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的血 第一卷 雏鹰破壳 第三章 兄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三章兄弟  的美丽的暮色给世界披起了金纱,倒在地上的人被金色映的那么醒目。被打倒的人好像很可以享受着安祥的的时刻,他就那样爬在地上,沉眠着。  这时在街角的残垣边上闪现出几道身影,被着阳光看看不见他的脸。没办法可以看出那人个子不高,手中提着东西。当那人这时在街角的残垣边上闪出一道身影,被着阳光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出那人个子不高,手中提着东西。当那人快速的走近昏倒在地的萧方时,才看清他的脸一张刚毅的面孔,一双铜铃的眼睛,显得炯炯有神,似乎灾难并没有给他多大伤害。他右手提着一把开山刀,左手提着手枪,后背也背着一根长棍。他低头看了看倒下的人,把手中的开山收入刀库。从后背拽出长棍。捅了桶晕倒的萧方。这时萧方的身体表面被一层油脂包裹着,唯独鼻孔还能想外喘气。那人试了试萧方的鼻息(丧尸不会喘气,喘气也是凉的)热的,是活人。那人立刻把手中长棍从新的被到后面一把抱起萧方抗在肩膀上。那并不高的身体似乎有着无穷的力量。扛起萧方向着一个方向飞奔而去,后面闻到声音的丧尸叫嚎着追逐这个人。可是这个却像飞奔在草丛中的野牛,谁来谁飞。丧尸被他撞的东倒西歪。最后只能在后面追着,可是这人的速度却不见慢。几个拐弯就把丧尸们都扔的远远的。。...

  第三章兄弟

  美丽的黄昏给世界披上了金纱,倒在地上的人被金色映的那么显眼。倒下的人似乎很享受着安详的的时刻,他就那样爬在地上,沉睡着。

  这时在街角的残垣边上闪出一道身影,被着阳光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出那人个子不高,手中提着东西。当那人快速的走近昏倒在地的萧方时,才看清他的脸一张刚毅的面孔,一双铜铃的眼睛,显得炯炯有神,似乎灾难并没有给他多大伤害。他右手提着一把开山刀,左手提着手枪,后背也背着一根长棍。他低头看了看倒下的人,把手中的开山收入刀库。从后背拽出长棍。捅了桶晕倒的萧方。这时萧方的身体表面被一层油脂包裹着,唯独鼻孔还能想外喘气。那人试了试萧方的鼻息(丧尸不会喘气,喘气也是凉的)热的,是活人。那人立刻把手中长棍从新的被到后面一把抱起萧方抗在肩膀上。那并不高的身体似乎有着无穷的力量。扛起萧方向着一个方向飞奔而去,后面闻到声音的丧尸叫嚎着追逐这个人。可是这个却像飞奔在草丛中的野牛,谁来谁飞。丧尸被他撞的东倒西歪。最后只能在后面追着,可是这人的速度却不见慢。几个拐弯就把丧尸们都扔的远远的。

  那人在一栋相对完好的楼房停下,在兜里翻出钥匙,扛着萧方打开大门,然后又飞快的进去关门。他的动作一点也不像扛着人的样子。进到楼洞里,上楼的楼梯间摆放着一口大箱子,似乎是那架直升飞机所扔下的箱子。那人没有停下继续上楼,走了几层有一家开着们的。那人终于说话了,却是自言自语。娘的,终于到家了。进屋关上们。

  那人进屋看了看扛在肩膀上的萧方,真脏,都看不到脸张啥模样。先给他洗洗,都是老爷们不怕。说着就把萧方扛着走进浴室。把萧方扔进浴盆里,嘭。那人看了看然后说了一句,这都不醒。随手在边上拿浴头朝着萧方喷。一会萧方脸上的油脂都被冲掉了,那人一怔,手法就开始柔和些了。一会从浴室里走出一个赤裸上身,下面穿这大裤衩子。肩膀上扛着一个红果果的男人的男人。转身进到卧室,把赤条条的萧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转身出去了。

  夜里。怎么又是这个地方?萧方无奈的看着四周的灰蒙蒙,这时他身前出先了一个和他张的一模一样的人,我靠,又来?萧方立刻后退N步。那个人这次没有冲进他的身体而是站在那里对他开是讲起话来,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告诉你,黑色的火焰在你丹田中,试着让他在你的身体里流转,这才能加快你修炼的进度。一味的被动只能使你修炼变慢。那人说。

  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什么修炼?我在修炼?那个···我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啊··萧方一边说着一边YY的想着自己成了神仙在天上飞来飞去。

  那人并没有告诉他修连的是什么功法,又说:你应该高兴,你杀死了你父亲的躯壳。黑火并没有吞噬你父亲的尸体,也就是说。你破坏了你父亲已经死去的躯壳。解开了他灵魂解脱的枷锁,你的父亲已经转世了。

  什么?也就是说我父亲没有死?是么?你告诉是不是!是的。那人肯定的回答。那就好那就好,萧方自言自语的说着。

  那人把手中的战剑交给了饿萧方,说这本应该是你的武器。

  啊···这是那??醒来的萧方惊异的向四周看去。这时床边(地下)传来一句脏话,曹,你他娘的睡醒了,就不让老子睡会。憋着!萧方目光转向声音的发射点。看到地下躺着的人。犊子怎么是你?这个犊子原名李大鹏,犊子是萧方长这么叫他最后成了他的外号。理由很简单这李大鹏天生力气大的让人郁闷。可以轻松一只手握碎玻璃杯可想力气有多大。(不信你试试)而且长的一身肌肉,标准的肌肉男。李大鹏是萧方最好的兄弟。打仗一起被开瓢,追女生也他妈看中一个。我还想问你呢,怎么晕倒在路中间?怎么四周就没个丧尸?李大鹏说。萧方一下回想起昨天,眼神流露着悲伤。神情也不像刚才那样活跃了。

  李大鹏一皱眉头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萧方欲言又止。凑,还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讲!少跟我婆婆妈妈的。萧方一五一十的把昨天经过的事说了。李大鹏神情沉重的看着他。

  然后说:人其实已经死了。你只是打碎了尸体。而且还是不顾意的。不要往心里去。人终究有一死,痛痛快快的去,也许比那不死不活的强。方子别多想了。我们的路还有很长。你不是长说人总要像前看么。我们要活下去。我说你小子挺牛啊,那么多丧尸被你一个人活撕了,够狠的。萧方黯然的眼神看了看李大鹏。来了句没头没脑的话,有吃的么。李大鹏看到萧方的眼神,心里知道有些事需要一个人自己想明白,否则别人不管怎么说他也永远被困在那个痛苦的圈子里。起身出去。回来时手里有吃的也有些衣物。那···我看你的衣服都脏的不像样子了,就随手扔了。穿这个吧,萧方看着眼前的军装和衣物。

  疑惑的看着李大鹏说: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衣服?你那衣柜子我都翻过N变了。大鹏被问一愣,偶我说我前短时间新买的衬衫哪去了,原来是你小子给我穿走了。不行你的陪给我。这些衣服是飞机扔下来的的大箱子里的。萧方横了李大鹏一眼说。凑,不知到那个孙子穿我裤子跑了,后来因为那裤子太长把自己摔了大饼(趴在地上)。李大鹏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呵呵,你怎么还提这个。不就穿你条裤子么。算了衣服不用你陪了。说着说着就从尴尬变成了一脸大义之色。萧方翻着白眼说,嗯,那这衣服和那裤子的事就一对一的购销了哈,那咱在说说我那双桥的事把。得得,怕了你了。我的萧大哥。李大鹏赶忙求饶。

  萧方一边吃一边问李大鹏这两天怎么过的。阿姨叔叔呢?

  李大鹏神情一黯。说我爹和我妈原本那天下午在大街上遛弯,被流星砸中了。尸骨都找不到了。说这两天一只在家呆着来着。昨天飞机来。投下箱子正好在他家楼下不远。他提着菜刀冲进丧尸群中把箱子当武器砸出一条路出来的。诶,

  对了。那箱子里是什么东西都。萧方问。

  哦··有压缩饼干,水,还有罐头。别的有枪有两把开山。还有些子弹和衣物。

  一听有枪萧方来劲了,什么枪?拿来我看看。萧方全然不顾只穿上内裤的自己。那个男人不爱枪呢,尤其是这年轻的小伙子呢。李大鹏把床边抽屉里的枪拿出来。给萧方看,萧方看的是爱不释手啊。虽说只是一把五四手枪。但对于还没上大学没军训碰到枪的萧方来说。这五四就已经是宝贝了。

  萧方一边把玩着一边问就这一把?李大鹏看着萧方的表情贼笑的说嗯就一把。萧方不由李大鹏说下去就抢着说嗯好这是我的了。说着就把枪揣进裤衩子里。李大鹏听到这句就露出早就直到的表情:我就知道,到你手就回不来。还好我这还有几把··嘿嘿。李大鹏露出自觉的憨厚的笑。可是怎么看怎么像贼。萧方上去一把拽住李大鹏的衣领说,吗的还有统统给我交出来。李大鹏扒拉开萧方的手。转身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我看你能用多少把。一会李大鹏就回来了。裤腰揣了一排手枪。让后一把一把向萧方撇去。吓的萧方一下就趴在床上,

  曹,你他妈要杀了我啊。萧方一脸震怒的说。

  嘿嘿,李大鹏还是那贼笑。对了犊子你这两天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比如像我那个黑火,说着萧方把手心摊开,黑色的火焰在萧方的手上跳跃着。这时候李大鹏一怔,然后也把手伸开。然后握拳,再看那只手臂的肌肉像虫子一样的蠕动。一点点的变粗边壯。最后在拳头上形成红色的光圈。李大鹏说他试了试这一拳可以轻松打碎半米厚的石墙。

  嗯,很生猛。萧方眨着眼睛的说。李大鹏又问难道我们就在里混吃等死?李大鹏随手丢了根烟过来。自己也点上。萧方歪着头点上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抬头说,不,我要找出是谁造成这场灾难,我不相信是自然原因。李大鹏又问:难不成你相信是神弄得。萧方的面孔被烟雾遮住,但是却遮不住萧方那双鹰眼放出的光芒。萧方伸出手心,那黑色火焰好像在证明着什么。萧方说这些让我不得不相信。不是麽兄弟。

  李大鹏没有跟下去而是转开话题,说我这两天在楼顶上四处看了看。活着的人基本已经死光了。现在这座城市也许就剩下你和我了。而且我发现那些被杀死的人只要不是致命伤就会过一段时间也变成那些丧尸。我们是留还是走?李大鹏站在窗前歪着头问萧方。萧方掐灭了烟头说,走我们离开这里。看看其他城市是否也已经变成这样了。

  好,李大鹏转身出去找了两个大的书包。扔给萧方一个。说,装些有用的东,然后就出去了。萧方提起书包,走出去在李大鹏的衣柜里找了几件衣服,然后出去在那个箱子里装了食品和子弹弹夹。满满的一大包,上楼去找李大鹏。这时候就听,嘭的一声。萧方一听犊子出事了,背上书包然后右手一伸在梦中的那把黑色战剑战剑果然出现在手中。与其说是剑不如说成是唐刀,只是比唐刀还长一些。蹭蹭的上楼,只看李大鹏一脸气氛的看着边上,萧方顺着他的目光一看,霍··一个丧尸的胸口被李大鹏打了个大窟窿,上面和下面全靠这几片皮肤连接着了。再看看李大鹏左肩膀上有一个咬伤的痕迹。李大鹏看到萧方上来,就掰掰手说没事,这孙子陈我不注意在背后偷袭我。萧方问,伤口没事.李大鹏说没事,昨天也被咬了,一会就长好了。说着提着包裹和昨天的装束就走过来。走吧···就这样两人踏上人生路上的转折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