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来枝 第一章 胡疯子的临终遗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东元国西北,十里不见一住户,人烟稀如寥星的乌兰郡,又到了一年中最干燥的时节。风沙很大,目光所至万物枯寂。戴草帽的少女沿着满杂草的官道边慢悠悠前行,身后,跟着一匹同样懒洋洋戴...

东元国西北,十里不见一住户,人烟稀如寥星的乌兰郡,又到了一年中最干燥的时节。

风沙很大,目光所至万物枯寂。

戴草帽的少女沿着满杂草的官道边慢悠悠前行,身后,跟着一匹同样懒洋洋戴草帽的缺牙老马。

她是燕君莱,孤儿,幼时不知亲的无名氏,如今也是江湖无名之辈。

今天,是她第一次一个人走江湖,并且,以后也会是一个人。

因为她的师傅,江湖第一高手胡疯子,前些日子,遭人暗算,挂了……

在断气之前,胡疯子有和燕君莱交代几句,因为参了毒的酒泡烂肠子和胃,很多血堵在喉管里说话不容易:

“君莱,答应我,我死之后把院子烧了……”喷了一口血在燕君莱脸上,他有气无力补充道:“……特别是书房。”

书房里全是秘籍,都胡疯子年轻时仗着身手无人敌潜进江湖各门派偷的。这些个门派一直找不到证据是胡疯子偷的秘籍,他死后燕君莱没能力保护,如果这些江湖门派找上门来发现秘籍,肯定会把他坟刨了棺材挖出来暴尸。

燕君莱面无表情抹去脸上的血,“晓得了。”

“记得找到黑皮书,那个东西是你的。”

“嗯。”

胡疯子咳嗽个不停,血一直从嘴里涌出来,仍坚持着说:“记得夜明珠,那东西也是你的!”

“嗯。”

“……还有……还有……”全靠最后一口气吊着,胡疯子呼吸开始急促,见他强撑着不容易,燕君莱好言相劝:“别说了,安心闭眼吧。”

是她的,都是她的,不用交代,等胡疯子死后这片山头都是她的了。

“还有红娘子……”

“嗯,我的马。”

“不是……这匹母马不容易,在这山上十多年也没个中意的公马……你走的时候记得把她带上……给它挑个公马。”

“晓得了,您安心走吧。”忽然,燕君莱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对了老鬼,你的钱在哪里?”

“……”

燕君莱漫不经心的态度成功激怒胡疯子,使这垂死的老鬼一瞬间像个正常人,声音异常洪亮,绕是如此,他没办法像以前那般揍她。

“老子不走!死丫头你咋这么想让老子死!”

说完,胡疯子死死瞪着一双眼,没动静了。

屋内一阵死寂。

想来这人是终于挂了,还是死不瞑目,燕君莱伸手给他合上眼,只可惜,没有把藏钱的位置告诉她……

哪知手刚碰到他眼皮,这老鬼诈尸,又喷出一摊血在她脸上。

“记得替我报仇!”

“算了吧,冤冤相报何时了。对了……你的钱在哪里?”

“……逆徒!”

这是胡疯子留在世上最后一句话,只有两个字——“逆徒”,说完这,他是真挂了。

其实她这已死,现躺棺材板里的死老鬼师傅在她面前最后留的一段完整的话是告诫。在应邀下山喝酒前一晚,他出奇友好没有揍燕君莱,而是让她在屋子里安安生生坐着,听他回忆着年轻时闯江湖的一腔热血,语气激愤昂扬:

君莱,你要记住老子的话。作为一名侠客,一名配刀的侠客,还是一名长得貌……额,长得还行的女侠客,碰上不长眼的孙子,不爱幼的前辈,你干架时一定要把傲视众生如渣子的气势拿出来,千万不能怂……

如果真是敌方人多势众或者你见鬼遇到个打不过的高手,别怕丢脸,先跑再说……留一条命咱们半夜杀回去,掏他裤裆奶奶的!

……

掏他奶奶的裤裆,他气儿一断,鼓着眼珠,脑袋一偏腿一蹬,死得倒是利落,留燕君莱一个人面对许多事,比如——棺材。

这老鬼走得突然,燕君莱自认倒霉现给他砍树制棺材,把他埋了。

条件有限,胡疯子身后事很简单,一口棺材,一个碑,一个名字,孝女是燕君莱。

看着崭新的坟包,她忽然想起胡疯子同她说这话时的神情,就像溘然长逝的老人,临终前不放心的嘱咐,似乎他已预料到自己会死一般。

命运无常,自有天意。

……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