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神三世 第4章 重回昆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绿竹见我拿着火奏折呆呆,热切的问着:“殿下,您但是——需我帮着?”我干笑:“绿竹姐姐,能不能够帮我生——生个火啊。”绿竹笑道:“好。”说着递过来我手中的火奏折,几下就把火生好了。我见她做事情非常熟练,笑道:“神仙也需用这凡物升火吗?为何不需要法术点绿竹笑道:“好。”说着接过我手中的火折子,几下就把火生好了。。...

绿竹见我拿着火折子发呆,关切的问道:“殿下,您可是——需要我帮忙?”

我讪笑:“绿竹姐姐,能不能帮我生——生个火啊。”

绿竹笑道:“好。”说着接过我手中的火折子,几下就把火生好了。

我见她做事熟练,笑道:“神仙也需要用这凡物生火吗?为何不用法术点火呢?”

绿竹一边往灶中放木柴一边回话,“原则上来说神仙用法术点火当然更方便,但是一旦动用法术,无论大小都要消耗真气。对于明允真人这样的仙家,当然手到擒来,但对于我们这般小仙,术法本就低微,若不加限制的乱用,难过的还是自己。”

我满怀歉意,“绿竹姐姐,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有什么说错的地方,您不要在意啊。”

绿竹擦擦额头的汗水,起身笑道:“成臻公主,您客气了。火生好了,我看材料不少,要不我帮你做餐点吧。”

这声帮忙无异于久旱甘霖,我忙不迭点头,拉了绿竹的手,感激连连。

“先把粥煮好吧。”

绿竹办事干净利索,我话音未落,她早已拿起桌上餐刀唰唰的削起了芋头皮。我额头三尺汗水,犹犹豫豫拿起了桌上的配料。在人间也曾见过香菇,模样跟这里的也无太大区别,不过是色泽更鲜艳,香气更浓郁。对,扑鼻而来的是浓郁的蜜瓜的清香。我试着掰了几瓣,扔进了锅里,连带着绿竹仙子切好的芋头块,一起煮了。

绿竹面色平静的看我一顿折腾,我连蒙带猜,终于是做好了。

我擦擦汗水,长舒一口气。一道菜就累到瘫,还有——我望着那杯煮好第一道菜幽幽的回忆,还有桃花千千结、春日花飞雪,名字倒是雅致,但是,我望着那堆材料,桃花瓣、椰蓉碎、腐竹、排骨······我求救的看向绿竹,绿竹摇头道:“公主,绿竹只是往日听过您做这些拿手菜,但却从来未问过您菜谱,所以这具体做法——”

我长舒闷气,拍拍手上的芋泥,打起精神道:“罢了,还能为这憋死人?”老子怎么做唐允就怎么吃,谁让他点这么稀奇古怪的菜,什么千千结!还“双丝网”呢。

等我终于带了侍女把做好的菜品端到唐允的无象殿时,唐允正靠在床榻上看书,见我来了,放下书起身道:“还好,还能赶在明天之前吃顿晚饭。”

嗤——是绿竹笑了。

我有些恼羞,愤愤道:“不说你为难人,还在这打趣!什么千千结!也不知是哪个混蛋想的这种名字,哼!等我见了他我肯定敲开他脑袋看看是装了多少浆糊,才能有这么变态的脑回路。”

唐允笑道:“果真?”

与他相处久了,他的套路摸得底儿清。我白他一眼,“可别说此名是我取的。”

“正是。”

我摆摆手,“罢了,罢了。”难道还要与自己为难不成。

唐允拿起桌上的筷子,第一筷就伸向了“千千结”。我笑道:“可是跟它杠上了。”

“在这里讨论了它半天,自然是先拿他开动。”唐允话音未落,千千结已经下肚。“还不错啊。”唐允一脸惊喜。

“果真?”我瞪着眼不敢相信。我自己做的饭我自己都没勇气面对,唐允居然说好!

“你尝一下。”唐允说着把一双夹了千千结的筷子递到了我的眼前。

我看了看旁边的侍女,唐允见此笑道,“大家都忙自己的去吧。这里不用你们了。”

绿竹调皮,笑道:“我们不忙,你们吃,我们伺候。有什么需要尽管使唤我们。”

唐允放下筷子,乐道:“绿竹啊,听说为了提高咱们昆仑上下的文化修养,莲风近来施行了晨起背书活动,明日就是第一期课业考试,不知道绿竹功课做得怎么样呢。明日——”

“啊——”绿竹经他提醒,猛然慌了神,“我还没有看完书呢!完了。”别的仙子也都窃窃私语起来,看模样八成也是未完成功课。

绿竹忙不迭施了一礼,“明允真人,三公主,那我先走了!”说完撩起裙子就冲出了房门。其他的仙子也都施礼退下了。

唐允满意的看着他们跑完,笑道:“这下可安静了。来,尝尝这千千结。”

我张口接过唐允递过来的菜,笑道:“莲风果然要考她们功课?”

唐允点头,“自然。”

我嚼着千千结,味道确实还过得去,叹道:“仙人也不好当呀。”

唐允喝一口我做的点头道:“仙凡一理,凡间有的,仙界都有。不过就是寿命长一些,会些法术而已。”

我托着下巴,指着桌上的菜品,问道:“我以前做的是这个味道吗?”

唐允做事细致,他品完春日花飞雪后,才对这三道菜统一评价,“这春日花飞雪和心有千千结,有些往日的意思了,但是这菇芋粥委实差的远了些,不过味道还是好的。”

我笑道:“这春日花飞雪和心有千千结,完全是闭着眼瞎做。粥倒是我参考了人间的煮粥的做法,一个随性一个用心,可能相去就甚远了。”

唐允点头,笑道:“所以有时候做事,到底是随心还是刻意专攻,两难啊。毕竟,天道无常,结果实难预料。”

唐允这番话,字面意思我自然都懂,但我总觉的他话里有话,于是好奇道:“阿允,你以前是做过什么命运不成全的事么,后悔至今?”

唐允筷子一停,愣了愣,继而笑道:“没什么,陈年往事,提他作甚。日后多做命运成全的事,也就当挽回损失了。”

见他不愿提起往事,我也不好追问,给他夹了一块排骨,劝道:“多吃些肉,瞧你瘦的,一把骨头。”

唐允笑的开怀,“臻儿可是嫌弃为夫手感不好。”

为!夫?

我脸一红,才吃了人家一顿饭就套这近乎,阿允这便宜占的,我委实有些亏。我嗫喏道:“为——为夫还是不要喊了,叫人——听见不好。毕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