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红尘梦 《乱世红尘梦》第二章:五星连珠穿越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农夫上官云小说名字叫作《乱世红尘梦》,提供更多人农夫上官云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农夫上官云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乱世红尘梦小说农夫上官云摘选:农夫。 这个农夫几眼便瞅见了躺在地上的上官云,随后便前后上下打量了一番,热切的眼神中更多人…...

农夫上官云小说名字叫做《乱世红尘梦》,这里提供农夫上官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乱世红尘梦小说精选:而上官云和林若欣则早在高一的时候就认识了,升入高中时两人就在一所学校读书,人海之中两人邂逅了这份情缘,经过三年的酝酿,在高三的时候牵起了手。三年以来,虽然两人之间偶尔小吵小闹,但始终分不开彼此紧紧相依相爱的心。 如今到了大二,四人便如同兄弟一样,沈聪年纪最大,因此自然被三人尊称为聪哥,他也不愧为聪哥,为人豪爽,热情,宽容,也是最有抱负的人,做事干练果断,心思细密,富有洞察力,领导的种子已经种在了他的身上。乔正飞则和上…

而上官云和林若欣则早在高一的时候就认识了,升入高中时两人就在一所学校读书,人海之中两人邂逅了这份情缘,经过三年的酝酿,在高三的时候牵起了手。三年以来,虽然两人之间偶尔小吵小闹,但始终分不开彼此紧紧相依相爱的心。

如今到了大二,四人便如同兄弟一样,沈聪年纪最大,因此自然被三人尊称为聪哥,他也不愧为聪哥,为人豪爽,热情,宽容,也是最有抱负的人,做事干练果断,心思细密,富有洞察力,领导的种子已经种在了他的身上。乔正飞则和上官云一样,活泼开朗,并没有什么远大理想,只是安于现实,却都是个感性的人。

四个人说说笑笑相谈了许久后,上官云便从领子里拿出了那块玉坠,沈聪和乔正飞顿时眼睛一亮,都为这个不俗之物赞叹不已。

“这是从哪里来的呢?”沈聪疑惑的问道。

林若欣当下便把她拾到这块吊坠的经过一一说了一遍,只听得沈聪和乔正飞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沈聪拿着那块玉坠若有所思地说道:“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个东西呢?我看这玉质古老,应该像是明清时期的古董了。”接着便转眼凝重地看着林若欣道:“你确定它是突然间掉下来的?”

林若欣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说道:“这确实难以置信,可是却又是事实!”

“好吧!”沈聪若有所思地叹道,随即便把玉坠给了上官云。

四个人没再为此事而商讨,继而便坐在一起聊着天,看着夜晚校园里的风景,感受着这快乐的气氛。

然而他们谁又会想到这块玉坠引发的事呢?

四个人坐在人工湖畔相谈了许久这才结束,上官云和林若欣告别了沈聪和乔正飞后,便牵着手一同走去……

乔正飞静静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神中带着凄凉,带着落寞,带着无奈……

然而心细的沈聪自然看得出来,心里微微叹了口气,缓缓走到乔正飞身边拍了拍他肩膀语气深重地说道:“阿飞,我知道你心中的苦,但是现在这样不也是很好吗?还是好好祝福他两吧!”

乔正飞转过眼面带忧郁周四额看着沈聪,用眼神与他交流着,沉默了片刻只是无奈地点了点头便随着他离去……

乔正飞是个感性的人,是个多愁善感的人,表面上看去嘻嘻哈哈,其实内心却也是渴望有一份真挚的感情,表面上看似**的他心中却也有一份沉甸甸的爱,这份爱始终如一,却也只能藏在心中……

而上官云和林若欣正一同往回走去,两人的家在相反的方向,上官云自然先把林若欣送回了家,然后才开车往回走去。此时正是夜晚8点出头,郊区的街道上并没有市区那般灯火通明,过往的行人也只是熙熙攘攘。上官云悠闲地开着车走在空旷的街道上,拿着林若欣送给上官瑶的生日礼物,车里放着欢快的歌曲,断然想不到会有意外发生……

忽然想到今晚会有五星连珠,上官云心血来潮,随即便停下了车。打开车门,站在路边,凝视着天空,寻找那五星连珠,眼睛转了一大圈,上官云终于找到了那五颗星星,只见那五颗星星确实连成了一线,心里惊叹不已,暗自感叹着行星的奇妙……

便在此时,上官云只感觉胸前一阵发热,而且越来越热,更奇妙的是还有一块光团,正是那块白玉吊坠发出的光热……

上官云急忙掏出那块玉坠定眼看着,只见那块玉坠发出的光愈来愈强,顿时一脸的惊愕之色,呆呆地盯着玉坠不语。

而与此同时,天空中那五颗连珠的星星也发出了五道光柱直接照射到了这块白玉吊坠上,瞬间,上官云便被一团红光所笼罩……

此时,上官云只感觉眼前的景象太过匪夷所思,只是怔怔地看着这一团光不敢走动,顷刻间便失去了知觉,他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脑子里一片空白,自己就像在空中飞行一样,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慢慢地,上官云已经开始随着玉坠散发出的光而去,他自己根本没有了一丝动,随着光团向远处飞去,刹那间便消失不见……

街道上,又恢复了当初了平静,只留下上官云的车停静静地在原地。

而这一切,林若欣万万没有想到,她没想到上官云的消失是因为她的那块玉坠,更想不到上官云因这块玉坠而发生穿越的那些事。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却在不经意间发生了,是痛,是一个人的痛,还是两个人,更多人?当众人找不到上官云的时候又会怎样?从不曾想过会和上官云分开,然而事实却突然其来,林若欣该怎么面对这无法面对的事实,上官云的消失对她来说将会成为一个谜,无法解开的迷……

而在另一个时空里,上官云却浑然不知的沉睡着……

一片柳树林,柳树刚刚突出一点芽孢,显然是刚刚入春。柳树林旁是一条小溪,溪里的水潺潺地流着,河岸上的春草也才冒出半截头来,上面沾着晶莹的露霜,太阳闲散地升了起来,照射在这条小溪里,上方升起一团水雾,而在河畔上,正躺着一个人,便是上官云。

没多久,这里便经过了一位衣衫褴褛的男子,却是完全和上官云不同的服饰,而是古人的着装,只见他面容憔悴,粗糙的面孔上挂满了皱纹,身材却也算是结实了。而他身上则背着一捆木柴,手里又拿着镰刀,显是从山上砍柴回来的农夫。

这个农夫一眼便瞧见了躺在地上的上官云,随即便上下打量了一番,关切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惊讶。看着面前这个发型奇特,着装怪异的男子,他怎能不惊讶呢。只见他停住脚步用手挠了挠头思索了片刻后,便把背上的柴放到了地上的树边,走到上官云面前轻声叫道:“兄弟,兄弟……”

直叫了三声后,见没有回应,这农夫便扶起了上官云掺着他,但上官云根本就站不住脚,这农夫看了看他和那捆柴,自语道:“先把你带回我家里去,再来拿这捆柴。”当下便背着上官云往家里走去……

半个时辰后,这农夫背着上官云走到了一所民房小院前,叫道:“依依,快出来!”

当下屋里便循声走出一个女子,只见那女子身穿一白衫,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从头顶盘着披散在肩头,头顶上面别着一支发簪,细润的皮肤如温玉柔光一样。两颗水灵晶亮的眼睛里满是柔情,面容清秀动人,便如芙蓉般美的不食人间烟火,俨然是一位古代女子。只见她步履轻盈地走出门,随即便一眼瞅到了农夫背上的人,顿时惊讶道:“爹,他是谁呀,怎么穿的是这么奇怪的衣服?”

“先别说这么多了,帮我把他放到床上去吧。”

“哦!好!”

当下两人便搀扶着上官云走进了屋里……

“爹,他怎么了?你怎么把他带回家里来了?他是哪里人啊?”看着眼前的上官云,这个叫依依的女子有说不完的好奇。

这农夫道:“我下山回来的时候见他躺在河边,想必是晕倒了,所以我就带他回来了。我也不知道他是谁,看他这一身服饰完全没见过,倒不知他是哪里人。”

那个叫依依的女子若有所思地点头哦了一声,接着便转头盯着面前这个奇怪的上官云,看到他额头上有了灰尘,便拿来了毛巾替他擦了去,看着他帅气的面孔,心里不觉为之所动,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继而便微微一笑。

只听这农夫说继续道:“依依,你先照看他,我去把那捆柴背回来。”

依依点头答应着,但是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一直都注视着上官云……

这农夫面带忧色看了看她,顿了顿便转身走去……

屋里,只剩下了这个依依女子和昏睡着的上官云,这个依依女子定眼看着上官云柔声叫道:“喂,醒醒,醒醒啊!”但见上官云依然没有一丝反应,依依只好作罢,无奈地摇了摇头。

便在此时,一阵嘈杂声音响了起来,依依登时身子一颤,吓的脸色苍白,不知所措,站起身来四处打探了一番却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然而这怪异的声音她却从未听到过,循着声音而去,原来在上官云的裤兜里,依依战战兢兢地走到上官云身边,小心翼翼地伸手往他裤兜里探去,一脸的担忧与惶恐,只怕那发声音的东西会伤害她……

终于,依依鼓起勇气把手探进了上官云的裤兜,拿出了那个东西,其实正是上官云的手机闹铃响了,而对于古代的依依来说自然从未见过,怎会知道手机这个东西。

拿出手机后,依依见它并未伤害自己,于是脸上的担忧便消失了,战战兢兢地拿着手机一脸惊讶与好奇的摸索着,见手机还在响着,当下便像教训小孩子一样对着手机说道:“别叫了,吵死人啦!”

但那是手机怎会听她的话,依然自顾自地响着。依依一连喊了几声手机仍是没反应,再次生气道:“我不管你了!”说着便把手机扔到了床上。

而此时,手机却停止了声响,依依又是惊讶,又是谨慎地拿起手机看了看见再没有声响,这才轻轻放进了上官云的裤兜。

便在此时,那农夫扛着柴回来了,见上官云仍旧躺在床上,于是便问道:“依依,这兄弟还没醒吗?”

依依点了点头,接着便一脸好奇的说道:“爹,这个人好奇怪啊,刚才他身上有个东西一直在叫。”说着便从上官云裤兜里拿出了那手机递给他,道:“爹,你说这是什么东西啊,刚才吓我一跳,叫了好长时间才没叫了。”

这农夫也是一脸疑惑地拿着手机摸索着,疑惑道:“这……我们从未见过这东西啊,这位兄弟真是怪异啊,我们先别动他的东西,等他醒来一问便知究竟了。”

依依点了点头便把手机放进了上官云的裤兜。

这农夫继续道:“依依,我要去店里打铁了,你就在家照看他吧,有什么事就叫我回来。”

依依答应着点了点头,目送着农夫离去后,便转身走进了屋里,当即便端着凳子坐在床边,用手撑着头看着上官云……

许久许久,依依见上官云额头上冒出了汗珠,脸色也变黄了,当下便拿来一块毛巾擦去了他额头上的汗。接着便用手一摸,只觉的他额头异常的热,很是担心他,急忙又端来了一盆热水,把毛巾敷了水叠成方块压到了他的额头上,替他盖好了被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