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必有我妻 《三人行必有我妻》第六章  双方误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孙越彬平仪小说名字叫作《三人行必有我妻》,提供更多三人行必有我妻孙越彬平仪,三人行必有我妻孙越彬平仪小说。三人行必有我妻小说孙越彬平仪摘选:孙越彬做了什么不所以做的事吧!?不然的话宇宙无人能敌超级大恰女怎么会避口不谈…...

孙越彬平仪小说名字叫做《三人行必有我妻》,这里提供孙越彬平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三人行必有我妻小说精选:“说来听听嘛!你就真的乖乖的跟他一起看完电影?”沈平仪与傅梦璐磨了她一个早上还是套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你烦不烦啊?多吃饭少说话。偌,这片鱼排给你吃。”古佳雪为了堵住那张聒噪难休的口下了重本。 “哦,谢谢。”沈平仪边大口啖下去,边挪出空间含噜地问:“我看确实有鬼哩,否则我们佳雪什么时候会避谈一件事了呢!你说是不是呀?”这句问号当然是发向梦璐而去。 “算了啦,逼她有用吗?”两人从早自习一逮到空档便唱上一段双簧给佳雪听。 “也对,可能…

“说来听听嘛!你就真的乖乖的跟他一起看完电影?”沈平仪与傅梦璐磨了她一个早上还是套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你烦不烦啊?多吃饭少说话。偌,这片鱼排给你吃。”古佳雪为了堵住那张聒噪难休的口下了重本。

“哦,谢谢。”沈平仪边大口啖下去,边挪出空间含噜地问:“我看确实有鬼哩,否则我们佳雪什么时候会避谈一件事了呢!你说是不是呀?”这句问号当然是发向梦璐而去。

“算了啦,逼她有用吗?”两人从早自习一逮到空档便唱上一段双簧给佳雪听。

“也对,可能孙越彬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吧!?要不然宇宙无敌超级大恰女怎么会避口不谈,吃了哑巴亏的机率很大哦!你没看到那天孙越彬拉她的时候表情多可怕啊!”

“既然这样,就不要再问了嘛,免得佳雪面子上挂不住。”

“不过嘛…”沈平仪铜铃大眼转了一圈说:“还有另一种可能也说不定哦….”

梦璐左手端着便当盒,右手持筷停在半空中,一副等待答案的猴急样。“啥?你怎么不说下去。”

“怕挨揍。”平仪将眼珠子斜调到右手边,那是古佳雪的方位。

梦璐一听,整个头往前凑近,平仪的头也实时贴近梦璐的额颡,“你小声说。”

“你觉得会不会是佳雪”暗爽在心内,惊咱两人闻香”,所以才不讲…噢.你干嘛打人.”平仪的头顶吃了一颗大暴子,谁叫她”不好好”小声说呢。

“你以为我的本地话造诣没有国语好吗?什么叫做”暗爽在心内、惊人闻香”?”古佳雪觉得好笑又生气。

“本来就有这个可能嘛!梦璐你说。”从头到尾的双簧都一起唱,怎么也得拉她一起下水。

“这..”梦璐本来可以撇个干净,可是这会平仪的眼光会杀人喔。“我..”怎么办?承认得罪佳雪,不承认,得罪平仪,手心手背都是肉啊!最后她心一横,“哎呀,你就跟我们说一下嘛,免得我们在哪里猜来猜去,反正早晚我们还是会知道啊!巴算你跟我们承认你喜欢孙越彬,我们也不会笑你嘛。”

“你们哦~太闲了啦。那个蛮夫~我会喜欢?笑死人了。平仪你爱就捡去配,我呢,是跟他有三世冤仇,你们放八百个心。”古佳雪说得牙痒痒的,连想都不愿去回想那天在电影院发生的糗事,何况要她说出来呢。

平仪边揉头上小包边纳闷地说:“太诡异了,听你的口气,难道那天你吃上大亏了?”

“什么啦..”古佳雪当下装作没事的样子,漫不经心地随意扒饭,想草草结束这个烦人的话题,“我说没事就没事,我像那种吃了亏还闷起来的人吗?快吃啦,午睡时间到了。”只是她这时最不愿意浮出的画面居然跳映在她脑海里,使她脸色泛出红艷,泄露出心底的祕密来。原来那天孙越彬怕她落跑,到电影散场前都还一直拉着她的小手,古佳雪整场频频使力抽手,但无奈力气小,加上爱面子,不敢在电影院当场发飙,结果她足足在黑暗里搥心肝二个钟头。两人最后又在电影院门口大吵了一架,也没占到什么便宜,简直让她那晚彻夜失眠啊。

“有鬼极了。”平仪与梦璐互传的眼色就写了这四字。

三张犹似黑瓜子皮紧贴在一起,断断续续传来“吱吱喳喳”。

“我今天带来新货,怎样,可不可以验收?”

“真的?尼罗河女儿吗?”

“不好吧?!过二天就要模拟考了。”

“哎呀,瞇一下而已,六点以前准放你回家嘛!”

“最近我老觉得心头怪怪的,有点罪恶感啊。大家每天都在死K活K,只有我们还在堕落好像不太好,我想….”

“你别胡思乱想比较重要,看点课外书就被你说成堕落太严重了吧?!”

“对咩,调剂一下而已,你功课那么好还担心呀!我还想去做一件更刺激的呢!怕你受不了,才忍下来说。”

“说看看嘛!”平仪露出兴奋的眼神。

古佳雪把头压得更低,其他二人像孪生姐妹般也跟着移动,声音几不可闻。“我想到地下冰宫看看。”

“哇..”这一声哇还没出全,沈平仪便用手捣上自己的嘴巴,黑眼珠滴溜溜往四下同学张望,呼吸急促了起来。“你早点说嘛!唉我忍那么久,我听十班的阿妹说那儿好刺激哦!”

傅梦璐紧着声带,声音带点干涩说:“拜托你们,被抓到就死定了。而且教官不是说那种地方有很多不良少年,很危险啊!万一….哎呀…你们脑袋洗洗,当做没这回事好了。”

“我就知道提也是白提。”

“我是为你们..不..为大家好,光”地下”二个字听起来就有点恐怖。”她冷不防地微颤。

古佳雪早知道梦璐一定会跳起来反对到底,直接把眼光落在平仪的身上,“就你和我,敢不敢?”

沈平仪平日总嘲笑梦璐生个”鸟仔胆”,这时她脸上犹豫的表情,倒把她以前的大话吞回去。“怎么,吓破胆了?”

“你别激她啦,我不准你们撇下我自己去,不可以,不可以啦。”她像一个娇娇女般地撒泼起来,别有一番味道。

“对啊,我们一向做什么都三个在一起,把她丢下来会恨死我们的。”有人抬了梯子来,她不下不就是举世无双的大笨蛋吗?

“你不用管她,先说敢不敢跟我一起去再说。”

就在三人屏息以待时她们头顶突被劈下一句,“古佳雪,外找。”

“~吓死人了。”平仪与梦璐不约而同做着抚胸口的动作。

古佳雪先取笑她们一下,便随意问说:“谁找我?”

结果班上第一号大喇叭林羽菁丢给她一个暧昧不已的回答:“你的孙越彬同学。”那个回答还不打紧,重点是她回答时的表情,根本是在说:“**,你的小情人找来了!”

此时,古佳雪双手紧握成拳,火山熔岩直逼往胸口奔流,咬着牙说:“谢谢你喔。”暗地里却骂一句:“大三八,你眼红啊!”她逼自己不向门口的方向看一眼,直盯着平仪问说:“说啊,敢不敢跟我一起去?”

“你….”

“你什么?直接回答,敢还是不敢?”

沈平仪没见过古佳雪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她想自己今天注定要扫到台风尾了,只好硬着头皮回说:“敢,有什么不敢的,你说去我就去。”

只要还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对,所以三个人就好像躲在台风眼里一样,看似无风无浪,实则危险之至啊!六只眼睛硬是找不到可以安心的落点,幸好对方又出招了。“喂,古佳雪,外头有人找你。”这回换上班上的乖乖女沈婉婷代阵,她一如往常面无表情,平仪二人呼了口气。

此际气氛尴尬到了极点,自从三人从初中开始变成好姐妹后从未感到如此痛苦过,梦璐无诽受。“不管他,也解决不了事情,是不是?”她语调那样地柔、那样地轻,那样地一语中的。

不论谁娶了梦璐一定会很幸福,不管你心中有多大的委屈与愤怒,听到柔若无骨、沁人心脾的软语,都得把火气降下三分再说。古佳雪暗忖:“自己一定是坏事做太多,终于撞到鬼了。”

“你帮我去跟他说:不要再来打扰我好吗?”梦璐当然得去,也一定要去。

“他走了吗?”提问的是沈平仪,对于孙越彬,她总无法不当回事。

梦璐点点头,苦笑着说:“嗯,他听了我的话以后先有点惊讶的样子,然后哦了一声才说:“我知道了。”接着就走了。我看他头垂得低低的,有点可怜呢!”

“你的心就是软,这有什么好可怜的,哼。”古佳雪对这种无聊男生根本是厌恶到家,没说他活该已经算客气了。

平仪不由自主地心揪,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奇怪,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他喜欢人家,人家又不喜欢他,干嘛没事绕圈子玩啊,可见要两人相爱好难哦!她摇摇头,想把这些不该的、纷乱的思绪甩掉。

“你干嘛摇头啊?”平仪被梦璐一个肘膀打醒。

“没..,没事啦。”她急忙为自己的闪神掩饰。

“好了啦,不要再说那些臭男生的事了,放学后照计划行事没问题吧?”

“喂,你们看。”古佳雪将眼光落往站在高冈上的男纠察生。

平仪与梦璐不懂佳雪要她们看他有什么用意,很普通的男生啊!“不怎么样啊,土土的。”

“你啊,想男生想疯了,谁叫你看他长得怎样。你们不觉得那些教官好好笑,找个那么矮的男生当交通指挥站在路中间,摆起来有够难看。当一个指挥不是要人家看得到才能指挥吗?那么矮又瘦,偏站在冈上,好好笑哦!我要是他才不敢站那么高自暴其短呢。”

听她这么一说,那两人同时转回头去认真看了一会。“这倒是,你不说我们还没注意到呢!是有点怪怪的。”

“不过你可不要笑他,能在我们学校当上纠察的一定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既然要品学兼优呢,就没办法十全十美啦,我记得高二上梦璐不是也被沈老师叫去问愿不愿意当纠察吗?”平仪转向梦璐问。

梦璐腼腆笑了笑,“对呀,不过我没那个胆子就拒绝了。”

“奇怪了,老师怎么没找我?”

“噗!”平仪笑得口水急射而出,还用手去擦拭嘴角残渍说:“拜托,谁会那么笨拿块大石头往自己脚上砸啊!你这尊大菩萨还是少请为妙。”

古佳雪赏了她一个大白眼,“我有那么糟?”

“不是糟,而是很麻烦。”

“喂,你们看。”这次换梦璐使眼色。

古佳雪被远方强烈的电流触激,赶紧调回目光,急烈烈地说:“他有什么好看的,你少无聊了。”

“我是不想看他啦,可是从刚刚我就发现他一直朝我们这边看啊!”

“哎呀,快走啦。”自从那日在教室门口赶走他,他便没再来直接搔扰她,只不过换了个方式折磨。人家说一动不如一静,无形的东西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力量,尤以默默的眼神为最。

“他又理了三分头,好帅,是不是又开始打篮球了啊?”沈平仪下意识地问出来,并不期待有人回答。话说回来,此时也没有人会有心思回答她。

“学姐,拜托啦,就帮我看一下下,我实在没什么信心。”

“我很久没画板报了,而且也没当社长很久了。你找现任的社长看不是比较好?”

“学姐是拿过县长杯冠军的人当然最有资格帮我看啊!拜托啦,只要半小时就可以啦,拜托、拜托!”

“好啦,佳雪,你看学妹那么有诚意,你就帮她看一下,学姐理所当然要照顾学妹嘛。”善良的梦璐出言推一把,她知道谁的面子都不够,就她一句话使得上力。

“好啦、好啦,五点钟我就去,你先回去吧。”她的脸色不是很高兴,现在她很怕再接触画画,那是一块泥淖,人工的大泥淖。

“你看起来不太高兴?助人为快乐之本,开心点嘛!”梦璐挽着佳雪的手臂摇晃,就像对小情人撒娇一般。

“你们看起来好恶心喔!你该不会不喜欢男生吧?!”平仪吐吐**,故意逗佳雪开心。

“死平仪,将来一定烂嘴巴。”梦璐知道平仪是在开玩笑,只不过这个指控太过严重与敏感。

佳雪笑了,“谁都有可能是同性恋,唯独梦璐不可能啦。”她说得斩钉截铁。

这下子两个人好奇极了,“为什么?”

“简单啊,在一起都快五年了她从没对我说过:“我爱你”,所以不可能。”说这话时古佳雪就是一脸欠人揍的表情,所以三个人就追打在一块,洋溢着最美最纯的笑声。

“笑得肚子好痛,跟你在一块就是笑不完。你看看今天才十几度,我还笑出汗来。”刚才三人嬉闹一阵,汗渍给逼了出来,“我没带手帕过来,梦璐你的借一下。”

“拿去。”梦璐肉白,经过血液染脂,漂亮得不得了。

“不过,说真的,梦璐一定要嫁给男生,如果她喜欢女生,我一定会哭死的。”

“我今天才知道你对我那么好说。”她笑容甜得腻死人。

“你现在才知道啊!”平仪的眉抽动了两下。

古佳雪看到平仪贼眼动了两动,便知道她话里有鬼,想了一下便笑说:“你被耍了还感激她啊,她的意思是怕你不喜欢我,反而去喜欢她,才会哭死的。”

“什么啊,太可恶了。”傅梦璐此刻的抗议声直入云霄,擎起拳头就要擂人,所引起的战圈只比上回小了那么一丁点。“哈……..”

校园里三叶槭树绿意盎然,古佳雪交互抚了抚双臂,天开始发冻,再过二个月就新年了,不自觉抬眼看了看灰蒙蒙的景色,感受一阵突袭来的孤独。就在脑袋一片浆白,自主神经却传来警戒讯号,她停驻步伐,发现自己正领受一抹凌厉的目光。

孙越彬绝没料到会在此时此地见到古佳雪,卡其制服、黑长裤、白布鞋、绿书包及一副厚重的眼镜,她一身索然笔直朝前踱步,目光无着,看起来那么娇小与苍凉。他过于稚嫩的脑袋无法猜测她正在想什么,他从相思林下看到她走过第一个篮球场,接着又走过第二个篮球场,而她却视若无赌完全没发现他的存在,此刻天色已黯淡,她怎么会独独留了下来呢?!

当她的目光撞上他的,她惊呆了嘴,同时往周身八方瞧去,发现自己竟走到操场边的篮球场了。她闭上嘴,习惯性推了推镜框,朝反方向走。

就她一个人,天赐良机,但他要说什么呢?!他知道她讨厌他,可是自己就是跟她磁场对了嘛。不管她在哪里,他总能找到她,然后看着她便离不开视线,就像现在这样。他的步伐紧跟在她身后三尺,却找不到话可以说。

她也知道他一直跟着她,却尽力去忽略他的存在,直进了车棚。她弯腰打开车锁,猛抬身便看见他抱着一颗篮球直愣愣的站在她眼前。他的身体挡住去路,但她今天不想吵架,也没有兴头吵,张开嘴淡淡地说:“请你让路。”

破天荒柔和的语气,却不带任何情感。孙越彬不得不让身,古佳雪当下并无迟疑立刻错身过去,就在两人交错的剎那,孙越彬低声叫:“古佳雪。”

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一声隐含的某种东西迫使她停下步伐。孙越彬并没有勇气回过身去看她是否停了下来,却也没有听到沉重的脚步声,他的心微颤惊喜,只背对着她说:“我只想跟你做个朋友而已。”

她嘴角淡淡地笑了,白痴都知道这是天大的谎言,“可是我不想,再见。”字字铿锵有力,她后悔末了那句再见,她应该说“不见”的,话却如覆水般难收。

他听后一股激动不能消化,她竟当面不留情的拒绝他,他刷地回身赶住她前头逼问她:“为什么?”

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这时天色早暗了下来,他长长的影子爬上她身体,原本平静的心湖被他一搅开始浮躁。“没有为什么,天黑了,请你让开。”

他将篮球改圈在左手,右手扯住她手臂急切问道:“这世界上的事都有道理在,我一定要知道为什么?”

她非常讨厌被人箝制,此生她最不需要的东西就数它了。同时更不喜欢他这时灼灼的眸光,在黑暗里显得刺目惊心,“放手,你真像一只蟑螂。”

“蟑螂?”他不明白自己身体哪一部分像蟑螂了?“什么意思?我长得一点都不像啊!”

“很像,像打不死的蟑螂。”

孙越彬爽飒笑了数声,幽默地回说:“是吗?那么,我最好开始祈祷蟑螂也分有帅跟不帅的二种。”

古佳雪被他的不要脸给逗笑了。孙越彬见了她的笑便忘了要答案,也许她笑过千万遍,唯独这次单单为他发笑,够了,男生其实要的不多。

古佳雪边走边嘀咕:“奇怪了,哪个大头找我啊?最近都很乖啊,该不会是头发?”她偏过头去瞄一眼自己肩头上的头发,又碎碎念:“不会才对,只要不离谱他们不敢找碴的。那么,该不会又要我参加什么比赛?…”

“喂。”古佳雪面前突有一只大手挥舞,“你像个老太婆一样在细细念什么?去训导处?”一听到学校广播,孙越彬可是用跑百米的速度赶来的。

古佳雪觉得自己苦命,怎么会惹上一个阴魂不散的恶鬼啊!

“你现在在心里骂我对不对?”他挑着如剑的眉问。

“知道就好。”

“怎么变胆小了不直接骂出来呢?”

“没力了啦,对一块粪坑里的石头要骂什么!”她觉得每说一句话都在浪费时间,加紧脚下步伐往行政大楼去。

她本性犹存,嘴毒辣得很。他赶紧亦步亦趋,“别这样嘛,放春节那段时间我们一起去市立图书馆看书好不好?”

“不要。”

“为什么?”

“没空。”

“你要出去玩吗?”

“对啦。”

“去哪里玩?”

“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怎么会知道那时候没空?”

她停了下来,然后瞪着他吼道:“你敢再问一句,试试看?”实在有够烦人,顶级”白目”的男生。

她的笑很珍贵,可他却更喜欢她发脾气时的生气与味道,此刻他噤若寒蝉,但仍油条地一路跟到底。自从那天傍晚相遇后,他发觉自己竟有点了解她,她呢是属于刀子嘴豆腐心那种,正因为如此自己似乎陷得更深了。

训导处门口杵着一位身高不到一米七,又干又瘪着蓝色军服的中年男子,尖嘴猴腮套在他身上恰如其分。“你们倒一块来了,也好,省得我分头找。进来办公室说。”

“坐。”教官个头小,音量却高亢。

惨了,竟然是总教官找,她把狐疑的眼光瞟向孙越彬,隐约感到事情不简单。当然此刻孙越彬也盯着她瞧,心里忐忑不已。

“知不知道我找你们来做什么?”

两人摇摇头。

总教官笑了笑,但那种笑意让人感到一阵寒冷。“也没什么,我最近常常听到不少同学在谈论你们两个人的事,有点好奇,所以找你们两个来问问看。”

原来如此,纸终究包不住别,尤以两人在学校的知名度而言,教官这时候找碴还嫌慢了呢,大概有所顾忌吧。

总教官见他们两个听他说话时皆表现得镇剁常,便想:是传言有误呢?还是他们视校规如无物?他坐挺了身子问:“我想我常常在升旗时对你们耳提面命,千叮咛万嘱咐-本校严禁同学们交男女朋友,你们应该都没忘记吧?”

平常两人像死对头,这会儿默契却挺好,点头动作一致外,连心中的想法都一样:“知道又怎样?历年来交男女朋友的学生压都压死你。”

“很好,那么,我相信以后应该都不会再听到有关你们两个人在交往的流言,你们都是本校优秀学生,应该听懂得我在说什么吧?!”事情竟然如此顺利,大出他意料之外。

古佳雪其实并不赞同禁止男女交往的狗屁校规,但她本来就没有与孙越彬交往,事不临头才懒得跟教官辩,就不置可否,当做听一场聋哑剧算了。

对孙越彬而言就不是如此了,他即刻出言问道:“教官,我不明白何谓男女朋友?何谓男女交往?你可不可以解释一下呢?”

“这..”总教官打个突,但十几年教官也不是白干的,“我知道我们是男女合校,在校园里男生与女生总难免会有所接触,教官我并不反对男女生有正常的社交活动,但对进一步的交往便没办法苟同。读书是你们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如果因为谈恋爱分心,考不上联考不仅对前途有很大妨碍,更会打击到你们爸爸、妈妈和师长们对你们的期望,所以校方才会规定现阶段同学不可以交男女朋友。当然所谓男女朋友,通常是指男女生谈恋爱在交往。”

他前面讲了一堆废话,大概十几年来内容都没变过吧!不过,孙越彬很高兴教官的回答,“所以说只要不谈恋爱就不违反校规了?”

“当然,你们这时候心智都尚未成熟实在不适合太早谈恋爱。”总教官不忘再补一句废话进来。

孙越彬冲着古佳雪笑道:“看吧,连教官都不反对我们交朋友,你干嘛不跟我交朋友呢?”

总教官傻了眼,教了十几年书,第一次被学生当面将了一军。

“奇怪了,我要不要理你干教官什么事,看你一脸獐头鼠目,干嘛跟你做朋友啊?!”古佳雪旁若无人般直呛着他说。

“你眼光有问题啊?!我长得这样”飘撇”搁”烟投”居然被你说成獐头鼠目,教官你说,是不是她眼睛有问题?”

世界反了,他脸涨成紫青色,事主变成公亲,厉喝道:“你们够了没?当着教官的面打情骂俏成何体统,原来我刚才讲的话你们左耳进右耳出。”

“没有啊,刚才教官所讲的每一个字我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现在学生面临交友上的挫折,当面求助于教官,有什么错呢?教官干嘛那么生气。”孙越彬古铜色的肌肤映衬起些许轻挑的意味。

古佳雪打量起孙越彬,接着古灵精怪的眼神又盯上总教官,向来叛逆性重的她,这时不看好戏更待何时。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刚刚不是说过本校绝不允许你们交男女朋友,你现在是公然在挑衅校规吗?”总教官嘴上无毛却令人感到一阵飞扬震憾。

“没有,教官你这个误会太大,我绝没那个胆子。我不过是希望你能帮我证明一下我长像正常而已。而且我并没有要交女朋友或者谈恋爱啊,如果教官你哪天抓到我正在”谈恋爱”的话,我一定会乖乖的接受校规处份,绝无异议。”好一番义正严词的剖白啊。

总教官的脸色稍稍缓和下来,问说:“那你刚才为什么说你要古佳雪同学跟你做朋友?”

“对啊,难道男生与女生不能做朋友吗?校规白纸黑字上有这条规定吗?”

总教官明白了,现在的学生竟如此狡猾难教,“你这是在狡辩、强词夺理!”

“教官,话不能这么说,我一切都遵守校规上头的规定难道还错了吗?而且你刚刚还说你不反对男女生有正常社交活动,所谓男女社交不就是交交朋友、互相认识吗?我真的没有要古佳雪当我的女朋友,更不会跟她”谈恋爱”,只是单纯的做做朋友而已,我实在不明白我到底哪点在强词夺理。”他一脸无辜像做足十成十,古佳雪打心底不得不佩服,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

孙越彬竟冷不防地大抛一个媚眼给她,那种得意,激得她说:“教官,你放心好了,这种无赖,我怎么可能会跟他同流合污呢!你不用担心我们啦,我根本不屑跟他这种人交往。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可以不可以回教室去了?”现在她反过来有点同情教官,挑起同仇敌慨之气。

总教官此时正青白不接,一肚子气憋得发痛,硬着头皮再苦口婆心说道:“我都是为你们好才找你们来,距离联考只剩一个学期了,凡事先苦后甘,这时候没必要为自己找麻烦,你们都不小了,应该听得懂这层道理才对。好了,都回教室去上课吧!”语罢,教官心想:这时代的学生太聪明了,就怕聪明反被聪明误哦。

“你啊还真博学多问,青仔丛、变态、蟑螂、粪坑里的石头、獐头鼠目、无赖,同一个人身上居然可以找上这么多形容词,还有没有啊?”孙越彬根本打算用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招了嘛!不负他金牛座本性。

“有,就是烦、烦、烦,像狗皮膏药一样又臭又黏,你再跟着我,我就给你好看。”她将粉拳举在胸前,面对一百八十几公分的他,气登时馁了一半,没事长那么高干嘛。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的表情,他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把脸涎低下来凑近她。“这样比较容易打得到。”

“~”她气得狠狠往地上一跺,转身忿忿离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