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山野农家 002 隔壁的人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对这个嫂子,游蕊很有好感,跟她点了下头。虽然烧火做饭是个技术活儿,还没半刻种,游蕊就一脸灰的被大嫂赶了出。院子里,有个绑着两只小啾啾的娃娃正拎着一只只小青虫喂鸭。看见那一只只爬动的青虫,游蕊都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小丫头,你这么喂鸭是不行啊但是烧火是个技术活儿,还没半刻种,游蕊就一脸灰的被大嫂赶了出来。。...

对这个嫂子,游蕊很有好感,跟她点了下头。

但是烧火是个技术活儿,还没半刻种,游蕊就一脸灰的被大嫂赶了出来。

院子里,有个绑着两只小啾啾的娃娃正提溜着一只只小青虫喂鸡。

看到那一只只蠕动的青虫,游蕊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丫头,你这么喂鸡是不行的”,她朝小孩说道。

小孩子抬头,看了游蕊一眼,哇一声对着厨房喊道:“娘,娘,小姑傻了,她喊我小丫头。”

这小家伙一抬头,游蕊便知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怎么都没想到,这小子会来这一出。

游蕊:熊孩子,想打。

游大嫂手上粘着黑红色高粱面走出来,训斥道:“黑蛋,你瞎喊什么呢。别喂鸡了,过来给娘烧火。”

小家伙吐出舌头朝游蕊略略两下,把包着虫子的树叶往地上一扔,噔噔噔跑去厨房。

游蕊站在院子里,还能很清晰地听到小家伙儿在问:“娘,小姑是不是真的气傻了?”

“别胡说”,是游大嫂气恼的声音,“黑蛋,是不是村里人跟你说你小姑了?”

“村里人都说小姑傻,不要脸面,明知道陈二叔不可能看上她,还要跑到陈大娘家里问。问什么问,不是上赶着让人耻笑吗?”

黑蛋学的绘声绘色,游蕊都能想象出说这话的人那得意鄙薄的神色了。

啪!

游大嫂在瓜娃子后背打了一掌,“以后谁再敢这么说你小姑,你就打他们,打不过回家喊娘。”

黑蛋委委屈屈的哦一声。

游蕊有些明白,原身最后为什么会嫁给大龄老光棍了,可能在这时候传出不好的名声,便说不到好人家,一直耽误到年纪大了,才不得不嫁给一个大龄老光棍。

游蕊醒的很早,但是并没有洗漱,这时候什么都不会做,便去打水洗脸,之后看着乱糟糟的院子,拿起扫帚扫了扫,才回到屋里。

农家人的房屋很简陋,即便她这是一个小姑娘的房间,也没有半点雅致,屋子里空荡荡的,靠东的墙边放着一张床,床头一只没有上漆的木桌,一只长方形衣柜,除此之外便别无他物。

连个凳子都没有。

桌子上有一只木梳,两根头绳。

镜子,想都别想。

游蕊站在桌子边,摸了摸头发,梳的还比较麻烦,是在两边编了两根辫子,又汇在一起编好,其余的头发散着,耳后两边又编着两根辫子。

原主应该很爱美,才会在发饰上这么费心思。

刚才看游大嫂,只是在脑后用天蓝色绢布包着一个发髻。

游蕊不知道这里女孩子都该怎么梳发,但她从会说话就跟着母亲背药方学医,很喜欢利利落落的。

她自己也喜欢长发,因为母亲是中医妇科圣手,把她调理的不仅肤色好,头发也是乌黑浓密。

平时上班的时候,游蕊就习惯给自己编一根鱼骨辫,一个饰品不戴,也引得医院里的小护士们都学她的打扮。

现在,自己成了一个农家女,应该会有很多事要做,像原主那样散着头发肯定不方便,于是游蕊把长发梳通,就编了一根鱼骨辫。

收拾好自己,游蕊把床上略显潮湿的被子抱出来,晾在竹竿上,便去厨房帮忙。

游大嫂正在打面糊,他们这里早晚饭都习惯喝面疙瘩汤,家庭条件好的,都是打白面糊糊,条件一般的,就吃高粱面糊。

“大嫂,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游大嫂一抬眼,看见游蕊这打扮,眼睛立时一亮,“小姑,你这个辫子梳的好,又利落有精神。”

说实话,跟以前半散着头发,简直是两个样儿。

再仔细一瞧,小姑长得也很不错,若是再白一些,跟隔壁的欢意比较起来,也不差什么呢。

“做什么?”游大嫂指着旁边案板上的半颗白菜,“把这个崧菜切一切吧。”

游蕊走过去切菜,就听大嫂又道:“以后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咱们只是普通人家,过普通人的日子就好,也别怨娘说话难听。前天你跑去陈家的事儿,的确丢家人的脸。”

幸亏是她还没有女儿,要不然可不会这么心平气和地劝说这个小姑。

游蕊点了点头。

面疙瘩汤煮出香味,游大嫂就不让黑蛋烧火了,让他把火柴移到对面的炒菜锅灶里,就开始刺啦刺啦的炒菜。

游蕊看黑蛋才不过五六岁的样子,烧起锅灶来却显得十分熟练,想到自己的菜鸡操作,不由汗颜。

等等,大嫂不会觉得刚才自己是不想干活儿故意的吧。

没等她多想,外面传来脚步声、说话声。

游蕊现在只认识大嫂、娘和黑蛋,想着此时外面回来的可能是原身的父亲和兄长,还是去认认吧,毕竟以后要做便宜家人的。

院子里,游母放下锄头,抱着怀里的草给扔到厨房西边的一个篱笆圈里,篱笆圈里是几只大白鹅,菜叶子一撒下来就争先恐后伸着脖子嘎嘎吃起来。

一个老头儿蹲在堂屋的墙根儿边,拿着一把麦秸竿在清理沾着湿泥的锄头。

还有一个正当壮年的年青人,他正要来厨房这边,冲着的是水瓮的方向,应该是要洗手。

游蕊赶紧拿掉水瓮上的竹篾盖子,清凉的水面上飘着一直瓠瓜瓢,她舀了一瓢水就递给男人。

看着有些呆的妹妹,游大郎心里又无奈又心疼,接过水瓢,说了一句“以后别再犯傻”就到一边洗手去了。

游母走来,狠狠瞪了她一眼,“见天儿就知道跟隔壁那个小骚蹄子比,你可真出息。”

“一大早遇见你大伯娘,人家就指着你娘我的鼻子让我好好教闺女,别连累她家姑娘,我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游蕊赶紧躲到一边,怪不得这么气不顺呢。

不过游蕊的母亲很温柔,说话也是不紧不慢的,游母这样的母亲,她以前虽见过,但此时成为动不动就斥责孩子的母亲的女儿,感觉有些、新奇。

想到自己的母亲,还有父亲,她都不敢想他们发现自己出了意外会怎样。

只希望,原主其实是和她交换了身体。

“娘,你说的对,三妹是真该管一管的”,这时候,一道流里流气的声音从外面飘来,随之走进来一个衣服也穿的不规矩的年轻人。

原主还有一个哥哥?

游蕊惊讶地看向年青人。

游松打量妹妹一瞬,啧啧摇头,“以后学聪明点儿,离那陈二远一些,那就是个孬种。”

“我看你更缺管教”,游松刚走过来,游母便一个巴掌糊在他头上。

“娘,你打我干啥?”游松抱着头躲到一边,“又不是我让家里丢人现眼。”

“你还说”,游母又一巴掌糊上去,“我问你,路上碰见隔壁的小蹄子,你凑上去干什么?”

“娘,您小声点儿”,游松赶紧抬着手,“邻里邻居的,您这话被隔壁听到,以后见面了还怎么说话?”

“那就不说话”,游母不满,但游父咳了一声,她顺势就把声音低了几度,“陈二郎小的时候邋里邋遢的,除了你妹妹跟他玩,谁理得他?隔壁那个,更是看他一眼都懒怠,现在读书了成秀才了,她反倒出来摘桃儿了。”

说着又瞪游蕊一眼,“你也是,自己怎么样的心里没数儿,还往前凑什么凑?”

可能因为知道这不是自己的母亲,面对她的鄙薄、指责,游蕊也没有半点伤心之感。

游父站起来,拍拍手上的土,说道:“别说了,吃饭。”

隔壁,蹲在墙根儿喂小兔子的妙龄少女咬住嘴唇,旁边洗菜的妇人暗暗瞪她一眼,起身去了厨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