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你管这也叫金手指第三章的全文深度阅读,一阵锣鼓声钟声,夏洛特期待……的皮影戏终于等到在小镇广场上戏码。 那些马戏团的演员们站在幕布的后面,用几根小小的挂线竹竿操控着皮影行动。但是在有...那些马戏团的演员们站在幕布的后面,用几根小小的挂线竹竿操纵着皮影行动。虽然在有着诡异常识(动漫)的夏洛特看来,这样的表演简直就弱爆了,但不得不承认,这样的马戏表演在类似于中世纪文明的斯泰厄世界,那就是划时代的创作。。...

一阵锣鼓声敲响,夏洛特期待的皮影戏终于在小镇广场上上演。

那些马戏团的演员们站在幕布的后面,用几根小小的挂线竹竿操纵着皮影行动。虽然在有着诡异常识(动漫)的夏洛特看来,这样的表演简直就弱爆了,但不得不承认,这样的马戏表演在类似于中世纪文明的斯泰厄世界,那就是划时代的创作。

皮影在幕布上不断地舞动着,表演者则绘声绘色地替那些舞动的玩偶配音、旁白。因为是在埃罗萨公国表演,这样的演出不得不带上了浓厚的政治与神话色彩。

故事讲述的是三千年前的湮灭危机,这样的神话故事几乎是埃罗萨公国每个贵族子弟的启蒙读物,因为涉及到克莱德曼家族的神圣性,因此在公国内广为传播。

故事大概说的是,大约在三千年前,那个众神沉睡、魔法凋零的黑暗时代,突然出现了一个实力强大的魔女。魔女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强大威能,她能轻而易举地玩弄人心、制造幻象,近乎不死不灭的魔女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发动了战争,她召集了深渊的恶魔及一些邪恶的法师,并带领着他们侵略主物质界。

据说在那个时代里,几乎万物都受到了魔女强大魔能的影响,人们甚至难以分清现实与虚幻。有时候你一出门,就会发现原本熟悉的家园变成了深渊;有时候明明身在战场,却感觉自己置身于神明的神国;甚至还有的人,会见到死去的亲属,因此开心得欣喜若狂。

但无论幻影是美好或是恐怖的,只要你陷入到其中无可自拔,那你必定会在不知不觉间成为魔女最忠实的奴隶。

就在那个人人自危的年代,英雄们出现了!

克劳迪恩就是那个时代最为耀眼的英雄豪杰,身为传奇战士的他在两名法师伙伴的帮助下击败了魔女,解决了湮灭战争。人们歌颂那三位伟大英雄的英雄事迹,因此尊称他们为湮灭三圣。

随着克劳迪恩将象征着胜利的圣剑骑士荣光插入魔女的胸膛,整个故事来到了最大的高潮。人们欢呼着赞颂克劳迪恩的名字,广场上的年轻人疯狂地扭动着身躯、挥舞着手掌,气氛就如同过节一样热闹。

“万胜!克劳迪恩!您的荣光遍及大地!”

人们这样赞颂着他,艾文与斐雯丽也兴奋得满脸通红,他们不顾形象地使劲鼓掌欢呼,斐雯丽甚至在遮阳棚上蹦跳,让店铺的店家发出抱怨的咒骂。然而下一秒,这个满脸怨言的店家也投入到欢呼的人群中。

“我一定要让妈妈将这伙马戏团请到城堡内,一定!”

艾文向夏洛特几次重申,他完全陷入了对先祖荣光的畅想中,甚至抛下了贵族的沉重连枷。

是的,英雄的全称是克劳迪恩.克莱德曼。他的称号数不胜数,埃罗萨公国的建立者、初代埃罗萨大公、骑士之王、金龙王者、斯泰厄世界保护者、公正贤明长者、黑暗年代之光……

毫不夸张地说,就是他建立了克莱德曼家族长达三千年的不落荣光,也给后代带来了巨大的政治与民间声望。在这三千年中,克莱德曼家族几经兴衰却始终屹立不倒,其原因就来自于这个疑似穿越者的辉煌先祖。

不过对于他们的故事,夏洛特却抱着怀疑的态度。要知道,这可是一个有着神明的高魔世界,如果真如神话故事里说的那样,克劳迪恩拥有着那么强大的力量和无以伦比的声望,那他怎么会死?

光是三千年后人们的狂热就可以看出当时他的巨大声望,照理说,这样的人物早就可以借助自身的力量和人们的崇拜点燃神火坐上神座。

但夏洛特翻阅家族的文献却知道一些秘辛,克劳迪恩的晚年十分凄凉。据说他衰弱到连剑都拿不动的地步,整日郁郁寡欢,像个疯子一样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然后在临死前,给家族后代留下了一道禁令。

“克莱德曼家族永远、永远也不许学习魔法!”

为这事,夏洛特还和老爹大闹过一场。毕竟在穿越者夏洛特看来,不能学习魔法的异世界人生,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简直弱爆了啊!

这场表演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狂热的人们又闹了一阵,才在中午时分带着激动的情绪各自散去。

三兄妹走在人烟稀少的小道上,这条小道通往小镇的马概,他们必须得赶在落日前赶回城堡。

即便路面泥泞不堪也没能坏了他们的好心情,兴奋的艾文与斐雯丽不断讨论着这场表演。斐雯丽脸蛋红扑扑的,她紧紧拽住腰间的佩剑,看样子很想要学着先祖的模样挥舞一番。

艾文虽然保持着贵族的基本礼仪,但光是要请马戏团去城堡表演这事他就起码说了数十遍。

唯有夏洛特双手搭着后脑,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和着几人,在他看来,这样的表演几乎没有任何新意可言。别的不说,光是恋爱这一故事的基本元素都没有,完全就像白开水一样平淡嘛!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能被这样简单的故事感动的。

“哎,你们说,湮灭三圣、湮灭三圣的!那其余两圣到底又是谁啊!”

小公主斐雯丽皱着秀眉,食指点着嘴唇提出疑问,她总算发现了故事的奇怪之处。

“这个问题问得好!以你那贫乏的大脑,总算也注意到这个细节了啊!”夏洛特忍不住吐槽道。

这才是夏洛特怀疑这个故事真实性的最大原因!

既然是三圣,那其余两圣是谁?虽然故事中可以看出是一男一女两名法师,但他们的名讳却暧昧不清。有人称他们格兰杰的,也有人称他们克莱顿什么的,反正每个地方的版本不一。和克劳迪恩一比,他们妥妥的成了陪衬,连名字都在历史长河中被洗刷得干干净净。

“这、这个……你长大后就会懂的。”

艾文总算从狂热中恢复,他摸了摸鼻梁,脸色似乎有些尴尬。他似乎也意识到,这个故事或许只是克莱德曼家族编织的、关于他们统治神圣性的谎言罢了。

“什、什么嘛!夏洛特你在鄙视我吗?哼!连艾文哥哥都……”

跳着脚表示抗议的萝莉突然停止了声音,她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胸口,在那里,一根颤抖着的箭头直直刺穿了她的心脏从前胸冒出,嫣红的血液浸湿了她那猎装上的蕾丝,斐雯丽感觉自己脑袋嗡嗡作响,视界在发黑,根本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下一秒,这个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小女孩就失去了意识,直直地往地上摔倒。

“斐、斐雯丽——”

夏洛特下意识地接住了他的妹妹,看着她娇小的身躯在自己的怀里抽搐,他大声喊着她的名字,想要让她睁开眼睛。一时间,他有种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倒错感。

——搞什么啊,明明刚刚还在愉快地斗嘴,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啊?这是梦吗?一定是梦吧!我还在梦里没醒来吧!

“别开玩笑了啊!这是恶作剧吗?一点也不好笑啊,该死的,你给我醒醒啊!斐雯丽!”

夏洛特大力摇动着怀中女孩的身体,但她根本没有一丝反应,嫣红的鲜血逐渐在泥土上铺开,就行娇艳的花儿开放在污浊的泥土之上。艾文身上挂着的商品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落地,他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呆愣愣地向斐雯丽伸出手。

“哼,懂了吧。如果反抗就是这样的下场,克莱德曼家族的渣滓们,乖乖的束手就擒,我或许还能饶你们一命!”

足足两米多高的壮汉扛着一把巨大的战斧从阴影处走出,他袒胸露乳,脸上满是疤痕与神秘的纹身。男人光着头,脸上露出如同猛兽捕猎般的凶恶笑容。

在他身后,一群黑衣人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他们面无表情,一个个就像没有灵魂的人偶般冰冷漠然。其中一个黑衣人举着一把长弓,看得出来,就是他拉弓将正兴奋讨论的斐雯丽射杀。

夏洛特愤怒得失去了理智,他锵地一声拔出佩剑,将剑尖牢牢指向举弓的黑衣人。虽然一直欺负着妹妹,但是他却比谁都要宠爱这个可爱的妹妹,哪怕是个人见人厌的捣蛋鬼,但在他的心中,却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他的家人!

“居然敢伤害斐雯丽,我、我要杀了你——”

“等等、夏洛特——不要啊——”

艾文还没来得及阻止,夏洛特就像一阵风般窜了出去。身体内澎湃的魔能响应主人的呼唤有节奏地潮汐,魔能反馈到自身,让夏洛特的各项素质有了极大的飞跃。那是钢铁之躯的武技在体内闪耀!

虽然说着没有金手指,但克莱德曼的纯正血脉又何尝不是最大的金手指呢?常人要成为一个优秀的战士,觉醒魔能就是最大的障碍,而对夏洛特来说,这样的障碍却几乎不存在。

佩剑以突刺的攻击直刺长弓手,那是放弃任何防御的攻击方式。黑衣人似乎没预料到一个年仅12岁的小鬼居然会有如此强劲的实力,他呆呆地看着冲刺的夏洛特,甚至忘了躲避。

锵——

长斧狠狠地砸在佩剑上,如同洪水般沛然的力量侵袭夏洛特全身,将他狠狠地摔倒泥泞的地上。关键时刻,光头疤脸男出手,仅仅一击就将夏洛特击飞。

“了不起,该说真不愧是流着克莱德曼血脉的杂种吗?居然在小小年纪就有了二环剑士的力量。”

疤脸男一脚踩在夏洛特脸上,狠狠地用脚掌碾压着他的侧脸,泥土与垃圾不可避免地被吞入口中,夏洛特保持着屈辱的姿态,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眼前的仇敌。

“夏洛特——”

艾文见到夏洛特受辱,也紧跟着拔剑冲了上去。

相比夏洛特他更加冷静,他微微弯腰躲过了疤脸男的横斩,却在发动攻击的前一秒遭到了疤脸男的拳击。仅仅是简简单单的挥拳,艾文便如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上的他脸蛋红肿,从口腔中不断地吐出鲜血。

“不过,区区的二环剑士难道就想胜过我吗?愚蠢的小杂种!”

他发出肆意的狂笑声,双目赤红的男人如同恶鬼,不断地用鞋尖碾压着夏洛特的侧脸,也让夏洛特的心情跌入了谷底。

居、居然是屠夫!夏洛特听过他的名字,那是北方草原上的强悍战士,高达七环的顶尖战士!

——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拖着艾文和斐雯丽翘家,哪怕带上护卫的话,这样的情况也不会发生了!是我、是我害了他们啊!

“把他们给我带回去,至于那个女孩,就把她扔到下水道好了。我倒要看看,埃罗萨大公知道后会是怎样的表情。”

——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如果、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我一定……

砰!这时,屠夫狠狠地踹了夏洛特一脚,让他的思绪就此陷入了黑暗……

夏洛特猛地睁开眼,他的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他环顾周围。眼前,是一栋木制的二层房屋,他正走在老旧的楼梯上,楼下是店面的大堂,因为是清晨的缘故,大堂内并没有什么顾客。

一个有着苍青色头发的酒保正在柜台后擦拭着酒杯,一层大厅的角落里,有着靓丽金发的小萝莉正鼓着包子脸向黑发的温和少年抱怨着什么,她似乎注意到了夏洛特的到来,立刻发出‘哼——’的尾音,同时将头狠狠地甩到了一边。

在大堂另一侧,有两个女侍正望着黑发少年窃窃私语,那个和自己有着相同外貌的哥哥猛地起身,于是女侍们便发出压抑的惊呼,然后大胆地向他释放某种信息。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明明应该在通往马概的小道上遭遇了袭击,而现在……他却身处清晨的旅馆之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