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傲娇女配不好当 第一章 军阀老公要休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啊啊啊啊!我也可以!”A大乌漆麻黑的宿舍里,风潇潇缩成一团在被子里追着前段时间超火的漫画。十三天。整个人所以兴奋把床弄得嘎吱直响,嘴里还絮叨叨的。“天哪!这是什么神仙兄弟情!爱了爱了!”谁能想起堂堂A大的校花男生心中的女神女生的公敌的风潇潇此十九天。。...

“啊啊啊啊!我可以!”A大乌漆麻黑的宿舍里,风潇潇缩成一团在被子里追着最近超火的漫画。

十九天。

整个人因为激动把床弄得嘎吱作响,嘴里还絮絮叨叨的。

“天哪!这是什么神仙兄弟情!爱了爱了!”

谁能想到堂堂A大的校花男生心中的女神女生的公敌的风潇潇此刻居然逃了课猥琐的窝在宿舍里追漫呢。

对此,风潇潇表示,这根本不怪她好吗?

都是哥哥们的爱情太伟大。

“咕噜咕噜~”肚子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声,风潇潇脸缩成一团,咬紧了牙关,暗道一声:“不好。”

还来不及,飞快的拿了纸,漆黑中就凭着往日的熟练,摸索着要下床往厕所冲去。

可惜,天不随人愿,随着风潇潇“哎呀!我的妈!”一声惨叫,整个人就摔了下去。

脑袋好巧不巧撞上了电脑桌前的椅子,风潇潇只觉得脑门一热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浑身疼得要命,嘴巴张了张,说了一句:“giao~,这……就是……老人说的……夜路走多了……会撞鬼……吗?”

浑身一抽,就晕了过去。

过了很久,醒来时,风潇潇除了觉得现在的医疗水平发达她什么事也没有之外,就是眼前这些一身旗袍叽叽喳喳的各色女人,还有面前这个一身军装面容冷峻肃杀扯着她手的帅哥!什么鬼!?

风潇潇一脸晦气:“大哥!你哪位?”

陆宸勋脸色一暗:“风潇潇,你别不知好歹!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和本帅这般说话!”

说完,陆宸勋像风潇潇是什么脏东西一样大手一挥就摔开了风潇潇,风潇潇一时没有防备,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地,顿时来了气,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冲着陆宸勋推了过去。

陆宸勋没想到风潇潇会来这招,被推出了老远,脸涨成了猪肝色,风潇潇小嘴一撇,抱着手毫不留情的数落起来。

“大哥,你有病吧!我还没和你计较你随随便便就拉我的事,你倒好,还雄起了!真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大块脸,别人都是长着看人的,您老怎么滴,长着喘气呢。就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屎壳郎戴面具,臭不要脸呢!你……”。

“啪!”的一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风潇潇闭了嘴,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对自己横眉竖眼的男人,不甘示弱的一巴掌打在了陆宸勋的脸上,转头盯着旁边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大吼:“看什么看,瞎子没见过人吵架新鲜怎么滴!都他妈给我滚!”

顿时,鸦雀无声。

陆宸勋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平时看着安安静静的女人居然如此大胆,敢和他动手,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看来忻妍平时没少被她针对,脾气如此火爆,睚眦必报,他都不敢想象忻妍平时该如何提心吊胆,大脑里不停回想着躺在病床上的柳忻妍,陆宸勋顿时整个人更阴沉了,大发雷霆,吓得一群人作鸟兽般匆忙散去。

“所有人都给我滚!”

风潇潇却不以为然,看着面前的陌生男人,仔细端详起自己所在的地方。

古色古香的家具和大厅,厅外是人细心照顾的花草,不远处的门旁是两个身着粗衣的门房,一切在她眼里显得诡异极了。

按理她应该在医院醒来的,可现在……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绣花旗袍与绣鞋,白玉手腕上的青葱手镯,与周围和片场一样却不见任何导演和制片摄影工作人员的地方,风潇潇心里一慌,又立马冷静下来,随之而来的则是蹲下身的抱头无语。

艹,活了二十多年头一次这么无语,穿越了!!!不过,她一点都不慌,看原主的打扮怎么说也是个显贵千金,看这里的环境应该就是原主的家了,至于那个打她的男人,看上去那么年轻……

嗯……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风潇潇恍然大悟。

触手的肌肤娇嫩得像掐得出水一样,至于那个男人肯定是原主的哥哥,就像小说里一样,对原主肯定是宠爱有加,毕竟是个唯一的妹妹,刚才为什么打她呢,应该是原主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这也和她穿越有关,所以,原主的哥哥也就是她风潇潇的哥哥才怒不可遏。

这么一想,风潇潇立马释然了,却不知真实情况和她猜想的大相径庭,风潇潇利索的站起身来,朝着陆宸勋走去,抱着陆宸勋手臂不住的撒娇道:“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再生潇潇的气了好不好~”。

闻言,看着风潇潇矫揉造作的姿态,陆宸勋眼睛瞪的鼓圆,像是吃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挣脱风潇潇,站得老远的大声控诉。

“风潇潇,你如此不知检点,竟敢将勾栏窑子里的肮脏手段带到我陆家来,败坏我陆家门风,实在让本帅恶心!”

刚想跑过去拉陆宸勋的风潇潇闻言怔愣在原地,陆家?那个男人姓陆?她姓风!所以……她不是那个狗男人的妹妹?!那她刚才……呕~

想到自己刚才的撒娇,风潇潇有些恶寒的咽了咽口水,忍住想吐的冲动,心里欲哭无泪。

苍天呐!她到底是谁,又为什么在这,再没有人告诉她,她的脸就要被她自己丢光了。

而陆宸勋接下来的一番话虽然让风潇潇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但更是让风潇潇火大到了极点。

“早知道你这种东西不是什么好的,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肮脏手段让爷爷把你嫁给我!哼~原本,念你可怜乱世之下被迫在那种地方讨活,给你一处栖身之所,却没想到你人心不足蛇吞象,贪心不足吃月亮。竟然妄想将忻妍撵出去,真当自己是大帅夫人了?你也配!”

一番话,听得风潇潇风里雨里的,但总算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也明白面前的这个狗男人不仅对她无感还身份尊贵口臭,什么叫她风潇潇不是东西,当真是封建社会,泰迪都不带有他牛逼的。

风潇潇也来了气,阴阳怪气的说道:“呵~,大帅真是误会了,不过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说什么我不是东西的话,您官大一级压死人,说我什么我敢反驳呢,不过是认罪一下而已,大帅一表人才,竟然不想委屈自己做什么孝顺样子打碎了牙砸我脸上,况且,我不过是你的夫人痴缠一下自家老……夫君怎么了,像你这样说,那些生了孩子的岂不是更罪大恶极,摸手搂腰的那不是得断手腰斩。”

“你!”陆宸勋青了脸,但却什么也说不出,只是憋红了脸,说了一句:“牙尖嘴利,小人嘴脸。”

“您是大人,大人嘴脸更让我这小人长了见识!”

“本帅不同你一般见识,休书已经写好了,你最好识相点去摁手印。”陆宸勋走到桌子旁坐下,拍了拍桌子上的东西。

“……”。

休书?

风潇潇没有再说话,走到桌子旁,拿起陆宸勋手下的东西看了起来。

和离书:

民国十二年,因妻与夫感情不和,并无所出,自愿与夫和离,从此各自嫁娶,互不侵扰。

夫:陆宸勋。

妻:风潇潇。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