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起玄灭 第一卷复起少年第二章信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父亲的威仪、家族的觉醒梦想全部成了泡影.沧海桑田.一个万年家族辉煌的历史.一个童年时雄高伟岸挺拔的身影倒了.  林云一阵缄默.报仇雪恨吗?对了父亲曾曾说.的话有一天家族出什么事.让我去紫月国找天元门的一个叫枫原老者.么后来父亲就明白家族要出事了了吗?那为火红的朝阳从东方燃起.第一缕光线穿透层层树林照在苍白脸上.林云颤动了一下睁开了双眼.迷茫的注视那高耸的古树.‘没了.什么都没了.一个美好的家族在一夜间就没了.曾经美好、母亲的关怀、父亲的威严、家族的觉醒梦想全部成为泡影.沧海桑田.一个万年家族辉煌.一个儿时雄高伟岸的身影倒了.。...

  依旧是夜.月空下繁茂的森林.幽深而神秘的山脉.

  夜风浮过.没有吹散少年身上浓重的血腥味.少年全身伤痕累累.苍白的脸上挂满愤怒与不甘.即使已经昏迷.右手仍紧握那把漆黑短剑。胸前的环状饰链.正断断续续发着微弱的光芒.

  火红的朝阳从东方燃起.第一缕光线穿透层层树林照在苍白脸上.林云颤动了一下睁开了双眼.迷茫的注视那高耸的古树.‘没了.什么都没了.一个美好的家族在一夜间就没了.曾经美好、母亲的关怀、父亲的威严、家族的觉醒梦想全部成为泡影.沧海桑田.一个万年家族辉煌.一个儿时雄高伟岸的身影倒了.

  林云一阵沉默.报仇吗?对了父亲曾说过.如果有一天家族出了事.让我去紫月国找天元门的一个叫枫原老者.难道当时父亲就知道家族要出事了吗?那为什么不提前做准备?枫原又是谁?唉??????

  林云环顾一下四周.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也许我应该先懂得生存.

  落凤山脉.相传是远古时期一个凤凰的盘恓之地.在那时这里本没有山脉.而是一片火域、生长着极为罕见的古桐树.在古桐树王上栖息着一对凤凰神鸟.本是相安无事.却在凤凰产蛋的那一天.风云变策、一个盖世强者降临.不仅要砍断古桐树王拿去炼器.更要拿走那枚凤凰蛋.谁会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拿走.一场惊世大战展开.

  虽然不知当时是何神人.但敢独自一人挑衅凤凰神鸟.那是何等神威.那场大战打了三天三夜.惊动了九天十地.山河破碎、天地在哭泣、神魔在咆哮.整个无根火域硬生生被打没了.

  当时凤凰神鸟刚刚产下蛋,身体比较虚弱.更是要分心护着凤凰蛋.被逼无奈。凤鸟以牺牲自己换取九天神火降临,本想可以消灭那位该死的人类.却不曾想那位人类封印自我、招来神嘘雷.以九步御天雷.打的凤鸟损落.凰鸟哀鸣、蛋落幽冥。

  盖世强者打出这一击之后默然离开.只留下凰鸟在此悲鸣、哀泣.自此.此地在千年之后才消去云烟,又被起名为落凤之地.直至经过了圣古时期才成此山脉.如今这里魔兽纵横、妖兽吼叫、更有洪荒巨兽在此卧居。落凤山脉也成为一大荒古妖兽之区.

  林云唉叹了一声.托着满身的伤痕向东走去.昨夜虽然从暗道逃了出来.不曾想在城堡的最外围被发现.要不是残影等人的即时地自杀式反抗.他或许现在已成为冰冷的尸首了.在此想起那揪心的仇恨,林云双眼布满血丝,狠狠地道:“放心吧!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紫月国在落日山脉的东方.枫原?我想我应该按父亲的话去找他看看.既然选定了方向、也不急于一时.现在身上的伤势很严重,必须要先养好在说.突然前方传来阵阵水流声和股股幽香.林云精神一震.快步向前方走去.

  此时东方正个太阳已经升起.古树盎然的森林内早已传出阵阵野兽的嘶吼.盘旋如蛟龙的藤蔓、高大挺拔的古树、千奇百怪的野兽吼叫.古老的森林充满了勃勃生机.

  在前方林云透过稀疏的林夕,看到那是一个小山谷,谷内被还没有照散的晨雾所遮盖.而在谷前有一条小河流.水声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小溪的岸边是一大片的鲜艳的花朵、彩色的蝴蝶正在上空来回起舞.好一处世外桃源啊!

  林云神神地吸了一口郁香的空气.顿时全身绷紧得人神经一松.他走到溪边喝了几口清水.盘坐而下.接近一夜的追杀、让他身体达到了极限.他知道就算刚踏进修士界的玄灵一重天的人、也能把他杀死.

  “星空语录”紫云家族的传承功法.万年前紫云天所创.曾被当时认为最神秘的功法之一.在圣古时期,那个乱世不朽的神话时代.紫云天本是一个战神门下的三代弟子。自其创作了星空语录之后.修为一步登天。进展神速.他的不朽光芒才开始流传.可惜的是.从开创者紫云天修炼星空语录成为盖世强者外.紫云家族这一万年来也没人把它修成小成之境.就更不要提大成了.

  林云意沉识海运起玄功.顿时天地间精纯的灵力涌入其身体.早已干枯的经脉像黑洞一般疯狂地吸收.在其身体上方天地灵气异常浓重.此时山谷内的花草方向,随着林云灵力的涌入都折向这里.在其上方一个灵力漩涡逐渐形成.随着时间的流逝,其上方的漩涡越来越大,整个山谷的灵力也变的混乱起来.林云只顾着修炼、却不知山谷内异常早已惊动了山谷那一方的另一方人.

  “老头,天地灵力怎么这么混乱啊!”这是一个妙龄少女,长着一对滴溜溜的大眼睛、来回乱逛.她的右手并没有闲着,此时正抓着一名老者的山羊胡.嫩白的小手不扯动.

  “哎呦!我的小祖宗啊!你轻点行不.我杂就后悔和你出来呢”老者疼的脸都直发绿.我当时杂就答应和这小祖宗出来呢.肠子都悔青了.“我就剩下着这几根了!”

  “哼.”少女把手拿开,拍了拍小手.道:“看你在敢向我父亲告状.”少女登个大眼珠子.又道:“这山谷外的灵力怎么向里跑啊!”

  老者尤了尤下巴.道:“还能是什么,无非是什么山野兽之类的在修炼.”老者瞄了一眼少女.等会采完火灵果回去之后、还得告你一状.我一个老头我容易吗?

  火烈烈的太阳已挂在正空.林间的妖兽开始了又一天的扑食.林云上空的灵气漩涡已经散去.当最后一点灵力被吸收后.林云也睁开了双眼.一股小小的气场从体内发出.使周围的草木略微吹动一下.林云双眼抹过一丝喜色.‘玄灵四重天‘。他站起身子、活动一下身体.竟然突破了!感受了一下体内灵力转动.‘这一夜过后、不知是喜是悲.久未突破的玄功竟然进阶了.老天难道这是你给我的安慰吗!

  肚子这时很不配合地传出几声抗议.林云这才想起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顿时又想起了在家时何时受过这般饥饿.‘世事无常,也许我是应该多经历一些事物了‘.林云这般想到.

  脱去沾满血色的衣服、在溪旁清洗了下.顺便又抓了几条鱼.少许.糊啵味已经满谷飘了.但还是狼吞虎咽吃了好几条.肚子有了底气、这才想打算好好瞧瞧这山谷.林云本是在小溪的这侧,而小溪的另一侧就是山谷的谷口。可是当他这刚一回头看去时、当时脸就白了!

  一只全身火红像滴了血的魔兽,正瞪着那双幽红的妖眼向自己奔来.魔兽全身毛发火红,高大的身躯、踏着四蹄.竟是一只火狼.‘.不.’当他看到其额头上那凸起的尖角时,他知道了这是一只——火狼王。

  难道老天在耍我吗!昨晚刚从鬼门爬了出来、难道还让我爬回去!

  ‘咦、怎么火狼王肚子下方在滴血‘‘……我靠…受伤了!这我还怕你‘

  林云踏出八字步.举起手中‘滴水‘的断剑.灵力不要钱地疯狂注入其内.火狼王看着眼前弱小的人类,在想想刚才被一个不要脸的老头疯狂地追杀.想想就憋气,那管上三七二十一!就是冲!

  “吼”

  一声哎吼!林云这一断剑正劈在那只尖角上.断剑在次断了一半!林云也被震的倒退了八步.可那火狼王也不好受,本来这脑袋就被那老头敲的直冒烟!这一下倒好!直接潦倒!——阎王你好!

  奶奶熊滴!手震的这个嘛!

  林云走到火狼王尸体旁,踢了下、刚要挖魔核!

  “等一等小子!”

  这时从山谷内侧.飞奔出一个老者,应该说被烧焦的老头!头发好像刚烫完,衣服上全是被烧焦的口子,而且正冒着青烟。“你知不知道这是我先杀了猎物”老头走到林云面前先是理了理衣服,然后说道.

  “我记得是我刚才把他劈死的吧!”林云先离了这老头退后两步,然后道。

  “不是的…小子、你没看见它原先就受伤了吗!”老头向林云走两步.浑然不知自己正发着逼人的气味.又道:‘那是我打的’。

  林云先是又后退了两步,才道:我知道!但现在它是倒在我的脚下.你的明……”眼看这老头又向自己走来,林云立马喊道:‘停‘.你别过来了!咱俩平分行不?

  “不行!”

  这话不是老头说的.一个妙龄少女、手里拿着已经啃了半个的野果,滴个水汪汪的大眼珠子、悠闲地从山谷内走出.少女先是走到老者面前嘿嘿一笑.然后对林云说道:‘此兽是我找、此兽是我杀、要想要此兽、、、、、那是不行滴!’

  除非大家多多‘支持‘‘支持‘‘支持‘。我是一名新人,这部小说也刚刚起步.如果你认为偶写的还行,请多支持下.多顶顶。谢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