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世玄医 第6章 参加婚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迅速,就到了王莉莉结婚了的那天。林威到了医院,先去病房给钱偏偏打针,嘱咐了两句,说在自己回去前绝不能够拔针,就直接奔到了赵清滢的院长办公室,轻敲了两下门。“请进。”林威到了医院,先去病房给钱明明扎针,叮嘱了两句,说在自己回来前绝不能拔针,就直接奔到了赵清莹的院长办公室,轻敲了两下门。。...

很快,就到了王莉莉结婚的那天。

林威到了医院,先去病房给钱明明扎针,叮嘱了两句,说在自己回来前绝不能拔针,就直接奔到了赵清莹的院长办公室,轻敲了两下门。

“请进。”

里面立刻传来了一个甜美软糯的声音。

林威推开门,就见赵清莹正往窗外探着身子,想要把手里捧着的一盆花放到外面晒晒太阳。修长匀称的大长腿,俏臀挺翘着,正好对着进来的他,弯出诱人的弧度。

林威下意识地顿了一下,不自在地别开了脸。

赵清莹放好花盆,回过身来,却见林威站在门口,神色踌躇,不禁愣了一下,但随即就明白过来,笑吟吟地朝他走去,一改之前的高冷:

“小林来了,来,进来。这次的打赌是我输了,愿赌服输,今天一天我都听你安排。”

许是想到与林威之前的打赌,今天的她并不似往常那般般套着白大褂,合身的白色V领上衣,黑色窄身裙,极其简单的搭配,却已完美地勾勒出她玲珑的曲线。高耸的玉峰把纤腰更是衬得不盈一握,白皙优美的大长腿,简直就是个尤物呀!

而现在这个尤物不但对他笑,还主动上前挽住他的胳膊。说的话又是那么的暧昧,真是想让人不想入非非都难。

林威只是个实习生,之前在医院里做的是跑腿的活,就是连个小护士都能支使他,更何况是这个高白美的院长。这回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喽。

感受到手臂总会有意无意地蹭到赵清莹身前的柔软时,他禁不住就有些心猿意马,一双眼更是不自觉地就往那对玉峰瞄去,害他只能僵硬着身子,跟个扯线木偶般般般被她扯进办公室。

“安排嘛……自然是逛街吃饭,然后下午陪我参加朋友的婚宴……”

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憋红脸结巴道。

至于赵清莹为什么对他的态度会有这么大的转变,此时则是无暇细想了。

见他这样,赵清莹就知道他在那方面还是个未经人事的生瓜蛋子,也就不再去逗他,只是扭身回到办公桌后面,拿起手包就和他一起出了医办。

正所谓不蒸馒头争口气。当初王莉莉就是嫌他穷酸才另投他人怀抱的,林威又怎能被人看死,所以两人先是到丰城的几个购物中心逛了逛,又在赵清莹的帮忙下,林威咬牙给自己置办了一些行头,这才让赵清莹挽着他的胳膊,双双到了阳光大酒店。

远远地,就看到穿着婚纱的王莉莉和一个身材矮胖、长着一张青蛙嘴的新郎并肩站在那里迎宾,身旁是四、五个伴娘伴郎。

林威知道这个新郎,就是丰城教育局局长的公子许俊。当初他和王莉莉谈恋爱时,这个人就不时出现在他们身边,送花送巧克力什么的,当时王莉莉总是嗤之以鼻,甚至还因为他的那张青蛙嘴而鄙夷地戏称他为“青蛙王子”。

没想到呀……

“啧啧……长得还真是人才呀,小林,你确定我们是来参加婚礼, 而不是参观珍禽异兽展的?”

打量了一眼新人,尽管是受过良好的教育,赵清莹还是忍不住感叹出声。

闻言,林威的眼中有痛苦一闪而过。但他只是抿了抿唇,下意识地挺直了脊背,这才挽着赵清莹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王莉莉和新郎也注意到了走近的林威和赵清莹。特别是王莉莉,当她看到只是短短的两个月不见,林威的身边已经站了个相貌、气质都比自己出色的女子时,也不知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心理,竟是不自觉地紧咬起牙关,一双眼睛就跟黏了上去似的,盯着赵清莹挽着林威的那条胳膊不放。

许俊心里哪叫一个恨呀,所以也不等林威走近,他已笑着朗声说:

“哟,我说这是谁呢,原来是林威呀,呵呵,我刚才和兄弟们说完,癞蛤蟆吃不到天鹅肉,到底还会不会来呢,没想到才说完,你就来了。呵呵……”

只是很明显没有身为“珍禽异兽”的自觉,反倒是讥嘲起林威来了。

“林威怎么能不来呢,这是丰城最高档的大酒店,这次要是错过了,说不定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这样的机会见世面了,那多可惜呀!”

身旁的伴郎立刻附和,声音中全是伪善的怜悯,眼神鄙夷。

王莉莉神色明显一僵,但她仍是维持着脸上喜气的笑容,什么也没说。

要是在还没得到各位医圣的传承之前,听到这样一番被人奚落嘲讽的话,林威肯定被气得气血翻涌。可此时的他早已今非昔比,他只是先淡淡地看了王莉莉一眼,如潭的黑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外,简直就是波澜不惊。

而他这样的平静,就是连见过了不少大场面的赵清莹,也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事实上,事情发展到现在,就是林威一句话也不说,赵清莹大概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

见林威如此沉着冷静的反应,她也就更没有插嘴的打算,只是红唇一撇,傲然地站在林威身边,就像是个等着好戏上演的观众般。

林威呢,只是眼角微微一抬,环顾了一下婚宴的现场,才淡声道:“是吗?不过就是几十来桌的安排,酒水也是飞天茅台而已,二、三十万怕是还有零头吧,这算是什么排场吗?要是你们能把这个婚宴设在阳光大酒店的顶楼,这才是让我开了眼界呢。”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阳光大酒店是丰城最高档的酒店不假,但是谁不知道,底下的五层是对外面的普通百姓开放的,只有从六楼开始是按会员的等级开放的,顶楼更是少有人能到达的。

许俊这边的几人听到林威这么说,差点没把鼻子给气歪了,特别是看到他用那种极其轻慢的语气把话说出来,仿佛那些都是入不了他眼似的。

明明就是个身上连三百块都不知道有没有的穷鬼,竟还敢如此大的口气……

“林威!”新郎明显是恼羞成怒,恶狠狠地喊了一句。

只是,林威并不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就又慢条斯理地开口:

“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那么生气干嘛,只是句玩笑嘛,怒极攻心,影响了今晚的洞房花烛夜,那到时你能不能吃上天鹅肉就说不好了。喏,这是我的份子钱,我们进去会自己找位置坐好的,你们忙。”

说罢,便从西装内袋里摸出了个红包,又在来宾名单上签了字,便领着赵清莹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婚宴现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