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春满 第四章 寒秋冷雨夜来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前脚刚踏进府门,后脚便淅淅沥沥下起雨。彻骨雨水冲旗号公主府的朱砖黛瓦,滚下而下砸的庭前一地桂花。下了马车后她便上了已备好的轿撵回了凤鸾院,一路上满脑子都是前番月玦说“怕”时看她的眼神。也没半丝期许,亦也没半丝哀求,是那番无欲无求,澄澈无波下了马车后她便上了已备好的轿撵回了凤鸾院,一路上满脑子都是适才月玦说“怕”时看她的眼神。。...

前脚刚踏入府门,后脚便淅淅沥沥下起雨。彻骨雨水冲打着公主府的朱砖黛瓦,滚落而下砸的庭前一地桂花。

下了马车后她便上了已备好的轿撵回了凤鸾院,一路上满脑子都是适才月玦说“怕”时看她的眼神。

没有半丝期许,亦没有半丝乞求,就是那番无欲无求,清澈无波。

回到凤鸾院,粉黛侍候她换下一身寒意的秋衣,拿了暖手炉给她,顿觉身上暖和了许多。

“粉黛,吩咐下去,玦太子一日饮食不得含糊了事。如今天气渐寒,为太子添几件秋衣。”

闻言粉黛便躬身应了去安排了,心里不禁好奇,仅仅一天功夫,那月玦竟让公主对他如此上心起来,不知从中使了什么法子,好生厉害。

月玦下了马车后,一人冒雨回祈慕院,一路上走的不急不缓。寒意刺骨的秋雨打落在身,倒是清醒了几分。回到院里时,前襟已湿了大半。

屋里没人掌灯,漆黑一片,月玦从角落里摸出一支火折,点了半盏烛灯端至窗边案前。

案上书卷还是今早翻到的地方,抬手轻掸去衣襟水渍,倦倦坐下抬手执卷,兀然烛火微闪一跳,月玦抬头,轻声呢喃:“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吧。”

窗上高大的影子晃动了下,却没有离去,一声似有似无的呼唤传进月玦的耳朵,闻此月玦嘴角勾了一抹笑,半悲半喜。

见影子还在,又一声轻语:“不要再来见我,会没命的。”

轻吹一口气,熄了案上烛灯,影子随之不见。

下雨的夜无星无月,屋里唯一的亮也湮没于黑暗,窗外人在滴答雨声里无人发现,一双黑色眼眸闪着星辰般遥远又幽静的光。

此时这一双深邃眼眸凝望着这扇窗,他知窗里人定也在看着他,虽看不见窗里的人,但他脑海里已是那张熟悉的面孔。

玦,我回来了。

一夜秋雨,新开的菊都残败了,一场秋雨一场寒,如今这天儿更是寒意逼人。

左右里无事,秦楼安窝在榻上揣着手炉取暖,旁边粉黛半坐着给她揉着膝盖。

忽觉一阵寒意袭来,原是另一丫鬟绿绾开门进来,只见她行色匆匆,绕过屏风便来到自己身前。

“公主,尉迟宏将军遇刺身亡了。”

尉迟宏遇刺?身亡?

端坐起身,放了手中暖炉。尉迟宏她倒是有些印象,几月前父皇亲送大军出征时她也在场,这尉迟宏正是此次出征队伍的副将。

传闻此人骁勇善战却性情暴躁,对手下将士也是多有打骂,但却屡建奇功。

一个名声在外的将军竟遇刺身亡,事情不可谓不大,也不可谓不怪。

“什么时候的事?”

“这个奴婢不知,只是听说今早有商贩发现了死尸,便匆匆报了案,来人查看竟发现是尉迟将军,而发现尸体的地方…竟是咱们公主府西院外面的路上。现在那路已经不能走了,还有很多官兵把守。”

公主府西院外面的路上?

一个将军为何会经过她公主府,还偏偏在她府邸附近遇刺身亡。

此事定是要牵扯到她了。

公主府西院,那不是祈慕院所在的位置,月玦?

想到此,心里一紧,莫非此事和月玦有关?

若真和他有关,怕此事便不仅仅是将军遇刺的事了。

正想着去祈慕院,前面已经来了人。

披了披风去了前堂,此时前堂已有很多身穿官服的带刀官兵,为首的一人正是京机厂厂主冷剑鸣。

没想到此案没有交大理寺,而是直接交给了专查京畿密案的京机厂,看来父皇对此事极为重视。

“看冷厂主这架势,像是要抄我公主府。”

“属下不敢,属下也是奉命行事,奉旨调查尉迟将军遇刺之事,还望公主配合。”

此人真不愧姓冷,整个人如个冰疙瘩一样,周身都散发着阵阵肃杀的寒意,语气更是让人寒毛倒竖。

“冷厂主为我西风尽职尽责,劳苦功高,本宫自然是会配合,只是尉迟将军遇刺,与我公主府何干?”

“尸体是在公主府外发现的,就算为了避嫌,公主也得让属下在公主府搜上一搜,若那行刺之人真的隐藏在公主府里,早日抓到,也能保公主凤体安康。”

“哦?听冷厂主所言,是怀疑我公主府藏有行刺之人?”

“属下也只是猜测,为了公主的安全,还望公主让属下搜查。”说着,冷剑鸣向秦楼安抱拳行了一礼。

“本宫的府邸可不是想搜就搜的,都说冷厂主办案雷厉风行,本宫且问你,尉迟将军死于何因,又是具体何时身亡,我公主府外的小路,可确实是案发现场?”

许是没想到她一个女子竟会有如此一问,冷剑鸣微愣,脸上的表情更是如冰一样寒冷,略顿了下才开口。

“回公主,尉迟将军死于内伤,五脏六腑皆被震碎,胸膛还被捅了一刀。具体时间应是昨日子时左右,至于公主府是否是案发现场,还有待查探。”

尉迟宏也算西风数得上的名将,武功自是不弱,竟被人震碎五脏六腑而亡,是谁有如此本事?

若真有这番人与西风为敌,此人不除,后患无穷。

“既如此,本宫配合厂主调查,厂主请便。”

见她侧身让于一边,冷剑鸣扬声冷语:“来人,仔细搜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但切莫损坏公主府里一草一木!”

冷剑鸣说完,一群带刀官兵便四处分散开始搜府。

此举当真是笑话。

若那行刺之人真的在公主府外刺杀尉迟宏,还不早早就离去,又怎会藏匿在府里。

就算那人藏在府里,如今这冷剑鸣大张旗鼓带人搜府,凭他杀尉迟宏的功夫,也早早逃匿了,又怎会乖乖被捕。

“敢问公主,府西方位,可住了什么人?”

冷剑鸣并没有一起去搜府,反倒问起她来,尸体在公主府西外的路上发现,他多问几句倒也合情合理。

“是东景国的月玦太子。”

闻言,冷剑鸣招呼了几个人,便朝了祈慕院方向走去。

思及祈慕院月玦,他一手无缚鸡之力病病殃殃之人,又怎能行刺尉迟宏,还是他的病是装的?

见冷剑鸣已带了人去了府西,秦楼安招呼了粉黛一同跟上。

为首两个侍卫一下推开院门,进门又是熟悉的药草香。

月玦正坐院里的石凳上执卷读书,见一群人来势汹汹,也未曾动容。见秦楼安随后进来,才起身朝她展颜一笑。

“来人,给我仔细搜!”

冷剑鸣一挥手,身后的人立马冲进屋里院里,四处翻找起来。

看着自己院子被人翻来翻去,那人也没什么反应,像是早就知晓会如此一番。

冷剑鸣冰锥一般的双眼将月玦上下打量个遍。

“玦太子昨日夜里可曾见过什么人或听到过什么动静吗?”

“不曾见人,不曾听有动静。”

“昨夜尉迟将军在公主府外遇刺身亡,与你所居之处仅一墙之隔,玦太子当真一无所知?”

“当真不知。”

冷剑鸣目光如冰刃,将月玦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只见月玦颔首不语任冷剑鸣目光凛冽,脸面之上,气定神闲。

一病弱皇子如何杀的了一彪悍将军?

看他不崩于色,秦楼安心中略舒一口气,若是此事当真与他有关,她公主府定也不得安生。

心下放松之时,一侍卫突然跑过来向冷剑鸣回报:“厂主,在屋里发现了一把匕首。”来者说着便将手里闪着寒光的一把刀递给了冷剑鸣。

匕首?

冷剑鸣接过匕首后仔细端详,忽然面上露出轻蔑笑容,看了更是阵阵心寒。

“这把匕首的长短宽厚,与尉迟将军胸膛上的伤口尺寸一般无二,且这匕首的锻造手艺与尺寸,皆是你们东景的风格,玦太子,你还有何话可说?”

“匕首不是玦之物。”

“哼!事到如今还想狡辩,不吃点苦头怕你是不会承认,来人,给我带回去仔细审问!”

语罢便有两人上来抓了月玦肩膀。月玦没有反抗亦没有言语,朝着她方向看了一眼。

秦楼安见他眼中依旧无波无澜,或许他眼里的清澈,不是洞悉一切的明了,而是无谓一切的麻木。

月玦被推推攮攮带出院门,自始至终未曾开口向她求救,宛如一具行尸走肉。

没有灵魂的人生不如死,不管此事是不是真的与他有关,或许就此没了,倒也算是一种解脱,毕竟早已经是一颗弃子。

月玦,牵绊不了东景,自然也无用于西风。

只是此事,却煞是蹊跷。

府中恢复往日的平静,她站在祈慕院里一时没有离去,一会进来一提着食盒的小厮。想必是她昨日安排的给他送饭的,可惜还未吃上,便身陷囹圄之中,以后,都不见得还有以后。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