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傲娇女配不好当 第三章 避免炮灰攻略,发家致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来还来多想,风潇潇现在的只想好好的深入研究怎么才能避免出现炮灰。她的小命但是很弥足珍贵的,她还得想办法回在现代呢,怎么说她是电影学院的校花,只要你努力,有大佬不愿意捧她,包装后她,有好的剧本,成了新一代影视新星日入万金也不是梦!她可不能够把小命白白地断送在这个鬼畜的民她的小命可是很珍贵的,她还要想办法回现代呢,怎么说她也是电影学院的校花,只要努力,有大佬愿意捧她,包装她,有好的剧本,成为新一代影视新星日入万金不是梦!。...

来不及多想,风潇潇现在只想好好研究怎么才能避免炮灰。

她的小命可是很珍贵的,她还要想办法回现代呢,怎么说她也是电影学院的校花,只要努力,有大佬愿意捧她,包装她,有好的剧本,成为新一代影视新星日入万金不是梦!

她可不能把小命白白葬送在这个鬼畜的民国剧本里。

越想风潇潇越觉得着急,火急火燎的就和彩焕回了海棠苑。

一进屋,风潇潇就不停的在屋里走来走去想着办法,浑身每一个细胞都透露着焦急,彩焕看得只觉得自家夫人是因为自己刚才说的事而难受,痛在眼里难受在心里,悠悠的沏了一杯热茶放在桌子上,退了出去想给风潇潇留一点空间缓解一下心情。

另一边的大厅里,气氛压的极低,就连随着陆寒升而来的老管家也不敢说话。

爷孙俩就那样对峙着,一个跪在地上一言不发,一个高位而坐怒气横生。

良久,陆寒升终是叹了一口气:“唉!你可知我为何让你娶她!”

“孙儿知道,风潇潇救了爷爷的性命还是爷爷故人之子,在这乱世之中她一个女子在那种地方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爷爷想保全她。”陆宸勋说得恭敬,陆寒升却不以为然。

“错!大错特错!”

陆宸勋皱眉,爷爷难道不是这样?

陆寒升挥了挥手让老管家退了出去,道出了真正的原由:“她救了我的命确实不错,但我可以让你给她一笔钱!但我没有!却是让你娶她为妻,目的是让她与我陆家性命相连!”

“孙儿不明白,她一个风尘女子无父无母能有什么背景。”陆宸勋眼中除了不解,更多的则是提到风潇潇身份时的厌恶与不屑。

陆寒升看在眼里却未阻止,只是道:“当年我抛弃那个女人后,那个女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嫁给了当时富甲一方的韩尚,之后便诞下一女又与江南有名的刘大夫的独子结为夫妻,两人生了一对龙凤胎,朝廷倒下后,两人生的儿子留洋归来后又在战时成了大帅,只是手下人就有三十万!只是女儿却在一次战争走丢了,还失了忆。”

“爷爷说的是西北的风南天?”

“不错!正是他!”

“那就是说……”风潇潇是风南天的胞妹!

陆宸勋只一细想,就被自己的想法怔得久久不能回神。

陆寒升却是眯起了眼睛,嘴角扬起了一丝古怪的笑意:“正是如此,所以,勋儿,你需得以大局为重!”

陆宸勋没有接话,心里却有了自己的算计。

他没见过风南天,但听人说过不少他的事,听说他这个人不止精于权谋打战还精通外国语言更懂西洋医术,手下不仅有一名医术高超关系极好堪称兄弟的朋友,还与外国的军火商关系非凡。

只一个月就占领了不少地方,最近收到了妹妹的消息,不日就要南下到这里了。

而且,风南天这个人极其狠辣,睚眦必报,只要是伤害过他重视的人的人下场都极为凄惨。

他手下才有二十万不到的人,若是……嗯……

“呼~”陆宸勋呼了一口气皱紧了眉头,虽然他谋略战术自身实力也不差,但手下人远远没有风南天那么多,他只想好好的守住这里护住永安的百姓与家宅平安和忻妍相守一生罢了,但现下他已然和风南天牵扯在一起了,眼下只能和那个女人修好已保永安。

想着,陆宸勋面色松缓了下了,似乎下定了决心,送走了陆寒升后就疾步向风潇潇的苑子走去。

苑中,风潇潇急得焦头烂额。

以前风潇潇的事她不清楚,但根据恶俗小说情节,她这个女配最后肯定是会不得好死的,原主风潇潇的死亡和她的穿越就是例子,毕竟女主光环那么强大。

刚才……

“啊!该死!错过了一个逃命的绝佳机会!”一想起刚才,风潇潇气得满脸通红,抓天挠地,摸了摸怀里的十万两银票,整个人沮丧下来,焉头耷脑的走到桌子旁桌下,喝了一口热茶,有气无力的叫唤道:“小彩焕~”。

“夫人~”彩焕闻声推门进来,看着风潇潇一副无精打采,有气无力的模样,不顾主仆之分,小手慌乱的搭上风潇潇的额头,触手的温凉让彩焕眉头一皱,夫人并不像是生病的模样,莫非心里不爽?

彩焕想着,却忘了把小手收回去,看着搭在自己额头上的手,风潇潇觉得莫名其妙,吧嗒一声打掉彩焕的手,有些无语:“哎呀!你这是干什么。”

“啊!”彩焕才惊觉,轻呼一声,小脸上有些害怕风潇潇责怪的恐惧,扑通一声跪在了风潇潇面前:“奴婢该死。”

风潇潇一脸怪异。

古代人这么不怕疼的吗?

而后,又感叹,啧啧啧,封建社会的三六九等真是害死人。

小丫头刚才应该是觉得自己生病了吧,摸摸额头看看她有没有发热。

这三六九等真是吓人,关心人还要看身份,刚才她应该不说的,不然,也不至于这丫头给她下跪,要知道人呐,跪天跪地跪父母长辈,怎么能跪其他人,风潇潇想着,心里也有些自责,便亲自上前拉起了彩焕。

“小彩焕啊~我可没有责怪你,你呢,也不要动不动就下跪,这样搞得我压力很大的,晓得伐?”

“嗯,奴婢知道了。”彩焕乖乖应着,夫人心地善良,一向不喜欢下人们把自己放的极低,她最喜欢夫人了。

看着彩焕眼中的感动,风潇潇不适起来,干笑了两声:“呵呵~”。

古人真是的,一点点小事就感动个没完没了,她可不想活在这!

“对了!”风潇潇扶额,这才想起正事,虽然离婚可能是离不成了,陆宸勋承诺的房子店面也要打水漂了,但她还有钱,她仔细观察了一下如今的旗袍,面料虽然好,柔软舒适度也够,但艳丽的多为大红色玫红色,淡雅的又像白水煮面一般,花样也多为大红的花,宽大厚重而没有版型,且俗不可耐,让人提不起半点兴趣,简直辣眼睛,就连如今的发型也还延留着古时的绾发戴簪,全无新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