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仙 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相识仙第一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暮秋时节,百草渐枯,厥阴山的寒风更胜往年。 时汐紧了紧瘦弱的外衣,将脏兮兮的竹篮往身前移了移,蹒跚的往荒无人烟的厥阴山走去。 竹篮虽脏...时汐紧了紧单薄的外衣,将脏兮兮的竹篮往身前移了移,步履蹒跚的往荒无人烟的厥阴山走去。。...

  秋凉时节,百草渐枯,厥阴山的寒风更胜以往。

时汐紧了紧单薄的外衣,将脏兮兮的竹篮往身前移了移,步履蹒跚的往荒无人烟的厥阴山走去。

竹篮虽脏,里面放着的白面馒头却不染一丝尘埃,白的好似一团雪球。

时汐小心翼翼的避开厥阴山上独有的刺棘树,看着越来越近的山坳,悬着的心越来越高。

七夕节刚过不久,可那暧昧的气息并不能阻止鬼节的阴冷。如果不是那显灵的仙师说弟弟的病只有祭拜先祖才会好转,而时昇每况愈下的身体根本熬不过今晚,她也不会选择此时来厥阴山。

时汐一直不明白,为何时家人死后一定要埋在厥阴山的山坳里,就连父亲和母亲也不例外。且不提厥阴山那些阴森恐怖的传闻,仅仅是这一路的刺棘树,就差点儿要了时汐的命。刺棘树可是连传说中的仙人都不敢接近的剧毒植物。

曾听镇上的老人讲,厥阴山是用尸骨堆积起来的乱葬岗,所以常年阴风环绕,鬼嚎不绝。而最初的厥阴山除了高耸的骨堆,并没有山坳,后来发生了一次天塌,整座厥阴山从中心塌陷下去,这才形成了如今的山坳。

借着火折子的微光,时汐将整个山坳都绕了一圈,这才找到了时家先祖的坟头。

岁月久远,原本青石堆砌的巨坟如今也只余一抔黄土,就连墓碑也只剩半截。

时汐将竹篮放在土堆一般的坟前,挽起袖子,开始清理坟头上的杂草。能在厥阴山山坳里生长的杂草也不是一般的杂草,每一根都宛若扎根到了地底深处,直到夜近子时,时汐才将坟头清理干净。

仰头看了看天,厥阴山的浓雾屏蔽了月色,余下一抹灰黑,压抑着人心。

搓了搓冻僵的双手,时汐开始拿出竹篮里准备的祭祀用品,一一摆放好。

时汐刚满三岁,父亲就遭了天灾,死于一场仙人战斗的余波。母亲抑郁成疾,在生下弟弟后也随了父亲而去。相依为命的姐弟俩,被一个老乞丐养大,可惜好景不长,又一次仙人打架,老乞丐也魂归地府,剩下十岁的时汐和幼弟,饱尝人情冷暖。

命运只会眷顾幸运的人,而时汐的运气一向不好。

老乞丐才死了不久,弟弟时昇就病了,长时间昏迷不醒。

为了给弟弟看病,时汐揽下了镇上她所有能做的活儿,更卖身到周员外家当丫鬟挣钱,可弟弟的病依旧不见起色。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半夜入梦显灵的仙师,给了时汐希望。

焚烧的香烛在厥阴山的雾气里撑起一片小天地,橙红的光芒将雪白的馒头染上一层血色。时汐虔诚的握着长香,向着先祖许愿,而后磕头行礼,却没有看见那袅袅上升的白烟笔直的飘进了坟墓里。

“阿嚏——”

温度猛然下降,时汐冷得浑身发抖,原本进入山坳后不再出现的鬼嚎由远及近的传来。

惊恐的看着四周越来越浓稠的雾气,时汐颤抖着将长香插在贡品之前,便迫不及待的起身,想要离去。

膝盖却像是黏在了地上一般,不管时汐怎么使劲折腾,都不曾离开她所跪拜的位置分毫。

鬼嚎声越来越近,香烛所撑起的小天地越来越小,时汐仿佛能感觉到那些隐藏在雾气里东西正在蚕食着那薄薄的光晕。

冷汗浸湿了单衣,时汐脸色苍白的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雾气,害怕的张嘴大叫,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双腿依旧跪在地上无法移动,而雾气几乎要蒙上时汐的脸颊。

噼啪——

香烛忽然爆了一个灯花,暂时驱散了笼罩而来的浓雾。

时汐松了一口气,趁着雾气退散,开始用双手刨膝盖下的土地。原本松软到还能拔出杂草的土地,变得坚硬无比,指尖都刨出血来,也没有挖开一粒尘土,惊惶和绝望渐渐漫上心头。

咯吱……咯吱……

浓雾里传来好似牙齿咀嚼的声音。

时汐愣愣的看着香烛燃尽,看着那最后一缕白烟飘入先祖坟墓,看着原本膝盖高的土堆一点点变大,沙石滚落,露出里面黒玉一般的坟墓主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如果不是那残留的半截墓碑,时汐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不断膨胀,好似可以吞噬一切的坟墓是时家先祖之墓。

眼见着坟墓不断抖落尘埃,恢复本貌,那半截墓碑却发出了阵阵金光,点亮了坟墓四周隐藏的符线,一个巨大的封印符阵,一层层向着坟墓镇压而去。

两相僵持。

与此同时,厥阴山正中心,也就是山坳最低谷处,一只白骨手撑破黑色的土层,在空气中微微转动,搅起巨大的雾气漩涡。

破土而出的骨架,体态纤长优美,骨质莹白如玉,抖落泥尘后,更是散发着淡淡的光泽,平添一抹神秘。

雾气转动,厥阴山外天色阴沉,鬼节时独有的阴月也隐没于云层之后。旋转的雾气不断的注入骨架,原本空寂的眼窝,渐渐出现幽蓝色的火焰。

待到整个厥阴山的雾气都淡了几分,眼窝中的火焰才稳定下来,灵动的闪烁着。

拥有火焰的骨架仿佛拥有了灵智,弹指间挥散了头顶的雾气,而后抬起手,让修长的手指沐浴在阴月之下,宛若在欣赏。

阴月的精华不断涌入白骨之中,莹白的光泽几乎照亮了整个厥阴山山坳。

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打断了白骨吞噬阴月精华的行为。眼窝中跳跃的火焰缓缓旋转,白骨活动了一下身体,骨骼摩挲的声音宛若玉石相击,清脆悦耳。

浓稠的雾气簇拥着白骨走向时汐的方向。

巨大的黑玉坟墓,闪着金光的半截墓碑,垂首跪拜的女童,以及雾气中渐渐走近的白骨,构成一幅诡异的图画。

“咦,这里竟然有个活人!”白骨眼窝中的火焰不断跳跃,一股神念波动传出,“不对,已经死了。”

白骨不疾不徐的走近时汐,想要看看这跪拜着死去的女童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玉坟墓中却传来一声惊天怒吼:“滚开,不许靠近我的肉身!”

“你的肉身?呵呵,等你挣开那半截墓碑的封印再说吧。”白骨无视黑玉坟墓的威胁,走到时汐身旁蹲下身子,“这身体如此孱弱,你竟然看得上?”不待黑玉坟墓回答,白骨耸动了一下鼻骨,仿佛嗅了嗅时汐身上的味道,“原来是你的血脉,只是这身体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为何你没有选择吞噬掉,继续净化你的血脉,而是选择夺舍还魂?”

黑玉坟墓没料到这看上去不堪一击的白骨,竟然一眼便看穿了他的举动:“你是谁?”

“我是谁?”白骨站起身,真正骨节分明的手指向自己,幽蓝色的火焰暗淡下来,隐约做了一个仰头望天的动作,“我也想知道……我是谁?”

它从地下苏醒,千辛万苦爬出来,借着阴雾凝聚了神火,可却没有记忆,只有一些残缺的画面一闪而过,杂乱无章。

趁着白骨陷入思索的时机,黑玉坟墓猛然迸发出无数黑色雾气,像是滴入水中的墨汁,蔓延侵袭着金色的墓碑封印。半截墓碑不断反击,可毕竟少了半截,阵法已经不全,渐渐势弱。

一缕黑色雾气成功的钻出墓碑封印,好似触手一般伸向垂首的时汐,眼见着还有丈许便可成功,白骨却往前一踏,踩断了黑雾触手。

“滚开,阻我者死!”

“都成我这样了,还能死成什么样?”白骨展示了一下它那干净的骨感身材,神念中传出的笑声带着自嘲的凄凉。

“你我皆为亡者,又何必互相为难,我保证,只要你助我获得肉身,一定也为你寻一副合适的身躯!”恩威并施,给了甜头自然少不了棒子,“如果你非要阻止,那就别怪我让你灵魂寂灭!”

“你的话我可信不过。再说了,那墓碑封印一切死物,我可不敢靠近。”

“这具身体拥有我的血脉,对你并无用处。”

对于亡者而言,想要转生太难,不仅要有合适的肉身,还要有合适的时机。鬼节这个时机正好,但肉身却要血脉相连最佳。白骨正准备后退离开这里,时汐的尸体却散发出强烈的怨气,从那跪拜的双膝间溢出,缠绕上了白骨双腿。

透过怨气,白骨仿佛看见了时汐那宁肯自毁也不愿被黑玉坟墓附身的决心。真不知这黑玉坟墓之前对这小女孩儿做了什么。

原本破碎的记忆,被时汐的怨气一刺激,竟然拼凑出了一段完整的篇章。

结缘经!

白骨疑惑的看着识海中闪烁的经文,熟悉又陌生。

“万物相生,皆可结缘!既已结缘,皆为我属!”

万事万物只要结缘就是自己的,这是什么功法,怎么看都像是一本强盗理论集啊?白骨歪了歪下颚骨,以示撇嘴。这经文直接出现在识海,想来是它上辈子修炼过的功法。看来上辈子它没少用这个功法干缺德事儿,这辈子就行行好,帮帮这女童吧。

粗略的翻看了一下结缘经,文字不多,立意深奥,但白骨一看便懂,片刻后便已能简单运用。简略的说,结缘经便是一门以燃烧灵魂为代价与外物结缘功法。

看了眼怨气纵横的女童尸,再看看它那两朵幽蓝的灵魂火焰。还好这尸体甘愿结缘,不然它估计还没施法成功就灵魂耗尽而亡了。

黑玉坟墓见原本即将离去的白骨停了下来,催促道:“为何还不离去,待我冲击封印,误伤了你可不好。”

“不是我不肯离去,而是这肉身与我有缘,我不能离去啊!”白骨耸耸肩,开始运转结缘经。

由于结缘是以怨气为媒介,所以白骨清晰的看见了自己与尸体之间那时隐时现的黑色缘法线,随着灵魂不断燃烧减少,渐渐凝固成型。

片刻过后,白骨眼窝中的火焰便由蓝变紫,缩小了大半,盯着尸体的目光也越发妖异:“刚刚醒来,感觉好饿,好想吃肉……”

“一只刚觉醒的白骨也敢跟我作对!你这是找死!”

黑玉坟墓焦急地冲击着封印,却阻止不了双眼火焰已彻底变成紫色的白骨径直蹲下了身躯,靠近时汐。

眼见着时汐的肉身一点点减少,白骨身上渐渐长出血肉,黑玉坟墓彻底抓狂了,不顾一切的攻击着墓碑的封印,轰鸣声透过封印传出,将雾气搅得天翻地覆。

那是他等待了千年的肉身,那是他供养了多年的血肉之灵,那是他复活的希望!

可如今一切都做了他人嫁衣!

“住手,你给我住手!”

“我动的是嘴又不是手。”白骨吞噬的速度越来越快,身上的血肉越发丰满,开始衍生出皮肤。

“我要杀了你,我要把你挫骨扬灰!”

白骨很不优雅的打了一个饱嗝,低头看着自己差不多要全部转化成人的身躯,和刚才那垂首的女童一模一样,满意的点点头:“虽然这身体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毕竟是你准备的血肉之灵,还是得同你道一声谢。”

张口吐出的声音软软的,却带着两分清冷的感觉。白骨轻声呢喃了两句女童的名字,时汐,时汐,为何有些熟悉呢?难道前世她便与这女孩儿结下了因果?

罢了罢了,既然它已重生,那便替这枉死的女孩儿好好活下去。

“再世为人的感觉,还算不错。”白骨,应该说是时汐活动了一下手脚,不急不缓的走到坟墓左边一处杂草前,“坟墓里的那位,临走前送你一份大礼,以表谢意。”

刨开已经被黑玉坟墓之前的怒吼震碎的杂草,时汐从黑黑的土层中挖出另外半截墓碑,笑眯眯地走向黑玉坟墓。

“别……别……我们都是亡者,你不能这么做!”

“放心,你我今日结缘,日后定会再见!”时汐一边说一边抱着墓碑走向另外半截墓碑,指尖处丝丝缕缕看不见的缘法线不断的将整个墓碑缠绕。

随着时汐将半截墓碑放回原位,原本被黑雾侵蚀大半的阵法陡然大亮,镇压得黑玉坟墓又变回了原来的黄土堆。

擦了擦额间的汗水,时汐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她就知道坟墓里那东西不简单,没想到只是间接和死物般的半截墓碑结缘,竟然差点儿把她刚刚转世成人的脆弱灵魂给燃烧殆尽!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