把我给烧十字架还是浸猪笼?

  金先生对心神不宁的周硕的指点是手巧,有80%以上的判断力。对周硕家的判断是建起一堵风水墙,以防止财运外流。然后两只老狐狸又是一阵咬耳朵。

  至于说报酬,六爷这个业内人士出面,自然是换了方式,金先生请六爷出手帮忙寻找某样东西,六爷推荐了小周。

  用六爷的话说,这小子皮实着呢,就是欠教育,要不还真不知道个天高地厚。

  金先生要找的,就是传说中的土匪的宝藏。

  话说附近十里八乡赫赫有名的土匪,当属当年的王连举。

  话说此王连举非红灯记里的王连举,而是当地的王司令。

  那可是当时的传奇。

  当时国军汤恩伯汤司令在的时候号称“水、旱、蝗、汤”的中原四害,在当地横征暴敛,本来当地就已经是连续两年受灾,民众更是苦不堪言,饿殍遍地,直接激起了当地民众的极大愤恨。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左转那个,呸呸呸,左转没什么,右转也没什么。又所谓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终于等到了1944年,豫湘桂战役,小鬼子大举入侵中原,汤司令的军队一触即溃。大溃败自然引发了连锁效应。

  于是,在王连举王司令的带领下,四周乡民举着猎枪、菜刀、铁耙、兜网、**、药匣子、要你命3000等等等等,到处截击这些散兵游勇,后来甚至整连整连的解除他们的武装,缴获他们的枪支、弹药、高射炮、无线电台,甚至枪杀、活埋部队官兵。

  在轰轰烈烈的战斗中很是建立起了一只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抢劫的灰常具有战斗力的犯罪团伙。

  于是,附近就提前被解放了。

  但是随着鬼子的到来,革命的队伍出现了分化。

  打着膏药旗,留着小胡子,帽子后面挂个屁帘,身穿一身屎黄色军装的小鬼子,唱着跟号丧一样的军歌进城的当天,革命群众里就出现了叛徒。

  以县城首富刘半城的公子,整天牵着自己花高价搞来的两只德国黑背,时不时的在县城领着一群狗腿子四处耍流氓,人称狼狗刘二爷的刘旺财,摇身一变就成了带路党,敲锣打鼓的就把鬼子迎进了县城。

  而以杀猪匠出身,从小就练就了一身好武艺,尤其以一手降猪十八斩享誉十里八乡的王连举司令,却是很有气节的一个人,也许是因为鬼子给封的官要比刘二狗小吧,凭什么他刘二狗就当上了维持会的会长,而我王某人只是皇协军的营长?当年老汤的团长栽在咱老王手里的就不止一个。

  不管怎么说吧,王连举同学就是看小鬼子横竖不顺眼,也有可能是羡慕小鬼子的装备好,有歪把子,也有可能是那天喝多了,总之,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大名鼎鼎的王司令选择了流窜作案,在省城火车站,伏击了过路的小鬼子一个中队百十号人。

  是役,王连举一战成名。

  这下可捅了大篓子了。

  小鬼子一路从省城杀到了高家庄。也幸好有当时的翻译官,也是高家庄出身的“任三爷”周全,小鬼子才没有痛下杀手,避免了屠村惨剧的发生。

  当时的小鬼子将全村的男女老少都赶到了打谷场,威逼利诱,要大家把王连举的老婆交出来。

  话说王连举有两个老婆,一个是邻村是女的,另一个就是高家村的,也是女的。

  当时在鬼子的包围下,司令太太就抱着孩子躲在人群之中,此时骑着高头大马的任三爷出场了:“父老乡亲们,皇军说了,不杀人,不抢粮食,只要把王连举的老婆交出来,好处,大大滴有”。

  全村愣是没有一个主动坦白从宽的,废话,谁敢啊,到时候王连举这土匪头子一回来还不把你给灭了啊,再说了,当初王连举在这里办婚宴的时候还是你任老三主持的呐,你就不认识他老婆?蒙鬼去吧。

  当时正是农历的五月二十日,太阳正毒,村民是晕倒了一个又一个,连端枪的鬼子都晕倒了三个。

  最后没有办法,任三爷出面说情,才算保下了全村老少。

  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五月二十晒太阳”事件,据说,直到今天,高家村每逢这一天都没人去地里干农活。

  不过此后高家村就成了小鬼子扫荡的重点区域,时不时的就来扫荡。比如六月一,儿童节,扫荡去;六月六洗,晒节,扫荡去;七月七,七夕节,扫荡去,八月十五,中秋节,扫荡去,九月九,重阳节,扫荡去,十月一,国庆节,这个,这就不知道了。

  总之吧,小鬼子就是属倔驴的,认准了高家庄,持之以恒,坚持不懈,死不悔改的不断扫荡下去。

  不过陪同的三爷也是个妙人,每每鬼子要进入家门前必然喊一嗓子;“有人在家没?”

  家里的人此时必然回应“没人”

  于是三爷就陪着笑脸的对着鬼子说道:“太君,这家没人,咱去下一家”——由此可见,第一,这人啊,不能太诚实,第二,学会一门外语是非常非常非常的重要。

  这小鬼子也不是东西啊,你领他绕路绕多了也会尥蹶子,话说就算是毛驴你拿胡萝卜骗久了也会有意见的。于是每次鬼子来扫荡,村里就会特意安排一个闲置的宅院来供鬼子拆那个迁,不对,专业术语叫扫荡来着。

  于是挨家挨户的门口就响起了这样的一问一答,直到某一家门口,任三爷喊了三遍也没人应答,于是皇军就大摇大摆的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暴力拆那个迁运动,掀起了打砸抢烧的新高潮,为构建大东亚共荣圈做出了积极的贡献——那是,全村男女老少哪天不得骂几遍狗天皇,瘸鬼子之类的。顺便再骂几句王连举,整天招猫逗狗的祸害。

  那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王司令的王记屠宰队,不对,那个抗日忠勇救国军,除了偷鸡摸狗收保护费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打汤司令,除了爱好打汤司令就是爱好打鬼子。

  总之吧,就是那种滚刀肉性质的东西,国军,那是跟汤司令一伙的,打他俅;共军,那是不许咱祸害老百姓的,当然要打;日军,那是给咱造枪造炮的,还是打。

  总之吧,小小的王司令,在这个四战之地,竟然硬生生的成为了当地号称的第四势力,并且盘踞多年,那是相当之牛叉。

  直到1948年,中原解放,王司令日落西山,终于是倒在了战无不胜的解放军正义的枪口之下。

  而在民间,则是口口相传,王司令就在这附近的紫荆山的某处地方,埋藏了价值连城的宝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