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术士 第三章 六爷论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相互其根。  分阳分阳,四象立焉。  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  五气顺布,四应行焉。  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  稚气嗓音读背的周敦颐的《太极图说》,院中的六爷捋着颔下的胡须,笑而沉默不语。么这小流氓转性了,不对啊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

  “那个,那个文成武德英明神武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周六爷啊,小的,小的想跟您学咱们家传的梅花易”

  “当真?”

  “当真”

  “果然?”

  “果然”

  “areyousure?”

  “硕,硕,您孙子我的名字不就是硕吗”

  “还记得六爷教你背的第一段是什么吗?”

  “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

  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

  一动一静,互为其根。

  分阴分阳,两仪立焉。

  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

  五气顺布,四时行焉。

  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

  稚嫩嗓音背诵的周敦颐的《太极图说》,院中的六爷捋着颔下的胡须,笑而不语。难道这小流氓转性了,不对啊,这小子向来是学什么都四六不着的。

  术,指法术(方式方法)。数,指理数、气数(运用方法时的规律),即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运动规律。“术数为道家之术(所谓阴阳家皆出自道家)而阴阳五行理论也一直为道教为推行(儒家、佛教都没其理论。儒家所谓子不语乱神怪力,故不提倡),用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数理,来推断人事吉凶;即以种种方术观察自然界可注意的现象,用以推测人和国家的气数和命运,对我国古代政治、军事、文化、科技曾产生过广泛影响”

  所谓梅花易数,就是宋朝易学大师邵康节在观赏梅花时,偶然看见麻雀在梅枝上争吵,以易理推衍后,预言明日夜晚会有女子前来来摘折梅花,被园丁发觉而追逐,女子惊慌跌倒伤到膝盖;此预测现象果真在隔夜丝毫不差地得到验证,因此邵康节名闻于当时,大家将这种预测方法取名为「梅花易数」。

  当然,这是六爷告诉小周的。

  而用小周的话说,八成是邵雍邵祖师事先找好了托。

  比如说吧,周硕同学也会预言,某某,对,就是说你呢,爷预言你明天上午写不完作业被王扒皮罚站,结果某某果然被罚站了,什么,你居然完成作业了,那你小子还想不想在班里混了。。。

  于是在周硕同学幼小的脑海里就有的这样一幅画面:在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有清风吹动了庭院里芬芳的梅花树沙沙作响。

  某人为了实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派自己手下最帅的园丁在树下绕圈圈,时不时的还要摆一个chock的姿势,再酷酷的一句,“妞,过来玩啊,爷会给你笑一个的”,勾引的隔壁的小妹春心萌动,一时不查的翻过了墙头,只见帅哥家丁温柔的折下一束梅花送给小妹,而当小妹无限幸福的捧着花脉脉含情之时,帅哥猛然变脸喊出“捉贼啊”,然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包了厚厚的铜皮的哨棒,在梅花纷飞的夜里,如狼似虎的砸断了梅花小妹的腿。后人有诗赞曰“金猴奋举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所以,所谓的帅哥,很可能只是一个染了黄毛,善于使用棍的小混混。

  禽兽啊,每当小周想到这里就会浑身冷汗,以至于连上课的时候噩梦连连,都没法好好睡觉了。

  当然,邵祖师是好人,只会给自家下人扣扣工资啊,扣扣工资啊,扣扣工资啊什么的,至于说伤了膝盖,当然不会了,看大夫不要钱啊?故意跌一跤就说伤了就可以了。所以从这个角度分析,梅花小妹八成也是自家下人假扮的。什么?那为什么还要扣群众演员的工钱,废话,看大夫不要钱啊。什么,没受伤?废话,好端端的你还想受伤啊,受了伤还不是继续扣工钱。

  由此可见,邵祖师的数学那是相当之好,就是放到今天也可以去教教哈佛商学院的MBA什么的。所以,要学术数,数学第一。

  而前世的周硕是一个聪明而又诚实的孩子,某天对着六爷不小心说漏了嘴,当小周兴冲冲的讲到金猴奋举千钧棒时,六爷已经举起了鹅蛋粗细的十字镐柄,小周也不傻,所谓“小受大走”,不对,在小周的观点里,一直都是“大小都走”,拔腿疾跑,而后面凶神恶煞的六爷追着周硕围着村子转了两圈。

  “猴你个头啊猴的,你个欺师灭祖的小猴崽子,爷先打断你的腿再说”

  所以前世,六爷根本就懒得再跟小周讨论易数,周硕的所谓家传易数只不过是自己总结,唯一的用处就是出国之后蒙了蒙几个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国际友人而已。后来年纪渐长,想要重新学习时已经学不到了,老一辈尽皆凋零,所谓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不过在出国前,六爷托人送给周硕的信里有一句“遇华而止”。所以小周从未踏足华盛顿半步,这到不是封建迷信,因为还是若干年前据六爷所说,伟大的红太阳,终其一生也未曾踏入洛阳半步。不过后来等周硕与杨玉华结婚后,反倒是不再注意这一点。结果,周硕没有去华盛顿,结果,周硕倒在了华尔街。

  当小周庄严肃穆的背完一遍《太极图说》,六爷反倒没有进行正经的术数传授,而是回到里屋,拿出了一本书交给周硕。

  “《中国哲学史》,冯友兰?六爷,您不教我四柱八字、麻衣相术、梅花占卜啊,我还指着装瞎子算命混零花钱来着”,早有准备的周硕同学躲过六爷老当益壮的夺命剪刀脚,讪讪的问道。

  “去去去,要是别人知道我周家的长孙去装瞎子骗钱,还不被人笑掉大牙。知道你小子聪明,小学的破烂东西学不学的也没意义,打基础的时候,什么时候读通了这本书,再来找我。现在,滚蛋吧。”

  话说周硕前世在大学时代也读过不少的东西,而买了之后一直崭新的似乎就是这本《中国哲学史》的上下册。

  ----------------------------------------------------------------------------------------------------------------

  高家村有两个小流氓集中的地方。一个是高家中心小学,还有一个,是高家联合初中。高家初中自不待言,随着年龄的增长,小**们的破坏力是与日俱增,比如欺负个小孩啊,打个老头啊,收个保护费啊,这是初一的;挖个坟啊,盗个墓啊,偷个鸡啊,摸个狗啊,这是初二的。什么,这些你居然都没干过?你还好意思自称自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初中生?

  总之吧,用高家小学的五讲四美三热爱的社会主义四有新人新一代小混混来说,对他们特别不屑一顾,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比如说吧,同样是偷鸡,普通流氓是为了野餐,秉承着做好事不留名的原则,偷了也就偷了,这叫江湖救急。

  文艺流氓则是为了作出叫花鸡,秉承着我党我军买卖公平的优良传统,偷一只鸡必然会在鸡窝里扔个两毛钱什么的,赶上没钱,也有投一两分的时候,这叫童叟无欺。

  而为了模仿伟大偶像座山雕的“百鸡宴”,扫荡了全村的鸡鸭,吃不完咬两口又给人送回去的,这,这个损人不利己的行为,难道是行为艺术?这,这就属于2B流氓的范畴了。

  所以通常的情况是相对文艺的小学看不起相对2B的初中。而相对大气豪爽的初中生(废话,把全村的鸡都给偷了能不豪爽吗)又看不起小家子气的小屁孩。总之,两边是势同水火,常常有群体斗殴事件发生。

  此时的周硕同学还是属于文艺流氓的范畴,话说偷鸡要留钱,这一符合社会道德模范的行为准则还是周硕同学最先示范来着,不过之前的小学,貌似也没人干过偷鸡摸狗的事啊。

  所以周硕同学的班主任王扒皮表扬某些人时经常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每当这时周硕同学总是沾沾自喜,咱好歹也算个榜样不是。

  中午没有吃到嘎子同学的嘎嘣脆的小鱼,而是小周同学很自觉的回到了家里,正当周硕同学面对着饭碗,想着下午该去那里祸害,要不继续去四爷那里学针灸,听说王同学家刚开了一个宠物商店来着,有空去实践一下。老爸老妈终于提到了上学,不过,言外之意是留级之类的,话说留级可以当班长来着。

  这倒是个真实事件,比如三黑子,一年级时候就留级到了周硕的班里,结果考试就是第一名,结果就领了奖状,结果就当了班长。

  话说当时周硕妈妈与三黑妈妈一块植树时聊起来,三黑妈妈一脸自豪的说,这算啥,家里还有好几张奖状来着。

  尼玛,那才一年级就好几张奖状了,三黑这货得留了几级啊。

  于是周硕同学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不留级了,下周一去上学。开玩笑,万一留级了前世轨迹都改了,自己哭都来不及。

  再说了,今天周二,还有六天来着。就那些四则运算,对自己也没什么难度。

  不过经过了六爷一事,小周反倒是对家传的藏书开始感兴趣。

  话说老爸好歹也是高中生,是村里的知识青年,总得给自己留点葵花宝典,呸呸,那个主席语录什么的吧,那个后来可是值老多钱的。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腹黑小白兔的经典台词“小钱钱,真心甜”,连个兔子都知道挣钱的道理,更何况前世上学时代从没有零花钱的周硕同学。

  再说了,这可是1995年,知道什么是1995年吗,就是327国债的那一年,是使人一夜暴富的一年,是使出租车司机变成百万富翁的一年,也是使百万富翁下岗失业变成出租车司机的一年。

  1995年也是518行情的一年。是团结的一年,是胜利的一年,是有着很多很多小钱钱的一年。话又说回来啊,无论是327还是518,想要参与进去,还是要有小钱钱,小钱钱啊,喵了个咪的,小钱钱,真心甜。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