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宝贝誓不婚 《暖心宝贝誓不婚》第九章:无奈妥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李阿彬蓝冉玲小说名字叫作《暖心宝贝誓不婚》,提供更多暖心宝贝誓不婚,暖心宝贝誓不婚小说深度阅读。暖心宝贝誓不婚小说李阿彬蓝冉玲摘选:李阿彬商议过了,我也会觉得他向你要五百万,未免太有些太过份了,我了劝过他了,他也了同…...

李阿彬蓝冉玲小说名字叫做《暖心宝贝誓不婚》,这里提供李阿彬蓝冉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暖心宝贝誓不婚小说精选: “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蓝冉玲沉睡的思绪。 过了几秒,蓝冉玲才接起了电话,“喂。”她的语气中充满着无力和颓废。 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喧闹声,和一个幼稚的女声,“喂,妈妈,今天我们班有个实习老师要走了,大家给她开了个欢送会,今天晚上可能会聚餐到很晚,所以就不回家了,我到同学家住,反正明天也是星期六,可以吗?” “哦,知道了,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小心一点。”说完,蓝冉玲无力的挂断了电话。 小婷拿着手机,额头不禁皱起疑问的问号…

“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蓝冉玲沉睡的思绪。

过了几秒,蓝冉玲才接起了电话,“喂。”她的语气中充满着无力和颓废。

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喧闹声,和一个幼稚的女声,“喂,妈妈,今天我们班有个实习老师要走了,大家给她开了个欢送会,今天晚上可能会聚餐到很晚,所以就不回家了,我到同学家住,反正明天也是星期六,可以吗?”

“哦,知道了,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小心一点。”说完,蓝冉玲无力的挂断了电话。

小婷拿着手机,额头不禁皱起疑问的问号,老妈今天是怎么啦?平时要是遇到这个问题,她一定要唠叨大半天才肯挂断电话的,怎么今天怎么轻松就同意了?真奇怪。

“喂,妈,今天晚上我就不回家了,我到一个同学家补课,可以吗?”电话那头,小贤发出声音请示道。

“嗯,没问题,自己注意安全,好好学习。”说完,蓝冉玲和刚才一样,挂断了电话,然后就静静的发呆着。

没过一会儿,第三通铃声又响起来了,蓝冉玲冷冷的看了几眼电话,如果她没有猜错,这通电话应该是龙秀洁的,她也有事回来不了了。

“蓝冉玲,是这样的,我今天晚上突然要帮别人代夜班,所以就不回家了,你和小贤,还有小婷,记得别看电视看的太入迷了,可别半夜十二点都还不睡,小心野鬼出来陪你玩哦!”龙秀洁发出鬼叫的声音,想吓吓蓝冉玲,她知道,蓝冉玲最怕鬼了,这招一定管用。

蓝冉玲只是依旧愣无表情的回答道,“我知道了,你好好上班吧,就这样。”说着,正准备和前几次一样,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龙秀洁,听到蓝冉玲的声音不对,平时她听到妖魔鬼怪的,早该是吓得七魂丢了六魄了,不该是这种语气,“蓝冉玲,你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然我和别人换班,回去陪你。”

“不用了。”蓝冉玲冷冷的说道,“你好好上夜班就可以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说着,挂断了电话。

就这样,没过多久,大约一小时之后,蓝冉玲又接到了第四通电话,“喂。”

电话那头,一听到声音,就知道是蓝冉玲的声音,接着说道,“蓝冉玲啊!我是大姐,我打电话来的目的,是想告诉你,我和李阿彬商量过了,我也觉得他向你要五百万,未免有些太过分了,我已经劝过他了,他也已经同意把钱减低到两百万。”

“两百万?”蓝冉玲一听到这个数字,浑身的热血立马又被**勒起来,虽然两百万也不是个小数目,但至少,它比筹集到五百万,要来的容易的多。

“是啊!”电话那头接着说道,“我能争取到这个数字,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蓝冉玲啊!你还是赶紧想办法筹钱吧。”

“诶,谢谢大姐,我一定会想办法筹钱的,麻烦你转告李阿彬,我一定会尽快筹到这两百万的,让他要是等不及,就去死好了,到时候,我会烧它两百万冥币到下面给他的。”说完,蓝冉玲挂断了电话。

就这样,这一晚,蓝冉玲开始在为这两百万忙碌着,她打遍了自己所有的亲戚,可他们都说自己太傻了,不愿意借钱给自己,就连自己的亲生父母,兄弟姐妹,也不愿对自己施以援手,都劝自己放弃那俩孩子的抚养权,离婚算了。

可是,自己怎么能放弃自己的亲生骨肉呢?他们两个,可都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自己怎么舍得?

就在蓝冉玲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天也已经亮了,已是早晨的七点了,不知不觉,自己既然已经发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可是却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帮助自己的人。

门锁发出了一些响声,出现了动静,蓝冉玲看向门,只见龙秀洁出现在了那里,蓝冉玲也不知怎么的,一看到龙秀洁的出现,二话不说,哭着就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龙秀洁,她想,现在估计也就龙秀洁可以帮自己了。

被蓝冉玲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和哭泣,龙秀洁先是吓了一跳,然后连忙问道,“蓝冉玲,你这是怎么啦?怎么看起来那么难过?我昨天晚上听你的声音不太对,所以这一下班,我就连忙赶回来了。”龙秀洁真怕,蓝冉玲是遇到什么难以启齿的灾难了。

蓝冉玲哭泣的慢慢抬起了身,然后和龙秀洁述说道,昨天发生的事情。

龙秀洁一听完蓝冉玲的述说,就感到一阵怒火中烧,“太可恶了,既然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脸皮居然能厚到这个程度,既然好意思问女人要这种不知廉耻的钱。”现在的龙秀洁,除了不要脸,实在想不出什么可以来形容李阿彬的了,说他是畜生,都简直是在侮辱人家作为畜生的,你让人家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蓝冉玲抽涕着哭泣声,“龙秀洁,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我爸妈,包括我所有的兄弟姐妹,亲戚,都不愿意借钱帮我,我该怎么办?”一说到刚才的经历,蓝冉玲都感觉历历在目,不由自主的,哭声又加大了几倍。

龙秀洁看向满脸哭泣的蓝冉玲问道,“你真的要筹集到两百万,用两百万来换小贤和小婷这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吗?”龙秀洁想再次确定蓝冉玲的决心,才知道,这样帮助她,是最好的。

蓝冉玲点了点头,“不然能怎么办?他们俩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又是我亲手养到这么大的,我怎么能不心疼他们,我怎么能不要他们,看着他们白白被送进孤儿院呢?”如果真的这么做,是蓝冉玲所不能接受的。

龙秀洁确定了蓝冉玲的决心后,没有说什么,只是走进了房间,然后过了一会儿,拿着一叠厚厚的文件夹走了出来。

“这是给你的。”龙秀洁笑着将那个厚厚的文件夹递给蓝冉玲,“这里面是二十五万,本来是打算放年假的时候,用来到全球各地旅行用的,现在,就先借给你了。”其实,把这二十五万借给蓝冉玲,自己也很舍不得,毕竟环球旅行,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不过,现在帮助蓝冉玲,是当务之急。

蓝冉玲满脸感动的接过文件夹,看着手里那厚厚的文件夹,蓝冉玲感到心里一阵温暖,“谢谢你,龙秀洁,你一直以来,帮了我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

“傻瓜。”龙秀洁笑着将蓝冉玲抱入怀中,“你忘啦,我是你的死党兼上司啊!于工于私,我都应该帮你的呀!”

就这样,蓝冉玲从龙秀洁这里借来了二十五万,再加上之前卖家具的二十万,生活费的三万。而龙秀洁又和她一同去寻求医院同事的帮忙,终于在所有人的帮助下,蓝冉玲筹集了这来之不易的两百万,虽然过程艰难险阻,但是终于筹集到小贤和小婷这抚养权的两百万,从此,蓝冉玲也背上了两百万的巨债。

“钱已经准备好了,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蓝冉玲打通李阿彬的电话,冷冷的说道,她现在只想把小贤和小婷的抚养权拿到手,然后和这个王八蛋离婚,彻底断绝往来。

电话那头,传来李阿彬的喜悦声,“想不到,我这贤惠的老婆,速度还挺快的嘛!这么快就把两百万给准备好了,看来,我们应该开瓶香槟庆祝一下嘛!”电话那头,李阿彬玩笑的戏弄着早已满脸紧张的惠宜。

“少废话,赶紧给我说,不然我可叫狗来帮助我找到你的下落了。”惠宜知道,李阿彬这个人是最怕狗的,要是不用狗来吓唬他,恐怕他又要没完没了到猴年马月了。

一听到惠宜说要用狗来追查自己,李阿彬顿时有些“谈狗色变,”过了一会儿,才渐渐恢复,“那好,我就不和你多说了,待会儿地址我会发到你的手机里,你照着上面说的地址,到这里来就对了。”说完,李阿彬挂断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惠宜的手机果然收到一天信息,打开一看,果然是一个地址,就这样,惠宜提着一个装满足足两百万钞票的密码箱,很快乘出租车来到了这个住址的地方。发现这里是**所剩唯一的房产。

惠宜一到了**所剩的那套房产的小套房,发现门没有锁,就坐了进去,正好看到坐在轮椅上的**,以及他身旁的李阿彬的大姐,以及坐在沙发上,倒腾着笔记本电脑的李阿彬。

惠宜连忙上前放下箱子,关心到轮椅上的老人,“爸,您这是怎么呢?怎么还坐上了轮椅了?”看到老人的情况,惠宜担忧的问道。上次见到老人,老人的身体还算好着,怎么这没过多久,就坐在了轮椅上。

老人一看到惠宜的到来,高兴的拉过惠宜的手,“惠宜,你来啦!我很高兴啊!”说着,又看向自己的脚,“我的脚没什么事,就是前几天上楼梯,不小心给扭伤了,所以坐在轮椅上,比较方便。”

惠宜听到老人的述说,才放心的点了点头,“是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您一定要好好休息。”

坐在沙发上的李阿彬不要脸的说道,“我让你到这里来,可不是让你来这敬老的。”对于李阿彬来说,惠宜对于老人的关心,无疑是在浪费时间,做一些毫无意义,没有任何金钱报酬的无聊事。

惠宜又改笑脸,转变为满脸的严肃看向李阿彬,甚至是眼神里充满了厌恶,“我知道我在做着什么,从好过你这个没血没肉,只知道金钱和女人的人要来的高尚的多。”惠宜要不是为了小贤和小婷的抚养权,根本就不想再见到这个令人厌恶的无耻之徒。

李阿彬这个毫无羞耻的人,自然丝毫没有为之动容,坏笑的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我想,就算是我厚脸皮,那又能怎么样?这是我重新让律师做好的离婚协议书,你看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说着,李阿彬看向惠宜手上的那个密码箱。

惠宜做到李阿彬对面的沙发上,将密码箱放到了身旁,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那份离婚协议书,仔细看了看上面的条约,确实写明了小贤和小婷的抚养权,归惠宜所有,“很好,没问题。那我们可以签字了。”说着,惠宜拿起笔,准备签字。

“等一下。”李阿彬按住了惠宜的手,“我让你看了筹码,那你应该给我的报酬呢?”这个家伙,始终还是不忘自己是为了钱的这件事。

惠宜将地上的密码箱提了起来,放到了桌子上,“两百万就在里面,你点点。”真是一个视婚姻如粪土,视钱财如命根的人渣,到什么时候,都不忘还有金钱这么一回事。

李阿彬看了看密码箱上面的密码锁,笑着看向惠宜,“密码应该是000吧。”说着,在密码箱上按了000,果真,密码箱马上打开了。对于惠宜这个习惯,李阿彬是再熟悉不过了,这个是她从小到大不变的老习惯了。

李阿彬一打开密码箱,就看到里面**的两百万钞票,然后嘴角渐渐扬起一抹奸笑,又翻了翻密码箱里的钞票,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心满意足的关上了密码箱。“很好,数目没错,那我们现在可以签字了。”

“这样就最好了。”说完,惠宜在离婚协议书上留下了一行秀气的大名,她是自小被自己酷爱书法的爷爷给训练出来的,所以,拥有好书法,是她这辈子唯一可以引以为傲的优点。

李阿彬接过惠宜签好大名的离婚协议书,也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狗爬字的大名。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