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的血 第一卷 雏鹰破壳 第四章 原来还有活着的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四章原来是除了好好活着的人  (今日弟弟病了,在医院陪打点滴,前天补上前天的)  话说萧方和李大鹏二人准备好离开了这座养育他们的城市,向着省城开拔。原因很简单的,那里肯定有军队保护,就肯定有安全的的地方。  刚出了门洞。李大鹏就暴喝一声“目标H市·刚刚出了门洞。李大鹏就大喝一声“目标H市···”。...

  第四章原来还有活着的人

  (昨日弟弟病了,在医院陪打针,今天补上昨天的)

  话说萧方和李大鹏二人准备离开这座生养他们的城市,向着省城进发。原因很简单,那里一定有军队保护,就一定有安全的地方。

  刚刚出了门洞。李大鹏就大喝一声“目标H市···”

  萧方一脚给他踹一边去了,说你要想死别他妈啦着我。李大鹏继续贼笑着。其实李大鹏也没多大声音,可是在这寂静的死城中,却显得格外的响亮。

  两人也不傻,转身就跑。一边跑萧方一边说,走,我么得山上跑,那边丧尸少,被围堵上的可能性小。可是要从这城市中跑到城市外的山上谈何容易。不一会两人被围堵在十字路口。

  呼呼,怎么办哥么,李大鹏问。我们的想办法冲出去,萧方一边说一边看着四周。路边停着一辆完好的大卡车。

  嗯?车里有人。跟我来,萧方大喝并向卡车跑去。李大鹏也跟着跑,事后萧方问他,你怎么问都不问就跟着我跑。

  李大鹏回答:被你吓到了。两人快到卡车边上的时候。萧方抽出腰间的战刀,劈向前面拦路的丧尸。扑·一刀下去从左肩膀劈到肚子。萧方一脚踹在丧尸身上把战刀抽出。继续向前冲。黑色的火焰顺着刀子穿进丧尸的身体。李大鹏更是双手持枪左右开弓。凡是挡在他俩路的丧尸都中枪。

  打的死不死就不一定了。两把强近二十发子弹十秒就打光了。这时也到卡车门前。里面有个丧尸,不停的在车窗子向这外面咬着。一车窗都是口水。萧方左手抽出五四手枪,抬手三枪把车玻璃和里面的丧尸都打碎。(丧尸脑袋)这么近很容易打到的。跳上车子李大鹏跟着跳上卡车后翻斗,丧尸已经围了上来。李大鹏问萧方你会开么。萧方回了一句不会也会了。被萧方三枪打死的丧尸就是司机,立刻在他的兜里找到钥匙。这时已经有丧尸把手伸进车窗。还好这是量新车。打火一下就着。离合,上当。油门。卡车一下就启动了。向前冲去,凡是挡在车前门的丧尸都被撞开活着碾压而过。

  李大鹏在后面清理顺着车边爬上来的丧尸。手里两把开山使的虎虎生风。一个丧尸正从李大鹏正面爬上来,上去就是一砍刀,刀都是部队给的救援物资,都是好东西,一下就是开漂,右手开山横着朝被开瓢的丧尸脖子砍去,扑·整个脑袋都被李大鹏剁了下来。血液喷了李大鹏一脸都是,李大鹏瞪着铜铃的大眼睛像是从地狱爬出的魔鬼,比丧尸都可怕。被凡是爬上车子的丧尸都被李大鹏给分了尸体。

  在看萧方,自开车他就没闲着。右脚狠踩油门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抽出枪不停的向两个车窗子射击。左面的上来抓萧方的手臂,萧方一颗子弹送他脑袋一个大窟窿。右面的丧尸刚刚上来萧方连开两抢把他胸膛打穿,子弹巨大的撞击把丧尸从右车窗子上震了下去。

  然后就是车前面盖子上的丧尸。死死的扒住卡车的前挡风玻璃下边缘,就是不松手,还时不时的想往上爬。萧方也无心管他到地方了一刀子做了他得了,可是这丧尸就是不咬人膈应人,有事没事的把一只手在挡风玻璃上乱挥舞,气的萧方一梭子子弹把他送进车轱辘地下去了。

  经过近半个小时的飞奔他们终于逃出城市甩开了丧尸群。车子在路边停下。

  李大鹏一脸血水,嘴上还不忘叼上颗烟的从后面跳下来拉开车门,对着萧方说哥么原来你还会开车啊,以前砸没跟我说过呢。下来啊都到地方了。

  方脑袋木木的转过来。我不会开车,是被逼出来的。

  李大鹏立马像后跳了一步说曹不会开你他妈还开那么快。

  萧方说我也不想开快,可是不快冲不出来啊。现在脚丫子还木着呢。

  牛逼以后车子都你开了。李大鹏说。萧方回了一句你想死就坐我开的车。等了好一会萧方才下了车子。

  接过李大鹏的烟深深的抽了一口。说你我又从生死线上走了一遭啊。

  话音刚落就听到不远的村子里有女人喊救命啊。两人立刻冲了过去。离村子很近了才看到,村头有一间大宅子,四周已经被丧尸围的水泄不通。而救命的声音就从宅子里传出的。萧方回头对李大鹏说:看来有人被困宅子里了。突然萧方想到昨天晚上那个梦,说让他在身体里的黑火也运转起来。

  他对李大鹏说,咱俩玩个游戏怎么样?李大鹏一脸诧异的看着萧方,这时候你还有心思玩?萧方对李大鹏说这样。咱俩分头行动。打钓鱼,吸引丧尸,一个一个的干掉。要么咱俩快点的话中午就能杀光他们。最后看谁杀的多。李大鹏看了看宅子,要想救那里的人就的杀光。要不冲进去出,车子在想冲出来几乎不用想了。就得杀光。

  好。看谁杀的多。李大鹏转身绕着宅子像村子里潜去。萧方看李大鹏走了。开始感觉身体里的黑火。突然在丹田处感觉到一团黑火。试着让这些黑火在身子里运转起来。因为没有内功心法。只能意识的引导这些黑火在四肢流动。而萧方却不知道,在那次身体被焚烧的时候他全是的筋脉都被打通。而第二次被黑火包围的时候那么多的生命之力在他的身体里修养着他的身体。这次他主动引导着黑火在身体里流动,促使黑色火焰形成一条运行的轨迹,这样就可以在平时就吸收空气中的灵气,而使黑色火焰变强的只有这灵气,而生命之力和灵魂之力只是被提纯运输到萧方的身体里。而在尸体上燃烧的时候只能在死去的身体里得到少量的灵气来补充自身。这会萧方自行运转黑火就在身体里形成了一个旋窝似的链条,黑火就可以在运行中不停吸收体表的灵气。

  这时萧方睁开眼睛。看了看表李大鹏已经去了好一会了,这玩意不能输啊,抽出战刀,潜到墙角。拿一块石头朝最近的丧尸扔去。嘭,丧尸转过身子查看。看到墙角伸出半个脑袋的萧方。嗷···忽然七八个丧尸回头。下的萧方一下子把头缩了回去。然就听到几个脚步冲这他这走过来,看来没来多啊。好就这样一小撮一小撮的干掉。

  可是上天好像要考验萧方一样。当丧尸走过墙角看到萧方的时候集体的嘶吼了起来。这下可好。大片的丧尸听到这里的动静。成片的像这走过来。曹,你他妈坑爷爷啊。时间不容萧方多想。提手一刀劈到离他最近的丧尸的脑袋。一脚踹开抽出战刀。向右划出,扑··,一股血水从丧尸的脖子喷出。但是那丧尸好像不死心依然像萧方抓来。萧方跳起照着这个丧尸胸口就是一飞腿。嘭···撞到后面三个丧尸。反握战刀又像左划去。这回萧方学乖了,使了全力一下子把左边的丧尸脑袋砍了下来。黑色火焰在战刀上燃烧着,带走一个又一个活死人。

  萧方突然想到昨天那一爪并没有碰到丧尸而从手指发出的火刃撕碎了那个丧尸,手可以发出那火刃,战刀可不可以呢?说时迟那是快。萧方双手握刀,黑火在身体里疯狂的运转着。使劲的向前平砍一刀。呼···,一个硕大的刀刃从刀尖飞出。所过之处丧尸都被看成两半。就看那刀刃只飞出了几米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了。萧方一怔,似乎在发出那种刀刃的时候,体内的黑火从丹田一只注入到战刀里然后才从刀尖发出的。嘿嘿这回好,来多少老子都不怕。可是于此同时萧方也感觉到体内的黑色火焰好像不开始那样厚实了,至少少了一多。这时边上一个躲过黑刃切割的丧尸张口向萧方咬来,萧方抬腿一脚,把它踹出一米。回手一刀,一个不大的黑刃向那个丧尸的胸口飞去,扑·丧尸的胸口被黑刃撕开一条大口子,里面的心脏都被撕成了两半。僵尸这时就不再挣扎的动了。偶,原来破坏丧尸的心脏或者让他流血过多也会死啊。萧方再不迟疑了,冲进丧尸群中,剑锋四射如同雨,人头翻飞残肢碎。黑刃饮血似如狼,狼入羊群无人域。

  时间在匆匆的流过,宅子里的人听到外面有厮杀翻上房顶朝外面眺望着。只看有两个物体在丧尸群中左突右杀,屠戮着活死人。原本让人无比恐惧的丧尸在他们眼里好像一群任杀的羊群一般,还是不会逃跑的羊群。时间不长,只有三个小时,原本围在宅子左右的丧尸群被这二人屠杀的一个不剩。最后一个丧尸被萧方砍下脑袋。

  他抬起头的时候犹如来自地狱的魔鬼,一脸的鲜血,衣服原来的色彩已经被鲜血掩盖。袖口还在滴答着鲜血。在看李大鹏那里,一拳砸碎面前最后一个丧尸,喘着粗气。裂开嘴对着萧方喊着,老子干掉了八十九个,哈哈我赢定了。你在看看你那就三局尸体,萧方一怔回头一看原本应该一地的尸体可都被黑色火焰烧的连毛都不剩。萧方只能惨笑一下。先不说这些了,看看里面的人怎么样了,萧方突然嗓子好像哑了···其实现在萧方并不好受,那些被烧光的丧尸黑色火焰带着生命之力和灵魂之力进入了萧方的身体。萧方的身体里的黑火好像暴动一样要冲出身体里。萧方使劲的压制,可是黑火不受萧方的控制在体内里疯狂的运转着。萧方双眼通红的,而脸也被瘪的通红可是被鲜血所掩盖。

  李大鹏还是看出不对劲,问萧方。怎么了?萧方艰难的回答,没事先看看里面的人怎么样。李大鹏敲了敲门,里面的人好像在等他们一样,刚敲一下们就开了。一个长着鹅蛋脸杏仁眼睛的女孩,原本漂亮的面孔却显得有些恐惧。

  她问,你们是什么人?李大鹏就大大咧咧的说活人。小女孩一脸恐惧的看着李大鹏,李大鹏一脸的血迹。怎么看怎么像鬼。这时李大鹏也注意到自己的形象。使劲的抹了把脸然后露出他自觉憨厚的笑。

  嘭·门直接就关上了。李大鹏一脸无语的回头看萧方。这时萧方已经把体内的黑火压制住了。萧方也无奈的摊开手。

  这时门又开了,那个小女孩说你··你··你们进来把,我知道你们是好人。这回没等李大鹏笑萧方就踹了一脚他,然后说了声谢谢就进去了。小女孩又马上把门关死

  小女孩给他俩打了一大盆的水,然后把毛巾给他俩,还能看见她那颤抖的手。萧方和李大鹏一脸鲜血说多恐怖就有多恐怖。萧方说了声谢谢,然后接过毛巾开始洗脸,李大鹏却无所谓的在边上摆弄手枪。萧方洗完把手巾给李大鹏。

  问小女孩说家里还有别人么。小女孩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却没有悲伤,这让萧方很疑惑,要是别人这么大点失去了家人应该嚎啕大哭啊。后来小女孩给他俩拿了些吃的。萧方一边吃着一边打量着这里。

  家徒四壁!萧方脑袋里立刻闪过这个词,这个屋子里处了一个大炕意外别的什么也没有,根本不像21世纪的地方。小女孩也跟着吃。

  李大鹏看出了萧方的疑惑,就拐着弯的问女孩,小姑娘你多大了?其实李大鹏洗完脸还是比较帅的,特别像邻家大哥哥的样子。

  小女孩也没有开始那样害怕了,说我12岁。后来经过萧方和李大鹏拐着弯的问才知道,小女孩叫赵燕。这个小女孩在一年前父母就因为一场交通事故而双双去世。而这个小女孩一直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就在灾难发生的前半年奶奶也因为悲伤过度扔下只有十二岁的小孙女撒手人世。这半年一直是左邻右舍的给这小女孩送些饭菜活着。

  吃完饭小女孩也跟他俩熟路了起来,一口一个萧哥哥,李哥哥的叫着。看着时间也到了下午一点多。萧方对小女孩说说,燕子啊,我们要走,去省城。小女孩一听,泪水就哗哗的往下流。刚来两个可以保护她的大哥哥,又要把她扔在这危险的家里了。能不哭么。赵燕无助的看着萧方。

  这让萧方很不好意思,然后对小女孩说,你愿意跟我们走么。李大鹏一听一把拉过萧方说。你疯了,咱俩天天走在生死线上,你还拉着这孩子,你不是害她吗。萧方无奈的看着李大鹏说:难道把她扔这,这里也不安全啊。至少跟在我身边我还能放心点。李大鹏低头想了想也是。

  小女孩看到他俩犹豫是否带上她。立刻说;哥哥带上我,我什么都会做,我会洗衣服,会做饭,会···求求你们了。小女孩那对杏仁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李大鹏。

  这让李大鹏在心里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嘴巴。怎么就这么没爱心。萧方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说好。之后萧方和李大鹏换了件衣服。就拉着赵燕出了门。萧方看到远处那些被李大鹏杀死的丧尸转头对李大鹏说你先带燕子上车我去去就来。李大鹏知道萧方要干什么就拉着燕子往卡车那走。萧方就走像那些尸体。一团团黑火从萧方手心飞出。冲向那些尸体。燕子被李大鹏拉着,往前走然后回头看了看萧方为什么让他们先上车。一看吓的燕子立马抱紧李大鹏的手臂。李大鹏一愣,低头看了看燕子然后看了看萧方的动作。摇了摇头。低头对燕子说,别回头往前看,跟哥哥走。一会萧方回来了。燕子总是躲在李大鹏后面露出一张小脸看着萧方。

  李大鹏就对萧方说,你刚才吓到孩子了。萧方就从大背包里拿出块压缩糖块对燕子说。燕子不怕啊,来哥哥有糖。弄的李大鹏一脸黑线。

  燕子也知道萧方是好人,就调皮的说我才不上当。这回弄萧方一脸黑线。萧方呵呵一笑摸摸鼻子掩饰着尴尬。然后对李大鹏说走,上车。

  坐上卡车还能看见萧方在车里所流下的血迹。李大鹏让燕子座到后座去。然后李大鹏也跟着上车。对萧方说你确定你能开车?萧方只能回头对他能不能开你也坐过了。发动车子,悠悠的向前走去,留下一路的烟尘。就这样三人启程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