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路放田家业 田家业张寡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田家业张寡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带来您!田家业张寡是江南草莽所创作的小说《心花路放》中的人物,田家业张寡小说精挑:南阿村后山的小树林中,一个瘦黑的身影,顶着烈日,躲在小树后面,左右瞧了两眼,意外发现后面没人这才一屁股坐在树荫下,松了口气。...

田家业张寡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田家业张寡是江南草莽所创作的小说《心花路放》中的人物,田家业张寡小说精选:西巴村后山的小树林中,一个瘦黑的身影,顶着烈日,躲在小树后面,左右瞧了两眼,发现后面没人这才一屁股坐在树荫下,松了口气。

西巴村后山的小树林中,一个瘦黑的身影,顶着烈日,躲在小树后面,左右瞧了两眼,发现后面没人这才一屁股坐在树荫下,松了口气。

心想:幸亏没被人发现,要不又会被村里年龄相仿的男孩子们揍一顿,想起来这可是从睁开眼睛到午饭前的第三顿揍。

说起来他小子也是命苦,自幼便跟着捡破烂的叫花子一起生活,叫花子也没啥文化水平,就给他这个捡来的孩子起了个名字叫田家业。

忽然他小子听到从身后不远处的大树下,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不由便寻声望去,只见在身后的大树下两个光着身子的人影,下半身交叉在一起,男人双手紧紧的扣在女人纤细白净的腰身上,不停的拍打着女人丰满的屁股,随着男人每次腰杆的挺起,女人**的**令人眼花的颤动,胸脯子上的两个柔软的**跟随着男人腰杆挺起的频率不停的晃动着。

看的在树后面的田家业只觉得喉咙中异常干燥,一团小火苗在他小子的小腹部正在冉冉升起,裤裆里的物件更是不用说,早就已经是硬的一柱擎天。

他小子虽然不知道女人到底是个啥滋味的,但是也多少的有些了解,毕竟他小子现在正处在对男女之间那点事好奇的年龄。

就在这时,只听到男人声音厚重的说道:“骚娘们,叫啊,叫的声音越大,老子弄你就弄的越舒服。”

“啊~!大成哥,我,我,我是你的,大成哥快点~”

“特娘的,怪不得村长那龟儿子都被你这骚娘们榨干了,真特娘的夹的舒服!”

男人边说着边加快了速度,而村长女人张大花那一声声浪.叫更加高亢,双手上的指甲恨不得扣进树皮里。

最后随着男人一声高亢的闷声后,女人的身体不停的颤抖,那娘们在男人一股热流的冲击下,愣是不停的翻着白眼,身子如同触电一般的颤抖……

而他小子则是躲在大树下,睁大了眼睛愣是怕错过任何精彩一幕后,等那对狗男女穿上提溜上裤子离开,这才感觉裤裆里竟然湿乎乎的……

再一看小树林中,那对干事的狗男女早就已经沿着树林里的小路,回到了田间地头上,装成没事人一样继续干活,他小子只能是看着刚才干事的那棵大树意犹未尽的吧唧了两下嘴,失落落的朝着村里走。

一路上他小子都在想,这村长的女人张大花咋还和村长的拜把子兄弟搞到一起去了?!

说起来村长的女人张大花在西巴村,可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就光走起路来那腰肢一摇三晃,两个**如同波浪一般,上下起伏,这些就让村里的老爷们垂涎三尺。

可是碍于村长的威严,个个都是晚上钻进被窝,浮想联翩……

脑袋里一边想着,便不知不觉走到了村口,突然被人从后膝盖处狠狠的踹了一脚,他小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暗想:不好,刚才光顾着看着干那事的了,咋就忘了村长儿子大胖几个人正找自己,这回事了。

“老子叫你,你特娘的还跑,特么的,看你还跑不跑了,要是不想挨揍的话,就特娘的就去小河边看张寡妇洗澡!”

一个长得圆咕噜咚肥头大耳的半大小子,说话的同时不耐烦的踹了两脚蹲在地上的瘦黑小子。

这肥胖的小子周围还跟着几个穿着破洞衣服的十六七的小子,起哄道。

“哈哈,就是个胆小鬼,你爹是个老乞丐,你就是个小乞丐!”

蹲在墙角的瘦黑小子,抬起头,那张长的还算是英俊的脸蛋已经是鼻青脸肿,恳求的眼神看着围着他的几个半大小子。

“大胖,咱别跟这小瘪犊子废话了,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回来也好给咱们讲讲骚寡妇那地方是啥模样的。”

“特娘的是不是打的太轻了!”

从大胖的身后走出来一个同样瘦小的小子,揉着拳头,朝着瑟瑟发抖躲在墙角的小子凑了过去。

吓得田家业立刻伸出干瘦的胳膊抱住了脑袋。

这十几年来,他是被村里的这些孩子揍着长大的,他小子的心里每个夜晚都在祈祷,希望等自己醒过来,不会被打,可是依旧日复一日的被打。

现在这不是,同村的这些孩子,在村长儿子的带领下,叫他去偷看村里的小寡妇也就是张寡妇洗澡。

迫于无奈最后他小子只能是拖着一瘸一拐的腿,鼻青脸肿的溜进了小树林中,等着小寡妇来洗澡。

“特娘的都给老子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有朝一日老子挨个收拾了你们这群小王八羔子!”

田家业他小子蹲在池塘边上的杂草中,透过杂草间的缝隙望着池塘。

果然没一会,只见一个上身穿着一件碎花小衬衣,下身一件黑色裤子的女人,胳膊上挎着小篮子,穿过林间小路扭扭哒哒的朝着池塘边走了过去。

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村长儿子大胖口中的那个小寡妇。

小寡妇嫁到西巴村已经有三四年,村里的人早就忘了她叫什么名字。

自从她那爷们在她嫁过来没多久,便在河沿上挖土的时候,被埋在了山洞中一命呜呼了,村里人便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小寡妇,后来也就开始叫开了。

小寡妇长得漂亮啊,别说是她爷们死了,没死之前,村里的老少爷们,瞧着这小寡妇就想伸手摸摸那双羊脂玉凝的小手。

谁知道人家小寡妇不但是没搭理这些穷爷们汉子,反倒是天一黑,马上就关门闭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据说有一次,同村的一个爷们想要占这娘们的便宜,谁知道被小寡妇拎着老菜刀追在那人身后,愣是围着村子跑了三圈,最后那把老菜刀险些将那人的那一根给砍了,在村民的劝说下,才算是过去。

现在村长儿子大胖带着同在村里的乌合之众逼着他小子来偷看小寡妇洗澡,这要是被发现还不得被小寡妇给剁了。

想到这,只觉得裤裆里一股冷风吹过,不由的夹紧裤裆,生怕那物件被切了一般。

再看那小寡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钻进了水里,光滑的后背正对着他小子,纤细的胳膊一个劲的往身上撩水。

看的他小子不禁口干舌燥,小腹部也逐渐的开始发热,脑海中不禁浮现刚刚在小树林中看到的那一幕火辣的画面,头脑发热的就想光着跳进池塘里,也跟小寡妇弄一次,可是转念想到之前别人偷看她洗澡的后果,裤裆里火热的玩意,愣是耷拉了几分脑袋。

之前他小子光是听大胖那几人说是女人咋样咋样的,今天他小子可算是知道光着身子的女人好看,被打屁股时,叫唤的声音更是勾.魂摄魄。

可是想归想,要是真让他小子现在过去的话,他还真没那个胆子。

反正这偷看也看了,即使现在回去,大胖那群小子也不会说啥,也不能打他了,于是他小子便弯着腰偷偷摸摸的准备按照原路返回。

由于做贼心虚,他小子竟然不小心踩到了一旁的树枝子,嘎吱一声,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他小子立刻紧张的脑门上直冒冷汗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心想:遭了,这下准让那小寡妇发现,果不其然只听到从池塘中传来响亮的一声:“啊,流氓!”

一声尖叫打破了西巴村的宁静,只见小寡妇蹲在水中,紧紧的抱着胸口处的两团,惊恐的盯着一旁的草丛里。

只见从一旁的草丛中“噌”的一声,窜出去一道瘦小的身影,田家业撩起两根竹竿一样的小瘦腿,直奔村子。

要是被这小寡妇瞧见那就坏菜了,还不得要了自己的命根子,脑海中不由的想起裤裆上插菜刀的场景。

最后险些被这小寡妇把裤裆里的那一根棍子给拽下来,才算是完事,结果,那爷们愣是三天没从床上爬起来,两个东西就跟两个大鹅蛋一样。

自从那之后,村里再也没人敢偷看这小寡妇洗澡,更是没人敢打这小寡妇的主意。

田家业他小子正准备撒腿撩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小寡妇怒斥声。

“好啊,臭小子毛都没长齐,还敢偷看老娘洗澡,老娘今天就要看看你小子裤裆里的东西到底多大……”

田家业那小子暗想:这下真是落到后娘手里了,完犊子咯。

索性,他小子便是一不做二不休的转身,一脸尴尬的摸着脑袋结结巴巴的说道。

“呃……嫂……嫂子,我刚才方便了下,不知道你在那……”

他小子说着朝着池塘的方向指了指池塘的方向,张寡妇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小子。

由于田家业这小子平时在村里的时候可是老实巴交的,从来不干这种事,小寡妇也就相信了他的话,点了点头,可是此刻他小子的那处就跟一根棍子顶着一般,突出的就连个瞎子都能瞧见。

小寡妇虽然是死了男人,可是也经历过被窝里的那事,看到田家业这样,心里跟明镜一样,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这小子黑瘦黑瘦的,裤裆里的物件倒是不小呢,要是自己能跟他钻被窝睡觉觉的话,肯定很舒服。

说起来,她男人已经死了几年,好几年都没尝过那种欲仙欲死,飞上云霄的销.魂感觉了呢。

想着想着,这女人的两个小脸蛋变的粉嘟嘟的羞红了起来。

此刻的田家业低着头,眼睛时不时的瞟向小寡妇胸前被身上的洗澡水打湿后,凸显出来的两颗硬挺的豆粒,下面的物件更是大了几分,竟然不安分的跳动了起来。

瞬间,他便局促的搓着衣角,不禁想起刚才裤裆里湿乎乎的同时,那种从那物件的顶端蔓延出来的如同电流一般直蹿脑海的麻酥感觉,让他不由的想要再尝试一次。

那种滋味可是吃上几块大肉块能够形容的。

他小子站在小寡妇的面前等了一会,始终没听到她的声音,仗着胆子抬起头看了一眼,只见小寡妇面色异常红润,胸前的**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看的他小子口呆眼直,咽了口吐沫后,好不容易将目光移开。

担心的问道:“嫂子,你……你没事吧,咋脸这么红,不是生病了不?”

小寡妇被田家业他小子的这一声突然之间的问话,吓得打了个激灵,这才尴尬的红着脸,捋了捋散乱的头发。

“没……没什么,对了家业,快点回家吧,嫂子晚上做点好吃的给你们爷俩送过去。”

他小子听到这,眼圈不禁的红了起来,心想,自己真特娘的不是个东西,自从小寡妇嫁到西巴村后,可是没少照顾他们爷俩,自己咋就能偷看她洗澡。

此刻,他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两巴掌,只能是尴尬的笑了笑,低着头转身朝着家的方向溜了回去。

而小寡妇站在原地,轻咬朱唇,有些懊恼的自言自语道:家业还是个孩子,自己怎么能有那种想法呢,难道真的是太空虚,缺男人了吗?

田家业他小子从池塘边回来后,一路上低着头,小寡妇光着身子在池塘里洗澡的画面,尤其是那如玉光滑的后背,真想上去摸两把。

以至于他小子一直到了家中,裤裆里的物件依旧是硬邦邦鼓鼓囊囊的。

说到家其实还不如村里其他人家的猪窝,墙壁早就已经发霉的开始长出了绿毛,房顶上盖着稻草,然后是一层破塑料布,以防下雨的时候漏雨。

田家业从小无父无母,是被一个捡破烂的乞丐抱回家的,确切的说是从城里的垃圾桶里捡来的。

他小子认识的几个大字,还是村里的小寡妇教给他的,反正在他的心里早就已经想到了,那个小寡妇肯定是被人拐卖到这穷山沟里的,有朝一日一定要带着那个小寡妇离开这,也到大城市里生活。

田家业躺在一堆稻草里,嘴里叼着一根稻草,翘着二楞退,双手放在脑袋后面,盯着漏洞的房顶发呆。

想到就自己现在的这个现状,要啥没啥,倒是有一身的虱子,他可是听村里的人说过,外面的世界多好多好,但是如果想要出山沟的话,还是需要钱。

就现在这种情况,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带着小寡妇一起从这个大山沟里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叮当,嘭!

正在田家业想着时,忽然听到屋子外面传来的声响,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自己的那个老叫花子的爹回来了。

果然,外面传来了老叫花子的声音。

“小兔崽子,还不快点出来帮你爹收拾收拾,看你爹今天捡回来了多少好东西。”

他小子本来是不愿意出去的,但是听到老叫花子在外面喊他,不得不起身,没好气的走了出来,盯着一身脏兮兮破烂衣服,一头白发,胡子都黏在一起的老叫花子,心里有点憋屈,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小子养大的爹。

田家业默默的叹了口气,朝着一堆破烂的方向走了过去,蹲在地上,开始分门别类的收拾了起来,忽然在一堆破烂中发现了一本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