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春满 第三章 菊若碎金人如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众人沉思之际,家仆呈上一壶菊酒,为众人各斟一盏,酒色清洌,酒香浓醇。一青色衣衫男子执觞仔细地打量片刻,站起身踱抑扬顿挫吟道:“双九佳节重阳节日,幸至西都谢家亭。品菊举觞一饮尽,犹记少年故园情。”吟罢仰头豪饮而尽,面带戚恻然之色。众人闻听,亦是面露难一青色衣衫男子执觞端详片刻,起身踱步抑扬顿挫吟道:“双九佳节重阳日,幸至西都谢家亭。品菊举觞一饮尽,犹记少年故园情。”。...

众人思索之际,家丁呈上一壶菊酒,为众人各斟一盏,酒色清冽,酒香醇厚。

一青色衣衫男子执觞端详片刻,起身踱步抑扬顿挫吟道:“双九佳节重阳日,幸至西都谢家亭。品菊举觞一饮尽,犹记少年故园情。”

吟罢仰首痛饮而尽,面带戚戚然之色。众人听罢,亦是面露难色。秦楼安对这诗无甚感触,侧眸见月玦垂眸于足,面上云淡风轻,宛如睡着一般。

“犹记少年故园情,季同贤弟定是思念家中亲眷。”谢之卿听他诗中思乡之情表露无掩,出声言道。

“谢兄所言极是,想我十之又七立志出乡,誓要出人头地光宗耀祖,须臾十年已过,观吾身,一事无成。适才见这菊酒,记起家中老母所酿之菊酒,故而有感而发。”

“季同贤弟过谦了,贤弟才高八斗满腹经纶,如今只是未遇识才之人,想来日后贤弟必遇伯乐,一鸣惊人。”一紫衫男子起身举觞慰问温季同道。

温季同斟一杯酒回敬那人:“多谢子骞兄良言相慰,且不说这伤感之事,敢听子骞兄之佳句。”

“吾见这苑中菊花开的甚是欢脱,簇如烈火,散若碎金,故偶得几句!诸位且听我吟来:萧风苦雨秋来至,蕉折柳败百花倾。唯有耐寒重阳菊,不畏凌霜香满亭!”,潘子骞吟完大笑几声,“在下才疏学浅,但求粗鄙之言不污大众之耳尔。”

“好一个不畏凌霜香满亭,由菊及人,可见子骞兄之傲骨哉!来,诸位同饮此杯共敬这满亭菊香!”

谢之卿起身邀众人同饮,她不好拂谢荀脸面,便也执觞起身。却见月玦依旧安坐石凳,莫非真睡着了?环顾一周,只见众人脸上皆是不满之色。

“玦太子似乎对我等之诗颇有不服之感,不知玦太子有何高论,愿请教!”

潘子骞往月玦身边略行几步,斜目看着安坐不起的人。可那人依旧如未闻一般,正当潘子骞欲探手触到他肩膀时,月玦微仰脸面,面带春风。

长身站起,声色轻缓:“玦胸无点墨,学不成才,便不献丑贻笑大方了。”

胸无点墨?学不成才?

怎的和她少时知晓的不一样,是传言有误,还是他过于自谦?

“那不知玦太子对我等之诗是何评价,在下洗耳恭听。”

见月玦面露为难之色,莫不是他当真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现下连应付几句都说不来?

若真如此,此番带他出来岂不是丢了她的脸面?

见她眼神不善的盯着他,月玦莞尔轻笑:“在玦听来,适才这二位之言,皆为陈词滥调俗字旧句,毫无新意可言。玦刍荛之见,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各位贤士雅量相容。”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便是如此了罢?

月玦一语便惹得众人面面相觑,她见他脸色依旧无波无澜,好似刚才狂放不羁之言不是出自他口之模样。

当真是好生狂妄。

潘子骞与温季同心中定然已是恼怒,此时黑着脸却一时语塞。适才月玦所言雅量相容,这二人现下若是叫嚣,便是自己扣了一顶心胸狭窄的帽子。

亭中气氛一时尴尬至极,她不言不语乐的看这好戏。

须臾却听谢之卿笑道:“早就对玦太子之盛名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然语出惊人。但闻玦太子对季同、子骞二位之诗颇有相轻之意,想来玦太子必有惊世之篇,敢请赐教。”

其余几人已是恼于月玦,现下听谢之卿许是有意刁难,忙纷纷附和:“敢请赐教!”

见众人面上皆是强掩怒气,秦楼安凤眸略扫身旁月玦,怕是这人只逞一时口舌之快,现在若是做不出惊世之篇,便要丢人现眼了。

果然,最不能得罪的,便是这些之乎者也的文人。

“玦已有言在先,这诗,玦做不来。”

“哦?你既然做不来还口出狂言,且不为众人笑矣?不过一异国质子,还要仗势欺人哉?”

见潘子骞面红怒斥,月玦颔首垂眸,不急不缓:“且不知登山观景者,所攀之高不同,所见之景亦异然哉。山之腰者,所见处浮云闭目囿于一角。山之巅者,举目而望,山天相接,俯察而视,众物小矣。人之在世,所处之位不同,所处之事不同哉。众位所见所吟,只在一花一叶,而玦之所见所想,乃浩浩乾坤。故,玦做不来。”

月玦言语轻缓如四月春风,却吹的众人心中寒意顿生。他适才之意,无疑是鄙夷这些文人格局窄小。

当下不止潘、温等人胸中郁结,她亦是再无心看这些文人切磋,声色一沉:“好一个所见所想乃浩浩乾坤,果然是腹有乾坤的玦太子。”

眼前人虽是病弱残躯,尚为她阶下之囚,然适才他自视为山之巅者,可便如潜龙在渊,心比天高。

见她冷目相看,他似无奈苦笑一声。

“天道无常世事易变,玦纵心有天高也不得不屈服于命里运数。今玦痼疾缠身,所剩时日不多,适才所说,众位只当一将死之人之狂言,切勿放在心上。”

亭中风起,拂他白衫,眼前人似是离枝柳絮,欲散风中。

“玦太子既是身子不爽快,便安分养着,切莫想些有的无的。本宫择日进宫向父皇请一太医为玦太子治病,也许便能根治痼疾。”

秦楼安凤眸冷澈,月玦颔首以应:“谢过公主,玦早已对生死之事无感,众位及时行乐即可,切勿因玦一人扫了大家雅兴。”

众人闻此只叹一声天妒英才,然脸上却是毫无惋惜之意,只谢荀垂着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罢了!罢了!不说这伤感事,今日重九佳节,你我当只顾享乐!众位请坐!”

谢之卿出面圆了个场,其余人便也落座继续饮酒,觥筹交错间,似是将适才不快抛之脑后。攀谈之际无人再与月玦言谈,他又如沉睡一般,垂目不语。

谢之卿亲自弹琴助兴,高山流水声色清脆,一曲罢,众人尚皆沉醉其中,良久才被忽然传来的叫好声惊醒过来。

众人循声而望,只见来者一白衣少年,十八九岁年纪。

谢之卿见此人脸上顿露喜色:“原是家弟回来了,喜事也!”

原来此如玉少年乃谢之卿胞弟谢之颜,单名容。

待来人走近些,她方将眼前人看清,如玉俊秀的面庞漾着笑意,给人如三冬暖阳般舒适温暖之感。一双桃花眼中似是酿了一坛酒,想来定是醉了不少妙龄女子,衣发飘飘逸逸松扎松束,倒是有些形骸放荡不羁。

早先便有谢家双才俊,个个品貌端的传言,如今一见,果然不假。

只是谢荀危冠正襟,俨然君子装扮,但看外貌便觉浓浓书香之气迎面扑来。再看这谢容,墨发微拢衣衫飘逸,行为举止亦给人随性之感。想来兄弟二人品性相差甚大。

转眼间那人跨步迈入亭中,向众人拱手行礼后,便坐至刚加的石凳上。

“看来容回来的正是时候,正好能遇到众位贤人在府内相聚,实乃容之幸。”

听此言众人也随之附和客套几句,在众人交谈中,她得知原是这人喜游名山大川,常年云游在外,今日刚好回府。

那人许是不认识她,只觉一女子在这一群文人间甚是突兀,不免多看了几眼。

虽是直勾勾的审视,她却觉谢容目光甚是干净坦诚,不遮掩也无他念。抬眸对上他视线,那人倏尔一笑,只觉春风拂柳,暖意盎然。

谢之卿言说了她身份后,谢容起身行礼道歉。不知者不怪,何况她也不是拘泥小节之人,回之一笑,未曾言语。

只是谢容一到亭中,眼光便在月玦身上几经停留,眼神中又不似他人般探寻之意。

“不知谢家二公子可是认得我身边这人?”

侧眸看向坐在她身旁月玦,正巧秋风卷起他额前一缕墨发拂她脸上,只觉面上如丝绸划过,细细痒感瞬传入心。

好生奇怪的感觉。

“‘白衣锦扇仙之色,腹有乾坤定江山’,玦太子才名在外,天下谁人不识?今日容幸得一见,不知竟是如此光景。”

身旁月玦抬首,如大梦初醒,迎上谢容笑眼,嘴角微弯却未言语,自行端了案上菊酒细品入肚。

比起适才心中奇异,这二人如此举动倒更是奇怪。谢容看月玦眼神,分明是得见故人的欣喜之感,然听他意思,却是初次照面。

莫非当真有一见如故之人?

“众位,容此些年云游在外,亦有幸到过蓬莱仙境,不知各位可有兴趣听容讲讲这仙人之所,是何等样景?”

谢容朗然一句打破亭中沉寂。蓬莱仙境向来被世人推崇向往,然能寻到蓬莱之人却是少之又少,传闻仙境只纳有缘人,没想到这谢家的二公子竟然去过。

虽觉谢容月玦之间颇有干系,但众人听闻蓬莱仙境,现下正说的酣畅,还是暂不打断为好。

觥筹交错,举觞开怀畅谈,悠悠半日光景瞬过,已是日昃而西时分。抬眼西望,落辉如血铺满半边天,耳边秋风愈刮愈烈。

秦楼安复又转身看向倚靠柱身之人,只见他双目阖合,面色微红。

“玦太子可睡醒了?”

秦楼安一语出口,声音不大亦不算小,亭中众人也皆默然看向月玦。良久,才见那人轻抬了眼皮,缓站起身。

“公主。”

“既是醒了,便随本宫回府罢。”

言罢她便当先一步走了,此人浑浑噩噩半日光景,可当真是好生无趣。

谢荀等人跟在身后送她出府,一时之间亭中空寂,只月玦与谢容落在后面。

“你这沾酒便醉的毛病,还是一点没变呐。”

谢容轻叹一声,上前欲扶那斜斜欲倒的身姿。月玦见他上前,轻摆手止了他,“人多眼杂。”

伸出的胳臂一僵,谢容收回手,跟了他身后,生怕他一个走不稳便摔了。

“既是不能喝酒,怎的还要喝?”

西天落辉晕染两袭白衣,月玦侧眸,面惹红霞,“你我再遇,怎能不举杯相贺?”

谢容面上一愕,倏尔轻笑:“啧,原是为了本公子,几年不见,你倒是有良心了!”

月玦莞尔不言,谢容腹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不时二人已到府门前,秦楼安已入马车,月玦向众人略颔首后,略扫一眼欲话还休的谢容,轻撩衣摆进了车架之中。

端坐车中的秦楼安见他拂帘而入,又觉一股寒意袭来。看他一进车中便昏昏靠于车壁,面上倦色深深,此人怎的如此身娇体弱?

谢府到公主府颇有一段路程,见他阖目养神不言不语,她只觉无趣的很。菊宴上他奚落潘子骞温季同时,不是还意气风发?

“温季同与潘子骞二位在我西风亦是出名的文人雅士,宴会上你出言不逊,不知确实是鄙夷他二位,还是瞧不起我西风?”

她声音不大亦不算小,然那人依旧垂目不言,又睡着了?

向他身边轻挪了几挪,她倒要看看他是真睡还是假睡。却不想她刚一靠近,那人幽幽睁开眼,秦楼安顿觉身子如被冻住一般动弹不得。

“玦平日里最见不得附庸风雅无病呻吟之事,且他二人如此急功近利,难道公主就看不出他俩醉翁之意不在酒?”

二人之间相距不过两拳,听他说话只觉耳畔如鸣汩汩清泉。秦楼安心中一虚,连忙回神坐正,只是适才他眼底,似有哀伤之意。

“急功近利?醉翁之意?你此话何意?”

“温季同作诗吟菊是假,诗后言论才是自己想说的,准确来说,是想说给公主听的。他言自己离乡十年一事无成,大有空有才华无处施展之意,若公主一时惜才?嗯?可谓前途可见。至于潘子骞,知菊之性却无菊之傲骨,玦微言几句便怒不可遏,亦可见是冲动无脑之人,一番言论,不过是在公主面前惺惺作态罢了。”

只因她宴前与众人所说今日之宴无论尊卑不谈朝事,便也未曾深思那二人之言,现下细细回忆来,倒是确如她所言。

素日里最厌别人算计与她,如今后知后觉,不禁有些微愠。

定神之际却听他又言:“虽已被世人推为贤人雅士,却终是些虚名,在这纸醉金迷的帝都,鲜有人耐得住荣华富贵的诱惑,谁都想飞黄腾达平步青云,他二人之想法也乃世俗之想法罢了,公主无需为此恼怒。”

月玦说话之时,一双无波澈目便紧看着她,这一双眼,当真有洞悉人心之感。

以他这份玲珑的心思,在东景又怎会沦落到当质子的地步?

若说他来西风是别有目的,也该隐其锋芒韬光养晦才是。今日他在宴上锋芒毕露,现在又对她直言不讳,就不怕她一个疑心杀了他?

“月玦,你不怕我杀你吗?”

“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