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神三世 第5章 重回昆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当然什么?”唐允故意地逗我。我嗔他几眼,“当然还未——未——过门儿。”终于等到鼓足勇气勇气,磕磕眼巴巴的说着,我的脸红了的都也可以一滴血了。唐允捏他我滚烫的脸颊,“那就臻儿这么心急嫁我,那我明天就去西海上门提亲好啊?”“西海!”我猛地抬头,惊诧万分。“臻儿是西我嗔他一眼,“毕竟还未——未——过门。”终于鼓足勇气,磕磕巴巴的说完,我的脸红的都可以滴血了。。...

“毕竟什么?”唐允故意逗我。

我嗔他一眼,“毕竟还未——未——过门。”终于鼓足勇气,磕磕巴巴的说完,我的脸红的都可以滴血了。

唐允捏捏我滚烫的脸颊,“既然臻儿这么着急嫁我,那我明日就去西海提亲可好?”

“西海!”我猛然抬起头,惊愕万分。

“臻儿是西海的三公主啊,婚姻大事自然要请西海之主——也就是你的父王同意,咱们才能成婚啊。”唐允笑的温柔。

我品着他温柔中的丝丝犹疑,心内升起屡屡不安,“西海——我的父王,他会同意吗?”对于莫名冒出来的这个西海公主的身份和不曾有丝毫记忆留存的父亲,我难料境遇。

唐允攥了我的手,寒凉中带了温柔的力道,他笑道:“就如方才所言,不管是随心还是刻意,一样难以预料。既然如此,那又何必顾虑。尽人事,听天命。臻儿,我相信会有好结果的。”

听着他的宽心话,我稍稍安心。有了他作依靠,对未知的前尘未来也都平心对待了。心里一松,难免找起他话里的漏洞,我打趣道:“尽人事,听天命。阿允不是仙人么?难道不应尽仙事,听天命吗?”

唐允闻言一愣,继而笑道:“说的也是,在人间习惯了,一时还改不过来了。但仙人仙人,既是仙也是人,说人事,倒也不算全错。”

我点点头,竖起大拇指,“果然是阿允,哪条路都能走出生机。”

唐允摇头笑道:“马屁精。有条路我不就走——”

“什么路?”见他顿住,我赶忙提醒他接着说下去。

“罢了罢了,”唐允摆摆手,“前尘往事,随他去吧。”

我撅了嘴,“阿允,你今日说了好几次半句话了。你想憋死我是不是。”

唐允替我顺了顺耳边的长发,笑道:“这些事情,不需我讲,等你记忆恢复了,自然知道。”

“那我们还能回到人间吗?”我委实有几分留恋人世。

唐允想了想,“如果你想回去,自然可以。但是眼下还没有回去的必要。”

我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你的公司!那么大的公司。还有我们俩从人间来了这里,两个大活人失踪了。这难道还不重要!”

唐允淡然的笑了,“臻儿啊,看来你不恢复记忆,就要有这许多的问题,为夫也要多说这许多的话。”

“那最起码回去看看明朗吧。”这些日子不见,倒有些想他了。

“他啊!”唐允朗声大笑起来。

我见他笑的畅快,好奇道:“明朗怎么样了?”

唐允神秘道:“容为夫卖个关子,他好着呢。”

我扭头背对他,“不行,我现在就要知道。”说了一早上半截话,你不难受我都要难受死了。

唐允见我生气,忙哄我道:“明朗很好,现在在家闹别扭呢。臻儿当务之急是先把自己的记忆恢复,好不好。”

“怎么恢复呢?为什么你恢复的如此好?”同人不同命,可不气人。

唐允装作淡然,慢慢道:“我本来也没有失去记忆,自然不需要恢复。而你是投胎转世,前生种种,忘了也是应该。”

“你不是投胎?”

“嗯。”他回答的淡然。

“还有这好事!”

“自然不是什么好事,”唐允浅笑,接着说道,“但也不是什么坏事。”

我笑道:“你今日说话兜兜转转的,难道想做哲学家不成。”

唐允淡淡一笑,都是苦出的经验,他又何尝想做这个哲学家,他宁愿做个不知世事艰辛的毛头小子。唐允替我顺了顺额前的碎发,“臻儿记住这套口诀,我再帮你去师父那里讨几粒丹药,助你一臂之力,相信不久你就可以恢复了。”

我默念了几遍唐允所教的咒语,心内毫无波澜,我笑道:“你这咒语,好像药效不怎么样啊。”

“啊?”唐允投来关切的目光,“臻儿可是觉得哪儿不舒服?”说着要试我的额头。

我笑道:“又没有感冒,摸什么额头嘛。”

唐允收回手,失笑,“我关心则乱了。”

我拉了他的手,笑道:“阿允,为何我念了几遍,心内一丝过往都不曾闪现?”

唐允哈哈大笑,“臻儿,欲速则不达,这个需要早晚于清净处默念九九八十一遍,方能见效。”

“那需要念多久呢?”

“这要看臻儿的悟性了。”唐允笑道高深。

我斜他一眼,“凭我的资质,还不易如反掌,你等着。”

唐允微微颔首,“走吧,我们去找师父。”

“慧慈天尊?找他何事。”我忙了一下午,这会儿才吃了饭,歪在椅子上一步不想动弹。

唐允一把抱起我,“自然是带你回西海的事情。这事须得师尊出面打个圆场,咱们小辈才好说话。”不然新仇旧怨加在一起,西海真君还不得扒了他的皮。

我咯咯笑道:“我父君爱女心切,自然看我三分薄面,饶你不打。还需费劲。”我故意逗他。

唐允面露艰难,挂了一丝浅笑,“只怕尊父看了你那三分薄面,打得更狠了。”

我点头,拍拍他的脸颊,“莫怕,左右逃不过一顿打。”

唐允笑道:“所以才要求师尊下个帖子,饶顿轻打。”

虽是开玩笑,但我实在担忧我那身为西海真君的父亲雷霆一怒,当真把重伤未愈的唐允打出一个好歹。所以见他半天了仍立在原地,免不了催促道:“为何不走?”

唐允见我心急,忍俊不禁,“你也有着急的时候。”

我无语的往他肩上一靠,唐允笑道:“你父君为人处世刚直勇武,雷厉风行。治下则风调雨顺,百姓富足。御敌则运筹帷幄,功勋卓著,是以在仙界口碑盖世,前去结亲的神仙踏破门槛。你父君自然乐得为儿女挑选贵婿贤妻。所以,你的大哥所娶为北海高门,大姐二姐所嫁也都为仙界名家。只有你,眼瞎了非要与我私奔,气的你的父君火冒三丈——”

我气的从他肩头起身,笑骂道:“你一会儿不编派我就浑身难受是不是。”

唐允笑道:“自然不是,我在与你讲你的家世。”

我挣扎着下地,“快到玄圃堂了,不可无状,放我下来吧。”免得又引得慧慈天尊一顿虐狗的哀嚎。

唐允笑道:“也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