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必有我妻 《三人行必有我妻》第一章   相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沈平仪傅梦璐小说名字叫作《三人行必有我妻》,提供更多沈平仪傅梦璐小说,沈平仪傅梦璐小说名字。三人行必有我妻小说沈平仪傅梦璐摘选:沈平仪,高中二年级。这三个小女生可说是死忠兼换帖,一路从初中同班同学到同个高中。沈平仪听…...

沈平仪傅梦璐小说名字叫做《三人行必有我妻》,这里提供沈平仪傅梦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三人行必有我妻小说精选:四月末。 和煦阳光洒满大地,柔柔春风轻拂黄沙,翡翠般缤纷落叶飘零。三双足在树下成犄角之势,长长两脚平伸,半裸小腿肚的尾端两只黑皮鞋左右悠哉晃动。另一双足曲膝往内缩,黑裙几乎把小腿肚全遮掩,拼拢的大腿上搁著书本。第三双足则完全隐没,连鞋影都不见了。 “可乐、pass。”其中一双足的主人轻脆地发声,同时伸出左手准备迎接,很快地便得到满足。 “乖乖、pass。” “乖乖、pass two。” “可乐、pass round。” 短短的半个钟头内只闻pass来pass去。间有…

四月末。

和煦阳光洒满大地,柔柔春风轻拂黄沙,翡翠般缤纷落叶飘零。三双足在树下成犄角之势,长长两脚平伸,半裸小腿肚的尾端两只黑皮鞋左右悠哉晃动。另一双足曲膝往内缩,黑裙几乎把小腿肚全遮掩,拼拢的大腿上搁著书本。第三双足则完全隐没,连鞋影都不见了。

“可乐、pass。”其中一双足的主人轻脆地发声,同时伸出左手准备迎接,很快地便得到满足。

“乖乖、pass。”

“乖乖、pass two。”

“可乐、pass round。”

短短的半个钟头内只闻pass来pass去。间有一阵急惊风扫落凤凰木的小叶片,纵没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美声,却像调皮的绿色小矮灵满天漫舞,其中有些不安份的精灵悄悄地停憩在三本泛黄的扉页上。三双足的小主人,一个嘛随口一呼把它归还给大地。另一个则爽利地把书本一倒,小矮灵便吃痛地跌在黄土地上。再一个呢?宛似处罚不乖的小阿用手轻撢书页,小矮灵便自动跳回归处。

“啊….”有着圆脸的小女生伸伸懒腰,把盘坐着的双脚尽量伸直,满足地说道:“终于看完了,这次叫我第一名。佳雪你还有多少?”

被唤为佳雪的小女生,推推鼻梁上的镜架,“你别吵,烦死人了。”脸埋在扉页中抬都没抬。

圆脸的小女生碰了一鼻子灰,挪挪屁股往另一个女生方向探过去,“梦璐,你也快看完了吧?”

肤白似雪略显苍白的傅梦璐虽然也没有抬头,却语音温柔地回说:“嗯,还差几页。你小声点,免得佳雪不高兴。”

圆脸的小女生名唤沈平仪,高中二年级。这三个小女生可说是死忠兼换帖,一路从初中同班到同个高中。沈平仪听了,耸耸肩随手拿起散落在地上的塑胶包装,探探袋底,“咦?”她接着拿起整包乖乖”倒头栽”,“没啦?”最后讪讪地将目标转移至可乐瓶,结果,“什么?可乐也清洁溜溜啦。”

“叭嗒。”一记沉重响声落在她的头皮上。

“哎哟,好痛哦!你那本可是武侠的,很厚啊知不知道?”沈平仪抚着头皮边抱怨说,眼角瞅向打人的祸首。

“知道啊,要不然我会用它敲你,我从不做”了工”的事情。你那破锣嗓子简直就像鸭子叫很难听啊,还在那里哀哀叫,让我们的耳朵活受罪。”古佳雪骂人的嘴皮子可不是半吊子功夫,是一流中的顶流。

“你干嘛说得那么难听,你没听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嫌弃孝之始也。”吗?要不然,你下次到我家的时候就跟我妈抱怨好了,这可不关我的事,人家我也是深受池鱼之殃。”沈平仪的嘴上功夫,在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熏陶下亦不是盖的。

“哟,池鱼之殃都用上了,进步了不少嘛!”古佳雪边转身向后拍打黑裙上在屁股地方的两坨黄土印,边漫不经心的回说:“可是人家不是又说,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随意篡词,自以为厉害啊。”

“古佳雪…”沈平仪虽然知道她向来嘴巴刻薄,心里绝没那个意思,但在此豆蔻年华,最在乎的莫不是外表的种种,偏偏找她最在意的事情刺,不能原谅。“哼,大眼蛙!”她老实不客气的回敬她。

“什么?有种你再说一次。”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人的嘴是愈磨愈毒了。”傅梦璐老逃不过当这两个人的和事佬,她赶紧起身,贴近佳雪身边腻着她撒娇:“不气了好不好?平仪只是不会说话嘛!”傅梦璐不得不偏心于古佳雪,惹火平仪顶多算是锋面扫境,换成佳雪那可惨了~超级台风啊,谁受得了!

沈平仪全身打了几个哆嗦,心想梦璐大概无人出其右了。不过,另一头的古佳雪却受用得很,“看在你的份上,本小姐就大人大量吧!”她仍心有未甘抛个白眼给沈平仪,暗示她下回小心点。然后伸出两掌说:“都还来吧!下次要借些什么?梦璐你先说。”

“下次看岑凯伦的吧!你随便帮我挑一本,你的判断我相信。”她那像出水的眸子这时熠熠生光。

“你也知道我只看封面的,不好看可不能怪我哦。平仪,你呢?”

沈平仪嘿笑二声,整个人兴奋地跳跃过去,完全忘了她刚才是跟哪个人吵架了。“呃~听说双星奇缘很好看,里头的主角是一对帅毙的双胞胎男生是不是?你看过了没?”

“看过了啊,还可以啦。”古佳雪推了推眼镜,一付老学究的样子。

“真的,那么就它了。”圆圆的缀上几颗小红痘的脸,很努力地仰颈涎在古佳雪面前。

“你哟,变心比翻书快,千面女郎不是还有十几本你还没看过吗?啊,这颗痘子好大,我帮你挤。”古佳雪说话的当下,手便长了过去。

沈平仪好似看到两条毒蛇般,急如箭矢往后倒退,两手啪一声捣上自己的脸颊,急叫:“妈啊,千万不要。你那么粗鲁,上次挤得我好痛不说,还留下一个疤呢!有梦璐帮我就好了。”

“嗟~好心给雷亲,我都不嫌它恶心了,还被你嫌粗鲁。~有够鸡婆的。”古佳雪无意识的挥挥手,颇有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之叹。

“对、对,这种恶心叭啦的事怎么敢麻烦你这个大小姐的玉手。时间不早了,我们散了吧?”沈平仪巴不得她嫌弃赶紧逃命。三人当中只有她一个人会长痘子已经够可悲了,怎堪再被人蹂躏荼毒。她古大小姐只不过想享受挤出来瞬间的快感而已,不要以为她会好心。记得上回她得逞后,乐得拍手大叫,根本不管她在那几秒钟中内痛得唉唉叫的哀嚎声。隔十来天后,她发现那片焦土还留下被虐待的痕迹,便咬牙发誓说:“从今天开始,若再让那个小魔女帮我挤一次痘痘,我就不姓沈”。

傅梦璐把卡通表凑近眼看,“哎呀,快六点了,把书包收一收,咱们快回家吧。平仪,今天麻烦你载我,你骑得比较快嘛。”那两人的家住得近,所以是一同共进退,连脚踏车都省去一辆。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你家的青菜应该快没有了吧,我明天带一些过去。”三人联袂快走,进了车棚时,沈平仪似乎想到了什么,侧身对古佳雪说:“上次说的事怎么样?”

“什么啊?没头没脑的。”古佳雪正弯腰把钥匙插入车锁的孔洞,抬起眼视线越过镜框上缘,看得沈平仪的面孔模模糊糊的,脑袋里也是浆糊一团。

此时沈平仪已经将脚踏车从车架中牵出来,傅梦璐火烧屁股急着要回家做饭,催着帮她说:“就是去看那个大帅哥打篮球啦。”

“那个孙越彬有什么帅的,你真没用。好啦,去就去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妈生你的时候大概忘了给你一副胆子。”古佳雪对沈平仪会暗恋那种过份好看的男生有点颇不以为然。

这时候两辆轻巧的脚踏车载着青春洋溢的小女孩滑下坡道,沈平仪回眸全身笼罩在橘黄色的光晕里,笑咧嘴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星期六下午两点,不要忘了。”然后回头对后座的梦璐说:“你也要来知不知道?”

“知道了啦,你这只思春的小猫。啊….你小心点。.”沈平仪故意摇晃车把手使车身摇晃,让一向胆小如鼠的传梦璐惊吓出声,谁叫她说话那么损人,什么思春嘛,人家只不过纯欣赏而已。

“嗨,佳雪。今天历史小奔你看完了没?”沈平仪昨晚不小心瞇了下眼结果一觉到天明,她现在可说是悔不当初,想找个人来一起垫背。

古佳雪牵着车子,用小猫刚睡醒时慵懒的语调说:“你一定没看,才会这样问我。”

“当然是这样,她啊每次作贼心虚都先探人家的底,这招常用自然不~打~自~招。”傅梦璐在一旁窃笑搧风。

“哎啊,其他科我就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历史那个千年老怪说话总是七刮八讽的,很受不了啊,老爱拿成绩比来比去,上次还当全班的面假惺惺说:“沈平仪啊,你的成绩不是一向都顶好吗?怎么这次才考八十五分,没办法把成绩维持在一定均在线对联考很不利哟!你看看人家傅梦璐每次都保持在前三名,这种均线才能当联考的常胜军嘛。”恶!”沈平仪吐出**,并把教历史的王老师尖酸语气学得微妙微肖,惹得古佳雪与傅梦璐不觉莞尔笑之。

三人边走边打诨说笑,笑容都还清楚地挂在脸上时,便听到一声命令:“沈平仪,你停下来。你们两个继续往前走。”一袭绿色军装把韩教官妆点得威仪十足。

她们的脚步自然同时停了下来,彼此互望一眼,虽然不明白韩教官点名平仪的原因,但在学校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此三人像连体婴一样,怎么可能会单独撇下沈平仪呢。理所当然最爱出风头的古佳雪先出声了,“教官,沈平仪有什么问题吗?”

“古佳雪,这里没你的事,快进教室去!”韩教官耐下性子再对古佳雪下一道同样的命令,然后指着傅梦璐说:“你也一样。”

“教官,沈平仪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我们早上还有历史小奔呢!”说完便示眼给其他两人,叫他们一起闪、不用管她的意思。

“啥?还蛮有义气的嘛!要是都用在读书上面该多好。”韩教官让一个学生在她面前跩成那样,心中的不是滋味可想而知,偏偏古佳雪有强力的后台,加上她本身的才华,在学校各单位走得开。她只好指指沈平仪的裙子说:“你看看自己的裙子,膝盖头都快遮不住了。没人家的腿长,还学人家穿什么短裙?!”这个韩教官平常说话就挺教人讨厌的,不是抓头发便是斤斤计较裙子的长短。

“啊..”沈平仪惊呼,想到自己一时疏忽,忘了这周轮到“老妈子”韩教官当值,没有把裙襬实时放长来。她有点羞窘,扭动身体拼命用两只手试图把裙襬给拉长,看着两旁川流不息的学生越过他们时全往自己的身上瞅来,窘得她头差点亲到胸口。

“拜托,韩大教官,你鸡蛋里挑骨头是不是?沈平仪长高了嘛,我们还在发育期啊!再说,我们是来受教育的跟裙子长短有什么关系?难道穿迷你裙的人都不会读书。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古佳雪激进的想法,在封闭的高中生活简直离经叛道。

“佳雪。”傅梦璐扯扯古佳雪的手臂,如此正面相冲顶撞师长,肯定下场惨烈。

“~你竟敢公然出言顶撞师长,难道你受教育十几年是白读的吗?会把你的话一字不漏的写在报告里,你等着看吧。”老妈子教官果然怒不可遏。

“随便啦,反正我为校战功彪炳,你若高兴多记我几个大过也行。”她的话与桀傲不驯的态度当场把韩教官气得全身发抖。

她们三人在走进教室前沈平仪忍不住嗫嚅说:“喂,何必呢,忍一忍就过去了嘛!傍且…我有错在先,这样子不太好吧?”罪魁祸首的沈平仪内疚不已,她知道古佳雪这样做全是为了想把教官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只是方法太激烈了吧!她的心脏可负荷不了。

“对啊、对啊,你的冲动早晚害死你。”傅梦璐连忙附议。虽然古佳雪不会因为这次破了她记过的记录,但导师那一关,她一想到就头痛得很。

“哎呀,话都说出去了。而且就算是教官也不能做人身攻击啊,她说你腿短还爱现啊,有够”刻”的。我跟你说,是厉害的老师便用一长串的道理来说服我们,用校规?呸,下三流。”古佳雪满脑子的奇怪想法,很吸引人却叫人吃不消。

果然,中午吃完便当不久,沈平仪和傅梦璐便被沈导师传进了办公室,唉~逃不过的劫难哟。

待此二人回来后,义字摆中间的古佳雪便趴在傅梦璐的桌子上问:“怎么样?耳朵生茧了吧?!”沈平仪这时当然也赶来大吐苦水。

一向好脾气又温柔的傅梦璐,忍不住用一指神功戳往古佳雪脑袋,“你哟,害人不浅。每次都这样,你闯祸我们替你挨轰炸。”

“是咩,我们导师除了这招借刀杀人以外,对你什么办法也没有了,可怜喔!唉我们差点被口水淹死,你知不知道?求求你受教一点嘛,当个好宝宝,免得我们受苦受难哟。”沈平仪说得义愤填膺,外加旺盛的演员戏胞,简直忘了古佳雪到底是为了谁出头的。

古佳雪”嗤”出声,翻翻白眼,推推那老是滑下来的大眼镜。“~平仪,这种话你说得出口。好啦,放学后请你们吃冰,补补你们为我所受的苦,总可以了吧?!”

“啊!这才差不多。”爱吃的沈平仪马上举双手附和,两眼发出“钻石、钻石亮晶晶”的光芒。

“可是我..”傅梦璐还没说出口,沈平仪便打断她说:“别可是了,十五分钟内就可以解决一碗冰,今天我载你嘛!”平仪最受不了梦璐每次遇到好康的总是为了家里来泼她冷水,对付她,她自有一套,并暗笑我们三个互为对方的克星,凑得刚刚好。

“好啦,你这个爱吃鬼,常让佳雪请客不会不好意思吗?”傅梦璐对沈平仪的贪嘴当真没辙,偏偏古佳雪生性大方,唉,谁叫她是个千金大小姐。多年来,大伙出去凡是用到钱的地方总象是佳雪的责任似的,那个平仪也从来不会脸红啊。其实自己也没脸说人家,家境困难的她就算想摆阔,也没门。

“好姐妹就是要有福共享有难同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嘛,你老是那么小家子气干嘛。”替沈平仪回答的是古佳雪。看吧,果然如此。自己常常一片好心,反而落得古佳雪的数落。她啊,武侠小说看太多了,满脑子义字当前、不畏强权,搞不好将来还会仗剑行义去闯江湖呢,她若生在古代该多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