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路放田家业 《心花路放田家业》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心花路放孙家业》比较完整版全文在线深度阅读这里有!小说《心花路放孙家业》主角是孙家业张寡,心花路放孙家业主要原因讲诉:孙家业他小子很好奇的将那本不明白什么年代,也没封面的破书捡了出来,偷偷看了几眼正将破破烂烂分类的老爹,飞快的揣在了怀中。...

《心花路放田家业》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心花路放田家业》主角是田家业张寡,心花路放田家业主要讲述:田家业他小子好奇的将那本不知道什么年代,没有封面的破书捡了起来,偷看了一眼正在将破烂分类的老爹,飞快的揣在了怀中。

田家业他小子好奇的将那本不知道什么年代,没有封面的破书捡了起来,偷看了一眼正在将破烂分类的老爹,飞快的揣在了怀中。

“爹,我肚子疼,你先收拾。”他小子没等他老爹回答,捂着肚子一溜烟的朝着厕所方向跑去。

到了厕所,弯着腰将揣在怀中的书掏了出来,饶有兴致的翻开了起来,只见在第一页上,只是画着几个好像是武术动作的小人。

他小子心想:要是能练成这本书里画的,那以后在村里遇到的村长儿子大胖那群小王八犊子的时候,就不用担心被欺负了。

不由得想起这些年,他小子是怎么被在村长儿子带领下的那群小王八犊子怎么欺负的场景,手里的力气加大了几分。

而这时,却在外面响起了他老爹的声音。

“家业,你爹我出去一趟,晚上就不回来了。”

说着,便听到他那个捡破烂的老爹,美滋滋的笑声,他小子从厕所站起身,重新将书揣在怀里,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哦,那晚上不等你回来了。”

看着他老爹远去的背影,他小子心想:呸!不知道害臊的老东西,还说是出去一趟,谁不知道是去找村里的孙寡妇去了。

这两人勾搭在一起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这臭捡破烂的,只要兜里有两个钱,就去找那个腿长胳膊长s型的孙寡妇屋子里钻。

小时候他还以为捡破烂的糟老头是去找孙寡妇聊天去了,每次捡破烂的脸上都会带着异样的笑容钻进屋,紧跟着会鬼鬼祟祟的快速的关上房门,让他小子蹲在墙根下,自己等着。

但是每次他小子都能听到捡破烂的糟老头跟那孙寡妇聊天的时候,不知道为啥总是会发出那种“咿咿呀呀”,很是奇怪的声音,而且听着平时软蛋一样的叫花子爹,竟然还说什么干死她之类的话。

也就是这一天,他小子才从大胖那群王八犊子那看到了一本画着小人的书,这才知道为啥每次捡破烂的都会火急火燎的去找孙寡妇。

加之今天上午,再小树林中看到火辣的一幕后,全身过电流一般的舒适感,更让他多了几分的好奇,后来村里的那群小王八犊子竟然逼着他去偷看小寡妇洗澡,他小子也就在那个瞬间,有了一个正常成年男人对女人本能的原始**。

现在看到捡破烂的又是一脸不怀好意笑容,火急火燎的去找孙寡妇时,他小子的心里立刻知道那两人肯定是又要在屋子里做那种事。

“早晚死在娘们的肚皮上。”他朝着门口没好气的骂了一句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话,关上大门,转身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

躺在一堆破稻草上,将怀里的书掏了出来,借着月光看了起来。

幸亏这几年都是住在隔壁的秀香姐,教给他认识字的话,估计他小子到现在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说起来秀香姐,可是这西巴村方圆十里八里远近有名的大美人,十八岁的年纪,不仅仅是人出落的溜光水滑的漂亮,而且又能干,将家里里里外外收拾的像模像样的。

自从她十五岁那年被迫辍学在家后,上门提亲的不知道将门槛子踩坏多少个了。

他小子借着月光看了一会后,竟然不知道不觉得睡着了,可是在做梦的时候,竟然梦到自己照猫画虎,照着葫芦画瓢的比划起来书上所画小人的动作。

一夜他小子都在梦中比划着,早晨起来,只觉得腰酸背痛腿抽筋,就跟七老八十的一般。

他小子拖着酸痛的腿,揉着腰从茅草屋中走了出去,站在大门口,只见村里的小寡妇从远处气呼呼的走了过来,经过他身边时,吓得他小子不由得一愣,哆嗦了一下,倒退一步,那小寡妇立刻站在原地,诧异的上下打量着他小子。

“家业,站在门口干啥,瞧见大胖那群小王八犊子了没?”

田家业心想,我还能干啥,还不是因为昨天在小树林里偷看你洗澡,早晨起来又看到你气呼呼的走了过来,能不吓得一嘚瑟?

但是一听这小寡妇问的是村长儿子大胖,于是便摇了摇头,支支吾吾的说道:“不,不知道,我刚起来……嫂子,一大早晨起来跟谁生这么大的气?”

听着田家业的话,小寡妇更是气的那叫一个火冒三丈,插着小蛮腰气呼呼的说道:“哼,还能有谁,还不是村长家的小兔崽子,要是让老娘逮到那小兔崽子,老娘不把他裤裆里玩意揪了!屁大点孩子,毛都没长齐,还学会偷看了。”

这彪悍的娘们说着便朝着村长家的方向走去,吓得站在后面的田家业脑门上一个劲的冒冷汗,心想:昨天偷看小寡妇洗澡,幸亏没被看到,这要是被看到的话,裤裆里的物件可是就不保了,自己刚成年,整天净是听老爷们们说娘们怎么样怎么样,自己还没试过,就算是小姑娘的手都没拉过,要是被揪了蛋,岂不是坏菜了。

小寡妇走了两步,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的猛地站住脚步,瞧着他喊道。

“昨晚上嫂子睡着了,要不今晚上去嫂子家吃饭?”

他小子看着小寡妇那厚薄适中的小嘴唇在太阳下闪动着光芒,不由的咽了两口吐沫,可是要比村里其他娘们的嘴都漂亮,恨不得上去咬两口。

见到田家业没回答,而是盯着她发呆,上前一步,走到他小子的近前,用胳膊撞了他一下,胸前的柔软轻轻的蹭过他小子的胳膊,搞得他小子异常舒服,暗想。

不亏人们都说,肉挨肉真舒服!

“家业,嫂子跟你说话呢,咋还害羞了?”

小寡妇这时瞧见他小子的脸红脖子粗,喘着粗气,还以为是他是不好意思了。

“没,那我晚上在过去,嫂子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他小子低着脑袋,一溜烟的就往家里走,可是在他跟小寡妇说话的同时,小寡妇早就一眼瞄到了他小子全身最凸出的地方,如同一座大山丘一般,倒也是让小寡妇一阵的羞涩。

小寡妇没想到,几年不到的功夫,之前这个毛头大的小子,现在俨然已经长成了一个大人,不由的便是叹息了一声。

以前田家业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半大小子,隔三差五的去她那,村里人虽然是背后说三道四的,就算是时不时的传到她耳朵里,也能理直气壮地回人家一句:老娘有这个本事,有本事你也勾搭半大的小子回家,再说了老娘也没勾搭你家爷们钻被窝,你急啥。

现在可是不行了,田家业他小子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就算是身材不高,但是那地方的物件可是不小了,要是再继续跟之前一样,村里的人还不得说的更难听?

到时候她一个寡妇家倒是无所谓,可是田家业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可不能毁了他的名声,但是自从昨晚上瞧见他小子裤裆处的那物件后,昨晚上可是一整晚上都没睡好,脑袋里都是之前跟自家男人干那事的画面,搞得她一晚上**里都是湿乎乎的。

田家业边走边想:村里的人除了小寡妇嫂子跟隔壁的秀香姐之外,其他的人都看不起自己,谁让他有一个捡破烂的爹。

他也经常会想,要是自己能有一个的有钱的爹的话,自己也不至于在村里受欺负。

正当他小子想着呢,就听到从村口大树的方向传来的叫喊声,一听这声音,就是大胖那群小兔崽子跟小寡妇的声音。

他小子的心里不由得毛了一下,村长儿子大胖该不会说出自己之前偷看人家小寡妇洗澡的事吧?要是被小寡妇知道自己偷看的话……

瞬间,田家业只觉得自己裤裆里吹过一阵冷风,不由得夹紧裤裆,朝着村口大树下的方向快步走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