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梦 第二章 宅在古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那边小厨房在热火朝天、勾心斗角的忙绿着,这边雨竹了欢欣雀跃乱蹦乱跳着回正院,看见坐在崔氏旁边的穿着常服,留着短须,举起手投足间一派儒雅的中年人男子,心中不可以遏制的涌现出出一股濡慕。雨竹一怔,什么时候,自己融入其中这个家了?五年前莫名其妙回到这里的惶恐不安,面雨竹一怔,什么时候,自己融入这个家了?五年前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的惶恐,面对家人的小心谨慎,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却又模模糊糊记不真切,现在想想,前世的一切仿佛成了梦境,恍恍惚惚只留下一个温暖的印象。。...

那边小厨房在热火朝天、勾心斗角的忙碌着,这边雨竹已经雀跃蹦跳着回到正院,看到坐在崔氏旁边的穿着常服,留着短须,举手投足间一派儒雅的中年男子,心中不可遏止的涌现出一股濡慕。

雨竹一怔,什么时候,自己融入这个家了?五年前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的惶恐,面对家人的小心谨慎,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却又模模糊糊记不真切,现在想想,前世的一切仿佛成了梦境,恍恍惚惚只留下一个温暖的印象。

“竹丫头,怎么啦,几天没见着爹爹都不认识了吗?”崔氏戏谑的声音响起,雨竹忽的回过神啦,仿佛什么包袱终于甩脱了一样,整个人一下子轻松起来。

看着捻须微笑的林远之,雨竹有种上课开小差被老师抓包的尴尬,忸怩到:“爹爹,你笑话我。”

林远之笑着摇了摇头,道“好,是爹爹欺负你,行了吧。”

眼见着哥哥们和父亲母亲都满是笑意的看着自己,雨竹更不好意思了,心底大骂自己:丫丫的,你个没出息的,到了古代脸皮还变薄了。

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雨竹忙忙的说:“爹,今天女儿特意下厨为你做了几个菜呢,待会儿可要好好尝尝,一定不比王婶子的手艺差。”

看出女儿的尴尬,崔氏也笑着开口:“老爷,那就尝尝竹丫头的手艺吧。”

林远之笑着点了点头。

片刻,就有丫鬟将菜一道道摆上来,雨竹赶紧示意翠微将自己做的三道菜挪到林远之面前。

林远之对这个嫡出的小女儿也是宠爱非常的,现在看小女儿大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自己,虽然心里有点犯怵,但还是咬牙伸筷用了一口。眯了眯眼,然后笑了,夸奖道:“不错,竹丫头手艺不错,是哪个妈妈教的,有赏。”

崔氏是知道女儿的厨艺的,此刻听见老爷夸奖,不禁大为得意,“那是,这孩子在厨艺上道学的利索。”眼里满是骄傲。

林宗季对鱼头锅情有独钟,吧唧吧唧吃的很欢,雨竹瞅了瞅,发现锅塌茄子特别受大哥和老爹欢迎,而崔氏则较喜欢糖醋里脊。看家人这么给面子,雨竹很高兴,还未脱去婴儿肥的白嫩小脸上一直挂着得意的笑容,看的林宗季有点手痒。

“爹爹最近辛苦了,女儿不如三妹妹喜欢往厨房跑,就给爹爹亲手做了个荷包,还望爹爹能够喜欢。”轻柔婉转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雨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又来了,反正每次爹爹夸奖了她,二姐雨兰就铁定要找麻烦。

这次又不例外,先是暗讽自己毫无大家闺秀的模样,有炫耀她出挑女工。

“是啊,老爷,这可是兰姐儿好几天晚上不眠不休做出来的呢,奴婢看着这针线可比钟妈妈还好呢。”雨兰的生母孙姨娘忙向前站了站,抬起巴掌大的脸,朝着林远之娇媚一笑,帮着女儿争宠。

崔氏眉毛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给雨竹使了个眼色,随即默不作声的继续吃菜。

雨竹也埋头吃饭,林宗延、林宗季也不出声了,顿时桌上六个人有四个人不说话了,只有筷子碰到碗的轻微声响。

雨兰的脸一下子就红了,长长的指甲深深的嵌入肉中,也只得低头吃饭,孙姨娘讪讪的笑了一下也低头老实的站在一边。

林远之皱了一下眉毛,望着孙姨娘,斥道:“没规矩,主子吃饭的时候你插什么嘴。”

见林远之训了孙姨娘,崔氏才笑着打圆场,道:“老爷,这正吃饭呢,你发什么火啊,再用些吧,别辜负了竹儿的一片孝心。”

林远之这才缓和了脸色。

雨竹偷偷暼了一眼尴尬的雨兰,暗叹,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老爹可是最重规矩的,兰姐姐虽争强好胜可孙姨娘却每每弄巧成拙,娘都不用出手,单一个孙姨娘就够她焦头烂额了。

看来老爹的差事已经办妥了,吃完饭竟然要考校哥哥们的功课,看着二哥林宗季苦哈哈的表情,雨竹很不厚道的笑了。

可还没等她笑完,崔氏就捉过她,笑道:“你个小丫头,敢笑你哥哥,娘也找了个人教教你规矩,以后啊,上午琴棋书画四天一轮,下午都是学规矩,不准偷懒知道吗?”

雨竹傻眼了,忽的眼睛一亮:“娘,爹爹要回京了?”

“你个鬼机灵的,到叫你猜着了,最多一年咱就要回京了。”崔氏点了点雨竹的小鼻子,脸上的笑容不知道是喜是忧。

雨竹当然知道崔氏的担忧,毕竟在登州,独门独院的当家主母,后宅的事情随心所欲,比在京城家族里每天给婆婆立规矩,和妯娌还免不了摩擦的日子好过的百倍。

雨竹还是很敬畏那个大宅子的,虽然刚穿来没多久就随爹爹离京上任了,但对那个富丽堂皇,有很多下人,严肃古朴的地方她还是印象颇深。

心不在焉的过到下午,学规矩的时间到了。

教雨竹的是一个从宫里放出来的逾龄宫人田妈妈,她无儿无女,也寻不见亲人邻里,只以在官宦人家教习为生,也是颇有名气。

第一天上课,雨竹忍不住打量这从宫里来的,只见田妈妈长着一张圆圆的脸,面色红润,依稀能看出以前的清秀模样,只是一张脸面无表情,看见雨竹进来,只是淡淡的一眼,就让雨竹生生打了个寒颤,不自觉地就挺了挺腰背,敛眉屏息,努力使自己看起来端庄高雅一点。

崔氏见了这一幕,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叮嘱雨竹好好学后就出去了。

雨竹眼巴巴的看着田妈妈,心里祈祷这个田妈妈已经过了更年期。

互相见过礼后,田妈妈就开口道:“小姐,以后奴婢就负责您的规矩,您要知道规矩对女子何其重要,学好了一生顺遂,希望您不要让奴婢难做。”

“是,妈妈放心。”雨竹连忙表决心。

“那好,首先要知道女子礼是关于口腹、从命、节俭、职业、卑逊、言语、衣服、佩饰、雅素、书史、女容、勤励、性情等方面,这些天要学的仪容和规矩。”田妈妈以标准站姿立在雨竹面前,教诲道。

“说话须安详沉重,不可繁琐粗暴,甚至高亢、花俏;性情,必须慈悲宽大;至于女容,更需精神不露,意态深沉,不可轻浅浮薄,学成轻佻的样子。”田妈妈垂眼慢慢说道。

雨竹不敢怠慢,虽然这些东西崔氏都是教过她的,只是没有这么系统,这几年的生活已让她明白,要想活的好好的,就一定要融入这个世界,最好的途径就是礼仪举止了。雨竹没有那些穿越女的雄心壮志要改变这改变那的,她所求的只是安稳幸福的日子罢了。所以她不求让人眼前一亮,但求不被诟病,被世人接受。

然后,雨竹就跟在田妈妈后反复练习走路、坐下、站起、微笑,对不同身份人的不同礼节,力求达到田妈妈要求的“要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融到骨子里去,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境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