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术士 第四章 K线草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图,能把每天或某一周期的市况现完全时间记录下去。  K线的经典首推“酒田战法”,作者本间宗久,出生于日本十六世纪的享保八年,本间宗久一生致力于于米市行情研究,著有《本间宗久翁密录》,此配合好另一本古典巨著《三猿金明录》,经过两百多年来东洋人的精心细致嘴里念叨着“小钱钱,真心甜”的小周同学没有找到祖传的葵花宝典,呸呸呸,那个值钱的主席语录,反而在那一堆的泛着黄色的纸张当中找到了老周同学手工绘制的K线图。。...

  无论是327还是518,想要参与进去,还是要有小钱钱,小钱钱啊,喵了个咪的,小钱钱,真心甜。

  嘴里念叨着“小钱钱,真心甜”的小周同学没有找到祖传的葵花宝典,呸呸呸,那个值钱的主席语录,反而在那一堆的泛着黄色的纸张当中找到了老周同学手工绘制的K线图。

  K线源于日本德川幕府时代,是当时日本米市的商人用来记录米市的行情与价格波动的图纸,后来因为细腻独到的标画方式而被引入到股市、期货市场。通过K线图,能够把每日或某一周期的市况现完全记录下来。

  K线的经典首推“酒田战法”,作者本间宗久,生于日本十七世纪的享保九年,本间宗久一生致力于米市行情研究,著有《本间宗久翁密录》,此配合另一本古典巨著《三猿金泉录》,经过两百多年来东洋人的精心研究,后来辗转编辑为较现代化的“酒田战法”。在此必须强调,酒田战法并不是因为这老小子除了爱喝酒就是爱种田,而是以其出生地出羽也就是目前的山形县酒田市为名,故谓“酒田战法”。

  话说这老小子还有一个更为拉轰的绰号叫“出羽之天狗”来着,话说这意思不是什么掉了毛的老秃狗。所谓天狗,在日本民间不是吃了太阳吃月亮的那个物种,而是山间的小鬼之类的东西,总之,翻译成中文就是出羽那一片的刮地皮收保护费的总瓢把子,类似于今天的城那个管啊,片那个警啦,联防那个队员之类的。

  当时的出羽市为十七世纪的商业铺聚地,每天南来北往人潮交织,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人山人海,所以这保护费啦,过路费啦,不对,是出羽交易以“米”为最大宗,而本间氏投身于米市之研究前后达四十年之久。他对商品的行情波动,季节性,天候变化,战争饥谨,大户心理,投资变化……等可谓了若执掌,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又所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所以,你懂得。。。

  本间宗久不但聪慧而且胆识过人,他在出羽市发迹后不久即名声大噪。席卷关西市场的本间宗久再往首都江户迈进,所到之处莫不万人空巷,所预测之行情莫不百发百中,因此本间宗久瞬间成为万人之神,也很快被当时的幕府天皇聘为山口组总瓢把子,不对,呸呸,是财政首席相当于资政,负责全日本的刮地皮工作。享有一生荣华富贵的本间宗久,最后遁入佛门,在享和三年去世,享寿七十九岁。

  为什么叫“K线”呢?实际上,在日本的“K”并不是写成“K”字,而是写做“罫”,日本音读kei或者尅,就是收拾的意思。

  中文音读拐,就是忽悠的意思,还有个读音是挂,就是逮住别让跑了的意思,总之吧,综合起来的意思就是把人逮住别让人跑了,然后一边忽悠一边就把人给收拾了的意思。

  由此可见中文的博大精深,区区一个字就道尽了金融市场的本质属性。K线是“罫线”的读音,西方这群没文化的骗子以英文第一个字母“K”直译为“K”线,由此发展而来。

  九十年代中期,股市还是比较新鲜的东西,但是周父老周同学和小周姑父老韩同学就在某一天入市,三天时间,每人赚了一万元。.

  这在万元户还是稀有品种的时代是不可想象的。而至于为什么股市没有发挥金融市场的优良传统,把这两个老小子先“拐”后“挂”再“尅”的,给连敲带打加忽悠外带OOXX一条龙服务彻底收拾了,而凭借的就是老周同学这个自封的八级钳工所绘制的,标准的,印满细密网格的手绘的k线图。

  话说,就这拿出机械加工图纸的精确比例所绘制的K线图,就这做工,这尺寸比例,就不是周硕这个完全依赖电脑的懒虫所能够媲美的。

  小周也就是在那时知道了世上还有股票这种东西。

  曾经有一段时间,周父每逢交易日花五元,咣当咣当的一个小时,坐着去往省城的长途车,去到当时的交易大厅一整天,然后再花五元钱咣当咣当的一个小时坐回来。话说也是在同一时期,小周的同位,那个全班个字最高的戴眼镜女生,还曾经用颇为炫耀的口气声称他老爸一个月的工资高达500元来着,博得了全班,包括不明真相的小周同学一致的羡慕。

  前世大约是在1997年,小周也曾经跟随两个老小子去了几次那个省内唯一的证券公司。在那个空洞的大厅,一群集体无意识的人犯癔症似的瞅着面前大块的交易版红红绿绿的不断变幻,时不时的还有老头老太太屁颠屁颠的跑到柜台前“快快,000XXX,买500股。”或者“600XXX,全部抛了”,而这时的周大工程师与韩大御厨已经可以挤入当时的中户室,时不时的戳一下叫声类似洗衣机的没鼠标的电脑。

  前世小周听着钱龙软件所特有的哗啦哗啦提示信息的声音,看着两个老小子的黄金时代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周硕同学不由得一阵唏嘘,或许,这真是这两个老小子的黄金时代。之后是1998的金融危机,老周同学的工厂因为客户违约陷入困境,应收款变成了卖不出去的塑料女鞋,从此经营困难每况愈下。老韩的酒店也因为市政工程改造,被改成了一片花坛,而新的选址由于远离市中心也日渐萧条,账面是盈利的,可到手的只有一堆的账单白条。

  既来之,则安之。小周没有神奇的魔力让自己迅速恢复,虽然四爷一直打着通经络的幌子拿自己做实验来着,不过前世的小周异常的怀疑四爷这一手是否正宗,毕竟连条狗都扎不死的针灸算不上什么武林绝学。不过这一世的小周倒是十分的认同,还常常缠着四爷问这问那的。主要是因为前世见识过太多的蒙古大夫,跟四爷相比,当年给小周正骨的大夫也只配扎狗。

  总之,小周在这相当被动的大环境中别无他法,但是可以选择让自己的家人生活的更好。此时的股市,既是自己的本行专业,又是改变家人今后的困境的最好途径。为了不使自己的表现太过突兀,只好央求老爸去买几本关于K线的书籍来看,像什么《酒田战法》啊,《十年一梦》啊,《专业骗钱原理》啊,《股票大流氓回忆录》啊,等等等等。

  什么?为什么我能连抓若干个牛股?学习啊,老兄,我们无限尊敬的邓老大说过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来着。况且,二十一世纪什么最有价值?人才啊老兄。

  什么?你也好好学习了怎么没有赚这么多?拜托哦,我会告诉你是因为我学了六爷的梅花易数之后,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出门捡钱包都是百元大钞,天上掉馅饼都是热乎的牛肉馅的,去河边捞个鱼都是自己往我兜里蹦,走路撞个老太太都夸我是见义勇为吗?

  什么,你也想学?所谓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即使自宫,未必成功;虽不自宫,也能成功。

  什么,大哥,这你也认了?我们周家又有所谓传男不传女,传子不传婿外加隔代遗传的优良传统。

  看见二楼中户室里那两个人形抽油烟机,哦,两个吞云吐雾的烟鬼了吗?就是老周同志和老韩同志,两个老小子一个是我们周家的子,一个是周家的女婿,结果怎么样?他们别说梅花,连狗尾巴花都没捞着。

  还不是只有像我周硕周大少这样五讲四美三热爱文成武德天命所归仙福永享寿与天齐的天才少年才能够得到真传?嘎嘎嘎嘎嘎嘎。。。。。。。。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靠技术流就可以打遍天下的时代,这也是靠一条内幕消息就可以身价百倍的时代。

  这是江湖大佬还在草莽中浮沉的时代,这是草莽英雄在股市里风云际会,一遇风云变化龙的时代。

  这是股市可以造富的时代,如果你爱他,送他去股市,那里是天堂;这又是股市可以吃人的时代,如果你恨他,也送他去股市,那里是地狱。

  小周知道自己折断的胳膊价值3000元人民币,这是1995年普通工人大半年的工资。还好老周同志这时已经自主创业,每年能够收入三五万的时代。

  前一世,小周在入行初期由于断臂正骨畸形的原因导致右手对键盘的反应稍慢,在股票下单时还好,在期货、外汇的即使高频交易时却很不占优势。所以每次不得不放出较大的提前量,以至于最后逐渐放弃了高频交易相关领域。

  这一世,休养时间成了小周同学规划将来方向的大好时机。《酒田战法》啊,《股票作手回忆录》啊只是为了帮助老周同学开拓一下视野。

  此时的小周满打满算身上也只有100块钱,还是攒了若干年的压岁钱。周同学一直在想法子,怎样赚到自己的一万块才是当务之急。要不有空去一趟县城看看?那里有一个这年代特有的投机行来着。一万块啊,小钱钱,真心甜。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