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世界前传 第二节 机场奇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子的?”周雨桐问着。  “我而已主要负责接人,学校的事情,有人会为你分析解答的。”秦骞说着,接着将汽车驶出了机场。周雨桐望着平常忙碌的机场,现在的却人少的可伶。就连路边停车场的汽车也少的可伶。秦骞将车停好后,对周雨桐说:“下车后吧,去候机大厅。哪里会有人“知道了,我会照顾自己的”周子健跟妹妹周琦拥抱了一下,然后拿着简单的行李,下楼了。“记得打电话给我。”周子健叮嘱了一句,便上了秦骞那拉风无比的法拉利。周琦默默看着自己的哥哥上了车之后,便消失在房门后面。。...

  “我走了。”

  “知道了,我会照顾自己的”周子健跟妹妹周琦拥抱了一下,然后拿着简单的行李,下楼了。“记得打电话给我。”周子健叮嘱了一句,便上了秦骞那拉风无比的法拉利。周琦默默看着自己的哥哥上了车之后,便消失在房门后面。

  或许是第一次上这么好的车,周子健在汽车中有些手足无措。秦骞只是笑笑,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奶茶,将汽车向机场驶去。周子健通过玻璃,看着路上飞快驶过的人和物“学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周子健问道。

  “我只是负责接人,学校的事情,有人会为你解答的。”秦骞说着,然后将汽车驶入了机场。周子健看着平时繁忙的机场,现在却人少的可怜。就连停车场的汽车也少的可怜。秦骞将车停好后,对周子健说:“下车吧,去候机大厅。哪里会有人告诉你接下来干什么的。”

  “可是你还没给我机票呢。”周子健下车后,看着汽车里的秦骞。

  “哎呀,到了候机大厅会有人告诉你的。”秦骞显得有些不耐烦。“可是....”还没等周子健说完,秦骞便一脚油门,将车开离了停车场,只剩下周子健在尾气里咳嗽。这不是坑爹么...周子健心里抱怨道。然后拿着行李箱,走向了候机大厅。

  机场外的高速公路上,一辆商务车停在路边,一个妙龄少女正在不紧不慢的吃着手中的冰激凌。秦骞将法拉利停在商务车后面,然后拉开商务车的车门,坐到了后座。妙龄少女看到了秦骞上来,便停止了吃冰激凌,眼神中透出一丝调皮的目光。“怎么样了,学员都到了么?”她用甜美的声音问道。秦骞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手机,翻看着当天的新闻。妙龄少女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后面拉风的法拉利。“开这么好的车,来幽会情人啊~”她挖苦道。秦骞笑了笑,“哦,这车是送的,他说这车先借我玩几天,反正他也不需要。”早知道我也去当个秘书什么的了....妙龄少女心中暗暗吐槽道,没想到还可以免费领车。

  “我觉得吧,要是幽会也只能幽会你了吧,田笑宁。”另一个声音在车外响起,田笑宁看向了车外。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着便装正靠着车门,喝着手中的啤酒,微笑看着自己。“白帆,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和档案馆那些古董一起入土么?”田笑宁也不甘示弱。白帆并没有理会她的挖苦,而是钻进车里问秦骞:“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么?”秦骞礼貌性的微笑了一下然后回答道:“不了,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我转几天,放松一下。”白帆点了点头。

  “我跟你说话呢,白帆,你为什么过来?”田笑宁有些不太满意。对于这种人,她心底里就不太服气,自己职位不高,还装的跟领导似的,不久是在学院多呆了几年而已么。搞得他好像很厉害似的,最后不还是文档部们的渣渣么。

  ”我,我就是闲着没事,趁着假期出来做做任务,赚赚外快,最近花钱有点过了。”白帆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我建议你现在赶紧下车跟我走吧,一会儿飞机就要起飞了。他们正找你呢。”田笑宁听完后,就将行李和工作证拿了出来。“行,那就走吧。”

  跟秦骞告别之后,两人就从商务车里出来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向机场走去。秦骞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然后坐到了商务车的驾驶座上,将车开离了这里。并且将一个价值不菲的法拉利跑车就这样扔在了高速公路路边上。

  机场门口,周子健还没有进入,便被一群穿着黑色西服体型健壮的男子给拦了下来,接着这群人就在他身上用探测器来回的搜索,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周子健的左臂感到一股刺痛,一个针管插入了他的静脉当中,将一部分血液从他身体中提取出来。“对不起,走程序。”一个保安解释道。这.....究竟在搞什么鬼?周子健无奈的想到,他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了。

  在经过复杂的搜身后,周子健终于进入了。一进去之后,他就被两个人领入了候机大厅。周子健环顾四周,一楼几乎连一个人都没有,就连那些维护机场清洁的工人都没有,更不用说商铺的店员了。

  但是就在周子健上了二楼后,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你这是在逗我吧......周子健心中暗暗叫苦。眼前的景象根本看不出这是在机场,就像春运的火车站一样。各式各样的人群,有身着不菲西装的高级白领,也有身上刺着纹身的小混混。周子健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将自己的行李放好。闭上眼睛,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等待着飞机的降临。“那个.......能给我让一个座位么?”一个悦耳的声音在响起,周子健睁开眼睛,一个萌妹子出现在他眼前,修长的双腿,吹弹可破的肌肤,一双夺人魂魄的大眼睛正盯着周子健,周子健不免有些脸红,毕竟面对这么漂亮的妹子,正处于青春期的男生都会这样。周子健有些手忙脚乱的将东西拿走。“谢谢”妹子有礼貌的说道。“我能知道你的名字么?”周子健觉得自己有点口干舌燥。

  “郭迦融。你呢?”

  “我叫周子健,你也是被选入这个学校的人?”郭迦融可爱的点点头,周子健不免的有些心动。一阵广播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现在请全体人员马上在1号登机口登记,谢谢。”

  周子健不免的有些疑惑,空姐是这么播报的么.....就在这时广播里又传来了:“好像是这么说的吧,不管了,全体人员赶快给我登机。”所有人满脸的黑线啊.....坑爹呢这不是。

  接着这时就体现出了人们的素质了,一开始人们还是有礼貌的装模作样的互相让一让,到那些小混混登机的时候就完全没有秩序了,完全体现了挤人是广大中国人民传统的喜闻乐见的运动。周子健在人流中被挤到在地,接着有好几个人的脚不约而同的踩到了周子健的身上,郭迦融也不知道被挤到哪里去了。就在这时,一个男子将周子健扶起。“你没事吧。”那个男子问道。“没事,谢谢你啊,你叫什么名字”周子健拍拍身上的鞋印同时问向那个男子。“赵煜”男子向周子健伸出了手,周子健也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周子健,谢谢了。”同时周子健手上有些吃痛,看的出那个人手劲很大。“对不起啊,就是测试一下你。”赵煜笑了笑,把自己的行李箱提起大步向飞机走去。周子健急忙跟去。

  热闹的人流后面,有两个妹子正注视着周子健的身影,其中一个正在不停把玩手中的**,那把刀在她手中若隐若现,锐利的刀锋也不时接触着她的肌肤,可是却只是一掠而过。而另一个却显得有些冷淡,上身也比郭迦融更加丰满,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笔记本。那个转着扭头对拿着黑色笔记本的妹子说:“张汝玉,你确定是他么?看起来好弱的样子。”张汝玉只是笑笑:“张婉婷,你要记住,真正的敌人是看不见的,周子健是一只沉睡的狼,他只不过还没有苏醒”

  “真是搞不懂你了,走吧,赶紧上飞机,老板交给我们的任务还没结束呢。”张婉婷将手中的**快速的一转,便将刀子收了回来,然后推着自己的行李车,开始向飞机前进。

  等人们进入机场跑道后,眼前的景象使他们都惊呆了:这学校太威武了吧!一架C-130运输机就停在他们眼前,有一点军事常识的都会知道,C-130可是军事飞机,而且军事飞机怎么会停到普通机场里,而且在战后也很少见到大型的军事运输机出现了。而现场的工作人员却不以为然,仍然引导学员们进入运输机,让他们系好安全带。接着,一辆行李车也开进了运输机里,车上的人员熟练的将车的四个轮胎用链条固定在飞机上,然后将人们的行李扔到车上。周子健看着眼前的景象,很想掐一下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而赵煜紧挨着周子健,尽量让自己淡定下来。飞机上的另一些人却无法做到那么冷静,他们不断惊叹着飞机的内部的构造,甚至想试试那个红色跳伞按钮,直到被工作人员强行绑到座位上

  飞机外,白帆一边向驾驶室走去,一边看着飞机,不由的苦笑起来:因为自己并不会开飞机。“白帆,别磨蹭了,不然一会儿就晚点了。”田笑宁在驾驶室里催促起来,白帆这才戴上一个飞行员的帽子,走进了驾驶舱。驾驶舱里,各式复杂的仪器在显示着不同的数据,田笑宁熟练的应对着每一项操作,她对每一个数据都了如指掌,而白帆却显得有些束手无策。“你会开飞机么?”田笑宁问道,换来的只有一个逗比的回答。“遥控飞机算么?”

  “光学时露点湿度仪呢?”依然沉默。。

  “多普勒气象雷达呢?”依然沉默。。

  田笑宁坐了下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想让自己保持冷静,这样她才不会忍不住给他一拳:这不是坑爹么?什么都不会,还上来,作死啊?!就在田笑宁精神缓和了一会儿,准备开飞机的时候,白帆毅然决然的打破了沉默:“话说,安全带怎么弄呢?”田笑宁差点把飞机的推进器的手柄给掰下来。“你,安静,做好。”白帆本来还想说一些什么,但是看着田笑宁咬牙切齿的表情,还是安静了下来。

  五分钟后,一切准备就绪。飞机成功起飞,周子健坐在机舱里,飞机冲破气流产生的剧烈震动使他的胃有些不太舒服,就好像放进了搅拌机里似的。“你没事吧?”赵煜关切的问了问。周子健只是摆摆手,然后将身子蜷缩,好让自己舒服一些。座位的另一边,张婉婷小声的问着张汝玉:“他看起来真的好弱啊,要不我们现在就.....”张汝玉并没有让张婉婷说完就打断了她:“记住,我们要等的是他苏醒的那一刻。”张婉婷依然很无奈的看了看张汝玉,然后就闭上眼睛休息了。张汝玉看着周子健,然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周子健突然打了一个寒战,接着冷汗就开始不停的往外冒,他总感觉有人正不怀好意的盯着他看。赵煜注意到了周子健的异常。“睡一觉吧,你是没休息好。”赵煜说道。周子健点了点头,然后靠着座位的靠背睡觉去了。而这时,赵煜也注意到了这股不安的感觉,更准确的说,他早在登机前就感到了这股气息,多年的工作经验使他的感觉比常人更加敏锐。他四周张望了,却发现那股气息已经消失了。赵煜再次看了一圈以后,也选择靠在靠背上闭目养神。或许是自己的职业病吧,赵煜心里这样解释道,学院不可能让这种危险的人物进入吧。但是那个眼神,他这么多年只见到过一次。

  而张汝玉此时正在用手机看着赵煜的资料。这个人有意思,看来进入学院的还不缺乏高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