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术士 第五章 宝藏的那些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于某个宝藏的盗墓口诀,其中有着无数的金银财宝小钱钱,而且是周家世世代代守护着的不传之秘。  便在某一天,周硕同学趁三爷喝多了后,大发慈悲心的破天荒也没安排好三爷的两个孙子——周矶,周础给老爷子脸上画乌龟,不是轻声的问:“三爷,三爷,那个君问吾老周同志就是专注于加工狗屎,不是,是那个凉鞋模具的。。...

  老周发迹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机械模具加工,就是拿一铁块,扣啊扣的,抠出狗屎的形状来,上注塑机,出来的就是塑料凉鞋。

  老周同志就是专注于加工狗屎,不是,是那个凉鞋模具的。

  用老周同志的话说,当时的人比较淳朴,就像三爷这个老秀才经常念叨的所谓“君问吾风俗,吾风俗最淳,”来着。

  前世的周硕同学倒是听不出其中哪里淳朴,反倒是对里面的“银瓮”啊,“金刀”啊的特别感兴趣,凭直觉相信,这必然是关于某个宝藏的盗墓口诀,其中有着无数的金银财宝小钱钱,并且是周家世世代代守护的不传之秘。

  于是在某一天,周硕同学趁三爷喝醉了之后,大发慈悲的破例没有安排三爷的两个孙子——周矶,周础给老爷子脸上画乌龟,而是轻声的问:“三爷,三爷,那个君问吾风俗啊,银瓮,金刀的是不是大宝藏啊?是不是当年李闯王留下反清复明用的?”

  “是大宝藏,比你能想象到的还要大,还要珍贵的大宝藏,是我华夏故国的千年传承。。。。”随之就是含混不清的呼噜声。

  要不去问六爷,话说这老小子肯定知道,怪不得平时这老家伙什么都不干,整天唱着小曲喝着小酒瞎胡混的,要是我守着一个宝藏,肯定也是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孩子。

  “硕哥,硕哥,有了宝藏咱们是不是就会有很多很多很多好吃的?”年纪稍大的周矶已经两眼放出金黄色的光芒。

  “嗯,到时候你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想偷啥,呃,这个就算了,咱有钱了,就不能叫偷,偷东西是没素质的表现;咱们有了钱怎么会偷呢,叫,窃,窃,懂不懂?”

  “我懂,我懂。硕哥,就是要啥有啥。那,能把学校旁边小卖部的棒棒糖都给我吗?”年纪小的周础反应也并不慢。

  “瞧你这点出息,到时候就是县城百货大楼的棒棒糖也都给你买下来。不过,咱们要想知道具体情况,还得去问六爷。他肯定知道,不过,就是不知道肯不肯说啊”

  “他敢不说”,小屁孩周础咬着漏风的乳牙,恨恨的说,“为了棒棒糖,我跟他拼了,他要不说,他要不说我就把他的胡子都拔干净,往他家鱼池里撒尿,把他家小鱼都给毒死。”

  话说周老六同志也是个讲究生活情趣的人,在自家院里还挖了池塘,种上荷花,还养了几条红鲤鱼,风和日丽的好日子,还总是爱坐在荷塘前面饮茶,时不时的摇着手里的折扇,再来上几句;“我正在城楼观山景”之类的。

  “尿毒不死小鱼,要用敌敌畏,上次大爷爷在伊水捞鱼时,我就往里撒敌敌畏来着,一会小鱼小虾就都飘起来了”

  周矶更狠,不过周硕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上次自己祖父去伊水弄鱼却空手而归,反倒一直在念叨“小兔崽子”什么的,感情幕后的黑手在这里啊。

  “础哥,真的有用?”

  “那是,大爷爷还夸我来着”

  “夸你什么?”

  “夸我比他还能祸害鱼来着”小家伙一脸自豪的表情。

  汗,暴汗,怎么老周家有这么一群土匪。

  ----------------------------------------------------------------------------------------------------------------

  三爷的家和六爷家离得并不太远,三个小子沿着村口的小河蹦蹦跳跳的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

  当时的六爷还真就坐在荷花池前面的摇椅上唱着:“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论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来着,见周硕进门,头也不抬的自顾自的又继续唱下去了。

  让你个老流氓给我散淡,周硕恨恨的想着,然后对身边的两个小屁孩使了个眼色,稍小的周础还没反应过来,稍大的周矶就已经心领神会了,眼神在院子里四下乱转,然后从兜里掏出了准备好的敌敌畏,大义凛然,一往无前,一去不返的奔向了面前的荷花池,此刻,董存瑞,黄继光等舍身为国的热血男儿英雄人物灵魂附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此时的六爷还是眉开眼笑的摇头晃脑,正唱到“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忽然看到一条小小的黑影拎着褐色的玻璃瓶朝着池塘猛冲,猛地惊起一身冷汗,只见周老英雄蹦起身,来随手就把周矶给拎了起来,凶神恶煞的喝出来,“去原来是你们三个小兔崽子”。

  “又想到我这来祸害来了?”

  “嘿嘿,那个六爷,反掌就完蛋,不是,散淡反掌的六爷啊,您孙子我,我不是听说您种的荷花上长了棉铃虫了吗,这不特地来帮您打药来了”说着还回头看着周硕,等待下一步的指示。周硕伸手比划了一个二,意思是按照第二套方案执行。

  “哎吆喂,不错啊,想不到我这孙子这么有孝心,值得表扬,比某个只会惹六爷生气的小兔崽子可是强多了。不过还要继续学习啊,你见过荷花上长棉铃虫的吗?还知道棉铃虫,懂得不少啊,谁教你的?我可是听大哥说你喜欢小鱼来着,该不会是又看上我养的红鲤鱼了吧?”

  “那哪能啊,硕哥说了,什么小鱼小虾的都是小尅死,宝藏才是大头。硕哥还说了,我们今天就是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诱之以利,饿之以饭,赏罚兼用,以罚为先,连敲带打,连蒙带骗的忽悠这个老王八蛋。。。。。”小家伙说的顺嘴,一不小心把周硕讲解的方案都背了出来。

  “噢?不错啊,看来三哥教的你们的成语是一溜一溜的,不过那个老什么,六爷我老了,耳朵听不清,你倒是在给我说一遍?”说着,放下了手中的茶碗,走到池潭边拿起了鸭蛋粗的十字镐把,和颜悦色面带慈祥的微笑着说。

  “老,老英雄,老当益壮,老骥伏枥什么的。。。。。。”两眼乱转的周矶边说边往后退,然后转身就朝门口奔去,还不忘拉扯着周硕和周础,“硕哥,础子,快跑”。

  关键时刻的小屁孩果然撑不住场子,还得老大我出马。“慢,刀下留人,不,棒下留人,不还对,镐下留人”

  “嘿,我一猜就知道是你这小子又在冒坏水,还是止不住的一阵一阵往外冒,这俩小子都被你给传染了,今天还组团来忽悠你六爷我来了,怎么着,还想跟六爷演一出三英战吕布不成?”

  “哪敢啊,六爷。这不今天特意来探望您老人家,顺便问问关于咱们周家家传宝藏的事儿。”周硕说完对门口的周矶眨眨眼,周矶会意,把头探出大门外,看看四下无人,小心翼翼的关好了大门。

  “宝藏?什么宝藏,我怎么没听说过?”

  “得了,六爷,您就别装了。话说当年李闯王兵败,留下了大批价值连城的宝藏,由我们周家世代守护。三爷今天喝醉了都把口诀念出来了”

  “没发烧啊”,六爷一头的雾水,还拿手挨个试了试三个人的额头,“怎么大白天的就说梦话啊,赶紧去找你们四爷让他给看看”不会是电视剧看多了吧?六爷恨恨的想着,也有你个小流氓上当的时候。

  “周础,把口诀背一下给六爷听听”

  “君问吾风俗,吾风俗最纯,衣冠唐制度,礼乐汉君臣。银瓮盛清酒,金刀脍紫鳞。年年二三月,桃李自阳春。”

  六爷开始还没什么反应,听到小家伙背到“银瓮”啊“金刀”啊的时候那金黄色的眼神,强忍着尿意,不是,是那个强忍着笑意几乎抽搐过去。转身走到屋里大笑一阵,等转身出得屋门,已经是一脸正色,又恢复到老神在在的世外高人老流氓的形象上来。

  “好,太好了,要不是你们提醒,我几乎忘了咱们家还有家传的宝藏流传下来”

  “真的,六爷,在哪啊,赶紧带我们去挖那个银瓮啊,金刀啊的?”周矶比较务实

  “我听爷爷说祖师爷邵康节的墓就在附近,难道被祖师爷藏起来了?”周础则是思维比较活跃。浑然不觉此时的六爷已经是咬牙切齿,狗崽子的还想打自己祖师爷的主意,肯定是跟周硕学的,看爷不打断你的狗腿。

  “六爷,您跟几位爷爷的岁数都大了,也需要好好的调理一下不是。有了宝藏你们也不用这么操劳不是。”周硕的话倒是正说到六爷的心坎上,“甲子诅咒”始终是老兄弟几个的心结。转念一想,也好,是该让这小子出去历练历练,别整天就知道在村里祸害。再说了,就许你小子整天来气我老人家,不许我捉弄一下你小子?

  所谓眉头一转,计上心来。六爷略自作沉思状,道:“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得跟你们几位爷爷一块商量一下,如果他们都同意的话,自然会有人带你们去的。”

  “万岁”几个傻小子眉开眼笑,浑然不觉已经着了六爷的道,六爷正在暗自高兴中,一不留神就看到周矶这小子一激动就无意间把个褐色玻璃瓶给踢进了荷塘,貌似,貌似那是瓶敌敌畏来着。

  大概,应该,但愿,没开瓶口吧。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不一会红鲤鱼就翻了白肚子飘了上来。

  “红鲤鱼啊,爷的红鲤鱼到底是毁在你们这群猴崽子手里,让你踢,看爷不打断你的腿”

  三小发现势头不好,掉头就跑。

  “矶哥,干嘛还要弄六爷的小鲤鱼啊?”乖宝宝础础同学问道。

  “上次大爷爷说过,在伊水里捉住红鲤鱼才算真本事,这次一下就好几条,大爷爷知道了肯定夸我。”周矶一脸得意。

  得,这次的帐估计又要算到我头上,自己爷爷怎么就想起来跟这个下药的说这个。最讨厌这下药捞鱼的了,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这下宝藏的事估计就要泡汤了。

  不过让周硕意外的是,过了几天,家里来了个老头,还真是受到六爷邀请,要带周硕去挖宝藏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