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娇 006 敬茶(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来取喜帕的老嬷嬷姓杜,是泰安院袁老太君身边心腹的人。老太君派了年青资深的杜老嬷嬷来接崔翎去正堂,除了则表示对这个新孙媳妇的重视,是想借着路上的时间,让杜老嬷嬷将这府里的大致人口和各位夫人奶奶的喜好说一说。镇国将军府的男人们,除了袁三娘做为长男守老太君派了年长资深的杜嬷嬷来接崔翎去正堂,除了表示对这个新孙媳妇的重视,也是想借着路上的时间,让杜嬷嬷将这府里的大致人口以及各位夫人奶奶的喜好说一说。。...

来取喜帕的嬷嬷姓杜,是泰安院袁老太君身边得力的人。

老太君派了年长资深的杜嬷嬷来接崔翎去正堂,除了表示对这个新孙媳妇的重视,也是想借着路上的时间,让杜嬷嬷将这府里的大致人口以及各位夫人奶奶的喜好说一说。

镇国将军府的男人们,除了袁大郎作为长男守家,其他的都去了西北,留下一屋子的女人。

古话说得好,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后宅的事啊,多半出于女人之间的口舌之争,麻烦得紧。

杜嬷嬷心里晓得,新来的这位五奶奶和其他几位奶奶不一样。

这是非常时期,老太君进宫求下来的新孙媳,因为时间紧迫,婚事便办得十分仓促。

从纳彩到请期,能省的步骤都省了不说,婚礼也十分低调,没有十里红妆,没有大宴宾客,只请了本家和几门亲近的世交,镇国将军府的男人们都不在,若不是几位王爷捧场,这婚宴怕还不如袁家过年时的节宴热闹。

若新奶奶是寻常小户人家的闺女也就罢了。

可崔家却是开国元勋之后,安宁伯崔弘锦在朝中颇受皇上信任倚重,几个儿子都担任要职,崔家的姻亲也都十分显贵,其中不乏皇亲贵族。

再加上崔氏女利子嗣的声名在外,多的是门当户对的人家求娶。

镇国将军府虽然权柄威赫,安宁伯府与之联姻也有好处,但崔家人出了名的疼女儿,卖女求荣的事大约是干不出的。

所以老太君求着太后,太后又请了皇上下旨,多少有些仗势欺人和强人所难。

老太君不是糊涂人,婚事做成她心里高兴,但同时也难免对五奶奶多了几分愧歉和怜惜。

杜嬷嬷跟随了老太君一辈子,再没有人比她更能揣摩老太君的心意,是以自打进了喜院起,就收敛了掌事大嬷嬷的傲气和威严,和善温柔地向崔翎问了安,一边闲话了些家常。

她眉眼带笑,没有刻意讨好,却表现出了十分的善意,“袁家的爷们里,五爷生得最像故去的老将军,所以老太君最宠爱这个幺孙,五爷也孝顺。这不,天刚亮,他估摸着老太君该起身了,就去了泰安院,说是临行前再和祖母话几句体己。”

崔翎抿着唇乐呵呵地笑着,心里却有些紧张,昨夜她在袁五郎面前表现得那样差,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在袁老太君面前说什么。她胡闹的时候以为他敬了茶礼成了就走的,谁知道他还会特特地去跟老太君说悄悄话。

杜嬷嬷见新娘子神情有些不大自在,以为她害羞忐忑,便忙笑着说道,“老太君和五爷说私房话时,我虽不在身边,但听着里头笑声不断,想来五爷对五奶奶是极欢喜的。我过来时,五爷还嘱咐我给奶奶带话呢。”

她掩着嘴笑,“五爷说,奶奶戴那个彩蝶翩飞的银簪子好看,等会记得簪上给老太君瞧瞧。”

彩蝶翩飞的银簪子……

崔翎心弦一紧,晓得这是袁五郎对她的威胁和警告。

按着杜嬷嬷话里的意思,想来袁五郎并没有在袁老太君面前说她的坏话,不论他是出于何种考量,总算还是个大度厚道的男子。让她戴着昨夜刺了他手臂的簪子去正堂敬茶,很显然是在说,若她在袁家不安份的话,他下回绝不再替她遮掩。

她硬着头皮去换了簪子,脸上却还得笑得天真妩媚,她一遍遍地恨自己太过冒失,有些话在心里想想是无罪的,但说出来还让正主听见了,那就真的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对她来说,丈夫的宠爱虽然不那么重要,可是她得意忘形时真的忘了,男权社会,婆家对她是否支持,未来的日子能否过得舒心,终归仍然取决于袁五郎对她的态度。

更何况,袁五郎是老太君心尖上的孙子,老太君会爱屋及乌,当然也会恨屋及乌。

怀着这等懊悔和忐忑,崔翎跟着杜嬷嬷出了屋子,在离开喜院时,她回头望了一眼,看到飞檐下的门匾上,写着苍劲有力的三个字,藏香园。

原来她以后要住的地方叫藏香园。

杜嬷嬷热情地解释起来,“五奶奶瞧见没?这匾额上的字可是五爷的手笔呢。这院子原叫勤拙院,五爷自打六岁起就住这儿了,因为五奶奶要进门,五爷说这门匾上的字太硬了不好,是以亲自写了藏香园三个字令人裱了挂在这的。”

她笑得更深,“咱们五爷打小就知道疼人,五奶奶真好福气呢。”

崔翎假作害羞地笑了笑,算是应付了过去,只是心里却懊恼地紧。

袁五郎若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或者是个满肚花花肠子的草包,她此刻都会心安理得。但不论从这藏香园三字中所寄与的情思,还是杜嬷嬷满嘴的夸赞,似乎都在证明着,她的丈夫袁浚是个宽厚大度沉稳睿智又善良体贴的伟男子。

这样的男子,又生在富贵锦绣的簪缨世家,妥妥的高富帅优质男,不论在前世今生,都属稀缺,恨显然,这样的男人值得更好的女人。

而自己却是一心只想过安逸舒适的日子混吃等死的女人。

她嫁人的目的,既不是和自己的丈夫举案齐眉恩爱一生,也从未想过要教养儿女享受什么天伦之乐,她只是想找到一个更适合养老的地方,过清闲慵懒的宅女生活。

这样想着,崔翎忽然有些内疚起来。

早知道袁五郎这样好,她就该将这么好的男人让给其他的姐妹了,反正圣旨逼着,总是要有个崔氏女嫁出的,若是她不主动请缨,祖父的脑子里才不会想到还有她这样一个孙女呢。

不论是七姐八姐还是十妹,都比她更温柔体贴。

很快到了镇国将军府的正堂,齐齐满满的一屋子女人早就安坐就位。

崔翎一踏进门,就见数十道各具意味的复杂目光盯视过来,而其中最冷的那一道无须分辨,自然是她的丈夫袁五郎。

她匆忙往那视线的方向瞥了一眼,看到他一身黑色劲装,发髻上只用简单的银环束着,整身打扮低调而简朴,一副即将出远门的模样。

也许是因为心里怀着那份内疚和不好意思,她的目光点到及止,完全不敢与袁五郎对视,依然连他什么相貌都没有看清,就急匆匆地垂下了头,跟着杜嬷嬷的步伐,慢慢地挪动到了他身边。

“娘子……”他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地提醒。

崔翎细若蚊声地回答,“夫君,何事?”

袁五郎脸上带着一向温和谦逊的笑容,嘴角的弧度却有些僵硬,他靠近她耳边,一字一句地用只有他们两个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你踩着我的鞋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