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第六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你管这也叫金手指第六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却,唯一的危机来了。在三兄妹身后,看见三人实力的屠夫终于等到就了行动! 呼—— 而已是挥动长斧时带动整体的气流便让人心神不宁,夏洛特一把房门身...呼——。...

然而,最大的危机来了。在三兄妹身后,见到三人实力的屠夫终于开始了行动!

呼——

仅仅是挥舞长斧时带动的气流便让人心神不宁,夏洛特一把推开身边娇小的斐雯丽,他同样呼唤魔能使出石中剑的技巧,发出微光的长剑与长斧相交。这一次,被毫无悬念地击飞的仍是夏洛特。

强劲的力量如波涛般震荡全身,夏洛特的身子如炮弹般狠狠撞向墙角,一路上他的身体不知掀飞了多少桌椅,等背部撞上石墙时他才止住冲势,哇地一声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若不是他用魔能使出钢铁之躯的武技强化自身,现在他只怕就是骨骼尽断的局面。但哪怕如此,短时间内他也没有了行动的能力。

两者之间的差距他了解到七环级别的战士究竟有多么的可怕,屠夫若是全力施为,那在战场上简直就是一台人型绞肉机!

“哦?居然受了我全力一击还不死吗?哼!克莱德曼家的小崽子们还有几分本事嘛!”

屠夫狰狞地笑着,他似乎对夏洛特的实力感到意外,但同时,他的杀心也变得更加浓厚。一想到等这些小崽子成年后,自己的部族会遭受怎样的血雨腥风,他就恨不得将三个小鬼全都杀个干净。

但那并不符合他的利益,哪怕只剩一个,他也需要人质帮助他逃离埃罗萨公国,甚至威胁大公退兵。

不,不如说只剩下一个最好!到那时候,那个铁血残忍的男人,真的能舍得他最后的血脉断绝吗?一想到那个男人痛哭流涕的表情,屠夫就感到浑身的热血都在沸腾。

“夏洛特——该死的,你对我哥哥做了什么!”

一旁被夏洛特推到在地的小公主斐雯丽看到哥哥的惨状,发出声嘶力竭怒吼。

这还是她第一次叫夏洛特哥哥,虽然看上去她与夏洛特就像冤家一样经常吵嘴,但若论感情,斐雯丽对夏洛特甚至比父母都亲。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哥哥为了保护自己而受到伤害,她心底的怒火就如熔岩般翻滚。

斐雯丽举起佩剑,催动魔能跃上半空,从上往下向屠夫发起了放弃任何防御的劈砍。石中剑的光芒被她催动得越来越亮,仿佛如同黑夜中的月光般皎洁,小小公主觉得自己的状态从未如此好过,她甚至有种错觉,石中剑这一武技甚至能让她劈山断岳。

“不——斐雯丽不要——”

然而错觉终究只是错觉!在艾文与夏洛特撕心裂肺的呼声中,屠夫举起长斧横向斩切,带动的气流在空中狂啸着,黑亮的光芒闪过,斐雯丽从腰部起被斩成两半,喷洒出的热血溅射了屠夫与艾文一身。

斐雯丽那蔚蓝色的瞳孔恐惧痛苦地涣散,佩剑无力地从手中掉落,落在地上发出叮当的声音。

她穿着猎装的上半身掉落在屠夫的脚下,直到这个时候,她那可爱的小脸上才出现痛苦之色,她嘴唇抽搐着想要发出声音,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蔚蓝色的瞳孔光芒逐渐黯淡,惊恐的瞳仁几乎缩成针尖。

下一刻,屠夫巨大的脚掌碾压在她可爱的脸上,将她的表情完全覆盖。

“混蛋——!!!”

艾文愤怒地朝身后突刺,这样完全不顾后果的攻击,换来的是他背部被黑衣人砍伤。他忍着疼痛冲到屠夫跟前,却被后者轻而易举地踹倒在地。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斐雯丽……!”

“住手——”

夏洛特咳着血、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在他眼前,艾文颤颤巍巍地朝躺在血泊中的斐雯丽伸出右手,他左手放在胸前,似乎在摸索着什么东西。同一时间,屠夫举起了手中的长斧,狠狠地往艾文挥落。

“不、不——怎样都好!求求你,时间啊,请重置吧——”

唰——

长斧劈上艾文的背部,从艾文身上喷出的鲜血挥洒在半空……

~~~~~~

“哈、哈、哈、哈……”

“夏洛特!你怎么啦?突然像个变态似得哈哈哈,真是恶心死了啊——”

身边传来斐雯丽娇憨的声音,夏洛特猛地回过神,看着眼前捂着嘴一脸嫌弃的小公主。他又看了看艾文,后者正低着头,完全看不出他的表情。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这是……难道说!

他擦了擦额上的虚汗,终于意识到时间已经再次重置。

没错!他们现在就站在广场中心的镇长府前,在他面前,几名卫兵正满脸严肃地盯着地上的青石板,似乎那里有什么关乎人类存亡的真理。一开始那个路人脸的大叔已不见了踪迹,如果夏洛特没记错的话,现在他应该正在通报的路上。

身后明明是热闹非凡的人群,但夏洛特心底却一片冰凉。

他不知道是否镇长也已经被人收买,但很显然,屠夫已经成功地打入了镇长府。如果仍然按照上次世界线的老路走,毫无疑问会被逼上绝路!

但这些都不是最让他恐惧的!他所恐惧的是,从第一次重置时间改变世界线起,似乎每一次重置时间,时间点都会往死亡前的时刻推移。

第一次重置时间是在酒馆时,而第二次却是在镇长府门前,那如果还有下次……重置的时间点会在哪里?是否会在死亡的前一刻。

这让他意识到时间重置并不是万能的能力,如果他不能尽快地找到通往结局的方式,那么也许下下次、甚至下一次就是这场轮回的终点!

冷汗簌簌地从头上冒出,明明身后就是川流不息的人群,但夏洛特却感觉不到一丝温度。无尽的恐惧让他全身发抖,他看着神态不一的艾文与斐雯丽,那种只有自己通晓一切、独自背负着三人生存希望的孤独感、与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巨大责任感不可避免地涌上心头。

“唔——你怎么啦?一副奇怪的表情……”

斐雯丽嘟着嘴,发出不开心的尾音,她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蛋上红扑扑的,对于即将到来的噩梦完全没有一丝防备。

夏洛特看着这个可爱的妹妹,双手用力地拽紧了拳头,力气大到指甲快要嵌入肉中的程度。他逼迫自己转动大脑,思索着破解这个死亡轮回的方式,他明白无论如何都不能待在镇长府前。必须、必须尽快找到另一个攻略方式!

——快想想!快想想还有什么办法?一定有什么细节被自己忽略了,冷静下来!夏洛特!这个世上不存在必死的局面,也绝不会有无法攻略的游戏!拿出前世RPG游戏的干劲,快点想办法解决啊!哪怕是卡BUG也好,作弊也罢,没道理拥有了这样厉害的金手指,还只能坐等死局啊——

——有、有了!跳出这个思维定式想想,既然求助镇长这样的传统RPG方式解决不了,那么换一种方式就好了!我记得那个家伙说过……

一念至此,夏洛特下定决心,他双手搭在斐雯丽稚嫩的肩上,用从未有过的严肃语气说道。

“你相信我吗?斐雯丽!哥哥我,这次一定给你展示通往结局的完美方式!”

因为他的神情语气太过严肃,从未在他身上看过这种表情的斐雯丽呆愣愣地点了点头,好一阵子小公主才缓过神来,一脑袋问号地跳脚说道。

“什么结局方式啊!你又在说些听不懂的话了,而且那种表情是怎么回事啊,跟平时的你一点都不相符啊!”

“那叫人设啊!笨蛋妹妹啊。”

夏洛特摸着斐雯丽毛绒绒的头发,一脸欣慰地说道。

一旦确定了攻略的方式,心情就反而奇怪地平静了下来。因为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拼尽全力了,不是吗?

“夏洛特,你想到了什么了吗?”一旁的艾文抬起头来,他的表情似乎有些晦涩不清。

这让夏洛特感到十分欣慰,在只有自己一人知道的世界线里,却还有着这样一个心意相通的双胞胎哥哥在全力支持着自己。这让他心底深处那种独自努力的孤独感渐渐稀薄,就像打了强心剂般,一股暖流汇向心海。

“嗯,我决定了。不去镇长府,因为我们不能确定镇长府内是否也有内奸。我们去酒馆,找那个奸商!”

“为、为什么啊!一开始说去看皮影戏的是你,后来说要来镇长府的也是你,现在又说要回到酒馆!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斐雯丽在一边气得用小马靴踢着台阶,她对于夏洛特一日三变的想法感到疑惑。即便她在很久以前就习惯了听从夏洛特的指令进行各种让人小鹿乱撞的恶作剧,但那并不意味着她会对夏洛特无端改变的想法无条件服从。

一只温暖的手抚上她的头顶,艾文温和地笑着,他盯着斐雯丽蔚蓝色的双眼,眼中的温柔几乎像水一样溢出。

“相信夏洛特的判断吧,他在拼尽全力保护着我们啊。夏洛特说得对,镇长府也许也不再安全。而之所以去酒馆,是因为那个酒保曾经说过一句话……”

“桑托斯小镇所有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甚至什么地方有通往城外的暗道我都一清二楚。”

夏洛特将酒保曾说过的话脱口说出,两兄弟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来吧!这一次,本大爷一定让你们看到通往结局的完美方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