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宝贝誓不婚 《暖心宝贝誓不婚》第十章:尴尬会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李阿彬惠宜小说名字叫作《暖心宝贝誓不婚》,提供更多暖心宝贝誓不婚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暖心宝贝誓不婚以及最新更新。暖心宝贝誓不婚小说李阿彬惠宜摘选:李阿彬就急忙插话道,“爸,我们复婚协议书都签了。”说着,亮了亮自己手里的复婚协…...

李阿彬惠宜小说名字叫做《暖心宝贝誓不婚》,这里提供李阿彬惠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暖心宝贝誓不婚小说精选: 就在惠宜处理好事情,准备离开的时候,在轮椅上才已不知原委,终于明白事情的老人连忙拦住了惠宜,“惠宜,我说,你们两就不能顾顾我这老人,离婚有什么好的呢?毕竟你们两是夫妻嘛!”老人连忙苦口婆心的劝解道,他希望自己说的话,能让惠宜回心转意。 还不待惠宜回答,李阿彬就连忙插嘴道,“爸,我们离婚协议书都签了。”说着,亮了亮自己手里的离婚协议书,“你又何必拦着她呢?再说了,这离婚是我提出来的,就算她肯同意不离了,我还不同意呢!”说着,…

就在惠宜处理好事情,准备离开的时候,在轮椅上才已不知原委,终于明白事情的老人连忙拦住了惠宜,“惠宜,我说,你们两就不能顾顾我这老人,离婚有什么好的呢?毕竟你们两是夫妻嘛!”老人连忙苦口婆心的劝解道,他希望自己说的话,能让惠宜回心转意。

还不待惠宜回答,李阿彬就连忙插嘴道,“爸,我们离婚协议书都签了。”说着,亮了亮自己手里的离婚协议书,“你又何必拦着她呢?再说了,这离婚是我提出来的,就算她肯同意不离了,我还不同意呢!”说着,李阿彬将手里的密码箱抱的更紧了,他可不想,这好不容易到手的两百万就这样没了。

老人看出了李阿彬的心思,怒气的呵斥道,“把那两百万给我拿来,那是惠宜的辛苦钱,你给我还给人家。”老人希望,这样,惠宜可以回过头来接受这段婚姻。

“我不给,这是我辛苦才得到的,说什么我也不给。”李阿彬抱紧了密码箱,警惕的离老人的远处又走了几步。

“你这不孝的败家子!”老人指着李阿彬痛骂着,不知觉的咳嗽了起来。

惠宜连忙跑了过来,轻拍老人的后背,“好了,您就不要生气了,反正我也不想再和这个王八蛋生活在一起了,这点钱,就当给他送终好了。”惠宜瞪大了眼看向李阿彬,谩骂道。

而不是李阿彬那个没皮没脸的家伙,则是一副,“我无所谓”的样子,反正被骂又不痛不痒的,又不会少块肉,无所谓!只要能拿到钱就好。不得不说,人至贱则无敌啊!

老人咳嗽的从简陋的衣裤里拿出一串钥匙,放在了惠宜的手里,“不管怎么说,总归是我们家对不起你,这是给你的一些补偿,这是这栋房子的所有钥匙,也是唯一的一把,以后,这个房子,就给你和我的孙子,孙女住了。”说着,老人不舍的看了看这栋小小的套房。

惠宜连忙想把钥匙再放到老人的手里,“不行啊!这是您养老的地方,我要是住在这里,那你住哪?”虽然李阿彬对不起自己,但老人对自己还是很好的,自己不想让老人连晚年的地方都要为那个不孝子还债。

“是啊!爸,这是给你养老的地方,没有这房子,那你上哪安度晚年啊?”李阿彬及他的大姐也连忙劝解道。其实他们更怕,老人会要求和他们住,同时也担心,老人唯一剩下的房产,落到了一个外人的手里。

老人怒斥着他们两,“你们两都给我闭嘴,你们长大了,都不需要我管了,那你们也少管我要做些什么。”老人其实也很清楚这两个儿女的想法,只可惜后悔已经晚了,自己把两个儿女教成了两个恶魔。

然后又转身看向惠宜,握着她的手说道,“我养老的地方,我自有安排,你不用担心我,这就当是我送你的最后一份礼物,好不好?”老人露出慈祥的笑容。

“那好吧。”惠宜收下了那串钥匙,她想,既然是老人的心意,那就收下吧,毕竟,自己也确实需要找房子来居住,现在不是正好合自己的心意。

就这样,李阿彬和惠宜正式离婚了,而惠宜也带着小贤和小婷,顺利的入住了那套小小的房子,虽然那只是一套小小的套房,但却让惠宜,还有小贤和小婷,找到了家的感觉,虽然矮小,但却充满了温馨。就这样,他们的生活又重新归回了平静。

“惠宜,你今天晚上能帮我代一下夜班可以吗?”一个赶忙在更衣室里换装的同事问道,她知道,惠宜是不会拒绝的,因为她正急着挣钱还人呢!

惠宜笑了笑,打了个响指,“没问题。不过。”惠宜停下来,没有好意思讲,不过她知道,这个赶紧的同事会明白的。

那同事忙说道“我知道,照老规矩的价格。月底结算。”说着,拿着包连忙赶着走了。

“那好,就这样,拜拜!”说完,连忙赶着给家里早已饿坏的小贤和小婷打了个电话。

“喂,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做饭啊?我和哥哥,我们两都快饿死了,饿的都前胸贴后背了。”电话里,小婷一听到是妈妈的来电,就忙使劲吃奶的力撒娇诉苦道,其实她很清楚,这回惠宜这个做妈的,肯定是不会回来做饭了,反正这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小婷乖啊!是这样的,妈妈要帮别的同事代班,妈妈上次买的方便面还有,你和哥哥记得要泡来吃,知道吗?”惠宜忙安慰到小婷,并要她和小贤要注意吃饭,自己也知道这样很对不起两个孩子,但是没有办法,欠别人的钱,总要换的。

“知道了。”小婷扁着嘴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不情愿,她就知道,又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当初,妈妈也是为了自己和哥哥的抚养权,才会欠下这比债的,自己没道理去责怪她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好了,小婷真乖,那就先这样吧,要记得听哥哥的话,妈妈还要上班,拜拜。”说完,惠宜连忙挂断了电话,因为已经有一个人被送到了急诊室了,自己需要马上跟过去帮忙,以及为这个紧急病人办理住院手续。

“病人是什么情况?”一旁前来急诊的医生问道,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快的了解到病人的病情,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

一旁送来急诊的护士连忙回答道,“他是一名外企的部门主管,他的下属说,病人有长期的胃炎,曾经胃出血住院过,加上病人忙于工作,已经发烧到三十九摄氏度持续了一段时间,再没有很好的饮食,胃病发作。”

医生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马上送他去急诊室,然后看看他有没有什么亲人之类的,可以为他办理住院手续。”说完,医生连忙跟随了几个人,将病人推进了急诊室。

后来,惠宜才了解到,此人叫做陈侦宇,是一个外企的部门主管,有一男一女的两个孩子,现在都寄宿在学校上课,所以暂时没有通知他们,他的住院手续,也是他的那两个下属帮忙办理的,不过奇怪的是,他们都没有提起任何有关他老婆的话语。

终于,惠宜就这样,跟平常一样,顺利的熬到了早晨交替班的时间,当然,别以为惠宜可以回家睡个回笼觉了,她可是替别人代夜班的,所以,今天早上的交替班,就是该轮她自己上班的时候了。

惠宜刚一随意伸了个懒腰,正准备趁着交替班的几分钟,到楼下食堂买份三明治当做早餐,就看到龙秀洁那个称职的护理长早已身穿护士服,朝自己走了过来。

完了,惠宜心里暗暗命苦的叫到,这个龙秀洁,可是出了名的认真,要不是因为她的认真及细心,护理长的职位也不会属于她的,尽管她和自己身为好姐妹,但那也是没情面可以讲的,这下一定是有苦差事了。

“惠宜。”龙秀洁将一份文件递给了惠宜,“这是你今天上午的任务负责将这上面的病人量好体温,然后记录在病历本上,再输入到电脑里,明白了吗?”龙秀洁严肃的说道,虽然私人方面,自己和惠宜是很要好的死党,但是不希望有人说自己偏袒。

“明白。”惠宜憋屈的点了点头,果真是一份苦差事,看那份文件那么厚,里面的人,一定少不了,这下有的忙了。说着,惠宜拿起文件,准备去干活了。

“等等。”龙秀洁又接着叫到,然后转身拿出一瓶纯牛奶和一份三明治,“先吃饱了再去,不然干活没精神。”她可不想,惠宜这回把病人的体温都得量错了,那可罪过不小。

惠宜先是愣了愣,还是不敢相信的看向龙秀洁,“这份,是给我的早餐?”

龙秀洁笑着将早餐放在了惠宜的手上,“不是给你的,还能给谁呢?赶快吃吧,吃完后,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做呢!”说完,笑着走开了。

惠宜笑了笑的看着那份早餐,原来铁石心肠的人,也有假公济私的时候。于是连忙吃了起来,自己还真是饿坏了。吃完之后,还有一沓文件的病人,等着我去给他们量体温呢!

惠宜很快就简单的三下五除二,吃完了早餐,打开文件一看,今天第一个要被自己开工的,就是昨天送到急诊室的那个病人。

惠宜来到文件上的病房号,然后拿起病床尾的病历本,上面明确写着陈侦宇的大名,确定没有认错人之后,惠宜从推车上拿出了体温计,走到病床旁,“来,我现在要为你量体温。”

刚一甩完体温计,惠宜正打算靠近病人量体温的时候,竟看到了一张及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面孔。而这个时候,病床上的病人,也看到了惠宜那张同样及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面孔。

“是你,变态男!”

“是你,粗暴女!”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一时间可谓是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当然,还有那象征性的动作,同时指着对方。

旁边隔壁床的一位年老的病人疑问的看向陈侦宇,“为什么你叫这位护士小姐粗暴女呢,我来了这个医院几天,我看这位护士小姐很温柔啊,不会粗暴的。”

惠宜正准备解释的时候,哪知被陈侦宇那个家伙抢先了一步,“这位老人家,您是不知道,这位护士小姐,名叫做rude(粗暴),也就是粗暴的意思。”陈侦宇坏笑的看向着才已一脸紫红色的惠宜了。这下“粗暴小姐”了有的解释了。

“是这样的吗?护士小姐?”老人家还是不太相信会有人名叫粗暴,所以还是向当事人确认一下。

惠宜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所以过了几秒,只能牵强的露出一抹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是的,我姓粗,名暴,所以就叫粗暴了。”听完自己讲的话惠宜都恨不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是人该说的话吗?从来没听过,这么蹩脚的理由。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老人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一旁,对隔壁的几床病人说道,“没想到,原来还有人姓粗的呀!难怪护士小姐看起来那么膀大腰圆,身材健硕,看来他们的祖先,早就有先见之明了。”

“嗯。”听完老人的陈述,隔壁几床的病人都一副“我同意”的样子,点头同意到老人的看法,“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额,听到老人这样的解释,以及病人们的纷纷点头,惠宜差点昏了过去,亏我平时还对你那么好,你这个老人,既然听了别人几句,就胡乱造我的谣,我这哪里是膀大腰圆,身材健硕,人家明明是小家碧玉,婀娜多姿好的吧!我看上次在男厕里说我坏话的家伙就是你的儿子,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

就这样,惠宜随意给陈侦宇量好了体温,写好了病历本,就气呼呼的离开了,在她看来,要是再在里面多待一秒,自己还不如一刀捅死自己算了。

不过,惠宜的心里却不知觉的漂浮起一阵开心感,这是自己自从和李阿彬结婚以后就不曾再有过的感觉。“我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惠宜突然从嘴里蹦出这句话来。

“不可能,不可能。”惠宜又连忙打消自己的念头,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人家已经是有老婆,有孩子的人了,自己可不能去做第三者,不可以,不可以。”

而此时的陈侦宇,却也是对这个女人越来越感兴趣了,可惜的是,自己的身上有被一个无形的婚姻捆绑着,就算不是这样,说不定人家也早就嫁人,有了孩子,过上了美满幸福的生活了呢?

其实两人的心,再已经在上次男厕一事的经历后,心归所属了,只是两人还不知道罢了,加上又有婚姻的缠身,就更加不清楚自身的感觉,也许,有的时候,爱情就是来的这么简单,就如同一见钟情,命中注定般的明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