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来枝 第五章 少女彪悍 以一敌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璟郎,我听下人说君莱妹妹来了,便出瞧一瞧,心里想多个妹妹多个亲昵说很贴心话的人,哪知,妹妹在我二人大婚之日日也不是来表示祝贺,不是来要东西的。”一口一个妹妹,燕君莱非常心存感激,并谢她全家。“也不是‘要’,是‘拿’。”不想被人接二连三侮辱成恬不知耻讨饭的,一口一个妹妹,燕君莱十分感激,并谢她全家。。...

“璟郎,我听下人说君莱妹妹来了,便出来瞧一瞧,想着多个妹妹多个亲热说贴心话的人,哪知,妹妹在我二人大婚日不是来祝贺,而是来要东西的。”

一口一个妹妹,燕君莱十分感激,并谢她全家。

“不是‘要’,是‘拿’。”不想被人接二连三羞辱成恬不知耻要饭的,她提醒这傲慢女子话里别有所指。

“想拿?那就得有本事!!”骆以冰眉眼一挑,面容现出厉色,她踱步走到燕君莱面前,居然质问她:“小妹,你师父有没有教过你,上门讨东西……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手够不够用?”

闻言,所有人惊了,这大喜之日,动手什么的看不过去吧。

被凶了,燕君莱有些囧,究竟谁是贼,怎么硬揣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都这么理所当然。

新郎官杨璟霍然转身拉住骆以冰,面色慌张打圆场,“那东西是君莱的她想要就给她……”

杨六剑面带喜色,打断了杨璟的话,明明心里高兴到飞起,表面是却装模作样很担心,“君莱,快给你嫂子认错,说东西不要了,她可是当诀门主的女儿,江湖上有名的高手,你打不过她的。”

这杨六剑语气难掩沾沾自喜,想以骆以冰的身份压制,侮辱燕君莱,让她知难而退。

燕君莱觑眼,暗骂了一句不要皮的老东西。

骆以冰,除去当诀门主女儿这一身份,她还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应该说,是她这个年纪,年轻一辈里赫赫有名的高手。混江湖的女子中,按武阶骆以冰能和前辈一起排上号,而燕君莱,除了江湖第一高手胡疯子的徒弟外,什么都不是。

这燕姑娘,年纪小,穷,长得还磕碜,不怪乎别人瞧不去她……其实,她也有点瞧不起自己,又穷又磕碜,三样全落她身上,有人比她更惨?

想了想,燕君莱回应,“好……”

不想大喜之日见血,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哪知,燕君莱的话没说完。江湖人多,有名的多了去,许多人名不符实,不中用的见一个就少一个罢了。

“既然骆小姐这样说,那我师父被你杨家偷来的东西,今天——我燕君莱就凭能力拿回来!!”

话音落下,所有人面面相觑,看向了主家杨六剑等人,没等杨六剑回应,他们自觉有了动作往边上散开。

人群刚有动作,红色绯影闪过,转眼间,骆以冰先出手已经和燕君莱打了起来。

一掌带风擦过耳边,尖利指甲划破燕君莱的脸皮。

面带不屑地笑,骆以冰手挥过燕君莱面前,撩起她狗啃似的缺刘海,点到即止。不是心善,而是诚心在众多江湖人面前羞辱她。

虽知道燕君莱有胡疯子这么一个第一高手的师父,可骆以冰看燕君莱年纪小,又其貌不扬一副寒酸样,自然轻视了她,但骆以冰这娇小姐不知道,燕君莱,是从小被胡疯子当男孩子打到大的。

这经常被人骂小黄狗的姑娘,皮厚,凶悍得很。

所以,旁人只见两人对上两招后,燕君莱侧身,肩上七彩穗晃悠,抬手挡下骆以冰抓向她脖子的手,随即一把握住。就更扛麻袋那么一抬,再转身将将一圈借势猛地一甩,骆以冰就被燕君莱扔飞了出去。

按理说大名鼎鼎的江湖高手不该这么弱才是,可被燕君莱抓住手时,骆以冰觉全身忽一麻,动弹不得,待一瞬后有了知觉,她才反应过来于空中一个旋身,在即将砸到柱子上时被杨璟接住,这才安好了地。

脚刚沾地,骆以冰一把推开杨璟,抬腿横扫旁边桌上一碟瓜果打向燕君莱,顺势一步踏上桌面,腾空跃起,下一眼人就出现在了燕君莱跟前。

“骆以冰,别去……”杨璟想阻拦,被杨六剑拽了一下,伸手什么也没捞着。

杨璟生得相貌堂堂,面冠如玉,和那些肥头大耳的世家子弟不一样。骆以冰自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甚至连宫里都敢得罪,不做那太子侧妃下嫁于杨家。她早就听闻燕君莱的存在,也知她和杨璟的关系,现在见杨璟紧张她,骆以冰更是气急,厌恶燕君莱,已经起了杀心。

想她乃是当诀门主女儿,要身份有身份,除了东宫不知相貌的那位,一直是主,何曾是第三者。

带着杀意,骆以冰出手招招带利风,她一拳打向燕君莱肚子,反被燕君莱一把捏住手腕,一掌拍到肩踉跄往后退。

燕君莱脚下紧逼,聚力掌心,哪知手刚推出,杨六剑这老泼皮横空拦了出来。

两人光明正大过招,杨六剑一把剑就正正横在燕君莱与骆以冰中间,随即一剑挥过,把燕君莱短得不能再短,丑得不能再丑的狗啃刘海削去一截,又在她脖子上留了一道血口。

偷得一手,杨六剑理直气壮,怒斥,“燕君莱你别太过分了,适可而止,怎能趁机偷袭再出手伤人!!”

东西是杨家不正当偷来的,打架的苗头又是骆以冰挑起的,堂堂正正过招,杨六剑在骆以冰将输之时出手偷袭,救下骆以冰,伤了燕君莱,颠倒黑白还把错怪罪在燕君莱身上。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市井老赖,哪有什么江湖门派当家人的风范。

一双眼倒是瞧得明,可心掌控行动,草往哪边倒,全看风往哪边吹,看了形势,周围人要么皱眉闭口不言,要么就是附和讨好。

一群人,剥了外面那层皮,全是不倒翁。

“是啊是啊,这黄皮丑姑娘过分了。”

“当诀骆小姐原意和她比试已经是给她面子,她怎么还能如此不知好歹。”

……

面对这些人讥言讨伐,燕君莱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和脑门上那戳短到冲天的刘海,有点茫然。

“胡疯子不是个正经东西,教出对的徒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年纪轻轻,就这么没皮没脸。”

燕君莱没说话,这些个江湖人的话愈发过分,已经忘了她只是个小姑娘。

从小被打骂惯了,燕君莱倒不在意这些人说得有多难听,她在意的是这人嘴里的胡疯子。

虽然知道胡疯子确实不是个什么正经东西,自己又从小被他打到大,但那也是师父,好歹是自己人,死都死了,燕君莱哪能让他被人如此欺辱。

所以,盯着那人把话说完,燕君莱默然拔出了刀,刀尖指向前方。

这个动作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决斗,还是不分生死的那种。

小小女娃气势凌然,吓得说大话的江湖人腿发软往后退了一步。

燕君莱不喜欢吵架,也不擅长吵架,她喜欢直接打架。

除了是直奔杀人而去,如果对方没武器,或没拿出武器,是不能先亮自己武器,否则,先亮出武器那方便会就被视为挑战,或者说是挑事儿。

——这是江湖规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