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梦 第五章 崔氏训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没等崔氏想好怎么教导心肝宝贝为妇之道,就给她意外发现了一件让她惊怒惊怒的事,那是竟然有丫鬟色诱自己的长子了。但是由于崔氏安排好在林宗延身边的隋妈妈非常心腹成熟老练,那个叫墨微的丫头并也没阴谋得逞,但这就足已让崔氏火冒三丈了。望着下面跪着的被五花捆上的小看着下面跪着的被五花大绑的小丫头,崔氏的眼中寒光四射,她的陪嫁妈妈姓刘,怕崔氏气坏了,忙上前就给了墨微一个耳光,大声斥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瞧瞧你那**,竟敢勾引大爷,你一家老小的命都不想要了。”。...

没等崔氏想好怎么教导心肝宝贝为妇之道,就让她发现了一件让她惊怒交加的事,那就是居然有丫鬟勾引自己的长子了。虽然由于崔氏安排在林宗延身边的隋妈妈十分得力老练,那个叫墨微的丫头并没有得逞,但这就足以让崔氏火冒三丈了。

看着下面跪着的被五花大绑的小丫头,崔氏的眼中寒光四射,她的陪嫁妈妈姓刘,怕崔氏气坏了,忙上前就给了墨微一个耳光,大声斥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瞧瞧你那**,竟敢勾引大爷,你一家老小的命都不想要了。”

墨微白皙的脸上顿时红了一片,她畏缩着跪正,只哭着:“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奴婢只是太仰慕大爷了,奴婢不求名分,只愿伺候大爷……求夫人饶了奴婢吧。”

刘妈妈气的又要上前,却被崔氏拦住。

“去,把少爷小姐都喊来。”崔氏吩咐道。

“这个……。”在刘妈妈眼中,这种事铁定要瞒着少爷悄悄把丫鬟处理了的,就怕少爷被迷惑了,起了怜悯之心,反而遂了丫头的愿。可她也不敢违逆崔氏的命令,暼了一眼墨微眼底浮现的喜色,不甘不愿的福身退下了。

片刻,刘妈妈就带着林宗延、林宗季和雨竹进来了,当然在抵数观点很强的刘妈妈眼中,雨兰这个庶女是算不得“小姐”的。

看到楚楚可怜跪在地上哀哀哭泣的墨微,三个人眼色都变了变。

行了礼后,雨竹脚下一滑站到崔氏身后,看这阵势是崔氏是不打算善了了,还是避免做池鱼吧,免遭城门之火。

“延哥儿,这个丫头你打算怎么处置?”崔氏严厉的看向自己的长子。

“听凭母亲处置。”林宗延连一丝犹豫都没有,看都没看面若死灰的墨微。

崔氏的神色这才缓了缓,微微点头道:“还算知点事,知道内宅事不是一男子该介入的。”顿了顿,又看向自己的次子:“季哥儿呢?要是有漂亮娇弱的丫头爱慕,愿意不求名分的伺候你呢?”

林宗季顿时红了脸,支吾道:“不会的,孩儿不会……”

“若是她们一定要贴上去,且日日哀怨垂泪呢?”崔氏却不放过他,逼问道。

“那就赶出去。”林宗季没办法,只好回答。

“哼,怕是到时候就要怜香惜玉了吧,娘若管了你们,怕还是要埋怨娘狠毒的。”崔氏一声冷笑。

兄弟俩顿时跪了下来,连道不敢。

“要是真到了这种地步,这母子关系不要也罢。”崔氏严厉的呵斥道:“还用的着赶出去,有了这种爬床丫头就该活活打死,收起你们那点子酸气,丫头狐媚惑主是多少家宅不宁的祸根。”

转头看着墨微,崔氏一拍桌子,冷声道:“你惦记着做延哥儿房里成亲前的通房丫头吧,将来主母进门也要掂量着你曾是少爷房里大丫头,不敢随意处置,最好能在主母之前生下儿子,抬个姨娘好自在做主子吧。”暼一眼墨微惨白的脸,哂笑道:“你倒是好算计,打量哥儿年轻脸嫩,血气方刚,最是容易上手,可未免太以为我好说话了。”

崔氏是武将之女,说话一点不文气,直训的墨微惊恐叩头饶命不已。

挥手让刘妈妈把人拖下去,崔氏才叹了口气让兄弟俩起来,看着长身玉立,年轻俊美的俩儿子,开口道:“不要怨娘亲不通人情,你们都是念着圣人之言长大,定是满脑子仁义,建功立业,光耀门楣,家宅反倒是小事了,可这个最是要不得。前朝多少人受那些个不着调的亲戚拖累,一生心血毁于一旦。丫鬟长于穷苦之家,见识短浅,又贯会争风吃醋、撒娇卖痴,不过是以色侍人的玩意儿,一旦被她们的颜色手段所迷,定会扰乱后宅安宁,夫妻不和,宠妾灭妻名声一出,仕途定毁的干干净净。”

见儿女们都听得认真,崔氏索性一并道:“还有妓女也碰不得,你们也长大了,以咱们家的地位以后肯定会步入官场,那同僚间的饭局如果定在那些个见不得人的地方,最好不要去。你们学里肯定也有人为得哪个花魁一笑一掷千金,要死要活为她赎身吧?”

见林宗季垂了头,崔氏不客气道:“说的好听是风流,实是附庸风雅,简直是不知羞耻,话说‘戏子无情,婊子无意’,面上都是乖顺可怜,温柔小意,惹得一群没脑子的争风吃醋,背地里还不知是怎样呢?记着,这些人脸上都是有面具的,认的只是钱,她们爱的是钱,伺候的也是钱,为的还是钱。京城里那汝南王,孙子都快娶亲了,还是一个接一个的抬扬州瘦马回府,你道这些二八芳华的女子是为着什么曲意奉承,不就是钱和身份。”

“我知道你们不会主动招惹,但送上门的要怎么办?面对哭哭啼啼可怜的、温柔贴心的、妖艳爽辣的各色女子,有上司、长辈赠与的,主母抬房的,小户人家的清白的,甚至可笑到路边救的,这总要有个章程。还有最是恶毒的可以给爷们儿下药或是在你们喝醉时乘虚而入,所以对自己的酒量也要清楚,绝不可以喝醉,免得误事,连哭都没地方哭。虽说是后宅的事,男人不宜插手,但总要做到心里有数,省的祸乱外院。”崔氏押了口茶,雨竹忙狗腿的上前给她捶背。

兄弟俩若有所思的样子落在雨竹眼里,更是佩服起自己的娘亲,这见识,这手段,简直是……太厉害啦。哥哥们想要在仕途上有所成就,母亲能给予帮助的只有后宅了,相信哥哥们通透了,未来的嫂子们再得母亲指点指点,定不会错了。

因为不久就要回京,大宅里的事情关系千头万绪,万不可自乱阵脚,好好的哥哥可不能被人挑唆坏了,崔氏这也是在未雨绸缪,她不会为孩子挡去一切风雨,但她会教,而且做得很好,雨竹心想,有这样一位当家主母,林家这一房总不会坏到哪里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