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必有我妻 《三人行必有我妻》第七章   等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孙越彬平仪小说名字叫作《三人行必有我妻》,提供更多孙越彬平仪小说目录,孙越彬平仪小说全集目录。三人行必有我妻小说孙越彬平仪摘选:孙越彬!” “古佳雪!”众人皆惊诧不已瞪大了眼。 古佳雪大叹倒霉透顶,什么人不撞,偏撞上他,衰到…...

孙越彬平仪小说名字叫做《三人行必有我妻》,这里提供孙越彬平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三人行必有我妻小说精选:寒风抖擞,灰白色的天空压得一群学生心情沉重,今年第一个超级寒流来袭,冷风像毒丝虫循着血管流窜全身。 “好冷喔。”沈平仪两手交互摩挲双臂,嘴唇冻的发紫。 “你怎么不套件毛衣在里头?”傅梦璐抖着声音问。 “很想啊,可是你看我们的西装外套那么窄,没办法再塞一件进去嘛。”自从沈平仪进了高中以来,每逢寒流来袭她便骂一回学校-“驴蛋”-设计这什么衣服嘛。 “自己胖还嫌衣服太小。”脸色已冻得发白的古佳雪还是不忘损人。 “我胖?你说我我胖啊,到底…

寒风抖擞,灰白色的天空压得一群学生心情沉重,今年第一个超级寒流来袭,冷风像毒丝虫循着血管流窜全身。

“好冷喔。”沈平仪两手交互摩挲双臂,嘴唇冻的发紫。

“你怎么不套件毛衣在里头?”傅梦璐抖着声音问。

“很想啊,可是你看我们的西装外套那么窄,没办法再塞一件进去嘛。”自从沈平仪进了高中以来,每逢寒流来袭她便骂一回学校-“驴蛋”-设计这什么衣服嘛。

“自己胖还嫌衣服太小。”脸色已冻得发白的古佳雪还是不忘损人。

“我胖?你说我我胖啊,到底哪里胖了?你说清楚来。”女生无不对身上的肉斤斤计较,所谓穠纤合度的流毒千百年来未减。

古佳雪居然开始认真打量,使得沈平仪感到全身毛骨悚然,更觉得发冷了。

“你们俩个好了吧,冷都冷死人,只有嘴巴不僵啊。”她讲话时一开一阖缕缕白雾间续溢出。

那两个人被梦璐一说,似乎感到些许难为情,说来今年三个人都要满十八岁了,再那么小家子气的话,似乎没长大,彼此讪讪地互搭一眼。

“哎呀,我又没恶意,很多事情都是习惯成自然了嘛。这么冷,不动动嘴皮子难受呀。”

“哪,讲点正经的嘛!对了,过年要一起出去玩吗?”傅梦璐问。

“好哇,去哪儿?你们想,我负责。”每次谈到玩,总少不了古佳雪大方的表示。

说到玩一定会欢欣鼓舞大声附和的沈平仪这时竟苦着一张脸。梦璐与佳雪皆感到超不对劲,“怎么啦?超不像你的。”

“还不是我妈啦,她好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早早就警告我,今年过年要好好待在家中K书,如果没考上一所大学的话,她要抽掉我身上一层皮呢。”凡吃、喝、玩、乐这四项她奉为人生最高圭臬,现在同时遏杀掉,简直要她的小命。

看平仪难过的样子,梦璐马上打哈哈说:“你妈说得对啦,我们都是”七月半的鸭子了还不知死活”,等联考考完我们再去玩个痛快好了。佳雪,你说好不好?”

“好哇,没办法中的办法,总不能做拒绝联考的小子吧!急不急着回家去啊?”

虽然佳雪没有指名问谁,却非梦璐来回答不可。“今天我妈的状况还不错,应该可以不用回家煮饭,我先打个电话问一声。”

不消几分钟,三个人便在公用电话亭边举OK手势,佳雪弹了一下手指说:“太好了,我们很久没吃新明牛肉面了,我请客,你们坐陪,走。”手轻轻挥洒,三秣活力十足的躯体便驶动。

小小店面挤满黑压压的人头,“怎么办,要不要等?”佳雪问。

馋鬼琳首先发难说:“等啊,你看那桌的人快吃完了,我们先去站在旁边免得被别人捷足先登。”

“做贼的喊捉贼,这么多人都在等,这样不太好吧?!拔况站在人家旁边看,他们怎么吃得下?”体恤人心的梦璐总是替别人想。

“哎呀,什么都讲公平,吃亏的就是自己。没关系啦,他们就剩下汤而已嘛。”她大手各自挽一个,刚好走到桌边原来的客人便起身离开,三人毫不客气将屁股黏上去。占到便宜的平仪喜孜孜地叫说:“你们看,刚好抢到位子,厉害吧。”

“厉害、厉害。”她们两人除了敷衍笑笑外,要不就得再”答嘴古”了。

三碗热气腾腾的面一送上来,她们三个发育旺盛的女生便提起箸毫没形象地大快朵颐。“哇,你那碗的牛肉好像比较大块。”古佳雪正拿下白茫茫的镜片擦拭,一不留神好康的就不翼而飞。

傅梦璐看不过平仪每次都欺负佳雪大方,“偌,我的给你吃啦,你不要再”肖想”佳雪的。”

平仪举着筷猛摇,“你的我不要,太辣了。”

“没关系啦,反正我不太喜欢吃肉。”她将眼镜戴回鼻翼上方,神情愉悦。

“你就是这样宠她。”

她笑得更甜了,“我也很宠你的。”说时,也挟了一块到梦璐碗里,三人相视而笑,这种感觉好幸福。

“这种天气吃牛肉面最爽了。”大小粒汗珠像逃难似的拼命从发际间夺门而出。

“饱了吗?要不要再点些小菜吃?”

平仪噘起嘴来沉思,内心似乎有一场天人大战上演。“算了,最近还是少吃点比较好。”

“难得你会自动节食,怎么?知道自己发胖了。”佳雪说。

“胡说八道,你一天到晚说我胖,我到底哪里多肉了?”

“是说不出哪里。”

“我就说嘛~”

“是全身肉都很多~”

“啊~”

“噢~拜托,你的惊声尖叫超恐怖的。”那叫声肯定引起他人侧目,古佳雪往四周瞟去,发现有一个穿同校制服的男生正往她望来。不期然他竟然朝自己点点头,她感到非常莫名其妙,却也不太放在心上,便掉转头回去。

“鸣~梦璐,我真的胖很多吗?”平仪把自己全身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审视了一番,觉得除了裤头紧了些,其他的都还好嘛。

“不会啦,佳雪吓唬你的啦,你只不过脸圆了一点,其他的都还好。”

“是嘛~是吗?”平仪狐疑地猛掐自己的脸颊,直痛得自己哇哇叫。“好痛。”

佳雪见平仪脸肿得像”面龟”,私下眨眼对梦璐说:“还是你厉害,打人不用自己动手。”

梦璐满脸尴尬与歉疚,吐吐小舌然后嗫嚅地说:“我没那么黑心啦,只不过想补洞却愈补愈大洞而已。”

“好了啦,你的脸本来就圆圆的很可爱,从初中到现在都一样啊,那么在意做什么?”

“那样才惨,快十八了仍然甩不掉婴儿肥,怎么办好喔?”

“很多事情是天注定的,你想怎么办好哩!顺其自然啦,你没听蔡燕萍说:“自然就是美”吗?”佳雪这回算是耐下性子说话。

“就是说嘛,你的脸就是要圆圆的才好看哪,搞不好一瘦下去就像只”瘦皮猴”,更丑不啦叽也说不定。”梦璐安慰她说。

“”更”丑不啦叽?”平仪两眼睁突。

梦璐暗”啐”自己今天吃错药,“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说本来美美的,搞不好一瘦下去会变丑啦。哎呀,反正你长得很漂亮就对了啦。”话难以圆回来,就算是违心之论,也不得不用了。人家说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嘛,现在平仪的笑靥就是最佳明证。话虽如此,另一旁的佳雪却正做着呕吐状,惹得梦璐给她一个大白眼,罪魁祸首还敢如此放肆。

佳雪收到那强烈的谴责眼神,赶紧收尾,“好了啦,Stop这个话题。我最近买了一卷Airsupply的专辑要不要到我家去听?”

“我赞成,梦璐附议。”

“你什么时候开始当起梦璐的经纪人了?”真受不了平仪,她把眼光投往梦璐脸上询问。

当了N次杀风景的人,这次她不想了,因为大家能这样每天聚在一块的日子不多了。“行,我先打个电话跟我妈说一声就去你家听音乐。”

“好啊!”天真爱玩的平仪高兴地鼓起掌来。

佳雪好久没那么高兴了,“那还等什么呢?我去付钱。”

她们三人牵着两台脚踏车正准备杀回佳雪家好好享受,原在店内的同校男生却走了过来问说:“你是古佳雪吗?”这是一句明知故问的搭讪语。

古佳雪看了他古怪一眼,“对啊,有问题吗?”

他神情腼腆自己先发笑,然后耙了两梳头发说:“我叫林厉轩,十四班的。我很久以前就听过你的名字,嗯…我想…..我觉得….”

他傻头傻脑的样子惹得梦璐与平仪忍不住在一旁掩嘴偷笑,然后便听到平仪喃道:“林厉轩~好熟的名字。”

“啊~我想起来了,上次全校模拟考第一名的男生,对不对?”梦璐望向平仪说。

“嗯!嗯!没错,就是他。”

虽然是小小声的耳语,还是逃不过佳雪与当事人的耳朵,他的脸在瞬间涨红。确定他的身份后,佳雪等三人便对他另眼相看,一位大家都耳熟能详,却从来没见过真面目的人物。

四个人在人家店门口杵成电线杆也不是办法,“有话你就快说,我们还有事。”佳雪说。

他一紧张就会猛搔头,呃?唔~?

古佳雪超级对人没耐性,无意识挥了一下手,便对平仪与梦璐说:“我们走吧。”

“你们等我一下啦。”他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也只蹦出这一句话来。

古佳雪刷地回身两手抱胸看着他说:“好哇,我等你。”林厉轩当场急踩煞车停住脚,显得狼狈不堪。

梦璐与平仪两人终于捺不下去爆笑出声,笑得林厉轩耳酣口拙。奇怪,自己刚刚明明练了很久,事到临头全走样,被一个女生这样瞪着,说有多难堪就多难堪。“我….我..觉得…”他像口中像含有黄莲片苦不出言。

“林同学,讲一句话有那么困难吗?亏你年年考第一。”她眼底适才的尊敬荡然无存。

寒风刺骨他竟流出汗来,所谓个人损失事小,攸关面子事大,从她话中他明显感到他被归类为门缝里人。终于他快快一吐,“我觉得你很特别想跟你做个朋友,可不可以?”

古佳雪笑了,一种从内心溢出来的笑意,“好啊,电话给我。”古佳雪此时的神情像足了瓮中捉鳖。

“什么?”梦璐叫。

“不会吧?”平仪惊。

林厉轩根本没听懂古佳雪的话,呆呆地发愣。

沈平仪把古佳雪拉到身边问:“你发烧啊?!干嘛要答应他。长得满脸痘花,呆头呆脑根本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对啊,你不要自找麻烦,这种事不能开玩笑。”梦璐亦严肃劝进。

“哎呀,本小姐自有用意,你们不用担心啦。”古佳雪听不进劝,走到林厉轩面前说:“还发什么呆,把你家电话号码给我。”

“喔..喔..”他紧张的在身上胡乱摸索一通,突然想起自己刚才忘了把书包背出来,“我进去拿一下纸跟笔。”

“算了、算了,写在我的记事本上好了。”

古佳雪向林厉轩saygoodbye后,平仪便拉住她劈头问道:“你是因为他功课好才答应他的吗?”

“怎么可能。”

“那是为什么?他长得很温柔啊。”

“拜托,丑就丑说什么长得很温柔,人嘛,总是多多少少会符合一下牛顿第二定律!”

“牛顿第二定律?”

“反作用力啦。”

“嗟~那就是了啊,真搞不懂你。”

“其实,我觉得长得好不好看倒是其次,我看他长像”古意”、功课又棒,算不错的男生啦,只是凭直觉就觉得你答应的很诡异。”梦璐不信任的眼光不断投注在佳雪身上。

“不要再谈他了啦,以后你们就会知道,快点走免得你们太晚回家会被人念喔。”

春暖籣,校园里的木棉花已染成一片橘红。

“你说还有一个人要跟我们一起去,谁啊?”平仪心坎七上八下,第一次做违反校规的事,好刺激。

“他应该快到了吧!”佳雪抬起皓腕往表面瞟去,十点整了。

此际从右手边跑来一个气喘吁吁的男生,直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有迟到吗?”他昨晚一夜未成眠,结果早上便睡过头了。

“没关系,人有到就好。”

平仪看到林厉轩吓了好大一跳,拉着佳雪说悄悄话,“你找他啊?!脑筋”啪代”了说,他知不知道我们要去那里?”

古佳雪摇摇头,“不知道。”好捉弄人的个性没变。

“你哟,有够狠心。”平仪佩服佳雪大胆,并可怜起自动送上门的林厉轩。

佳雪不加理会平仪,拉着她直走向林厉轩,“她是我的好朋友-沈平仪,还有一位叫傅梦璐,她今天有事没来。”

“你好,我叫林厉轩。”

“嗯,我知道,那天见过了。”

“那我们走吧。”古佳雪领军,傻傻的林厉轩问都没问地跟在后头。

他们来到一栋大楼的第10层,站在霓虹灯管写成“皇宫”二字的门梁下,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迪斯科舞曲。沈平仪紧张万分两手缠住佳雪的右臂,向里头探头探脑后说:“哇塞,里头黑漆抹乌的!我看我们还是走吧,怪恐怖的。”

佳雪转身对林厉轩说:“你走前头,带我们进去。”

被人陷害还不知身处险地的林厉轩虽然察觉到气氛不对,笃厚的他仍直憨憨地问:“这是什么地方啊?”

“溜冰场。”

“溜冰场?!”他抽冷子,家世清白,品学兼优的他一时无法负荷临头浇下的名词。

“对啊,你怕吗?如果你害怕,可以走没关系。”好识大体的话,但谁一听都知道用得是激将法。

其实他也说不上来害怕,只是从来没涉足过不良场所,没办法很快有反应。此时他心头定了下来,头脑恢复清晰的思辨能力,他明白自己绝不是个书呆子。“我可以作陪,没有问题。”

古佳雪嘉许地笑笑,“那好,我们进去。”

七彩色块快速移形换位,照得每个人的脸色变幻莫端,耳际传来强烈的鼓声正好配合此刻异常乱序的心跳声。平仪扯开喉咙问道:“这里黑抹抹什么都看不清楚,我们要先干什么啊?”

“去问问就知道了嘛!”

三人选好了自己的鞋号,一齐望向场中央。“人不多嘛,好像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样子。”等视觉适应后,一切似乎豁然开朗。

“你们会溜吗?”林厉轩不出声觉得怪怪的。

“冰刀我是没试过,这种四轮的小case啦。不过呢,有人的运动神经就很差了。”平仪说话时眼光落在佳雪身上。

“你废话那么多干嘛,扶我走啦。”古佳雪走起路来活像南极企鹅,小手死命箍住平仪两臂,心里战战竞竞。

“你放轻松点,这样子怎么溜嘛!”平仪被抓得难受,不知道佳雪自找罪受,何苦来哉!

林厉轩在一旁看了直发笑,“我来教你好了。”

古佳雪尚未反应过来,便听到平仪说:“好啊!麻烦你了。”她想:好不容易来到这个灯光好、气氛佳,外加门票贵到要250元的地方,不好好溜它几下怎么行!能把烫手山芋丢出去,谢天谢地喔。她赶快把佳雪两只金钢手给拔下来,塞给了林厉轩,一溜烟滑向场中央迎风飘去。

古佳雪气得想跺脚,偏偏人一动身形就不稳,险险跌个狗吃屎。幸好林厉轩适时使劲提她上来,“小心点。”

古佳雪任性惯了,不管站在跟前的是谁,她依然破口大叫:“死平仪,你给我回来。”但音乐声震耳隆隆,她听得到才怪。

“你不相信我吗?我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就在我们眷村篮球场上溜冰,技术还不错哦。”

她才管不着他溜冰技术有多高超,重点是不想跟他过于亲近,毕竟原只想利用他而己嘛,现在好了,进退维谷。

林厉轩等不到回答,唯见她满脸犹难,掌于他手中的小手握成拳。“来,膝盖稍微弯曲将重心放低就不容易跌倒,你试试看。”他轻移身躯,古佳雪不得不跟着动。

“你看,不会太难吧?!”林厉轩对自己的耐心和信心十足,看古佳雪渐渐开朗起来,他也跟着轻松愉快。

“不错嘛,林老师很会教喔。”平仪这会儿看他们渐入佳境才敢靠过来。

“临危弃友还敢过来啊,看我等会儿赏什么东西给你吃。”古佳雪气是消不了了。

“哎~哎~,你知道我很笨,上回教过你一次也没把你教会,这回我哪敢再不知脸长担下重责大任,还是另请高明比较好吧!你看,你现在不是连手都敢放了溜。”平仪编借口编得好流利。

现在就算把平仪瞪昏亦无济于事,“不跟你计较了,现在你可以带我溜一圈吗?小姐。”她虽然生性大方,毕竟在乡下的封闭环境里没接触过太多异性,在敏感年纪当头对异性又特别有戒心。

“我能说不好吗?”平仪小心翼翼拉着她,缓缓滑出去。

自己突然像长了对翅膀,轻盈,毫无压力感,犹似拥抱一种梦寐以求的自由;冷风扑攫在脸上,精神百倍、雄心万丈。好久、好久不曾如此轻松了,她好开心,“让我自己试试看。”她就是有个”憨胆”-不怕死的勇气。

当世界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真好,她脚步轻挪,风冽冽响在耳后,难怪有人喜欢飙速度,真的好不一样。正当她自得其乐,其乐融融,一公尺外忽有个大黑影出现,她还不太会煞车啊,“啊…让…….”还没叫完,整个人已往前趴下去。

“喔~好痛。”是一个低沉的声音。

林厉轩本来就不放心一直跟在她身边,适才他已出手要拉住她,可惜差了一寸。古佳雪整个人跌扑在一个男生的身上,他赶紧上前拉她起来,“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有人当肉垫垫在下面,所以她没感到什么地方特别疼痛,只有下巴处有些怪怪的。“还好,我没事。”

平仪见着赶忙滑了过来一探究竟,而被佳雪撞倒的男生正努力站起身。

彬杉有礼的林厉轩首先向对方道歉,并拉了他一把,“对不起,你有没有怎么样?”此处灯光晦暗,对方脸孔看不真切。

古佳雪这个祸首自不能免责,向前关心问道:“对不起喔,我不是故意的,你有没有哪里被我撞伤了?”

好熟悉的声音,适时水银灯束闪过该群人。

“孙越彬!”

“古佳雪!”众人皆惊异万分瞪大了眼。

古佳雪大叹倒霉,什么人不撞,偏撞上他,衰到她有点怀疑老天爷在跟自己开玩笑。

孙越彬简直吓坏了,急咧咧地叫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奇怪了,你能来,我不能来啊?”适才的歉意一扫而空。

林厉轩知道孙越彬这人,也听说过他们的传闻,看来似乎不假。

“当然啊,我是男生,你是个女孩子啊。”

“那又怎么样,女孩子不是人啊?!”

“算了,不跟你杠,你根本就不了解溜冰场出入份子有多复杂,快跟我离开这里。”孙越彬二话不说即想拉着佳雪走,在他心中古佳雪根本是他的女人。

古佳雪眼明手快,左手一被孙越彬拉住,另一手慌忙中拉住林厉轩叫道:“喂,你木头人啊!”

此时,孙越彬不得不注意到林厉轩的存在,溜转了回来,仔细打量后好生讶异:“林厉轩?!”高中校园大家几乎隔线相遥,凡能叫出个名堂来的人不容易彼此没见过,况且两人只是隔壁班。

林厉轩不知道要摆什么表情才好,淡淡的出声问好:“你好,孙越彬。”

孙越彬看了看佳雪身旁的沈平仪,搞不清楚这家伙是跟沈平仪一道来,还是古佳雪。但再仔细一看,佳雪到现在都还拉着林厉轩,一股酸意开始泛滥。“你跟这家伙一起来?”

“是啊,我邀请他一起来的,怎么样?”古佳雪的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她就不相信这样做还不能让孙越彬死心;好,就算他不死心,至少也气气他,心中的鸟气才能消一点。

孙越彬明白了:原来她想找个男生来气我,哼,如果女生喜欢货比三家的话,那么我就不怕货比货。他不气反笑了,“不怎么样啊,只不过,如果今天换成是我在你身边的话,我不会有机会让你倒在别的男生怀里。幸亏是我,要不然便宜不是给别人白白占去。”

林厉轩当下嗅出浓重火药味,君子风度的他不知道如何反击,却也受到不小的震憾。而古佳雪剎时红了脸,明明就没有怎样,干嘛用那种暧昧口气,气得她差点吐血,又没有话可反驳,当场直呛他:“不要脸。”唉~未蒙其利反倒先受其害。“我们走啊!留下来等别人气死我啊。”看到他们愣愣待在原位看好戏,她就更生气。

孙越彬发现自己口无遮拦似乎真把她给惹恼了,提脚跟了过去。

古佳雪气到连鞋带都解不了,“这什么烂鞋带啊,偏跟我作对。”结愈解愈死,幸好它没有生命,不过,也快断了。

在场的两个男生同时矮下身,却彼此对看了一眼僵住,尴尬的双双又站起身。眼尖的平仪,一颗心怦怦乱跳,觉得好乱又糟糕透顶,赶快把棘手的工作揽下,免得事态扩大。“你别死命揪它,我来解,你乖乖坐好就行了。”她发起大小姐脾气就像牛一样挡不了。

孙越彬用蹲姿两手捧着下巴拄在膝头,平视她,别有研究意味地问道:“你好像特别容易生气?”

古佳雪故意视而不见,把眼光掉转到溜冰场。

她的冷脸孔他看了很习惯,径自说:“好吧,我说错话了,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她还是没听到,低头向平仪问说:“行不行啊?”

平仪的手痛毙了,忍不住抱怨说:“这个结打的好死,很难解啊!”

林厉轩杵在哪儿,里外不是人,只好自告奋勇说:“我来试试看好了。”

他曲膝的动作刚落下,手臂便被孙越彬起身时给顺带提起,“不用那么麻烦,我去柜台要把剪刀剪断它就好了。”开玩笑,怎能让他去服务。

平仪听了不得不赞赏,说起小聪明孙越彬略高一筹。

四人鱼贯走出大楼,古佳雪像芒刺在背,“喂,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们?”

“谁说我跟着你们了,马路人人可以走,又不是你家开的。”

幸好她年轻否则肯定心脏病发,完全没辙之下,澎起脸再度当他隐形人。“我请你们去知名度吃牛排,不要理那只恶心的血蛭。你可以吧?”她故意说得很大声问向林厉轩。

“可以,但我来请客好了。很抱歉让你受伤又惹了你很不高兴。”至此林厉轩方有机会将心里话说出。

他谦和的态度与言语,佳雪听了很舒服,觉得这种风度才是男孩子该有的。“你又没错,说什么抱歉啦,肚子好饿,我们快点去啦。”末了,冲着林厉轩灿烂一笑,那笑容充满心虚。

那一笑打凉了孙越彬的斗志,望天兴叹:“女生还真难搞懂,血蛭?唉~愈来愈不堪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